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彼岸花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 鬼市见闻

彼岸花之咒 姚大先 3278 2017.01.04 10:30

  说话间,华月郎一鞠躬,向叶莲告别。叶莲闻言停下来,顿时不知所措,酝酿片刻,暗暗垂泪。

  华月郎见没有应答,抬头观瞧,见她哭了,慌忙又鞠一躬:“姑娘为何哭了?

  可是小生有何过错?”

  叶莲边哭边道:“我与公子在黄泉路上相识一场,一路承蒙公子照顾,叶莲也像兄长一般敬重公子,可是不想公子竟然这么讨厌我......”

  华月郎惊慌失措起来:“姑娘何出此言?在下绝无此意......”

  “那要不是,公子为何这么着急赶我走?我一个女孩子家,在这恶鬼遍街的路上,时刻都胆战心惊,公子既然要走,那便快走好了,我就算让人家欺负了去,投不了胎,也是自认倒霉。”

  一个弱女子在眼前哭的凄凉,华月郎于心不忍,他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身边一个个游走的鬼魂,或蓬头垢面、或血迹斑斑,十分可怖。

  华月郎迟疑片刻,无奈的说:“好吧,承蒙姑娘不弃,请恕小生思虑不周,姑娘可以跟着我,但是一定不要闯祸,否则,恐怕在下也难以护得周全。”

  叶莲闻言登时大喜:“嗯,谢谢公子...”她欢快的跑上前去:“哎呀,这边好热闹,我们去逛逛吧......”

  这也变得太快了吧?华月郎叹了口气,无奈摇了摇头,追上前去。

  叶莲就是要黏着他,对于一介不解风情的迂腐书生,鬼马精灵的叶莲自然是让华月郎难以理解的,或者说他也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过叶莲。

  叶莲十岁死了娘亲,十三岁时,教书的爹爹也染上了瘟疫命在旦夕。爹爹临死前将她卖给一个商户当童养媳,弟弟叶葵也跟着她入赘。自幼聪敏勤快的叶莲逐渐习惯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可谁知不过一年,那商户的孩子便夭折了,商户的父母不愿再抚养她们,将她们赶出家门。从此,叶莲便带着弟弟四处漂泊,也曾沿街乞讨,也曾跟着戏班串巷卖艺,亏得她天性聪颖好学,锻炼了一身的生存本领。一次误打误撞,她被人骗进风月楼,黑心的老鸨逼她为娼,自幼随爹爹读过几年诗书的她宁死不从。老鸨无奈,见她有姿色出众,机灵过人,便叫了几个伙计,陪她一起赚仙人跳。凭借叶莲的聪明和姿色,仙人跳的生意一直不断,日子过的还算安稳。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叶莲偏偏骗到了好色成性的翎王朱玄头上。久病缠身的朱玄色迷心窍,串通了老鸨,强娶了叶莲做妾冲喜,不想在新婚夜,朱玄掀开叶莲的新娘盖头看了一眼,兴奋的一口气没上来就归了西。王府找人陪葬,叶莲自然就理所应当的成了那个倒霉鬼。

  叶莲的一生孤苦无依,苦难的生活磨练了她积极乐观、不拘一格的生存技能,可是在她的生命中,从未有人对她善意的施以援手。所以当华月郎像大哥哥一样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的灵魂似乎瞬间就找到了从未有过的依靠。

  但这种依靠或许只是一厢情愿,这一点,从华月郎折扇上的美人图可见端倪,可是这种话,该如何能够问出口呢?她只希望这样的日子再多一天就好了,每多一天,快乐的日子就长一天,纵然还是要喝下那碗孟婆汤,她也希望这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能够再久一点,再久一点。

  二人走进鬼市的人群中,道路两边,水果蔬菜,吃穿住用的都有,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

  每到这种地方,叶莲就会兴奋起来:“公子,这是什么地方?好热闹啊。”

  “这是阴间最热闹的幽都街,也就是传说中的鬼市,和阳间京城的闹世街差不了多少。”

  叶莲来到胭脂水粉摊位前,好奇的拿起来玩赏:“没想到这阴间也有卖胭脂水粉的。”

  “阳间有的这阴间都有,阴间有的阳间就不一定有了。”

  “肉串,肉串!现杀现烤,来一串了啊,新鲜人肉,爆香的新鲜人肉......”

  喊声吸引了众多鬼魂的眼光,叶莲和月郎也不住回头观望。只见一个长相丑陋的小鬼推过来一个小车,小车上的烤架上堆满了一串串血淋漓的肉串。

  叶莲看了一眼,恶心的咧了咧嘴。

  这时,有个长相凶悍的恶鬼来到摊前,不由分说拿起肉串咬了一口,刚嚼了两下就啐在地上:“呸,你这哪是人肉啊?明明是老鼠肉,你敢卖假肉!兄弟们,上!......”

