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命当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分钱快乐

重生之命当争 半亩南山 2624 2019.05.16 07:35

  把两个红包和钱包递给岑巩,顾松说:“薄的红包里有3000,之前找的几个帮着填充内容的同学,你来分配。”

  “你的奖金我给你包了三倍,凑了整5000。去武湖后,底薪涨到3500,跟着风小龙好好学点东西,以后我对你还有重要的安排。你家里那边,给你爸爸请一个信得过的护工,这样你妈妈也能轻松很多。再说永宁离武湖也不远,可以经常回来。”

  岑巩接过两个红包,仍然默不作声。老板对自己是很够意思了,可父母的身体确实是很大的问题,他实在放心不下。这个月闭关开发再忙,晚上他都要回去看看。父亲只能坐轮椅,妈妈有腰和风湿的老毛病,当初要是能走,他早就去了武湖。

  顾松看着他低头不语,一时也有点犯难。他低估岑巩要留在武湖好照顾父母的决心了,原以为提高收入,可以让岑巩安心去武湖工作,现在看来,不光是这个原因。他问道:“上次只听你说父亲腿受了重伤,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需要怎么做才能康复?”

  岑巩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又像是无奈又像是埋怨,“两年前,城关那边火车压了人的事,你记不记得?”

  “啊?不会吧……”顾松惊叫一声,怎么会不记得?这个事情两年前小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还被作为见义勇为的典型事迹在本地报纸和电视台大肆报道。

  岑巩叹了一口气说:“就是我爸……”

  “真是没想到……那怪不得……”

  顾松还以为岑巩父母只是身体不好需要长期用药,但如果是这个事,换做顾松自己,也无法轻易离开。

  两年前,城关附近的铁路道闸旁,几个小孩放了学在铁轨上疯闹,顺着铁轨走得比较深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火车来了不靠边让,只知道顺着铁轨往回跑。一个小孩跑着跑着崴了脚摔在了铁轨上,眼看就要被火车碾,是一个退伍军人跑过去把他抱起来扔在了侧边,自己被撞了。所幸本就接近道闸,火车速度不快,退伍军人留住了性命,但一双腿却被碾了。

  “我记得当时电视上说,免费医治到康复,还奖了不少钱的,怎么?”

  岑巩摇摇头说:“不只是钱的问题。住院是一直没花钱,也给了一笔1万块钱的奖金。我爸之后只能坐在轮椅上,我妈身体一直不好,家里本来是靠我爸挣钱。两年时间只靠一丁点抚恤金,加上我自己做些兼职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还有我妈的用药。”

  “当然,现在我的收入也比以前高了很多,情况已经变好了。但最主要的,是我爸的性格变了,他不爱说话了。我知道除了觉得自己是个拖累,他还有些心寒。那家人不说财力上感不感谢的,连逢年过节上门问候一下都没有。”

  见义勇为致残后的日常抚恤一直参考的是军人伤残抚恤条例,就算最高的标准也只是当地月平均工资的50%。更何况,顾松记得2000年左右一直是一个舆论焦点,因为当时执行的还是80年代末的标准,要直到3年后才重新修订提高了一些。

  难以想象这一家人在这两年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贫困而压抑。顾松拍拍岑巩的肩膀:“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啊。”

  “从小我爸就教我坚强,靠自己。他说凡事别想太复杂,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好汉子。告诉老板干什么?难道告诉老板来哭穷?上个月初我刚拿了那么多钱回家,他们两个别提多高兴,叫我跟着你好好干,别添麻烦。再说了,要哭穷,咱们刚认识不到两个月,感觉感情都没到位……”

  岑巩倒是难得地开了开玩笑,顾松无奈道:“行吧,现在是时候了,这网站的技术架构现在你最熟,武湖是一定要去的,你说说吧,怎么样才能去?”

  “我想把他们带在身边,能多陪我爸说说话。”

  “那行啊,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把他们接到武湖一起住啊,换个环境,说不定你爸心情还好一些,武湖那边医疗条件更好。”

  “你不是说尽快吗?”岑巩挠了挠头,“这要搬家,哪来得及?”

