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回:旧事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135 2019.10.19 08:00

  余靖宁先让尤平家的服侍余知葳换衣裳,自己去厨房看着熬姜汤去了。

  嗯,其实他自己也喝了一碗。

  等到余知葳再见到他时,就是一个活似扔姜缸里涮了一圈的余靖宁。

  余知葳在换衣裳的时候想了半天,敢情余靖宁过来找她过招是要来教训她的?

  这可把她气笑了,他自己还是个多大的毛孩子,还好意思教育她?

  还有,他又知道些甚么。他不知道的事儿那可海了去了。

  所以见到满身姜味儿的余靖宁的时候也是话无好话:“哎哟,您掉甚么里头了?可真够味儿的。”

  余靖宁又重复了一遍他最常重复的话:“你好好说话。”

  余知葳“哼”了一声。

  她倒是想听听这年不过束发的毛孩子能跟她说道些甚么。

  余靖宁果真是拖了个小杌子出来,坐在了余知葳对面:“你究竟在怕些甚么?”

  余知葳很想回他一句“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但最终甚么都没说。

  “你自知自己功夫不扎实,所以极力避开此处,只用优势示人。”余靖宁道。

  余知葳翻了两个白眼:“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我不必要明知道自己不行甚么,非要还拿它往上凑。”

  这不是找死吗?余知葳心道,但这句话终究还是滑在嘴边没说出来。

  余靖宁低下头去:“我并非是说你趋利避害是错的。你今日若是体力尚存,依你的性子,若再投机取巧几回……”

  余知葳一个头两个大,甚么叫“依她的性子就要投机取巧”,她有这样吗?

  她在心里腹诽了好一阵子,才继续听下去。

  余靖宁嘴上不停:“你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但你却选择了不断地躲避,最后耗尽体力错过了最佳时机。你这是怯了,你怕让我瞧出你的不足你的弱势来……”

  余知葳低头不语。

  余靖宁自然以为她是受教了,于是接着说了下去:“旁的事也一样。我今日听你弹《塞上曲》,是思念故国故人的。思故人……”他顿了顿,“我以前从未听你说过顾家的事,也从不见你流露出对顾家的半分思念,我不知道你故意不学规矩是为何,但保不齐与这有关。”

  余知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撇嘴。

  余靖宁接着道:“你说你是个天生多情的面相,做不来无情无义之事,那你如今做派又是为何?你是在藏着掖着,你怕让人瞧出来会怎么样……虽说我不知道你在怕些甚么。”

  余知葳终于抬头了。余靖宁一直觉得她不像个十一二岁的娃娃,以这一刻尤甚,他近乎在她脸上读出来了些她这个年纪十年后才该有的情绪。

  那些复杂的情绪通通被她敛进眼中,消失不见了。

  余知葳用一种异常平静,甚至于淡漠的口气开口和他说话了:“大哥哥很想知道吗?你若是实在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我有的时候在想,我为何是个女儿家。”余知葳冷冷地笑了两声,“我确是不敢想顾家的事,一点都不敢想。我母亲,少阳王妃,在狱中就死了,是被两个狱卒糟蹋之后自尽的,我就在旁边眼睁睁地瞧着。我既是行六,先前便该有五个姐姐,有四个当时都过了十五岁,当然是被杀头了。余下我和我五姐姐,受些活着的刑罚。”

  她眼眶似乎红了一下,转瞬即逝:“发配教坊司,今后便以色侍人。我那五姐姐,当年年方十岁,是当时顾家最好看的一个小美人儿。”

  余知葳握紧了手,单薄的身子似乎有些微微颤抖,说话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狠狠地骂了一句:“那群畜生。”

  余靖宁查过,那顾五娘还没到倚翠楼就死了。

  “好啊,好得很,一群大男人,对着个小丫头下手,当真好得很啊。”余知葳似乎是实在忍不住了,朝上抽了抽鼻子,“她把我藏在柜子里,和我说,无论看见了甚么都不要出去,也不要说话。”

  顾五娘自然是怕年幼的顾六娘不会听从她的话,找来了一把锁锁上了柜门。

  两扇柜门的缝隙里,她瞧见了全部。

  顾五娘就是这么死了的。

  当时押解的是两拨人,去教坊司的女眷,和兑隅王一部分流徙五千里发配充军的族亲。

  人咽气的时候那几个押解犯人的卒子才觉得慌了,生怕押解的犯人当即反水把他们几个杀了,胡乱编了个由头报了上去,就说顾五娘出意外死了,也再没敢对那六娘做甚么。

  余知葳被从柜子里抱出来的时候,发疯狼崽子似的张嘴就要咬那群卒子,是个兑隅王的远方族亲,给挡了一下。

  那一口咬得他血肉模糊。

  那个老人家俯身在她耳畔道:“孩子,你要忍着。”

  她要忍着,年幼的狼崽子咬不死人,反而会轻而易举地被人掐死。

  除非她长成一匹真正的狼。

  她那时候就学会把所有眼泪全都咽到肚子里了。

  “父兄为奴,妻女为妓。世子爷怕是没尝过这滋味罢?”余知葳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是一滴泪都没掉,反而发癔症一般笑了起来,“谢天谢地,好在我兄长们的年纪都足够杀头了,不然他们该怎么活着啊?”

  “像我一样吗?”余知葳指着自己,“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没有我娘,嗯就是云翠,我会是甚么样子。我该怎么活啊?”

  “我怎么想顾家,我又怎么提顾家?我怕我一想起来就要疯掉,可我怎么能允许我自己变成一个疯子呢?”余知葳睁着两个眼睛,眨都不带眨一下,“我又怎么去学那些教女儿家‘卑弱’‘敬顺’‘曲从’的东西,我是被充作男儿教养方才能有如今的样子的。”

  “我怕甚么?”余知葳哼哼道,“我没世子爷这般挺得正立得直,我还真是甚么都怕。如今你都知道了,你可高兴了?”

  这回换余靖宁说不出话来了。

  余知葳收敛神色收敛的很快,不过停了两句话的功夫,她就从一个发疯的狼崽子重新变回一个冷静而淡漠的余知葳了。

  她神色淡淡:“不过世子爷教训的对,人是该适当地屈从于时势的,是我任性了,今后不会了。我会和教养嬷嬷赔不是,也会与她好好学。”她眨了眨眼睛,“只是……人的悲欢虽然相似,但并不相通,还望世子爷,今后不要随便来管我的私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