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观心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玄空台(己亥,土克水)(下)

观心殿 风山姜米糖 3028 2020.08.02 00:12

  夏观颐与陈同林僵持了一阵,渐渐也觉得体力不支,困意一层接着一层。他一直抵抗着,看着靠在山石之上的陈同林微微闭眼似是睡了过去,自己才靠在姜景士旁边睡了。

  他原只想眯一会儿,没想到醒来之时,也不知自己是睡了几个时辰,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几个道士居然又在山间升了一堆火,似乎在烤着干粮。而自己这一边,谷辰泽已经拿着烤好的馒头递给自己了。

  “我睡了多久?”夏观颐抬头看天,依然是夜间,星光点点,几乎都没变过。他开始怀疑这个地方的时间是静止的。

  “先吃饱再说吧。”姜景士道:“其他别多想。”

  夏观颐此时的确已经饥肠辘辘,便啃起了馒头。

  此番在山上,众人终于得以修整一番,皆是休息充足也饱腹了。

  那贺渡尘便又得意起来,用剑指着山顶的方向道:“好!这便就要去直捣神仙的老巢!那个小子,你在前面带路!”

  夏观颐心中不痛快,瞪了他一眼,可是此时,他发现只有他与姜景士谷辰泽没有带着兵器,而且,要真说打,他们也不是玄天派这些道士的对手。心里一沉,只得不再说话,默默地往山上走去。

  夏观颐带着众人往山上走,自然先走到了那处粗木树林,夏观颐便带着众人进入了那个宫殿的残骸,指着里面的放着的那块镜面一样的玉告诉姜景士,他就是在这里看到他们在归虚道里面的影像的。

  众人皆围过去探头看,都只看到镜面中倒映出自己模糊的影像,却未看出什么。姜景士却忽然道:“这个东西……特别像是昆仑山西王母宫殿里面的那种玉,当时洞穴里几乎都是这种玉,而且……的确我们也从里面看到过幻象。”他说着,似乎刻意将眼神挪开,并不想直视。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吓得也不敢看了。纷纷让开了。夏观颐原来在人群后面,而此时他便很自然地又瞟了一眼那玉。

  忽然间,他又看见那玉里有什么影像!他心中一惊,忙又凑过去看。

  此时,他发现这个影像是他的太爷爷!只见他依然穿着那平常的布衣,绑着绑腿,背着包袱,似是在旅途之中,只是他并非在行走,而是似乎站在一个什么高处的地方地方,抱着胳膊,像在四处张望。

  夏观颐正在想他是站在哪里呢?这时,他的太爷爷忽然转过脸来,似乎直视着玉镜外面的他一般,而且,看着了,那目光就再没有挪开。

  夏观颐一惊,往后退了一步。

  “观颐?”姜景士发现了夏观颐不对,喊道:“观颐你怎么了?”

  夏观颐此时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太爷爷,只见他面无表情对着自己,忽然举起一只手来,向自己挥了挥,似是要让自己过去。

  此时,姜景士一个健步上去,直接将他一把拽得远离了那玉镜。夏观颐眼前一闪,这才又回过神来。

  “观颐,你……你看到了什么?”姜景士问道。

  夏观颐愣了一下,道:“我,我看见我太爷爷在一处高高的山上站着,向着我挥手……”

  “这玉有古怪,你断不可多看!”姜景士正言道。

  夏观颐知道姜景士如此紧张可能是源于之前在昆仑山的经历,但是他内心却觉得这块玉似乎没有那么邪乎,毕竟上一次若不是这块玉,他还不知道该如何找到姜景士他们呢。

  众人便接着往山上走,走过这片树林,石阶损坏的更加严重,有的地方几乎完全碎裂,只能踩在泥土之上攀爬。也不知这个石阶经过了多少万年的风雨侵袭才变成这副模样。众人艰难地行进,道士们便又开始有怨言。

  正说着,众人忽然走到了一个平坦之处。向上看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地上铺着巨大的青石板,切割得呈一个八角形,外部均等分成八块梯形,内部还有一块小的八角形。大约有两丈来宽。

  而在这青石板之上,却刻着那些怪异的文字。中间那块小的八角形上面刻的是几个大字,而其他的八块上则刻的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夏观颐出于好奇,伸着头看了看中间那几个字,便读了出来。“玄空……八派……昆仑……拜谒……铭”

  此时,陈同林忽然在他身后道:“玄空应该是九派,怎么是八派?”

