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练武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112 2019.04.03 21:00

  “你真的要走啊?”

  虎子小胖几人实在是不舍,几年的玩伴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猴子倒是稍微松了口气,没了这个大魔王在,剩下虎子和小胖估计就不会这么折腾了,这次自己逃学跟着几个人出去,回来差点没被家里人打死。他是下定决心了,反正林成也走了,他要开始好好读书,不能再跟着瞎混了。

  屋中的人一听说林成要走,反应也是各不相同。有些一直发奋读书的,说实话很羡慕林成,生来一幅好脑子,读书写字都是班上拔尖的,若不是贪玩不学,怕是早就远近闻名,至少这镇上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有天赋却贪玩的小子。现在他走了,大家也都是觉得长出了一口气,上面终于没了这位大仙压着了。

  有的人则是庆幸,范先生一直钟爱林成,现在少了他,范先生应该对其他学生更加上心一点了。不过这些人估计是想多了,没了林成吸引火力,范先生怕是要对他们更加严格了。

  也就只有班上三两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大多是家里是富户或者不打算将来走读书这条路的,才会对林成的出走感到不舍,将来班上就没有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大家不用送了,我这就去和范先生道个别,以后相见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林成像模像样的一拱手,走向了对面的主室,范先生正在里面坐着喝茶,他一早就听说了林成不要读书了,正等着他来。

  “先生。”

  林成进了屋来,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恩,你已经决定好了?”

  “是的,先生,我家小姨也同意了。”

  “然也,那我就不再多说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范先生端起茶来,林成心知肚明,再行了一礼,就此退出了范家私塾。

  从范家出来,他心头也是有点迷茫,在门口眯了眼,朝着太阳片刻,睁开眼睛,继续今天其他的事情去了。

  既然是要走练武这条路,自然也得做一做准备了,他虽然不大,但是也是能够自己来挑选这些东西了,周翠给了他足够的银两,今天他需要购买一些练武的服饰,其实最好再去打一把武器的,不过他坚信自己没拔开的剑是把神兵利器,所以不想再上手其他的剑器,这次就是去木匠那里,先雕一把像样的木剑回来,先练体魄,用木剑熟悉下招式,打个基础。

  其实这倒是他把练武这件事想的简单了,没有师傅教,练武这东西是很难入门的,自己胡练乱练,是很容易练出些内伤外伤出来,年轻时候不显,等上了年纪就能现出来当年的后患。

  而林成也确实有些运气,人字剑决的诸多姿势,虽是练剑,其实也有强身健体之用,虽然没有内功心法来匹配这些越练越高深的剑法姿势,但是在前期用来打基础也是绰绰有余了。

  加上周翠虽然不懂武功,但是也知道任由林成这么胡来肯定是不行,所以专门托了人去往附近的济南府,求来了强身健体的药膳和一套大众的拳法--通背拳。

  拳法是易学易上手的大众拳法,但是可别小看了这套拳法,以此拳法名扬江湖的拳师数不胜数。

  叫得出口的,有名的通背拳大师,祁同,以此拳法成名,后又用通背拳法败尽北方拳法大师,虽然有说祁同的内力修为已入天人之境,其他拳法师与其相差甚大,但称其为一代拳法宗师并无不可。后祁同又将自己的理解融进了原本的通背拳谱之中,现在流传开来的都是祁同修改过的版本,讲究“冷脆”之感,拳出冷劲,拳力集中而迅猛,让人难以招架。

  附近方圆数百里都是山脉环绕,有名的武者并不多,更别说都是离得很远。林成也不想再度离家求学,老前辈的尸骨还在洞里呢。林成还得守着这个地方,他总觉得这个地方不止是老前辈的坐化之地这么简单,有时间他要再去探历一番,挖出可能还有的秘密。

  所以周翠只得求来了这些东西,也算是尽尽心力,帮助林成走的略为平坦一些。

  别看周翠一介妇人,却是实在能干,一个人这些年,带着林成,过得有滋有味,林成这么折腾捣蛋,每次也都能把麻烦解决,不至于因为什么事情让家里陷入困境。

  俗话说,穷文富武,练武是很费银钱的,林成武道启蒙的药膳就价值不菲,两副药膳就要的一两银子,而两副药只能使用一周,若有些跌打损伤,药膏也是要常备,好在周翠现在还能承担的起。

