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回:私宅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079 2019.11.22 18:00

  裘安仁在宫外有处私宅,但其实不大常去,实在是常在蔺太后跟前儿待着,大多时候都是抽不开身的。

  如今天气渐热,甘曹一案终于艰难地迈开了提审定罪的步伐,裘安仁终于松了口气。他说是要提携小孩儿,给蔺太后举荐了自己的徒弟——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内侍,清清秀秀的一个孩子,虽说不如他自己这般好皮相,但也是看着舒坦,人又年少,蔺太后便留在身边伺候了。

  裘安仁便自己出去偷闲。

  那庭院里有棵大柳树,他就搬个躺椅,坐在树荫底下,一边儿晃着一边儿闭目养神。他只穿了件莲青色的广袖直身,葡萄花鸟的提花暗纹在衣上忽明忽暗,裘安仁清瘦,这衣裳就宽大地匡在身上,不知怎的忽然生出些“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感觉。他并未戴冠,只绾了发、带了网巾,果真是一番入画的景致。

  他嘴角噙着些笑意——他半点儿不害怕那小孩儿能分走他甚么。

  先不说就他这般样貌的,大衡再难寻出来几个,且他七八岁入宫,十四岁上就待在蔺太后宫里,十七岁上就跟在她身边贴身伺候了。他不论样貌脾性对蔺太后的胃口,更是将她的喜好气性摸得门儿清,再怎么样,情分也比旁人深厚些。

  再者说,无关样貌,他有些得天独厚却又不为人知的优势——这还是他一回在侍疾时听来的梦话,此后更是死死埋在心里,再也没说出去了。

  裘安仁在躺椅上翻了个身,轻轻晃了晃扇子,渐渐觉得有些迷瞪,便想着睡一会儿,手上扇子就停了。五指一松,也不管扇子落在何处,只管打盹儿去了。

  还没等他迷迷糊糊入梦,就听见私宅里伺候的小内侍在一旁唤他:“印公。”

  裘安仁浅眠,还颇有些起床气,眉眼就仄斜着挑了起来,一时间和话本子里的厉鬼狐仙还魂了一般:“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要是长了不管用的话,大可以不要了。割下来让厨房炒两个菜给你吃,还能抵一顿饭。”

  这些小内侍皆是“伺候奴才的奴才”,命比纸还薄些。

  那小内侍知晓是触了他的霉头,却还是哆哆嗦嗦道:“谭泽谭大人来了。”

  “谁带他来的?”裘安仁长眉倒竖,“不是说我我在这儿的时候不要带人来吗?”还嫌他不够烦的。

  “是,是田大人。”那小内侍低着头。

  “田信?”裘安仁眉尖若蹙,将这个名字从舌尖上旋了出来,“不见。”

  “田信怎么这般不懂事。”裘安仁撇了撇嘴,很显然地对这个年纪能当自己爹的干儿子表示了不屑,旋即翻了个身又躺下去,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天地安静了一阵,只听见风吹落叶的沙沙声,裘安仁偶一睁眼,瞧见方才那小内侍还在原地立着,声音里不禁带上了恼怒:“怎么还站在那儿,是活儿太少了吗?”

  小内侍道:“方才谭大人说了,无论印公让不让他进来,都务必将他带来的礼给您。奴婢方才看印公歇下了,不敢打搅,故而等在此处,想着等印公醒了再将东西交给印公。”

  裘安仁揉了揉太阳穴,出声道:“东西拿来我瞧瞧。”他倒要看看是甚么宝贝,这般金贵了,还非得要他瞧上一眼。

  那小内侍乖觉,依言将东西递了过去。

  裘安仁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嘴角不知怎的泛上了一丝笑意,眼里头的神色却是冷的:“好啊,他们谭家人一个二个的果真都是不一般,唤他进来罢。”

  那小内侍应了一声,两步转出去了。

  没多久,他就领着谭泽进来了。

  裘安仁就支着胳膊,半靠半躺着,冲着谭泽微微颔首:“谭御史。”

  谭泽也笑道:“印公。”

  裘安仁依旧懒洋洋地匡在他的衣裳里,脸上挂着笑,拖着声儿问他道:“你千方百计来见我,都还找到这宅子来了,究竟所为何事?”

  谭泽知这裘安仁是个笑面虎,也陪着笑道:“是来给我家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求情的。”

  “你儿子?”裘安仁打了个哈欠,眼睛眯了眯,一副安然闲适的模样,“你儿子是谁啊。”

  谭泽头上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只道:“是怀琅,怀玠那两个不成器的,一个在都察院做检校,一个是正六品大理寺正。”

  “谭怀玠啊。”裘安仁伸出修长皓白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就上回给甘曹求情那小孩儿是不是?”

  “正是犬子。”谭泽低头笑道,“那孩子年纪小,不谙世事的,做事没个分寸,实在是年轻气盛了些。还望印公别和小孩子计较,饶了他这一回罢。”

  “别介。”裘安仁打了两个哈欠,“我看你家二小子就很好,说话有理有据的,这满朝文武没一个有他口齿伶俐的。”

  “这……”谭泽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那你家大郎呢?”裘安仁忽然翻了个身,趴在躺椅上,支着两个胳膊,那莲青色宽大的袖子就垂了下来,露出一截儿肤若凝脂的小臂,面上带着笑。

  他生得少相,一笑起来,有一种十几岁少年人的天真烂漫,哪里知道他心里装着那样一番难以捉摸的心思,手上沾了那么多的血腥呢。

  他轻轻起唇:“你家大郎又是犯了甚么事儿。”

  谭泽道:“先前皇上下旨清查勾栏瓦舍,犬子顽劣,不幸正在其中,北镇抚司那些人向来识查不清,怕再有遗漏,又落下‘渎职’的名头,是以将那云韶院中的人囫囵都捉了去……印公您看,若是能将我家大郎保出来……”他冲着裘安仁打了个手势,“我知印公向来喜好金石,我家中还有不少历经几朝的老物件……”

  “哎哟。”裘安仁冲着谭泽摇头,“我说谭御史,你这是拿咱家当甚么人了。咱家要是能说放人就放人,要那诏狱做甚么用?大衡还要法纪做甚么用?谭御史这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到教我好生害怕。万一明日你们御史台一个不高兴,捉了我的把柄昭告天下,那我可不就成了个千古罪人了?”

  先前谭泽要那小内侍拿给裘安仁的盒子中,装的是一枚凝红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