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花散尽似曾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回:开宴

烟花散尽似曾归 懿儿 2021 2019.11.09 08:00

  日头转到了正中,便有些泼辣的少奶奶笑着闹了起来:“我说小寿星,你怎么还不开席啊,是把我们叫来就陪你看这咿咿呀呀?你可是主家。”

  这句话喊出来之前,余知葳正坐在陈月蘅旁边儿,看她把今日带来的礼拆给她看。

  是一架精巧的单筒西洋千里镜,上头的珐琅彩精妙绝伦,绘了好些生了翅膀的胖娃娃。

  余知葳将东西拿在手上把玩,笑道:“这小天使绘得怪可人儿的。”

  陈月蘅微微有些惊诧:“你认得?”她觉得依照余家的作风,她断不会认得这些个西洋画画的都是甚么才对。

  余知葳立即端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给她看。

  好在陈月蘅也并未深究,只是兴致颇高地和她说:“快试试,我二哥哥说这是不列颠做的新式千里镜,比以往咱们大衡做的,和他们自己做的看得都清楚。军用的咱们自然瞧不见,这是他们拿给太太姑娘顽的。我二哥哥托了好些人才买上。”

  余知葳闻言立即试了试,刚把千里镜举起来,就瞧见不知哪位太太杂草丛生的鼻毛,吓得她险些把千里镜扔在地上。

  可取下千里镜的余知葳还是忍着惊魂未定,拍了拍陈月蘅的手:“真好,可真真儿是个稀罕玩意儿。”

  陈月蘅抿嘴笑,又对着余知葳道:“你晚上拿着这个看星星,保证比钦天监那些胡子白了的还厉害些。”

  就是这时候,那位吏部高侍郎的三儿媳妇笑着喊余知葳了。

  余知葳当即笑着回应了:“这我可得差个人去问问了,可别是我家的厨娘自个儿贪嘴,饿坏了我们高三奶奶,等会儿三爷该拿我哥哥问罪了。”

  众人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未到一炷香的时间,众人便离了戏台落座,可以落箸吃饭了。

  勋爵世家清贵,好个曲水流觞的风雅,如今在世子府上,众人自然是吃流水席。长桌上引了水,用个削去上一半的竹筒流出来,注入到桌上的凹槽中,装在雕花木盘子或是莲花碗中的菜就顺着水流引在各人面前。仔细看去,那盘啊碗啊所雕花纹各不相同,也不过是些八仙过海三羊开泰一类的吉祥纹样儿,端的是金贵轻巧。

  引的水是热的,温着这席面上的菜,就不至于凉了去。

  主菜自然还是大衡惯有的,点心中却能瞧见好些罕见的西洋货,那些个西洋点心,装在或是琉璃或是白玉的“画舫”中,有的里面还镇着冰,点缀在各色热菜间。

  新派的家眷见了,不禁感叹一句这世子府兼顾各方,懂的博取众家之长,实在是难得。旧派的见了也不会说逾矩,反而是那些年少的姑娘们面上不敢显露,实则想尝尝这西洋点心的鲜想得抓心挠肝,趁着旁人不注意时便偷偷夹来吃。

  这席面当真是又精巧又气派,人人不由得都高看了余知葳一眼——一是因着世子府中主子只他兄妹二人,都还是少年人,却操持出这让人鲜少能挑出错处席面来。二是,给一位未出阁的姑娘过十二岁生辰,闹得这排场阵仗,定然是家里心尖尖上受宠看重的姑娘,今后京中谁也不能轻看了她余知葳。

  开席才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众人手中的木箸还没挨上自己喜欢的菜,就又得撂下了。

  开端是猴急猴急跑来一个十岁上下还未留头的小厮,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了尤平家的面前。

  尤平家的呵斥道:“跑甚么!长了猴尾巴吗!也不怕冲撞了姑娘太太们。”

  那小厮是跟在余靖宁身边的其中一个,他被尤平家的这么一声呵斥,眼睛一红要哭,吓得浑身发抖:“世子爷,世子爷叫姑娘过去……不不不,世子爷要过来……”

  尤平家的再次张嘴要训斥:“甚么要过来要过去的,究竟如何了,出了天大的事儿也不该这么慌张,好好说话。”

  那小厮飞在天外的魂魄被尤平家的两声吼给吓回的躯壳,终于说出一句囫囵话来:“说是有圣旨到了。”

  怪不得呢,这孩子是头一回见这样大的阵仗。

  可尤平家的却是世子府里的老人了,只微微有些惊诧,心中疑惑道,这时候来作甚,口上却不闲着,赶忙点了身旁两个小丫鬟:“还不快些准备着,将那接旨的托盘拿过来。”

  听闻今日是裘安仁裘印公亲来宣旨,余知葳惊愕之余不禁有些好奇——这内相究竟是个甚么模样?

  没让众人等多少时候,传说中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并东厂提督太监裘安仁便到了,余知葳跪在地上,只瞧见那人穿着皁皮靴,着一件赤红薄罗四合云纹的圆领袍衫,胸前坠着坐蟒补子,腰间束着顶妆玉带,挂着牙牌。余知葳略略皱了皱眉,这腰线可比她兄长的还细些。

  她没瞧见那人生的甚么模样,只余光瞥见一顶乌压压的三山帽。

  可他一开口,余知葳就愣住了——这声音她听过。于是余下甚么夸她“灵智秀慧”“秉德知礼”和唱出的一长串子礼单都没听清楚,只顾着回忆这声音的来源了。

  待宣完了旨,余知葳趁着接旨的当空儿飞快瞟了一眼裘安仁——果真是她在上元那日遇见的那个男狐仙!

  余知葳抬起头来,只见那不过二十二三岁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嘴角挂着笑意,好似要开口要和自己说些甚么。

  余知葳再次感叹这裘安仁生的就是一副祸国殃民的皮相。

  这裘安仁生一双多情的入鬓长眉,眉下一双瑞凤眼挑出一番勾人魂魄的弧度,瞳仁却是明澈透亮的,仿佛比寻常人还要黑些,瞧多了就微微有些眩晕,仿佛要被吸进去似的。朱唇未点,却自而生丹,面未敷粉,却照样白得欺霜赛雪。修长的手指一拂,就往赤红的衣袖上搭了一条雪白的拂尘。

  这哪儿是个人啊,分明就是个锁魂的妖物,怕是整个大衡都要寻不出比他生的更好的了。

  那裘安仁朱唇轻启,轻声对余知葳道:“余姑娘,别来无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