  话说这么多,林成第二天就精神抖擞的准备开始自己的练武生涯了。

  在家中后院,他看着拳谱,仔细琢磨着拳谱中各个姿势的模样,后来觉得,看不明白,练就完了。

  也就说傻人有傻福,林成大大咧咧就这样练,没个人教,怕是不知来来回回几次就练出一身毛病,但有些人就是有天赋,他本就聪明至极,看着拳法,一招一式学的几分像,而有些更为细节的地方,则没办法要求那么多,这是需要一些师傅来手把手的纠正的。

  野路子出来的江湖人士为啥等闲打不过名门正派的,一是人家确实资源更好。内修的是更好的功法,外练更精妙的招式。但更多的还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们,有师傅教,可以一上来就走上正路。而野路子的草莽英雄,只能自己摸索着前进,可能得了个什么奇遇得了一招半式,或者拿到了内功心法,但是没人指导,自己摸着练,分分钟走火入魔都是常有的事,侥幸练正了,招式有个差错,也都是破绽,眼力高的人一眼就能瞅出这处法门可破,那就是被人破了招,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而林成呢,他有些东西是没人教,但是打着不舒服,总觉得这么用劲难受。一上午时间,他来来回回打了好几遍通背拳,技法啥的谈不上,姿势倒是被他弄了个七七八八,像模像样的了。

  练完他又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冒着热气,身体里仿佛都是发着暖暖的气息。他自己也是很惊奇,自觉真是个练武的奇才,兴高采烈的去洗漱更衣了。

  洗完澡换了一身白色的劲装,前襟交领贴合,中间扎紧腰带,下摆直垂而下,不看稚嫩的面容,别说真有几分江湖人士的风范,手里又拿了现在还拔不出来的剑,去往前屋找周翠去了。

  “周小姨,你看我这一身可好。”

  大中午,没什么生意,周翠坐在柜台后缝着些什么,林成兴冲冲的过去就问周翠。

  “我家成儿自是俊俏无双,这练武半天可有累倦?”

  “还行,累是有些,却是不倦,练了这半天,我反而觉得身体里暖洋洋的,现在更加精神了。”

  周翠一想,这怕不是当年林成吃了那不知是什么天才地宝的果子所致,也不明说给林成,

  “恩,这说明你天赋异禀,这便好好练吧,等你习得了一招半式的,小姨再把这店一关,咱们去济南府求得名师教诲。”

  “小姨,大可不必,我自己也能练出名堂来,你就瞧好吧。”

  林成不以为然,他第一天练武,自己有天赋,有奇遇,按照谱上所书画,按部就班即可,名师教导非是必要。

  周翠见他如此也就不再多说了,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就是了。周翠本就打算让林成平平稳稳的过这一生,看他固执的自己练,更觉得就是强身健体,只要不出什么毛病就是了。

  林成和周翠中午吃过饭,周翠关了店小憩去了,中午这会基本没什么人上门,久了周翠也就不在中午开门,就一个人开着小店,少做一会生意也是没的什么,毕竟她手里的银两是足够的。

  林成则是又回到了后院,继续他的练武大业。

  上午打拳比较尽兴,他下午准备看看剑法,毕竟他打算以后就仗剑走江湖了,上午练拳,下午练剑,晚上则是用药膳药浴修养身体,将自己一天的锻炼强化到身体里面,也消除一天的疲惫。

  林成先是仔细研究了那十三式剑法,决定按照顺序,先把一个招式练到精通,至少信手拈来的时候,再行练习下一招式。毕竟他还小,他觉得自己要把基础打好,行走江湖急不得,这么小,还带着神功秘籍,出去不被人抢了才怪。

  江湖中人可能会觉得人字决号称天下剑决总纲,为剑中第一法决,必然记录了什么精妙的剑法招式,让人一看就能恍然而悟,通晓了剑中奥秘,成为高手甚至剑道宗师。其实这是想多了,天下剑法众多,但万变不离其宗,用剑首重一字—稳。指东打东,剑随心动,有如臂使,方为剑中大家之境界,等更深层次的万剑归宗,手中无剑心中有剑,都是要配合高深的内功心法了,没有深厚的内力,是无法使用出那种境界的剑法来的。

  而人字决,号称天下剑法总纲,靠的就是基础。十三式剑法由简入繁,再返璞归真,每一招都是蕴含着剑法中的至理奥秘,或刺,或斩,或挡,或挑,练至极致会生出无穷妙用,让人防不胜防。

  林成每日下午也就开练第一式,刺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