  夏观颐回过头,望着他,心道,我自己连玄空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还问我什么八啊九啊的。

  陈同林见他不答,便指着地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道:“这个你也来认一认吧。”

  夏观颐便走过去,这时才发现,这青石板近看都碎裂不少,很多小字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勉强挑了几个认识的字读了读:“七赤……破军……女……君……携,携……曜光极辰剑……”读到这里他的确是看着费劲,前面说得也是连蒙带猜,便抬起头道:“我看不清楚啦。大致就是说八派的谁,带着什么东西来拜见呗。”

  陈同林却沉吟道:“到底少了哪一派……”

  夏观颐便不想再理他,倒是姜景士说了一句:“我之前在哪处听说过,玄空九星之说……莫不是就是陈道长所指的这个‘玄空九派’?”

  陈同林回过神来,他看着姜景士,犹豫了一下,道:“姜老说的倒也有一定的联系,只是玄空九星是后世流传之物,谬误甚多,这玄空九派,传说便是上古时期天帝之下的九路神祇,只是后世流传甚少,人皆不知而已。”

  “那么你又是从何处得知呢?”姜景士追问道。

  陈同林道:“我玄天派与此甚有渊源,包括那《玄天录》,亦是与此有关!”

  “你玄天派的路子是十四颗主星,十个命宫,与这九星也好九派也罢,恐怕相差甚远。”姜景士冷笑道。

  “哎呀,好了好了!”贺渡尘打断他们,对着陈同林道:“你在这研究这石头作甚啊,能出金子还是能渡你成仙啊?先上山顶是正经的!”

  此时,陈同林忽然一改平日的谦和,看着他道:“到山顶之上又能如何?”

  贺渡尘被他的话一噎,憋了一会才道:“那你在此地耗着又能如何!”

  陈同林正言道:“贺宫主,你不要以为出了那归虚道来此神迹就没有危险了!你可曾听说过昆仑虚的大门是有‘开明兽’守护,凡人不能上焉。若能让你这么容易就上去,恐怕世间人人都可登仙了!你先在此等候,等我分辨清楚!”

  贺渡尘面色一沉,也只得转身背过手去,看着其他地方,不再理会。

  陈同林接着对夏观颐道:“小兄弟,要麻烦你再看看这些字,还有什么线索可循。”他指的倒不是地下那八角形方砖的字,而是这个平台侧边,好像有一个断裂的石碑的残骸,因为之前像个石头一样,众人都没发现上面还有字,也亏了陈同林眼尖。

  夏观颐边走过去,蹲在那个石碑之前,眯着眼睛看了起来。

  左起三个竖着的大字“玄空台”,很好认,夏观颐便读了出来。接着的那些小字却不那么好认了,夏观颐看字边读边跳,连蒙带猜。

  “九天玄女……什么……敕……建………什么……灵界,万象……修什么……心……”

  听到这里,姜景士忽然道:“这也是有些奇怪,你说这上古时代,必定文词用法与现今大不相同,为何你我都能读懂?难不成是现今的人做的?”

  陈同林却忽然道:“说不定此地会‘随心而动’吧。”

  众人一惊,皆望向他。

  陈同林又盯着石碑看了一会儿,抬头继续道:“我们入此境之后已经多次遇到了,看一看之前归虚道之中的机关,以及刚才我们到过的宫殿,还有夏兄弟提到的玉门以及四方阵,你们可以从这些东西推断出年代来吗?”

  众人皆回想了一下,似乎他说的有点道理。

  “同样的,为什么原来我们都不认识这些文字的,现在这个夏兄弟能认识了?而他读出来的文字,我们却又都能很好的理解。”陈同林低头道:“再加上几次遇到幻象险境,皆出自我们的内心,我推测,此境的景物、样貌,非实,而是道家里说的那个‘虚’。”

  “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所以此地,本来无形,是因为我们进来人的思想、心灵而变成了这样的形态!”陈同林说得很肯定,之后他叹了一句:“昆仑虚,原来真的是‘虚’。”

  夏观颐听他说的,似懂非懂,好像是什么高深的法术,一时也不能理解,他只是迟疑道:“……那……按您说的这个意思,刻着的这个字……你……深究他还有意思么……这应该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投射吧……”

  陈同林转头看着夏观颐道“非也,此虚原乃帝下之都,形消神留,所以应该说是……此地的‘神’与我们的‘心’,共同造就了这番幻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