  霎时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群奇形怪状的小鬼,众鬼叫骂着将肉摊掀掉,顿时喧闹起来……

  不远处,另个小鬼的叫卖声也十分刺耳。

  “快来瞧,快来看哪啊,大明宫阴气丸,助你投个好胎,大富大贵,延年益寿啊!...一粒顶过去五粒,上等药材制成,山药、枸杞、猪腰子,玛卡、干贝、银杏子…全都是名贵药材啊,阴间唯一指定药摊,错过不再有了啊......”

  叶莲露出一脸的嫌弃,感慨道:“这里也挺乱的啊。”

  “其实他们也是些可怜鬼魂,那些出售的东西,就是阳间的家人们供奉的,有钱币,有食物,有衣物等等。阴间想要投胎需要先挂号,可是阎王改制之后,很多鬼魂都挂不上号,于是,只好在这鬼市里混生计,一边营生一边等着,有的一等就要等几百年。”

  华月郎无奈的说着,突然传来一阵肚子的咕咕声。叶莲尴尬的看了看华月郎

  华月郎无语的一笑,霎时间自己的肚子也打起了咕噜,叶莲也笑了:“公子,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走吧!我知道这里有一家酒馆。”

  华月郎和叶莲来到一处酒楼。这酒楼通体用淡蓝的颜色装饰门面,上下分为两层,层落之间,飞檐高耸,钩心斗角,造型古朴又不失华丽的风光。楼面正当中招牌上书三个大字“饿了吧”,用小隶篆写,令人忍俊不禁。酒楼门口的两侧,各有一只三脚蟾蛙,与世间平凡的三脚金蟾不同,这两只蟾蛙三脚细长,足有一米多高,窈窕的支持着身体,眼睛瞪着,嘴巴夸张的张开着,露出俏皮的红舌头,也不知是为了乞财还是为了辟邪。

  两人进了店门,立刻又伙计上来迎候。

  “二位魂客是就餐还是订餐啊?本店即日起推出特色服务,只要魂客说出您的住址,本店可以提供免费送餐。”

  “送餐?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吃吧。”

  “两位请到里边坐。”

  叶莲和华月郎落座,随便点了几样素菜,伙计领命而去。

  闲下来无聊,叶莲看着华月郎折扇上的美人图问道:“公子,这个扇子上女子是你的亲人吗?”

  华月郎下意识的合上扇子:“哦,那是我的娘子。”

  叶莲顿时神情黯然,不过这也早就在她意料之内了,她尴尬的一笑转移话题:“对了公子,那天你把那可千年珍珠送给阎王,那只珍珠真是太漂亮了,我见都没见过,而且,那个装珍珠的盒子也好精致啊,一定是很贵重的材质吧?”

  华月郎的神情变得不自然:“没什么了,寻常物件而已。”

  说着,伙计端菜上来,菜摆上桌,两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饭饱之后,叶莲无意识的四下打量着周围,旁边众鬼喝着酒吵吵闹闹,造型各异,奇形怪状。

  一旁有一男一女,一身朝鲜族服装的打扮,两人依偎在一起,双眼含泪,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

  “欧巴,萨拉黑呦,我天天都在想你。”

  “我也天天都在想你。”

  “欧巴,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你是怎么死的?”

  “白血病。”

  ......

  两人乌哩哇啦说了一大堆,叶莲皱了皱眉,一句也没听懂。再看旁桌,有两个倭国武士打扮的人,两人对面而坐。桌角,两把鸳鸯军刀并排放在一起,刀把上的绣绳一红一黑,俨然就是一对儿,两个男人竟然四手相牵,目光含情。

  “德川将军,我终于等到你了,10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呜呜......”

  “我也是。”

  叶莲惊愕的张大了嘴,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随便一猜也略知七八了。男人之间的情感果真是让人难以理解,早就听说在大明京城之内,不少贵族有龙阳之好,没想到倭寇国的国风竟然更加彪悍。太恶心了,叶莲移开视线,另一旁角落里,竟还有两个洋毛子,头发梳的一绺一绺的,衣服板正的就像纸折的一样。

  “what's??your??name?”

  “My??name??is??newton(牛顿).”

  “Ou,?Mrnewton!nice??too??meet?you!”

  “Fine??thank??you,?and?you?”

  “Fine,bytheway,what'syournameofyournextlife?”

  “Don'tsayit,itsaidAlbar?OrAlbert(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mostlikethatname,sobad!”

  叶莲不解的搔了搔脑袋,突然,旁边女人的哭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只见一桌上坐着一男两女互诉衷肠,两旁还守着个把奴才伺候着。那男子长的格外清秀,皮肤细腻文质彬彬。两个女子也俱是绝色,一个像国色的牡丹,挺着个大肚子,气势端庄稳重,俨然就是正房;另一个好似柔弱娇羞的仙菊,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不用说,这一定是那男子的小情人了。

  第八回:酒馆遇险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