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变故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2003 2019.04.25 22:28

  白凌月只轻笑了几声,小莲救下来,就成功了一半了,接下来就准备逃出去。

  领头的捕头见这二人还有闲心说话,心中大怒。

  “上,拿下他们!”

  “你直接走,我挡住这些人。”

  白凌月娇喝一声,几颗霹雳子给林成开路,她则抽出双剑,俯身迎敌。

  轰隆声中,林成面前的官兵被清空了一大片,他提着剑,向着包围圈外冲了过去。

  “哪里走?”

  官兵们虽然被炸的有点丧胆,然而就这么放跑了犯人,他们可吃不起这责任,又振作精神,持长枪重新合围了上去。

  林成宝剑削铁如泥,这些官兵不会内功,林成仗着宝剑之利,一个横扫,直接扫断了面前官兵的长枪,然后左挡右挡,身下步伐不乱,万兵丛中找出一线生机。

  面前没有威胁,他一路不断砍杀,左边枪来,他背着小莲,不便回身格挡,只能偏过身子能躲则躲,空余的左手拉住长枪,一用力便从那官兵手中拽了出来,他左臂夹住长枪,再一个棍扫,又倒了一片。

  然而官兵人多势众,他终归不能都挡住,不断地打斗,还背着一个大活人让他的体力不断的下降。小莲在他的背上,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发出一丝丝声音,让林成分心,那样会害死他的。

  面前都是人,他疯狂的左砍,右砍,有官兵阴险的刺他背后,能挡就挡,挡不了的,他只能用自己的身子去护住小莲,众多官兵见此,不住的捅刺着,林成身上只一会儿就多了无数伤口。更让他心碎的是,他分明听见了小莲的闷哼声。

  又是一枪,直接刺在了林成的腿上,林成单膝跪地,背后的小莲都拖在了地上,他强撑着挥舞着手中的剑,身前的人墙看着仍是没有出路,他有些绝望了。

  “啊啊!”

  这时,官兵的背后却传来了不断的惨叫声,只见一伙身穿白色衣服的人,个个手中持剑,从官兵身后袭击而来,毫不留情,每一剑都收割一个官兵的命。

  这伙人来势汹汹,很快就杀到了林成的眼前,几个人持剑杀退周围的官兵,另一些人搀扶着林成,走出了包围圈,只一会就上了马车,车夫“啪啪”两鞭,就先行逃离了。

  然后这些白衣人又向里杀去,去迎还在刑台上的白凌月。

  白凌月还未能突破眉心玄关,只是准一流,而对面也是两个一流三个二流好手,只片刻,她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那青衣捕头身手也是不凡,手中剑势如风,一阵一阵袭来,担当主攻,另一名秦家供奉在旁边辅攻,力求拿下这个妖女。

  剩下一个捕快和那疾风剑罗索,想要绕开眼前女子,去追带着女子逃跑的小子。

  白凌月当然不能让他们如愿,她再喝一声。

  “分光化影术”

  脚下一步一莲,竟然同时分出了三个身影。

  “乒乒!”

  只片刻,这看似分身的身法就被青衣捕快破掉了,白凌月手臂被划了一道伤口,沿着破损的衣服,往外淌血。

  不过阻挡了片刻就足够了,她眼看着林成被一群白衣人救走,混乱中已然登了白莲教的马车逃走了,她放下了心。

  从怀里掏出剩下的黑色圆球,她眼睛一弯,带着些戏谑,莲花再起,这次是直接飞天,手中如花洒一般扔下了全部的霹雳子。

  “轰轰轰轰轰!”

  硝烟弥漫了整个刑场,几人只来得及避开伤害,被硝烟遮挡,等到眼前烟雾散开,刑台之上已然不见了人影。

  这些人轻易就被人劫走了犯人,秦威和柳孟在干嘛?

  从林成解开小莲的绳子时,二人就想要亲自上场了,然而躲在暗处的高手却是不放过他们。

  秦威感知稍差一些,柳孟却能感觉到,自己只一动,一阵刺骨的感觉就紧紧的钉在眉心位置,好像有人正在拿针刺一般。

  他眼见着两人就要逃脱了,冷哼就站起身。

  “咻。”

  一支飞镖直冲他眉心而来,这镖看似不快,他却觉得怎么都躲不开!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重新坐回了座位,这飞镖刷一下,从他的头顶飞插而过,带起了他头发一阵飘动。

  他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这人武功之高,几可于当日打的惊天动地的玉龙子几人相提并论了。

  这林成居然能请动这样的高手,还是白莲教有哪个长老偶尔到了此处?

  他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只能老老实实的看着林成几人逃出生天,不敢乱动。

  “废物,都是废物!”

  被人光天化日之下,从法场直接劫走了犯人,他居然只能干坐着什么也干不了!

  柳孟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马上全城戒严,所有官兵都出马,全城搜捕,这城里还有白莲教同党,一并搜出来!我要他们死!”

  秦威见柳孟都咆哮了,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连忙指挥知县立马去办,自己秦府的人,也是马不停蹄的加入了搜捕大军之中。

  此时,泰安城一处普通的四合院里,后院一处厢房下有一处暗室。

  屋中灯光闪烁,中央有一个有一个床,床上躺着一个少女,面色惨白。

  一个少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伏在她的手臂上,无助的哭着。

  “对不起,对不起,小莲,我来晚了。都是我闯下了祸事,是我连累了你!”

  小莲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林成的面颊,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艰难的开口。

  “我不怪你,林成,我不怪你。我只是可惜,没有机会和你一起,闯江湖,过你喜欢的日子。你行侠仗义,我做饭纺织。”

  “林成,我好喜欢你,你能抱抱我吗?”

  小莲的声音越来越小,林成有些崩溃的哭了,然后紧紧的抱住小莲。

  “对不起,我本来打算这次回家就带着礼品上门提亲的!小莲,我不要什么江湖,我只想要你啊!”

  然而小莲已经听不到了,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眼角,有一滴眼泪划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