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为装B,时刻准备着

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 我是队长开枪 3138 2020.06.29 23:31

  下了火车后,我急忙吩咐小德子去打听船期。

  随后从港口得知,由于南方外海的风暴原因,从伦敦路径孟买、香港、上海到天津的英国邮轮维多利亚号要五天后才能到港。

  其它有船期的船、在我看过泊位的船况后,扭头就走,船小不说,还锈迹斑斑,我说啥也不坐这些船。没办法,明天是走不了了,只能在天津暂时住下等待了。

  两辈子没做过邮轮啊!现在好容易有机会了,咱现在是有钱人,说啥也要坐最好的邮轮。

  维多利亚号是目前世界上最豪华的邮轮之一,船大安全不说,还生活设施齐全。

  更重要的是维多利亚号是东印度公司的船,东印度公司在中国沿海那是很强势的,在海上即使遇见小日本的军舰也不用怕,因为现在日本政府跟英国政府的橡胶石油贸易就是通过东印度公司来交易的。所以小日本也很给英国人面子,一般不会找英国船只的麻烦。

  暂时走不了也好,正好给了我买枪和给众人换装的时间。

  我早就看着自己一行人五花八门的穿着不顺眼了,这也是我从现代带过来的审美毛病。

  看看众人的着装,长袍马褂,布鞋短衫,要多土有多土。咱可是去十里洋场的大上海啊!

  那是有钱就是爷的花花世界,低调在十里洋场是谈不成生意的。

  此时不装B更待何时?!更何况咱现在真的是有钱人,不是装B装出来的。

  安排好酒店后,不忍直视的带着兴奋的三姨太就出了酒店大门。

  就近打听了一家最有实力的,法国人开的大裁缝铺,就赶了过去。

  (不知道外国人定做衣服的店铺应该什么叫法?所以干脆就叫中国人都知道的“裁缝铺”吧!)

  进入裁缝铺,直接让接待叫来了这间裁缝铺的主人也是经理安东尼。

  只见从里间出来一个带着套袖挂着皮尺的法国老头,看了我一眼就扭过头对着接待说起了法语。“你以后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去叫我,我很忙,我的时间很宝贵。”

  看着傲慢的法国老头,说着一口的图卢兹法语方言,我有种想笑的冲动。

  以为我听不懂法语,特别是他说的图卢兹法语。这个法语方言号称是最性感的法语。传播面并不广,因为他的发音是在是太难了。但是他不知道是,我的灵魂深处有一个语言天才的妖孽存在着。不要说是图卢兹法语,就是法国乡间的村野俚语都听得懂,不但听得懂还会说会写,毫无障碍。

  但法国老头以为这么小传播范围的的方言就是在欧洲都不一定有人听得懂,更不用说在这不同语系的远东了。

  所以老头就毫无顾忌的当着客人的面就埋怨起耽误他的宝贵时间顾客来,连正眼都不看我们一下,认为我们是不值得他亲自接待的客人。

  这怨不得这个法国老头,看看穿着旗袍的女士和穿着已经过了时的大翻领西装的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肯花钱赶时髦的有钱人。

  “不!不!不!安东尼先生!您说错了,现在是您再耽误我们的时间。”

  看着还在埋怨的法国老头,我心里好笑的开了口。

  “噢!天哪!~~~我听到什么?~~~你会说图卢兹法语?!”

  老头安东尼停住了自己的滔滔不绝,吃惊的转过头来,肢体夸张的用手扶着脑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能说一口流利家乡语的年轻人。

  “是的!先生!我在美丽法国留过学。”

  我礼貌用右手按着左胸微微欠了下身,笑着回答道。

  “噢!是的、是的,法国是个美丽的国家!”

  停顿了一下,

  “中国也很美丽!她也很迷人不是吗!”

  老头可能觉得这么说很不礼貌,又极速的补充道。

  从接触到现在,其实我并不讨厌这个外国老头。从他所说的话里我也听出了这老头的傲慢并不是真的歧视中国人。他只是对敬业的执着,让他讨厌一切浪费他工作时间的人。

  “安东尼先生,我们就不要再夸赞各自的祖国了,他们都非常美丽!不是吗!为了您的宝贵时间,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生意了?”

  “噢!是的!是的!请先生和太太到我的办公室来。”

  老头急忙说道,接着有回头对着接待喊道:

  “里昂!去泡两杯咖啡送到我办公室来,不!不!是泡两杯碧螺春茶,快点!你个混蛋发什么呆呢?小心我扣掉你的薪水!”

