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彼岸花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回魂夜

彼岸花之咒 姚大先 3129 2017.01.05 12:13

  鬼魂在领了转生号牌之后的第一个夜晚会借梦还魂,这个夜晚通常被称为还魂夜。鬼魂一般会找自己最爱的人道别,有的还会顺道去仇人的梦境里走一遭。但是鬼魂只能借梦对话,并不能做什么实际出格的事情。

  对于叶莲来说,她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弟弟叶葵了。

  破落的三清庙里,庙门只剩下几张破板遮着,北风吹过门缝,呼呼作响。庙宇正中的神坛上,三清尊神的神像落满了灰尘,就像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蛛网四处缠绕,抹杀了一切的生机。神龛下面,角落里,叶葵瘦小的身子缩成一团,酣睡中还在瑟瑟发抖,肩头和屁股上的都磨出了补丁,只剩下一网线牵着,头发乱蓬蓬,像是个小乞丐一般。阴间一天,阳间一年,看来这一年来叶葵一定吃了不少苦。

  “葵儿,”一个轻柔的声音呼喊着他。

  叶葵醒来,他的魂魄与身体分离,四下环顾,自己的姐姐猛然出现在眼前。

  “姐姐!”

  叶葵顿时哭出了声,姐弟相见,相拥而泣,很快就哭成了泪人。

  “姐姐,你去了哪里?我在这里等了好久,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葵儿,姐姐对不起你,姐姐对不起你......”

  姐弟之间的深情很多时候近似于母子,同样血浓于水,难舍难离。生离死别的痛苦总是令人难以忍受,对于女人和孩子来说,或许眼泪就是最好的寄托。

  另一边,奈何桥头,猩红的残月挂在天边,雨却哗哗的下着,也是红色的,阴间竟然也会下雨?据说情人的眼泪也是红色的,一如这桥下滔滔的河水。阴间的雨或许每隔一千年也就才有这一次吧。

  华月郎撑着一把橙黄的雨伞矗立桥头,白色的儒袍随风飘起。他神情凝重,手里拿着那个乌木盒子,手指痴迷的摩挲着上面的螺纹,感慨万千。将盒子放入衣袖,拔出腰间的折扇,打开扇子,扇子上画的是一个女子的形象,奇怪的是,这女子只有轮廓发饰,却不见脸面。

  华月郎凝视着画中女子,眼泪顿时浸湿了眼眶,他举头望月,尽力不让眼泪夺眶而出。

  “娘子,等着我,我们很快就会相见了。”

  他的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秘密不敢向任何人倾诉,他恐惧那万一的风险,没有万一,绝对不能!他害怕那无尽的黑暗再次将他吞噬,只能压抑着自己,他已经胜利在望了,很近,非常近了,只要再等一天,再有一天就好了。成功前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无比煎熬,此时的他恨不得撕开自己的皮肤挠出血肉,只要能够让这残酷的时间走的再快一点。

  当善良的人流泪的时候,坏人通常在笑,这是这个世界最残忍的事。

  话说那翎王朱玄也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生前风流成性,早早就染上了风流病,可还是四处寻花问柳不知节制。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叶莲,便对叶莲情有独钟,要死要活的非得娶进府中。老王爷也没有办法,只得当做是冲喜应允下来。新婚之夜,朱玄掀开叶莲的盖头看了一眼,一时兴奋就赴了黄泉,也是阳寿已尽。可那朱玄至死也不甘心,仗着家世殷厚,朱玄贿赂阎王,阎王一高兴便赏了他做了司命判官,专司夭寿生死。翎王朱玄当上判官,第一件事就是查叶莲的生死薄,竟然发现叶莲已经到了阴间,并且领了转生号牌,朱玄真是恨不能这无情的时间能够走的慢一点。

  朱玄自然还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他连夜带着随从和一箱财宝来到阎王殿,财宝打开,摆在阎王面前,阎王眼睛放光。

  “司命带这么贵重的礼物,所为何事啊?”

  “下官有一事想请大王做主,望大王成全。”

  “哦?说来听听。”

  “下官还在阳间的时候,曾娶一名女子为妻,名叫叶莲,我二人情投意合互许生死,无奈下官福薄,新婚之夜便折了寿命,我那娘子痛不欲生,当日便寻了短剑。可怜她到了阴间人生地不熟,稀里糊涂就领了转生牌。下官恳请大王收回成命,下官愿与她结为冥婚,永生永世在此为大王效力。”朱玄说着跪在地上,叩头不起。

  “叶莲?这名字我怎么有些熟悉?”

