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09上架
  • 16.87

    连载(字)

1998位书友共同开启《烟花散尽似曾归》的古代言情之旅

舵主文丰丰 舵主老潺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倚翠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026 2019.10.09 15:49

  京城东四牌楼南边有条本司胡同。本司胡同北有演乐胡同,南有内务部街。四牌楼南边还有马姑娘胡同,四牌楼北还有宋姑娘胡同、粉子胡同。

  这本司胡同啊,隶属礼部教坊司。

  教坊司这规矩,是两朝以前大越就有的了。那会儿老爷少爷们都风雅,都好个曲水流觞红袖添香的,流传了好几代经久不休。

  到了前朝大昭呢,他们那太祖爷起事的时候,好些时候都靠着这教坊司里的关系网才得了不少的消息,是以,也保留了下来。

  到了如今咱们大衡朝啊,可谓是历经三朝,经久不倒,比那些个王朝都命长。

  这演乐胡同处啊,有个云韶院,那还当真是个历经三朝的老地方了。

  有时候听一首琵琶曲子,能花好几两银子,甚至好几十两。

  实在是些出手阔绰的爷才能去玩儿的地方。

  这云韶院初一进去,便听闻琵琶阵阵。有女乐带着黑漆唐巾,穿着大红罗金宝相花圆领袍,带着镀金钑花铜带,或抱琵琶或鼓瑟弹琴,亦有手持红牙板吟唱者,风雅至极。

  舞女带着锦云肩,拖着长水袖,丝带束腰,臂附披帛,正是——乌云堕翠翘,满眼春娇,嬛嬛一袅楚宫腰。

  不过今日要说的地方可不是云韶院,是粉子胡同的倚翠楼。

  虽说是都隶属教坊司的,都在礼部挂了名儿,但可谓是天差地别。

  云韶院那是风雅之处,是文人雅士们吟诗作赋的地方,而这倚翠楼啊,就差个十万八千里了。

  嘘,小声点儿,那可真是个……真是个……做皮肉生意的地方……

  京城入了冬,落了好几日的大雪,如今外头滴水成冰,冻得人渗骨头。

  倚翠楼扫地擦桌子的小丫头片子行到楼门口,泼了一盆脏水出去,那脏水在地上霎时间就结成冰了。

  那小丫头一撇嘴,骂了声:“娘的。”转头就回了楼里。

  进了楼里头,四角烧着四个大火盆,悠悠朝上冒着白烟,那暖气烘得她打了一个冷战。

  那楼里的姑娘都穿得单薄,薄纱的百迭裙下头若隐若现着一双双长腿,从她们染得殷红的唇里头,时不时传出些笑骂声来。

  快要入夜了,这时候这里就会有很多客人……

  这时候,从二楼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转而立即就瞧见人了,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

  他不走楼梯,轻身一跃就上了旁边的栏杆,“呲溜”一声就从上头滑了下来。

  底下有个姑娘唤他:“小六子!”

  他听见了,嘎吱一下子就停在了栏杆的半中腰,侧坐着冲那姑娘笑:“水仙姐姐!”这时候才看清了,这小少年生个瓜子脸儿,上头一双眼波流转的桃花眼,此时神情似笑非笑,那眼睛就又轻佻又俏皮,长睫毛一扫,人的魂儿都勾没了。不点而丹的唇此时正做着恰到好处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来,可爱得要人命,那左边嘴角下头生了一颗细细的小痣。

  那小痣生的地方好,倘若生在唇上,就叫做“馋嘴痣”,可生在了下头,就恰好是颗美人痣了。

  这瓷娃娃一般好看的小男孩儿啊,得亏是年纪小,若是长大了,那就不得了了——还不得是个祸国殃民的混世魔王,不知道要骗得多少姑娘芳心暗许。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那水仙又不想打他。她一瞧见小六子笑,心都酥了一半,伸高了手,捏了捏他的脸蛋儿:“你活儿都做完了?”

  小六子脆生生答:“做完了,等着陪姐姐呢,姐姐若今日这冰天雪地的要差使我去宫城底下买个热乎烧饼回来,那也是使得的,我捧到心尖儿上捂着都得给姐姐捧回来,只是……”

  倚翠楼不比云韶院,里头人都穷,吃不起山珍海味,水仙还就好那一口热乎烧饼,一听就笑了:“只是甚么呀?”

  小六子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两圈,往水仙的嘴上瞥,眼带桃花,嘻嘻笑道:“姐姐今日口上点的胭脂颜色好看,分给我些来吃呗。”

  那水仙拿帕子捂着嘴笑,脸上“腾”就红了,虽说她久居这倚翠楼中,不是没侍奉过人,可这小少年说的话也太……太戳她心了……

  旁边儿一个周身冷色调的姑娘瞧见了,冷冷哼了一声:“小小年纪就这般做派,长大了还得了。”

  那姑娘唤作芍药,颇是想向云韶院那个调调靠拢的,也会吟诗作赋填填曲子词,很是清高,只是生不逢“地”罢了。

  水仙最瞧不惯她这般做派,更瞧不惯她数落小六子,立马张嘴就要怼回去:“小六子怎么了?没见他跟你说话,不高兴了是不是?你别摆你那个清高的架子,咱们教坊司的,哪个不是官家小姐出身,家里获罪了才到这来儿的。你也不看看如今是个甚么情形,又不是原先在你家里头,你还……”

  “水仙姐姐!”小六子伸出一根白玉一般的手指来,竖在水仙唇前,“好了姐姐,别动气,你要是气坏了,我今后可怎么办啊,还不得伤心死。”

  然后这家伙又噔噔噔从楼梯上跑下来,跑到芍药跟前,拉着她的袖子,轻轻晃了两下:“我的好姐姐,是我错了,我以后不乱看话本子乱说话了。我知道姐姐是为了我好,我不该把姐姐的心意浪费了。今后姐姐说的话,我就拿个帕子,拿朱砂记下来,晚上读书的时候,就当是颜如玉在侧了。”

  芍药哼哼了两声,低头一看小六子那双桃花眼正盯着她瞧,眼带水光,长睫毛扑闪扑闪,把她一半的的气性都扑闪没了,只佯怒道:“别耍花言巧语,那个孔子说了……”

  小六子忙接话道:“我知道我知道,‘巧言令色,鲜矣仁。’要是能让姐姐高兴啊,我就是下半辈子做个不仁不义的缺德鬼也值了。”

  水仙赶忙拿帕子挥他:“别瞎说,你后半辈子还长,你娘还等着你考功名呢,别这么咒自己。”

  小六子笑出两颗小虎牙来——他就这么把两个美人儿都哄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