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醉杀李不才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126 2019.04.21 11:00

  林成走到墙角,正扶着墙回复一下神志,就看见夕阳下,前面投来好多个影子。他抬头看了过去。

  “你们,怎么横着走,你们是,螃~蟹精吗?”

  对面的张三看见林成醉成了这幅模样,抱着双臂,挥手让自己的跟班们先上,带着李不才退到后面。

  “螃蟹?老子是你三爷爷!”

  林成听不清对面说啥,就见几个长得粗壮一些的螃蟹精走了过来,伸了钳子就要来抓自己。

  “还有两条腿的螃蟹,钳子倒是挺壮实的,扭一个下来尝尝!”

  林成说着居然主动迎了过去,深入意识的桃花步运起,仿佛一阵清风,呼的到了一个大汉眼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内力凝于掌上,就听那大汉惨叫一声。

  “啊!”

  大汉一只手就摸着肩膀跪了下来,林成再一用力,又听嘎巴一声,那大汉都来不及惨叫了,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哎呀,还连着筋,没拧下来,这螃蟹精果然不一般!算了,换一只。”

  林成见他内力加身都没拽下钳子来,甩开了已经脱离了大汉肩膀的手臂,迷离的眼睛看向其他的“螃蟹”。

  其他人腿都软了,硬生生掰断了一个胳膊比腿粗的壮汉的肩膀,想一想就觉得浑身冒冷汗,全都愣在那不敢动了,生怕被这杀神找上来,拧掉“钳子”。

  张三见林成醉了居然还有这样的战斗力,不由的又骂了一声,

  “真是一群废物!李先生,劳驾您出马了。”

  “放心,不过有点功夫在身罢了,交给我。”

  李不才信心很足,他在江湖摸爬滚打多年,一眼就看出来这少年不过十三四岁,只是习武才看着壮实些,和自己这几十年的老江湖比,那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他纵身跃起,飘逸的落在了一众大汉前面,回头轻蔑的看了一眼,转身凝视着林成。

  大汉们可不会觉得被轻视了,眼见着有人出头面对这杀神,一下都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往后逃窜,让出两人打斗的空间。

  “哦呦,飞鱼精,不得了不得了,我要拿下你!”

  林成见一个身影从空中跳出多远,落在自己身前,不由得惊叹出声。

  “竖子狂妄!”

  李不才却是觉得受到了羞辱,从底层一路爬上来的人,一般自尊心会敏感些。

  当下他就提了手里宝剑,杀了过去。

  “有趣有趣,飞鱼精会用剑法,来,让小爷指导指导你!”

  林成晃了晃看哪都重影的眼睛,拔出背着的清风剑,连身子仿佛都带着影子,迎击来犯的宝剑。

  “错了错了,小爷我在这呢!”

  林成醉有醉的好处,桃花落叶步由自己潜意识和身体本能用出来,和平日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林成冥冥中走出了错叶分身的高级境界,李不才剑击左,林成刚刚还在左边的身子,似乎一个脉动就来到了右边,错身而过,手中执剑回头望月,一缕撕开了李不才的一席青衣。

  “哈哈哈,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吾辈羡慕啊!”

  林成借酒劲,才习得不久的清风剑式,挥洒而出。

  李不才一招失误,被林成得理不饶人,追着打,眼见着张三爷还在看着呢,若是拿不下这少年,别说荣华富贵,他怕是在这泰安城都混不下去了。

  想到又有可能回到流浪的日子,当下一咬牙,一跺脚,功法急速运转,剑剑相接,强吃了几剑,添了几道不重的伤口,一举逆转了攻势。

  虽然张三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但是眼前的形势还是看的明白,眼见着李不才扳回了局势,当下也是松了口气。若是这李供奉还不能帮他找回场子,他再回到姐姐那诉苦,估计姐姐要借机发挥了,回头切断了他的跟班和银财来源也不一定。

  张三心里暗暗给李不才鼓劲,发狠的想着抓住这醉小子之后怎么收拾他。

  这边李不才则是正发着狠,这小子简直和泥鳅一样,他一转攻势之后,这小子又跟刚才一样,迈起歪歪扭扭的步伐,看着让人实在心烦,他又是野路子出身,对付这种有高深步法身法的人,不甚擅长。

  他停了一停,收剑到右手肩膀,眼中眼神连闪,咬咬牙,再次冲了上去。

  林成则是晃晃悠悠的转了一圈,

  “嗝儿。”

  打了个酒嗝,看着不对,飞鱼精哪儿去了,赶忙转了回来。

  “你这鱼精剑法不错,吃我清风剑和风式。”

  说着,不止他的身子,剑也缥缈了起来,仿佛春天的微风,似有似无,明明能感觉到,却不知道是从哪里吹来。

  李不才见他口口声声“鱼精”,真是气血上涌,也不留手了,他知道这少年虽小,武功却不比自己差多少,传承也非一般,真是让人羡慕的家伙!

