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回:小店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034 2019.11.20 08:00

  今日余靖宁要于午门外当值,余知葳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颇是殷勤地起了早,很难得地挥着帕子将人送出了门。

  余靖宁仿佛眼皮抽筋,一连奇奇怪怪地看着意态反常的余知葳好几眼。

  余知葳:“大哥哥早些回来。”早些回来咱们好找了高邈上牢里找一趟邵五。

  余靖宁最终也没说点甚么,连摇头叹气都免了,只是抽搐着眼皮出了门。

  方才送走自家便宜哥哥的余知葳立即打了个哈欠,思量着回去睡个回笼觉。因着今日出门恐是要着男装,反正还要拆了重新梳,于是早上只让尤平家的打了辫子绾了个家常的纂儿,松松垮垮地,余知葳边走边拆,没两步路就抓散了。

  尤平家的一边跟着一边嘟囔:“这才梳了多久一会子,怎就拆了……”

  余知葳一边打哈欠一边笑道:“昙花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开的时间短,所谓‘物以稀为贵’。尤妈妈梳得这般好看的头发,当然要出个‘昙花一现’的美感来。”

  尤平家的笑骂道:“姑娘就会说笑。”

  余知葳又嘿嘿了两声:“尤妈妈,等会儿别忘了叫我啊,尽量在我大哥哥回来之前将我叫起来,不然该误了事了。”

  说罢一溜小跑,脱鞋上榻一气呵成。

  尤平家的摇头:“若是真怕误事,那便不该再睡下了!”然而任凭她怎么跳脚,余知葳已然脱了外衣钻进被中,入定一般地耳聋了。

  尤平家的:“……”

  她再如何抱怨,人总归是靠谱的,断然不会真让主子误了事,所以,等到余靖宁归家之时,瞧见的就是个做了小少年打扮的余知葳了。

  她本是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坐在凳上,可瞧见她兄长身后还跟着个高邈,赶忙在收到余靖宁的白眼之前坐好了,打招呼道:“高三哥哥。”

  高邈冲她点头笑道:“我家那口子要你请她吃饭。”

  余知葳愣了愣,“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请的请的,定然是要请的。”

  几番寒暄过后,这才谈及正事,余知葳开口道:“劳烦高三哥哥了,我们要寻一个唤作邵坚的犯人,应当是为鸦片走私跑腿的,他的供词对咱们把脏水往回泼到东厂身上有些关键。”

  高邈最近升了职,职权也变大了,不过是见人一面,还算是能办到,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谁知余知葳竟是站起来冲着他又行了个礼,道:“还请高三哥哥即刻动身前往诏狱寻人,如今形状,实在是耽误不得。”

  高邈连忙避开了她这个礼:“余姑娘说得对,咱们即刻动身。诶,你们两个也一起跟着去?”

  余知葳摇头笑道:“不了,我与我大哥哥去寻两个人,能让这邵坚开口的。咱们几个分头行动,动作快些。”

  高邈点头应下了,还不忘偏头与余靖宁说笑两句:“你这妹子风风火火,扮起小子来还真是不不漏破绽,有意思。”

  余知葳暗自挑了挑眉——和给当初谭怀玠留下的第一印象截然不同呢。

  几人便不再耽搁,出了门便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余靖宁余知葳两人骑马在路上走了一会儿,余靖宁才开口问道:“你这是带我上哪儿去。”

  余知葳压着嗓子道:“去找邵坚的徒弟。”

  余靖宁不置可否,只是瞥了她一眼。

  余知葳收到了他的目光,想也没想就知是何意,开口答道:“别瞎想了,那是几个好孩子,除了以前小偷小摸过一段时间,没干过那甚么走私打劫杀人越货一类的事儿。”

  “为何?”余靖宁开口问道。照理来说自小混在那样的帮派里,不太容易出淤泥而不染啊。

  “傻呗。”余知葳道,“大事儿不放心交他们手上。”这话刚说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余靖宁对掩日也不甚了解,自己更是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她和掩日的关系……那余靖宁是不是会把她和掩日“无甚瓜葛”的缘由也理解成“她傻”。

  余知葳想到这儿,不禁咳嗽了两声:“我还是可堪大用的,不过是我高瞻远瞩,没跟他们沾边罢了。”

  “哦。”余靖宁淡淡地冒出了一个字,接着牵着缰绳神色寡淡。

  嘿?余知葳抓心挠肝的想,他究竟是听进去没听进去啊?

  余知葳领着余靖宁左兜右转,进了个指甲盖儿大的小面馆子要了两碗炸酱面,才坐下就和里头跑堂的小崽子挤眉弄眼上了。

  很快她就收到了余靖宁愠怒的瞪眼。

  余知葳边吃边抬手吆喝:“掌柜的!”

  此时不是饭点儿,那掌柜的正闲着,听见吆喝,便带着笑脸儿急忙过来问了:“客官还有甚么需要的?”

  余知葳眼睛一眯笑了起来:“你们这儿三个帮忙的小孩儿瞧着怪伶俐,借我去给家里帮个忙可成?”

  那掌柜的笑了笑道:“客官啊,您这借一个还成,若是全借走了,我这做生意可就没人帮忙了,您说是不是?”

  余知葳听了也不恼,依旧笑眯眯的,冲着那掌柜的道:“掌柜的说的是,你看,不如就当我是将你这那三个小孩儿雇来的,将他们几个的工钱付给你,你再招些旁人帮帮忙?”

  “呃……这……”那掌柜的沉吟了一阵。

  余知葳冲着余靖宁使了好几个眼色也不见他掏钱,只好忍着肝疼从自己身上摸出一锭银子来:“你瞧这够不够啊?”

  心里却腹诽着,好他个余靖宁,自己俩月月钱没了不说,这种该出“公费”的事儿也不给她报销,她这是要把老底掏没了。

  这年头,都是小老百姓的,商税又重,实在是没见过几个大钱。那展柜的立即舔了舔嘴唇,就接上了余知葳那锭银子,笑嘻嘻道:“够了够了,这您拿那几个小孩儿回去借一年都够了。”

  余知葳冲着那三个崽子使了使眼色,二狗那几个立即就凑在她身后了。

  这炸酱面忒难吃,怪不得没客人,余知葳心里腹诽,她站起来凑到余靖宁耳边轻声道:“劳烦大哥哥给付一下饭钱罢,我实在是支应不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