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江山谁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发生了什么事?

江山谁与 作家26MWaP 1721 2021.09.15 11:05

  站在大月亮底下太显眼了,

  “要不,咱们也躲入树荫里去吧?”刘根柱四下看看,实在没什么地方好藏的。

  “没用的,它们鼻子很灵的,除非它们没有发现你。”苏文英说着,弓弦又响。

  “那怎么办呢?哎?动物都很怕火,咱们点火!”额头汗落,刘根柱终于想出一个,具有实际用途的主意,身上轻松不少。

  “你有火折子吗?”

  哎呦,还真没有。要是有一个打火机也行啊。刘根柱现在有一种双腿夹紧——尿急的感觉。

  “坏了?”

  “咋啦?”

  “没箭了。”

  “啥?”差点儿没尿出来:

  “没箭了!?这节骨眼儿上咋没箭了呢?”哎呦喂,真是月子里的孩子哇哇哭——赶上没奶,拉货的重卡遇到陡坡——刹车失灵啊。

  “咋整啊?”音儿都变了,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别吱声!咱们俩就这么背对背站着,端平弩弓。狼很聪明,刚才应该射杀了七八只,它们也害怕。所以咱们俩就这样引而不发,它们也不敢靠前,现在就在这儿,跟它们靠耐心。”

  她倒是很有经验。这不是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吗?可要紧的是手头没有麻杆儿啊?

  果如苏文英所言,狼群也安静下来,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时间就像一只蜗牛在爬一条葡萄藤,它干着急,不见走啊?

  一阵西风吹过,刘根柱觉得浑身上下都冷,汗水已经把全身都打透了,刚才没觉出来,现在这风咋这么大呢?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弩弓越来越沉,他还是在咬牙挺着。

  刘根柱从来没有感觉过,时间像现在这样,是如此的漫长……

  “火光!”刘根柱一声惊呼,救兵终于来。

  片刻后,山伢子终于带着人,打着火把感到了近前……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活着看到了你,!活着,真好!只有经历过死亡的威胁,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珍贵!

  这一天过的,先遇猛虎,再入狼群,危险是一波接着一波。唉,当个猎人也不易啊!

  “文英姐,你太厉害了!十一只羽箭,十一条狼。箭不虚发呀!有一只羽箭还直入狼屁股。”山伢子点检完来报喜。

  “林暗草惊风,

  文英夜引弓。

  举火寻白羽,

  箭箭追狼踪。”

  唉,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还不如一个小姑娘。看来,以后也得勤加练习弩箭,争取做到不用瞄准,也能抬手杀敌的本领。

  “柱子哥,谢谢你,又夸俺。”这小女生!刚才见来了救兵,好像一副随时散架子一样,现在听了赞美诗,又枝儿挺叶茂,水灵灵的。

  “别谢我,你柱子哥也就这点儿嘴皮子功夫了。”给你柱子哥留点儿颜面吧。

  待刘根柱一行人,抬着死老虎,扛着狼尸进入村里时,只见最显眼的就是位于村中石磨坐落的小广场,周围点燃了几堆篝火,把四周照的雪亮。而村中之人,无论妇人还是孩子都围在那里,在听苏老爹正讲着这什么。一群人完全没有因为刘根柱三人得胜归来、猎获丰盛而欢呼,一个个站在那里,神情肃穆而专注。这是怎么了?

  “爹!柱子哥今天射死一只老虎。”苏文英跑上前,摇着父亲的手臂,为刘根柱邀功。

  女娃子,你这么说让我老人家的老脸往哪儿搁?

  山伢子在一旁则气恨不已:不带这么偏心眼儿的,文英姐,老虎是俺射死的好不好?是俺,俺!

  明显此时苏老爹的心思不在这上面,面上不见喜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柱子,你回去睡觉!”

  这明显是不愿意让自己参与啊。但是有人不愿意,云伢子的娘站了出来:

  “他叔,柱子这孩子都能射杀老虎,箭法一定了得。为什么不让他去?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不是?”

  “不行,人家又不欠你葛家的恩情,凭什么让人家也搭上性命?”苏老爹明显反对,直截了当拒绝,不想让刘根柱卷入一场掉脑袋的风波中。

  此时,刘根柱才发现,石磨上摆满了好吃的:有山核桃、野榛子、山板栗,以及现在能收集到的时令水果:山楂、山里红、山梨等等。这些东西放在后世也许不算什么,也许瞅一眼都懒得瞅。不过,自打刘根柱来到这里,还是头一次见,可见金贵的很,不是那一家都能拿得出来的。

  “这些好吃的,都是葛云他娘拿出来的,好让大伙儿吃了为她家拼命。苏老爹说……”二嘎子附在刘根柱耳边没等说完,就听苏老爹在那边吩咐:

  “柱子,回去睡觉!这里没你的事。”

  苏老爹撵人了。他不想让刘根柱趟这趟浑水。

  正所谓求人嘴短,面对苏老爹执意不肯让刘根柱参与进来,云伢子的老娘也没有办法,毕竟现在苏老爹是全村的话事人,她只能无奈的看着刘根柱离去。

  面对苏老爹的执拗,刘根柱只能望了望远处的人群,回山伢子家睡觉。这一觉睡得太死了,以至于山伢子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今天白日,精神,体力的双重消耗,让刘根柱透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