  顾松气不打一处来,平时执行力挺强一个人,碰到老爸的问题就犯傻:“你先回家跟爸妈商量啊,说现在有条件了,到武湖那边去住,把我刚才说的好处说一说。先租个行动方便的电梯房。我让公司那边负责打杂的焦舒蕾帮你找房子。租好房子挑个周末回来搬家,让郝姐说一声,送货过来的货车直接给你拉到位!”

  岑巩在那傻傻地听着,好像是这个道理诶。

  “就你现在经常加班到比较晚回去,陪你爸说几句话他就开心啦?他是军人!觉得你前途光明,他才真开心!一两个星期都受不了他当初能去见义勇为吗?”

  “回头你到武湖,我建议你是借也好,是把永宁的老房子卖了也好,先在武湖买套环境好、离医院近好养老的房子。如果怕你爸闷得慌,也可以看看家里有什么走得近的亲戚。你好歹也是个有技术有能力的有为小青年了,带带人家孩子在武湖发展,两家住在一起老人家也可以多走动。”

  顾松替他规划着未来,越说越兴奋:“也可以是心仪的妹子,到了武湖之后考虑考虑个人问题嘛。你想想,如果是亲家,两家人住得不远,又有老婆帮你照顾一下父母,岳父岳母还能经常看到女儿,你后方稳固琴瑟和鸣岂不美哉?”

  岑巩有点扛不住,怎么一下子就说到老婆啊什么的了。他举着手说:“我知道了知道了,今天回去就跟爸妈商量。”

  顾松满意地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跟老干部似的,“行,那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就给焦舒蕾打电话先帮你找房子。”

  看顾松潇洒地走出门去,岑巩不禁在内心吐槽着,高二的小屁孩还教别人找老婆,老气横秋的。他摇了摇头,打电话给几个同学,约他们把下午课上完到这边来拿工资。

  进了屋,另外几个人挤眉弄眼地问:“岑哥,你奖金有多少啊?”“晚上你请客呀,我们好好撮一顿。”“去武湖我们还住不住一起啊?我准备租个顶层的高楼。”

  岑巩赶苍蝇似的挥着手笑说:“晚上好吃的跑不了,现在先别闹。那边风总监今天一早提过来的问题你们都解决好了吗?赶紧先弄一弄,别被看扁了。”

  大家关在一个屋子里这么久了早已亲密无间,嘻嘻哈哈地边聊边工作。

  “我刚加了那边管行政的妹子qq,听说公司就在武湖大学门口,以后岂不是可以去武湖大学泡个老婆?”

  “德行!就你那样,还泡得到985的?你有什么长处?”

  “哥哥的长处只有妹妹知道!”

  “卧槽,你特么好无耻。”

  “你们在说啥?我怎么听不懂?”

  “你特么别装,昨天晚上是谁找来的光碟?”

  岑巩听不下去了:“行啦行啦,现在咱们几个在这里没人管,你们这个样子,到了武湖肯定要扣奖金!”

  “岑哥,你要罩着兄弟几个啊!”

  “你们把活做好,我才有话语权。我有话语权,才能罩你们啊!”

  “是这个道理是这个道理,赶紧地干活,我们争取让岑哥的话语权大大的,拥有全公司最大的罩杯!”

  “岑哥,你喜欢多大的罩?C还是D还EFG?”

  今天拿了钱,一帮技术宅明显控制不住自己骚动的心。岑巩也不再废话了,直接按照风小龙的表检查进度,摁着他们进入了节奏。

  临近下班时间,几个找来填充网站内容的兼职同学约着一起来了。岑巩把红包拿在手上,从里面把红红的百元票子取出来。

  几个人眼中都露出期待的光芒。

作者感言

半亩南山

半亩南山

杯不需大,能掌握就好;票不用多,1张也是爱。老铁们懂的!

2019-05-16 07: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