  “就是昨天献宝的那一男一女,今夜该是还魂去了。”红毛鬼差在一旁答道。

  “哦,”阎王搔了搔脑袋,对红毛说道:“对了,不就是和那个书生一起的吗?你不是说他们是一对小情人吗?本王还特意为此给他们挑了一对好人家。”

  “大王明鉴!”朱玄再一叩首:“定是那书生勾引我娘子,我那娘子来到地府无依无靠,定是那书生趁机哄骗与她。我与娘子是明媒正娶,下官请大王为下官做主,只要能够找回我的娘子,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下官都在所不惜!”

  “哈哈...”阎王朗声笑了:“没想到你还是个痴情种子,你是本王的人,那女子既是你明媒正娶,死后自然理当与你冥婚,放心,本王一定为你找到她,等你大婚之日,本王亲自为你征婚!”

  “谢大王成全!”朱玄兴奋的跪地谢恩,说着一挥手,后面的鬼奴又奉上一个盒子献到阎王跟前,打开一看,是一柄玉如意。

  阎王凝视着这如意,通体碧绿无半点瑕疵,晶莹剔透勾转华丽,一看就是件稀世珍宝。阎王的两只眼睛清晰的倒映在如意上,突然,阎王感到那如意微微放光,顷刻间,突然发现自己身着金缕衣,头戴紫金冠,脚踩九龙御靴,高高的坐在九霄之上的金銮宝殿上,他双眼含笑,陷入无边的满足感。

  “这乾坤玉如意能令人美梦成真,虽然是昙花一梦,但也是绝世宝贝了。下官预先奉上,作为献给大王的证婚谢礼。”

  阎王一个激灵醒过神,顿觉意犹未尽:“好宝贝,真是好宝贝......”说着轻轻的捧过来合上了盒子。

  天蒙蒙亮了,叶莲搂着弟弟,泪痕未干,外面传来一声鸡叫,她顿时惊慌起来:“葵儿,姐姐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不,姐姐,我不要你走,你不要走!”叶葵抱紧了她,泪水夺眶而出。

  叶莲擦去叶葵的眼泪,抚摸着叶葵的小脸蛋,自己的泪水却如决堤的河水一般:“叶葵乖,姐姐也舍不得你,姐姐要去投胎去了,我会投身到城南杨家,你一定要在杨家附近等我,或许我们姐弟有缘分会再见。”

  鸡叫第二声,叶莲的身体骤然变淡:“天亮了,姐姐要去了......”

  “姐姐!...”叶葵双手猛然扑空,叶莲的身体像风一样飘走......

  “葵儿,记住姐姐的话......”

  叶葵疯狂的伏地大哭:“姐姐......”

  鸡叫第三声,一缕阳光洒在叶葵的脸上,他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眼角划过两行泪水,在脸上冲出两条泥沟。

  “姐姐...”叶葵在梦中哭泣,睁开眼睛,却是一场空梦。

  突然,庙门轰然打开,刺目的阳光照的叶葵睁不开眼睛,他脸上还带着未拭干的泪花,他恐惧的向后退缩着。

  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叶葵逼近,压迫的他不敢抬头......

  清晨,天微微亮,华月郎毫无睡意的从床上坐起,急匆匆的跑到窗边,掀开窗户向外张望。窗外一片寂静,红色的雨水已经被昏沉的大地吸噬干净,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房间。

  推门出来,隐约听到女人的哭泣声,那哭声凄凄惨惨,像是从对面叶莲的房间传出来的。华月郎不禁为之动容,来到叶莲的门口,轻敲房门,门开了,叶莲正坐在床头,泪水已经浸湿了脸庞。

  “昨夜我去见了葵儿,他孤苦伶仃,一个人在破庙里过夜,这么冷的天冻得直哆嗦,都怪我不好,我没能照顾好他。”

  “叶莲姑娘不要太伤心了,那只是你的前世而已了,放下吧。”

  “我告诉了葵儿我投身的杨家,不知道他醒来是否还记得。”

  “会的......一定会的。”华月郎轻声安慰着。

  安慰别人和安慰自己永远都是有两套理论的。当我们寻求安慰的时候,其实不在于对方说了些什么,更重要的是安慰我们的那个人是谁。阴阳相隔,生死两茫茫,叶莲知道自己无法再为叶葵做些什么,唯有祈求上苍,希望自己的来世能够与叶葵有缘再见。

  幽冥古街上,各样的鬼魂熙熙攘攘。叶莲和华月郎并肩走着,赶往奈何桥方向。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都将忘得干干净净。想着就要跟华公子分离,叶莲又不禁黯然神伤,此一别恐怕又是死生不复相见。

  叶莲停下脚步,对华月郎深施一礼:“公子,叶莲在此承蒙您的照顾,若尘世有缘,必会报答公子的大恩。”

  “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华月郎此时早已心神不宁,他只想加快脚步一刻也不想拖延。

  “让开让开!”前方一队鬼衙役叫喊着走过,支开人群,华月郎和叶莲被挤到了一边。两个鬼衙往墙上贴上两张布告,布告上画着一男一女。

  第十回:误入阿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