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逃脱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2115 2019.04.23 21:07

  白凌月穿着水蓝色的衣服,白色面纱,在一个绝好的时机带走了林成。

  剩下几人虽然都是一流好手,然而这次白凌月准备充足,用了存着白莲教母一年功力的内力水晶,直接一路开了瞬移一般,逃出生天。

  只一炷香的功夫,两人走出百里远,以这速度和一路轻功极速,后面的人应该是追不上来了。

  “下来吧,你还要我一直托着你不成?”

  白凌月没好气的白了林成一眼,他借机死死的抱着自己,让她恨不得先把他揍一顿。

  “嘿嘿嘿,白姑娘,别来无恙。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再见面。”

  林成尴尬的笑了笑,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家姑娘一眼看穿,也是有点脸红的。

  “这山里偏僻,先找个地方落脚吧,我可是白白救你的,回头再说其他的事,现在还不安全。”

  两人又运起轻功,在山中飞上窜下,用了小半天时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林成练武的地方。

  “哎呀,这一路累死了。多谢白姑娘搭救,不然我可是没办法脱身了。”

  林成瘫坐在洞里大石头上,模样随意的跟白凌月道了谢。

  “被那些人抓到你想要脱身,落到我手里,你就不紧张了?我可是和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白凌月缺没给他好脸色,一双美目清冷,淡淡地说道。

  林成也知道白凌月肯定也是冲着人字决来的,若是自己交出去还好,不交出去,恐怕会伤了两人和气,两人只有两个月比剑切磋的情谊,谁知道这女人还认不认。

  “白姑娘,我确实得了清风前辈的遗物,然而我所练可是清风剑法,这你是知道的,不然那两月切磋,我不就早就露出马脚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私藏武学,况且我年纪尚浅,你便是用出人字决的奥秘,我恐怕也认不出来。用这说法蒙骗于我你是觉得我不会杀人吗?”

  “呵呵呵,白女侠息怒。”

  林成只能干笑两声,那几人他还能左右逢源一下,求得生机。眼下白凌月一人,轻易就能制服他,而他又解释不清自己武功来源。

  但人字决是万万不能交的,不说这是清风前辈遗留,便是自身也没有完全学会,此番若是失了剑谱,恐怕日后剑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进步神速了。

  “白姑娘何以确定剑谱就在我手上,我着实没拿到人字决,还是听你们几人讲述,才知晓清风前辈曾经手持此剑决之事。”

  白凌月见他咬死了不知道,面上神色不动,心里暗暗着急,此次寻找人字决之事对白莲教十分重要,而当年偷出人字决的莫千已经失踪多年,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得到了清风遗物的林成。

  不行,她得想办法撬开林成的嘴。

  “咯咯咯,是吗,希望小弟弟没有骗姐姐,不过现在你恐怕是回不去了,安心的在这儿待一段时日吧。”

  林成见白凌月态度大变,知道她恐怕还是怀疑自己,现在他也回不去城里,只能安心在这儿先应付白凌月了。

  晚上,林成自告奋勇去打猎,白凌月不置可否,跟随着一起。

  然后两人打了两只野兔,烤的一塌糊涂。

  白凌月看着自己烤的形如黑炭的不明物体,再看了看林成烤的比自己的好上那么一点的,还能看出是烤肉的东西。

  叹了口气,甜腻腻的靠了过去。

  “林成弟弟,姐姐的这个不太好吃,你能不能把你烤的给我,咱们换一换。”

  林成一个小年轻,在白凌月靠过来的时候,只觉一阵迷醉的清香扑鼻,再加上白凌月说话暗施媚功,他迷迷糊糊就把自己的烤肉换给了白凌月,清醒过来后,自己拿着焦炭一样的烤兔肉苦笑。

  真是不能大意啊。

  之后的几天,两人规律的吃饭练功,每日林成打水,林成打猎,林成做饭,白凌月只管吃。分工明确。

  林成的收获就是手艺有了长足的提高,毕竟自己也是要吃的。

  当然,剑法也有提高,两人又想之前一样,林成自己琢磨一阵,两人切磋一阵。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林成却在山洞里,怎么都睡不着。

  因为洞外不远处的水潭里,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撩水声。

  那声音不只是在撩水,也是在一下下撩拨着林成一个精力旺盛热血沸腾的少年的心。

  “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林成强迫自己打坐入静,心情慢慢降温下来。

  “咯咯咯咯。“

  一阵铃铛般的笑声传来,如魔音,一下穿透了林成的心防。

  林成再也坐不住了,他蹑手蹑脚的从打坐的石头上走下来,鞋都没穿,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走到水潭边,躲在一棵树下,偷偷的向谭中望去。

  月光洒满水面,被水波荡出一阵一阵的波澜,林成的心也想水面一样,一波一波的荡漾着。

  他想到了小莲,就在隔着半个山头远的地方,有一个傻姑娘在等着自己,他收回了身子,背靠在树后面,强压着自己喘粗气。

  而水中,白凌月背对着岸边,轻轻的撩着水,抬起手臂,慢慢的洒着水,看着水滴慢慢流下。

  她这几日一直用媚功在渗透着林成,润物细无声,此时被这样的情景撩拨着,林成这个毛头小子早就应该安耐不住了。

  她满脸微笑的听着林成自以为轻手轻脚的走出山洞,躲在岸边一棵树后面偷看。

  正想进一步撩拨他,让他完全被自己掌控,脸上突然闪过了诧异的神色。

  在她感知中,林成躲在树后喘了几口气,反而又轻手轻脚的回去了。

  重新盘坐在石头上,不断的念着内功修行,再次入静了。

  “倒是个有定力的小子,可惜了。”

  不知她在可惜什么。不过,过了这一晚,林成仿佛恢复了神智一般,白凌月几次有意无意的诱惑,他虽然仍旧有些吃不消,却是都没有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

  一个星期之后,白凌月要回城里打探下消息,看着林成。

  “你留在这吧,现在估计全城的人都在找你,我能走,你就不一定了。当然,若是你跑了也没关系,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你第二次,不过要是让我找你,恐怕我就不是现在的语气了。”

  “放心,白姑娘,怎么说也是你救了我,我林成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且去吧,我在此等候便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