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彼岸花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回 黄泉路上

彼岸花之咒 姚大先 3311 2016.12.30 13:53

  明万历年间。

  残阳夕照,半个天空都是血红色的。苍茫的大地上灰蒙蒙的一片,远处凋零的村落上炊烟袅袅,无力的诉说着生活的悲凉。

  荒草丛生的郊外,残破的草皮就像是蒙在大地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夕阳的余辉射穿乌色的树林,知了像催命鬼似的玩儿命的叫着。曲曲弯弯的小路,就像是一条垂死的蚯蚓,无力的躺在大地上,一动不动。树林边干枯的树枝上,乌鸦兴致盎然的舒展着身体,似乎在期待着新的美餐。

  “站住!抓住她们…别让他们跑了…”

  一阵粗犷的男人的声音呼喊道,一群官兵手里拿着刀枪棍棒,气势汹汹的追赶着。

  十七岁的叶莲和十岁的叶葵携手奔逃......

  叶莲身着鲜红的新娘的嫁衣,头上的凤冠由于奔跑已经颠得歪歪扭扭,身上的披帛也早已不知甩到何处去了。她身穿右衽红裙,脚踩绣着金丝鸳鸯的红色靸鞋,一手撩起长长的裙摆,一手拉着身边的叶葵,娇美的脸上,泪水和汗水早已把妆容洗花。叶葵身穿一身短小的澜衫,身上斜跨着一个书袋,貌似刚从学堂里出来的模样。头上的六合冠也已经歪歪扭扭,脚上的方头鞋已经跑掉了一只,袜子也几乎甩掉了大半,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恐惧,紧紧牵着叶莲的手向前奔逃。

  叶葵扑通摔倒了,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实在是跑不动了。

  叶莲慌忙把他拉起:“起来葵儿!坚持一下,被抓住我们就没命了!”

  “姐姐,我真的跑不动了。”

  “来,姐姐背你,走!”说着叶莲背起他匆忙跑走......

  转过路口,叶莲气喘吁吁,脚下发软,眼前发黑,她实在没有力气了。不行,她心里想着,这样跑下去必定是死路一条!

  身后的追兵还在不断的叫喊着......

  仓促间,叶莲放下了弟弟,匆忙将他藏进路边的草丛,好生安慰道:“葵儿,他们要抓的是姐姐,你在这里别动!姐姐去引开他们!晚上我们在城南三清庙会合,千万记住......”

  “姐姐...”叶葵还没来得及说话,叶莲已经跑走了:“记住姐姐的话!”

  追兵转过路口,看到叶莲就在前方,大喊着追了上去。

  叶莲一路奔命,跑到了一处崖瀑边。

  官兵追到,俨然已经走投无路。

  叶莲站在崖边,顺流望下,飞流湍急,涛声呼啸,令人望而生畏。

  “哈哈...我看你还往那里逃?来,跟爷几个乐呵乐呵,要是把爷伺候好了,说不定爷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为首的兵头上前一步,一脸猥琐的调戏道。

  “反正都是死!我宁死也不会落到你们手里!”山风从叶莲的背后吹过,一袭凉气激的她浑身发抖,但也更加坚定了她宁死不屈的斗志。

  “死?呵呵...”兵头嬉笑着上前逼迫:“好啊,你跳啊…有本事你就跳啊?你死了爷就给你收尸,反正王妃说了,要死的不要活的,你生来就是要给王爷陪葬的。”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叶莲将眼一闭,深吸一口气,嘴里万念俱灰的默念:“葵儿,保重!”

  叶莲从瀑布上一跃而下。

  官兵们追到近前,看着飞流湍急的瀑布顿时傻了眼。

  叶莲掉入河中,身体随暗流柔和的飘荡。她的身体在水中失重的反转,秀发飘散,拂过她的耳垂和脸庞。

  恍惚中,她睁开忧郁的双眼,却只能看到上方的一小片泛白的光圈,仿佛看到葵儿正向自己招手,她本能的伸出手去,却什么都不能触及。窒息的压抑感顷刻间统治了她的意识,她眼前的光圈逐渐缩小,慢慢的,一切都模糊了......

