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回:宴后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119 2019.11.11 08:01

  有人笑着起哄:“完了完了,这下那‘状元’非她莫属了。”

  陈月蘅拿着帕子掩住嘴,笑得直往上抽气,一边拽着已经笑得滚进她怀里的余知葳——她马上就要滚到地上去了。

  陈月蘅:“小六,小六你快起来。”可余知葳的状态显然是起不来。

  夏锦繁夏锦絮姐妹俩原本是端着矜持,憋着没笑,可是后来夏锦繁实在忍不住了,还是弓着腰用帕子捂着嘴闷闷笑了起来。夏锦絮有样学样,也学着长姐模样用帕子捂着嘴偷笑。

  田双玉拿帕子把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擦去,一边上气不接下气道:“这……这是谁写的?”

  只见那高三奶奶脸色比果子酒上脸的余知葳脸色还红,甩着帕子哭笑不得:“好了好了,都别笑了,我都说我不会写,还非得要我出来献丑。你们今日可笑我笑开心了,明日得一人请我吃一顿!”说罢佯怒,将陈月蘅手里的纸夺过来,塞进自己袖子里不见人了。

  余知葳笑得爬不起来一通“好姐姐”“好高三奶奶”地叫唤,好不容易能将话囫囵个儿地说出来:“你下回还来我家吃,可别忘了,一定要来,你日日都来我都不嫌你烦。”

  陈月蘅一巴掌拍在她身上,笑道:“猢狲,有了新姐姐就把我丢开了,快起来!”

  余知葳坐起来抱拳讨饶:“好姐姐,我的好月姐姐,不丢开,我都不丢开,下回都还来我家顽。”

  众人大笑了一通,陈月蘅险些就念不下去了,最后还是撑着将剩下的念完了。

  “玉堂春

  早春寒巽。

  二月巴陵谁问。

  小雨蒙蒙,径点朱唇。

  丽质天生,不慕人间好,我自无香任尔论。

  艳色柔姿千种,仍留三许真。

  赧却扬州,铁冠时时念,盛赞何求子美文?

  月下蘅芜”

  “恨春迟

  好梦悠悠风雨扰,才睡去、犹盼人询。

  一色入妆来,半醉娇眉眼,几分月光醇。

  唯愿君根多连理,暗殿外、不负前尘。

  莫待棠归绛雪,千种花飞,方知迟悔春身。

  千山雪”

  一轮绢花投过之后,便由一旁侍立的小丫鬟进行唱票,评出了今日的头三名——月下蘅芜,雪海仙,蕤灯君。

  高三奶奶笑道:“我瞧出来了,这月下蘅芜定是我们月姐儿,是也不是?月姐儿当真是颇具才名,词也填得好,还会说洋文,我若是今后得你这么个姑娘,我做梦都该笑醒。”

  陈月蘅面上微红,轻声道:“三奶奶谬赞了。”

  余知葳将身子朝前凑了凑,离高三奶奶更近了些:“三少奶奶,你没听过吗?圣人说过,孩子家不能老夸的,不然生了傲气,今后就不学旁的东西了。”

  “你个猢狲。”高三奶奶冲着陈月蘅一甩帕子,“这又是哪位圣人的言语啊?嗯?别在这儿装啊,你那屋子就叫蕤灯榭,这蕤灯君是你不是?”

  余知葳抱拳拱手:“承蒙三奶奶厚爱,正是不才。”

  高三奶奶“猢狲猢狲”地笑骂了一通。

  田双玉疑惑道:“这状元探花都知道是谁了,这榜眼是哪一位啊?”

  夏锦絮嘟了嘟嘴,侧着头挺没好气道:“是我长姐。”

  众人便都偏头去看夏锦繁,只见方才在一旁一声不吭的夏锦繁理了理鬓角,又露出她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到好处的笑容来,道:“不过是随便写写,竟然也能得个名号,实在是大家抬举锦繁了。”

  众人便又跟着恭维了几句,且按下不提。

  此时已是将近日落时分,诸位姑娘太太也都玩了个尽兴,所谓“乘兴而来尽兴而归”,都要打道回府了。

  夏家的车架上坐着一双穿得一模一样却一眼就能瞧出分别的姐妹,左边那个先开了口:“大姐姐,我怎的没瞧出那余知葳那首《临江仙》有何妙处。通篇辞藻华丽,却言之无物,取个那么明显的诗号,不过是想让大家看在她是主家的面子上……”

  “你若是想得个名头,我回去写十个给你。”夏锦繁面无表情地放下的车帘,夏锦絮的声音戛然而止。

  夏锦繁接着道:“这种酸气话,我若再听见一次……”

  她未将话往下说,夏锦絮却早就缩着脖子不说话了。

  夏家的车架渐渐远去,余知葳却还站在门口送陈月蘅:“今日多谢月姐姐了,我先前抽着的那题目,可巧实在是想不起来是何格律,要是当场去翻词谱,那得多难看啊。辛亏月姐姐瞧出了我的难处,将自己的换给了我,不然我还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陈月蘅摸了摸她的发髻:“你今日也忙了许久了,早些回去歇息罢。”

  她二人又一阵子道别,这才分开来。

  余知葳转身往自己院子回。她那并非是当真不会,不过“藏拙”二字便能解释,如今还不到她露锋芒的时候。

  不过,就算她写了玉堂春,也就是今日这水平了。

  甫一进屋子,便能瞧见余靖宁坐在桌旁,一边吹着茶一边道:“可算是闹完了。”

  余知葳笑着摇头:“是啊,可当真是辛苦大哥哥了。”

  余靖宁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搁,拿起一旁的算盘,噼里啪啦打了一阵。

  余知葳听着那算盘珠子噼里啪啦地响,越响她脸色越难看——其实她也不知道余靖宁到底是打出了多少钱来,但是看着这声势浩大模样,恐怕是不少。

  他不会要自己还钱罢?

  世子府的来源其实不太多,余靖宁在仪鸾司领着的也不过是个闲差,一个月没几个钱,皇家也不过是看着面子好看,过年过节的给余靖宁赏赐点儿“压岁钱”,余下的全靠当初平朔王记在余靖宁名下的几个庄子、铺面赚钱,虽说度日绰绰有余,但显然还没到能铺张的程度。

  余知葳在袖子里开始扳手指,她一个月的月钱才能攒下几个,以前更是穷得兜比脸还干净,就今日宴席那阵仗,把她卖了都未必还得起啊。

  余靖宁在一阵噼里啪啦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还好,还没到亏空的程度。”

  余知葳长舒一口气。

  她这心还没咽进肚子里,余靖宁又开口了:“只是所剩不多,今后都要开源节流了。”

  这……怎么个开源节流法儿?余知葳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余靖宁:“你下半年的新衣裳就都别做了。”

  余知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