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失踪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120 2019.10.22 08:00

  方才挨了一脚的锤子揉了揉摔在地上摔疼的屁股,抽抽鼻子想哭,被余知葳又呵斥了一句:“不许哭,不然不给吃了。”

  锤子这才止住了眼泪,从余知葳手里又拿出一颗来吃:“大哥我错了。”

  三个小崽子蹲在地上,胡乱把壳儿用牙齿咬开,将在寒风里冒着丝丝热气的栗子肉往嘴里塞。

  矮矮的二狗边吃边嘟囔:“真好吃诶。”

  这三个都是胡同里讨饭吃的乞儿。

  余知葳裙子一拎,也蹲在了地上,低声对他们三个道:“今日大哥带的钱不多,只能买这些了,下回出来的时候再给你们带好吃的。”

  对眼儿的蛋儿抬了抬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余知葳,只道:“大哥这是上哪儿去了,以后还能不能见上了。”

  “大哥……”余知葳叹了口气,顿了许久,“大哥去把自己以前的东西讨回来。”

  三个崽子懵懵懂懂看着余知葳,只知道“嗯嗯嗯”

  余知葳依旧蹲在地上和三个小崽子说话:“等我今后有机会了,就给你们找些正路子走走,该读书读书,该习武习武,也不必在这儿这么讨生活了。”然后就跟着一串儿听不清的嘟嘟囔囔,“好说也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我这好容易脱离了阴沟,也不能让这几个小的做滚地泥鳅……”

  二狗满嘴塞着炒栗子,唔唔哝哝又开了口:“大哥教过我们认字的。”

  蛋儿接话:“我们打架也打不过大哥……”

  余知葳一人一巴掌拍在他们后脑勺上:“出息。你们就认那百十来个字,也就会打打群架,是些甚么很骄傲的事吗?”

  他二人吃痛,连忙道:“是是是,大哥教导的是。”

  余知葳拍拍裙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行了,时候差不多了,下回再来看你们。”

  三个崽子跟着也站了起来,怀里嘴里塞的全是栗肉:“大哥回见!”

  余知葳回头摆了摆手,从胡同里出去了。

  这三只与她不打不相识,她八九岁的时候有一回上集买东西,险些在路上被人抢了钱,就是他们仨干的。

  这她哪能忍,当即将三个人都好生收拾了一番,摁在地上嗷嗷叫着全向她求饶。

  余知葳着急买东西,便一人面上啐了一口就走了。

  谁知此后竟然被这三个家伙给缠上了——他们天天闹着要做自己的小弟,说要和她学功夫。

  打架还打出三个跟班儿来了,还真新鲜。

  余知葳上燕支阁买了胭脂,揣着最后一包糖炒栗子,一边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一边朝家里走。

  京城里向来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从那三个崽子窝的地方回家去还得有一段时间,余知葳见天色还早,也不着急,就慢悠悠在街上逛着。

  正哼歌哼得高兴,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余知葳!”

  她听着是她大哥哥的声音,赶忙转过头去,见那少年人连赤红的飞鱼纹曳撒都没换,勒马停在她身后五步的位置上。

  余知葳:“诶?这么巧?”

  当头而来余知葳的俏皮话,余靖宁非但没笑,脸色还黑如锅底,半点儿没好气,“你给我过来。”

  他趁这当空儿抬手擦了擦额头——汗有些迷眼睛。

  余知葳不由得一愣,这天气滴水成冰的,他是怎么闹得一头热汗?

  余靖宁一开口就让她听出不对了,他气息不稳,微微有些喘:“你上哪儿去了?”

  余知葳“如实”答道:“我答应了尤妈妈,要给她带一盒胭脂回去。”

  她那脾气没见过好的兄长额头上青筋暴跳,一手紧攥着缰绳,似乎出言要呵斥她。

  余知葳自知理亏,便想着要服个软,委屈巴巴缩了缩脖子。

  她大哥哥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无事。上车回家罢。”

  余知葳一看他身后果然跟了辆马车,便状若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低头上了车。

  他二人安静得就像外头的天气一般,这才是不对的地方——反必有妖。照理来说她这位兄长脸色已然差成这样了,她竟连句斥责都没讨着?余知葳实在忍不住了,掀开帘子问余靖宁道:“是出了甚么事吗?”

  余靖宁绷着一张脸,扯着缰绳的手紧了紧,没回她的话。

  余知葳皱了皱眉头,这事情可真是不妙了,扒着窗口问他:“是不是出事了?是家里还是今日长安街出了状况,你别瞒我。”

  余靖宁转头瞥了一眼扒在窗口掀着帘子的余知葳,嘴唇动了动,最后叹气道:“秦侍郎家的四姑娘不见了。”

  余知葳一惊,这秦四娘芳龄十三岁,好似前几日才定了亲。

  余靖宁低着头:“就在她们家前呼后拥的护卫眼皮子底下不见的,当时还满城满街都是锦衣卫。”

  余知葳忽然想起了在她面前跑过去那群护卫家将一般的人,恐怕正是在找这秦四娘,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

  “人找到了吗?”余知葳咽了咽唾沫。

  余靖宁摇头。

  这……若是过了夜还没寻回来,这姑娘家的清誉就要不得了——就算找回来说不定也会被夫家退亲。

  余靖宁转头过来,又是板着一张脸,终于出言道:“你倒好,人群散了我在哪儿都寻不到你,遣人去问了也说你不在家。余知葳你……你……”

  余靖宁后一句话憋得自己面色通红,在嘴边转了好半天也没吐出来,最后一扯缰绳要上前头去。

  余知葳见他神色不对,忙唤道:“大哥哥。”

  余靖宁猛地一顿,胯下那匹马刚扬起了蹄子又不明所以地落了地,十分不满地打了个鼻响。

  他第二回转过头来,瞪了余知葳两眼,终于是看似波澜不惊地将方才那句话吐了出来:“余知葳,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余靖宁两缕头发从飞鱼服所配翼善冠中掉了出来,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脑门上似乎在冒着热气。

  仪仗中极重仪容,这只能是出了长安街之后弄出来的。

  余知葳心中有愧,咬了咬嘴唇,解下自己身上的厚斗篷来,从窗口递了出去:“大哥哥,你身上出汗了,让冷风吹着容易受凉,你多穿些。车里不冷,我斗篷给你穿。”

  余靖宁盯着余知葳的手和那件红斗篷半晌,忽然“哼”了一声。

  他一夹马腹,扯了扯缰绳就上马车前头去了,撂下一句——“你不必管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