  这老头还真是个暴脾气!~~~~~~

  在法国老头安东尼的那工作间兼办公室的里间,我拿出了事先画好服装图纸,别想差了,就是简笔的服装效果图,不是真服装设计图,我又不是服装设计师,不会设计图的。

  当然,我画的图就是后世记忆里的经典款式效果图。

  “噢!天哪!你是一个伟大的服装设计师!这服装设计的太棒了!”

  老头看见效果图,惊为天人的又惊叹起来。这一点外国人很烦的,动不动就“噢!天哪!”“噢!上帝!”的。不就是后世烂大街的单扣小翻领束身西装和包臀露膝的女性职业套装嘛!至于嘛?我都后悔给这老头好感了。

  经过与安东尼就细节上的一番探讨,连说带比划的说了半天。老头毕竟是行家,很快就听懂了我的意思,表示没有问题。并在允许他留下图纸的的情况下,痛快地答应了免费按着我给的尺寸和画的图样加急定制了二十二套衣服。并一再保证,三天后就可来取。

  我给每人量身定做两身制服,暂且称制服吧,一切都是为了上海之行。

  以后事业起步后肯定还要重新按职业设计定制。没办法,这也是从现代带来的毛病。

  对于出身人民军队的我来说,同一个集体的统一着装,那是心底的执念,没得妥协。

  现在一人两身暂时有个换洗替换的就行了,剩下的到了上海再置办了。

  在天津的法租界的百货公司,又给每人买了双皮鞋。当然,给我的姨太太买的是高跟的,现在的高跟鞋没有后世那么夸张,但也是够高的了,呵呵~~~想想没有穿过高跟鞋的美女姨太太,穿上高跟鞋的样子,我不由的一阵偷乐!~~~~~~

  解决了服装,剩下的就是买防身武器了。

  我虽然不认识军火商,但我知道在这个时代只要找到黑帮或者卖机械的洋行就准没错。

  把买的东西送回酒店后。我看看表已经12点了,该吃饭了。

  天津街面上鱼龙混杂,我们这一行女眷这么多很不安全。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就在酒店的餐厅吃西餐了。

  “真不好吃!”

  洋相百出的就餐结束后,我的三姨太李玉兰用名贵的丝绸手帕轻轻按着什么也没有的嘴角,轻蔑的说。

  “所以说,洋人的东西也不都是好的,西餐也就那么回事儿。咱们国人有的就是图个稀罕,来尝一尝;有的是赶时髦,觉得吃西餐很摩登;还有的就是纯粹崇洋媚外的,觉得吃洋大人的西餐就高人一等,这些人渣觉得洋大人的屁都是香的。”我很无奈于国人的现状,对第一次吃西餐姨太太解释着说。

  “又是刀又是叉的,是摆弄刀叉呢?还是吃饭呢?这不是本末倒置嘛!”

  李玉兰很不屑这种繁琐的吃饭方式。

  “呵呵呵!~~~可以啊!这都被你发现了?!我的兰姨娘就是聪明!”

  我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这个有些傲娇的小女人。

  “下午我要去劝业场的洋行,你们在酒店好好休息,女人们就不要出去了,外面不安全!”

  回到楼层,在电梯口我嘱咐着众人说。

  “男人们自由活动,店里必须留下两个保镖,至于留谁你们自己商量。其他人可以出去逛逛,但天黑前必须回来。”

  “是!二爷!”众人齐声应承着。

  “二爷!老太太临出门前可是嘱咐过,不让二爷单独出门,必须有人跟着。”账房于先生看见我要一个人出去,急忙提醒道。

  “那就小德子跟着我吧!”我沉吟了一下,接着又说:“于先生,下午去买一些礼物,明天我要去拜访一下父亲以前的老朋友,父亲在家嘱咐过的。”

  “好的,二爷!那按什么规矩置办礼物?”于先生是家里的老人儿,心里清楚的很。

  登门礼可不是随便买了就算的,这里面讲究多着呢。什么关系?什么门第?纯粹的晚辈拜访还是两家的礼尚往来,这都是有规矩的,送错了可是要得罪人的!

  “就按世交来吧!”

  “好的,我明白了,下午一定置办好。”

  要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要不是于先生提醒,我真就忘了这茬了。我突然想起这次出门带的都是银号的银票,很多洋商是不收银票的。赶紧又吩咐道:

  “另外,于先生你下午还要抽空去趟花旗银行,把咱们这次带出来的银票全部换成花旗银行本票。”

  “二爷!咱的银票可是德盛昌的,可全国汇兑的。换银行本票咱们要吃亏的,银行是要收钱息的,不划算的!”老于怕我不懂行,急忙提醒道。

  “这个我知道。这点息钱咱舍得起。咱们这次去上海做的是国际上的的大买卖,光是能在国内能兑换是不行的。”

  “那就按二爷的意思来!”

  吩咐完事,看这女眷们各自回了房间,我才转身出了酒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