  他招招寻要害,拿出江湖拼斗的狠劲,有如饿狼一般狂攻而去。

  林成却是游刃有余,他可是才经历了两个月的“地狱”陪练,白凌月每天压制的他痛不欲生,眼下这点压力,他还能空出一张嘴来,说些有的没的。

  “剑势杂而不精,落剑乱而不凝,你这鱼精练剑的时候肯定是偷懒了!哈哈哈哈!”

  “少废话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好师傅教!有好功法练吗!”

  林成的话一下戳到了李不才的痛处,当年大旱,家中没有粮食,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爹娘妹妹饿死。而他离开了空无一物的家,徒步走了足足三百里去了城里,脚上都磨出了血泡,只因为城里才有饭吃。而到了城里,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他,只能在武馆门口跪了三天三夜,还是打杂的看他可怜,收留了他。他为了练武,没日没夜的苦练,却因为方法不对伤了脊骨,一辈子都不能直起身来走路。他为了练剑,挥剑挥到肩膀都肿成了猪肘子一样。现在,有人嘲笑他练的不行,有人说他偷懒!

  “你这小屁孩懂什么!拿着一把剑就敢来行侠仗义,我就让你知道江湖两个字怎么写!”

  仿佛一瞬间就被上了狂暴,李不才的剑都凶猛了三分,“当当”打的林成连连后退,他还不满意,一剑一剑像是对了仇人,稍有不慎剑下就是一条亡魂。

  林成压力之下,清醒了一点,收收心,稳住手中的剑,剑如莲花,吸引李不才的剑身一跳,他用自己的剑一侧抵住李不才手中宝剑,脚下错叶分身,仿佛分出了两道身影穿过剑身,然后弓步,左手一击直拳,正中李不才腹部。李不才一下如虾米一般拱了起来,林成再接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江湖,强者才有江湖,你这鱼精,还是回老家去吧。”

  林成又迷迷糊糊的说些醉话,李不才坐在地上,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一个醉了酒的小娃娃,他都打不过!

  “我不信,我用了二十年才突破任督二脉,跻身二流高手境界,怎么能这么败在一个少年的手上!”

  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强打了精神,再次提剑冲了上去。

  林成却是叹息了一句。

  “放你生路你不珍惜,那就让我送你回老家吧。”

  林成左手下垂,右手缓缓抬起手中的剑,与视野相平,然后横到身侧,右脚微蹲,桃花从中过,落英缤纷不沾身。

  一息过后,林成已经到了李不才的身后,身子前倾,左手横在胸前,右手在身后,斜持剑。剑尖缓缓滴下鲜血。

  “轰。”

  李不才倒在了地上,他的眼中写完了不甘,苟活了四十余载,在荣华富贵的前夕,却死在一个少年的剑下。

  “我不甘心!”

  然而没用,他只是闭上了眼睛。喉咙缓缓流出了鲜血,染红身下的地面。

  “嗝儿,鱼精死了,螃蟹钳子也没吃到。我好困。”

  林成酒劲彻底上来了,晃晃悠悠,才走到墙边,靠着墙就倒了下去。

  本来那边张三一伙,见寄予厚望的李不才直接身死当场,林成通红的眼睛望向这边,心脏都漏跳了半拍。然后就见着他嘀嘀咕咕走到墙边,直接就躺倒了下去。

  张三和一众跟班面面相觑了一会,他口中恶狠狠,却底气十分不足的指挥,

  “去,把那小子给我抓回来,带着绳子,捆好!免得他跑了!”

  几个跟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动。

  张三一脚就踹在了身边人的屁股上。

  “你,你,还有你,马六,都给我滚过去,把他给我绑回来!一个醉鬼,还能翻了天了!”

  几个人被点到的,不得已,只能拿着绳子,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

  到了近前,看林成都开始打鼾了,心里放心不少,正要拿绳子去绑,林成挥舞了几下胳膊。

  “螃蟹,大螃蟹,别跑!”

  几个人吓得差点转身就跑,连连退了几步,看他还睡得香,又小心的逼近,终于是拿了麻绳绑了个结实。一看已经绑上了,马六自告奋勇,提着林成就带了回来。

  “三爷,您看,这小子已经抓到了!”

  “恩,三爷我不瞎。把李不才的尸体也带上吧,还供奉呢,拿一个小毛孩子还丢了性命,真是废物!”

  正要走,前方拐角却走出一个人来,白衣折扇,翩翩公子。

  “呦,这不是张三,三爷吗,今天这是又祸害了谁家的姑娘?要不要二少爷我,给你先过过手,把把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