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府中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098 2019.10.14 08:00

  平朔王的藩地在西北,世子爷却住在京师,况且余靖宁又是家中独子,颇有点那个入京为质的意思。

  新得了名字的余知葳很快就体会到了京师权贵间关系的微妙。

  若是王位传到了余靖宁手上,那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讨回平朔王手里的兵权,将平朔王余家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了。

  余知葳直到进世子府的时候,都穿的是男装——余靖宁嫌倚翠楼里的打扮太有碍观瞻,实在是不想把她们那一身行头搁在余知葳身上,于是乎干脆就让她这么回来了。

  余靖宁是这么说的:“我今日就找裁缝来给你做冬衣。”

  新衣裳是好东西,余知葳向来对这种身外之物喜新厌旧,自然就乐的答应了。

  他们下了马车,往府里头去。

  京师世子府是个四进的院落,带个小花园子,亭台楼阁弄得雅致。往来穿梭的奴仆们见了余靖宁和余知葳,都是低头规规矩矩见礼,绝没有眼神飘忽到处乱瞟的。

  余知葳“啧”了一声,对这个待遇很不满意。

  以前谁不是都往她脸上瞧啊,她就靠这么点儿乐趣活着了。

  直到走到了个依山傍水的水榭旁,才有个年长的媳妇子出言喜道:“是姑娘回来了!果真和世子爷说得一样,是个天仙一般标志的人物。”

  那媳妇梳着高顶髻,戴着包头,着一身交领琵琶袖水绿长袄,外罩件湖蓝对襟方领无袖长比甲,下头系着水绿马面裙,笑意盈盈瞧着余知葳。

  余知葳习惯了,张口就嘴欠:“姐姐这话我爱听。不过姐姐生得也好看,我若是早生个十年,定然走个千里上南海,下海给姐姐摸颗珠子出来做聘礼。”

  那媳妇:“……”

  余靖宁黑着脸瞪了余知葳一眼。

  余知葳霎时间就矮了几寸,心虚的闭嘴噤声了。

  余靖宁脸拉了老长,跟余知葳道:“这是你房里的管事媳妇尤平家的,等会儿就由她领了府中的丫头过来,你自己挑就是了。”

  余知葳观察了一下这个“油瓶”家的,腰细臀大脖子长,是有点儿像油瓶。

  这个尤平家的就俯身来问余知葳了:“姑娘想要甚么样的丫头,奴婢给您挑些家生的,若是都瞧不上,那就从外头再买来些,奴婢亲自调教。”

  余知葳:“我喜欢肤白貌美杏眼桃腮杨柳腰的。”

  余靖宁终于忍不住了,出言斥责道:“你瞧瞧你那说的都是甚么话!给我咽进去。”

  余知葳自知理亏,顺从地做了一个咽唾沫的动作。然后仰头盯着余靖宁,大有一副“我咽下去了,你看我有没有很厉害”的模样。

  余靖宁很快气得不想说话了。

  尤平家的用帕子挥了挥,掩着嘴笑道:“姑娘可真真是个妙人儿,惯会说笑话,奴婢先前还怕从庙里回来的,得是个修闭口禅的观音呢。没想到啊,生的是同观音一般标志,人却是个好相与的,今后奴婢们就都能笑口常开,要长寿好几十岁呢。”

  厚脸皮的余知葳美滋滋地受了这夸赞,心道,姐姐您真会说话。

  像她这样动不动就要上房揭瓦的家伙,都能给她夸成这模样,比余靖宁这个动辄就拉个驴脸的家伙不知道高出几个段位来。

  余靖宁憋了半天,觉得自己还是得开口说话:“今后你就在这儿住着罢,吃的穿的不用担心,不会有人短了你的。我白日里还有旁的事,没工夫管你,自会有我请的女先生来教导你。”

  余知葳思考了一下,余靖宁很明显还不到临朝听政的年纪,白日里都忙甚么啊。还有,这么偌大一个府邸,全都是他一个小孩儿管着,挺不容易罢?

  尤平家的见主子们要说话,便十分有眼色地退了下去。

  余知葳正想着事儿,说话的时候没过脑子,张嘴就来:“那个……余靖宁。”

  余靖宁咬牙切齿:“我如今是你兄长。”

  余知葳:“大哥哥,这小皇帝今年几岁啊,牙长齐没有?甚么时候才能大婚。”

  余靖宁没好气道:“与你同年,三年后便能大婚了。”说罢好似又想起来甚么似的,强行按捺下了想要暴跳如雷的情绪,冲着余知葳数落道,“瞧瞧你那德行,我不将你关在府中好好教养几年,教成个闺秀的样子,敢把你放出去见人吗?”

  余知葳看着他头上一排暴跳的青筋,自知理亏,便没跟他抬杠,只应了声儿“嗯”。

  余靖宁又道:“我明日休沐,领你出去见个朋友,给我记住了,少说话,最好别说话!”而后他就往外头走,没走出两步又掉头转回来,“我现下要出门,你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不要惹事。听明白了吗?”

  余知葳点头。

  余靖宁这才出去了。

  余知葳给自己倒了杯茶,往嘴里灌去……

  啊!

  好茶!

  就是烫嘴。

  余知葳伸出舌头来呼气,心里大叹,怎么就阴沟里翻船了呢?

  谁知道方才转出去的尤平家的这会子又回来了,身后领了一水儿的小丫头,和余知葳差不多年纪,都才新留了发,在耳后打两个发髻,拿红丝绦系了。一水儿都穿着浅粉的交领琵琶袖短袄,罩着方领青布半臂短比甲,系着黛色马面裙,全都低着头跟在尤平家的身后。

  尤平家的走进来,发号施令道:“好了,都站定了,抬起脸来给姑娘瞧瞧。”

  余知葳听见这话,果真都往那些丫头脸上瞧去了。

  啧。

  竟然还真都是按照她的吩咐,挑了些“肤白貌美杏眼桃腮杨柳腰”的!

  仿佛是她要给她们开脸纳姨娘。

  想到这儿,余知葳不禁噗嗤一声儿笑了出来。

  尤平家的开口就说了:“姑娘才回家里来,想必也不想为个丫头的事儿糟心,于是奴婢就自作主张挑了些来——这些个都是性情好的,都好相与。余下的姑娘定夺便是。”

  余知葳原先好歹也是王府出身,虽说家道中落时年纪还小,但很难得都记得该怎么挑奴婢,很快就挑了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出来,余下的三等丫鬟就交给了尤平家的挑选。

  新换了衣裳的余知葳没骨头一般瘫在榻上,抱着个暖烘烘的汤婆子,很没骨气地想道:又回归万恶的地主阶级腐朽生活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