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威风的很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2105 2019.05.06 22:16

  “速战速决!”

  林成和杜越垚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这句话。

  林成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就没办法再留手了,接下来几个回合拿不下,恐怕就没有余力再战。

  杜越垚则是有点被惊到了,这小子不是没有内力吗,怎么可能轻功这么好?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持剑只对峙了片刻,就再次同时迈步向前。

  杜越垚身法再变。

  “巨鹏亮翅。”

  杜越垚心想自己正占上风,凶狠的扑击而来。

  林成顿觉压力骤增,他旧伤未愈,强行催动轻功,眼下只能在步法上做文章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林成再用出桃花落叶步,脚下小碎步“啪啪”踩过,晃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视线。

  杜越垚毕竟经验少,一个不查便扑错了方向,眼见着林成闪过了自己一剑。

  “不好!”

  他暗忱不对,双脚踏地。

  “旭日初升。”

  身子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转三周半,接连躲过林成数刺。

  林成最后一剑本待抽剑而退,另寻机会,杜越垚却反踏一脚,左脚贴在右腿上,右脚尖点在林成剑上,林成剑刃一抖,杜越垚后翻,落在了地面。

  “啊啊啊!师兄好厉害,师兄太帅了!”

  杜越垚的小师妹怒刷存在感,然而这惹得傅双念傅大小姐很是不满意。

  “林成,你最棒!林成,给我狠狠地打他!”

  场上两人听着场外隔空对峙的两个女人,都是苦笑不已,更坚定了速战速决的决心。

  两个人似乎默契的一跳,瞬间又开启了战端。

  “叮叮叮。”

  两把剑似乎烫手,触之即走,不断的发出交击的声音。

  杜越垚内力全开,要以力压人了。

  “燕回朝阳。”

  身子似春燕滑翔而过,却转瞬即回,接上白云出岫,连出三剑,疾点林成胸口。

  林成自知危险,在杜越垚穿过之时,剑刃便横扫而过,然而剑速追不上似燕的杜越垚,他干脆跟随杜越垚的身法赶去,分花错叶。

  杜越垚感觉眼前的人仿佛有了重影,三剑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偏斜,被林成轻送躲过。

  林成身子一转,剑势水到渠成,递到了杜越垚的脖子下,轻笑两声。

  “承让承让,你输了!”

  杜越垚涨红了脸,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护卫。

  虽然他也承认这个护卫很不一般,但是自己身份尊贵,果真输了真是太丢人了!

  他面子上下不来,自然言语上也要争上一争。

  “今日我看你身体有伤未愈,让你三分,算不得数。来日我再与你比试一番,到时候,我可不会让着你了!”

  “哈。”

  林成感觉很好笑,我有伤你打不过我,等我好了你就打得过了?这是什么道理!

  “切~”

  围观的众人也是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还华山高徒呢,原来是个输不起的小娃娃。”

  “就是就是,输了就输了,找什么借口。”

  众人高声议论,存心杀一杀这位公子哥的傲气。

  果然杜越垚简直悲愤欲绝,甩了衣袖,直接轻功飞身就走了。

  “诶,师兄,等等我!”

  杜越垚的师妹赶忙追随而去,师妹武功不高,飞来飞去可跟她没有关系,只能在地上慢慢跑了。

  “慢走,不送。”

  林成挥挥手,转身回了大小姐那里。

  “大小姐,幸不辱命。”

  傅双念很满意,这从她的脸上就能看出来,笑魇如花,不住的上下扫描着林成。

  林成有些惊悚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刚才被毁容了?

  “大小姐,你这么盯着我,我很慌啊。”

  “啧啧,没看出来,深藏不露啊,华山派的内门弟子,都败在你手上。”

  “嘿嘿,哪里哪里。”

  林成嘴里说着客气的话,脸上可是毫不客气,得意的紧。

  傅双念也没计较。

  “先回府吧。”

  大小姐跟世子拱手告辞,林成在旁边安分守己,做好自己护卫的角色。

  “吴伯,你再给林成看看,他今天可是威风了,华山派的二代下山弟子,被他带伤击败了。”

  “对滴对滴。”

  小红也赶忙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哦?”

  吴伯不知那华山弟子功力如何,不过都下山行走了,想来也不会太差。

  他让林成坐下,扶上林成的左手手腕处。

  “脉象比之上次倒是平稳了许多,不过仍是时断时续,看来林小子这次用力不小啊。”

  林成嘿嘿笑了笑。

  “那华山杜少侠倒是不坠华山名号,一身华山派武功融会贯通,信手拈来,着实不凡。”

  傅双念在旁边翻白眼。

  “你把那个姓杜的夸上了天,你还把他击败,不是自夸吗?”

  吴伯收回了手,爽朗一笑。

  “哈哈哈哈,你小子倒真是个怪胎,没听说过经脉断裂还能自行恢复的。按你这速度,再有月余也就完全恢复了。”

  “真的?林成,你要是恢复了,我让爹爹给你一个镖师名分,你就是咱们龙门镖局最年轻的镖师了!”

  “那我就先行谢过大小姐了。”

  林成倒是乐得如此,镖师也算是半个官面上的身份,能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

  不过泰安城还有周小姨,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他还得找机会回去一趟,可以的话,把师父和周小姨都接到长安来,就最好了。

  另一边,长安李府。

  “王爷,您今日颇多劳累,不如让下官安排人,伺候您沐浴更衣?”

  “不急,李知府,我且问你,龙门镖局在西安府,声名如何?”

  “若问别的下官可能不知,龙门镖局嘛。这镖局创办已有数十年,华山梁老前辈乃是傅衡父亲的结拜兄弟,两人当年号称西北双雄,名号传到中原武林也是鼎鼎有名。”

  吴王点点头。

  “西北双雄,确实是两个豪杰。”

  “后来两人不知因何事,退回长安城,就此创办了龙门镖局,眼下已数十年,傅衡的父亲已经去世许久。而自傅衡接手镖局以来,龙门镖局广纳贤才,危镖险镖接了不少,都原原本本的把东西送到,其中有一次,龙门镖局一路护送密保穿过层层封锁,传递到了深入鞑靼的大乾驻军之中,就此奠定了天下第一镖局的名声。”

  “至于在西安府嘛,大家都知道龙门镖局有镖必压,价钱公允,服务周到,倒是广受好评的。”

  吴王点点头。

  “如此,本王知晓了,你先退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