  霞光铺地,波光粼粼,水面泛起一缕缕的红晕,一种朦朦胧胧的气氛。一艘小船行驶在河面上,一个形容枯槁的老者在船头摇橹。

  远处的河面上,点缀着缕缕鲜红色的彼岸花花瓣,微风袭来,片片的彩色随风舞动,轻柔而婉转,花瓣消散,星星点点的落入水中。

  船头的老者一边摇橹一边吟颂道:悠悠红河长,漫漫黄泉路;天涯奈何远,贫贱共殊途。

  那声音悠远而恢弘,震荡在天地之间。周围的环境朦胧一片,浑然一体,天地界限已经不甚分明,或者说,此时的地方,就是在天地交界之处。

  小船内,光线暗淡,叶莲睁开眼睛,缓缓坐起身疑惑的打量自己,发现自己安然无恙。

  “这是在哪里?”她自言自语着,举目四望,船头,老者还在摇橹,背对着她。

  “姑娘,你在老朽的船上。”老者悠悠的说道。

  “你救了我?”叶莲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脚下湿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呵呵。”老者慢慢的转过头阴森一笑,那笑容就像雕刻的一般死寂:“姑娘已经死了,老朽是阴间的摆渡人,此番正是要渡你去阴间的。”

  叶莲闻言一愣,继而怒上心头,她意识到自己一定又是上了贼船,于是将心一横,出其不意的冲上去一脚将那装腔作势的老者踹进河里,骂道:“渡你妈个头!还想骗本姑奶奶!”

  老者坠入河水兀自扑腾求救,前一秒还在凹造型,后一秒就变成了落汤鸡,适才的风度已经荡然无存。

  “救命啊,我不会水...快救救我!”老者玩儿命呼喊着。

  叶莲顺手拿起船篙站在船头,恶狠狠的对峙着:“救你妈个头,淹死你个老东西,说!你是不是翎王府派来的?”

  这时,船头另一侧,一个白色的身影跃入河中,貌似是一位白衣书生,书生三两下游到老者身旁,将老者拉出水面,两人一起努力朝船边游去。

  叶莲拿着船篙立在船头怒视:“停!你们居然还有同伙儿?再敢靠近,本姑奶奶就不客气了!”叶莲举起船篙要打,抬眼一望那书生,长的眉清目秀甚是英俊,不由得心慈手软,唉,现在长得好一点的男人都不学好,真是可惜了。

  “别过来!否则我一篙戳的你们菊花盛放!”叶莲心软嘴可不软。

  “姑娘你误会了,在下华月郎,跟姑娘一样也是水鬼,这位老伯确实是摆渡人,我们确实已经死了。”书生一边游着水一边解释道。

  “放...”叶莲本来想说放屁,但是看着那书生英俊的脸庞,不由得改了口:“胡说!你凭什么说我死了...呀!我的妈呀!”正说着,叶莲突然发现这船竟然没有底,吓得她一个大跳,险些没从船上翻下来。

  “什么情况?这船怎么没有底啊?”叶莲扶着船帮,再也不敢碰那船底。

  “有底的船是渡人的,无底的船是渡鬼的,咳咳...”老者被水呛的咳嗽了两声:“这回你总该相信我了吧,还不拉我们上去。”

  叶莲迟疑了片刻,手触到船底,柔软异常,好似空无一物,她惊悚的眨了眨眼睛。

  “莫非这都是真的?”叶莲心里自言自语着,她再一次的环视四周,周围的一切都如此的虚无缥缈,这哪里像是人间的景象?叶莲又看了一眼透明的船底,河水像轻纱一样掠过,小船如在腾云驾雾一般。她抚摸着自己的脸,冰凉而麻木,已然感受不到任何活着的气息。

  看来自己是真的死了,叶莲将信将疑的把竹篙伸向水中的两人,华月郎和摆渡人抓着竹篙上了船。

  “我...我真的死了吗?”叶莲再次向两人求证。

  公子站在船头拧着衣服上的水,摆渡人狼狈不堪的坐起身,一言不发,只是那么直瞪瞪的怒视着她。

  “老伯你怎么不说话啊?”

  摆渡人拧着衣服上的水:“别给我说话!我现在就在想,怎么说服自己不把你掀下去。”

  叶莲胆怯的缩了缩脖子:“对不起啊老伯,我是被人追杀才跳河死的,我还以为您是坏人呢,所以...对了老伯,您一个撑船的老司机怎么不会水啊?”

  “我他妈干这行几百年了,谁曾想过有人会把我踹河里?真是气死我了!你个小丫头片子......”

  说气到愤处,摆渡人想上前跟她理论,被华月郎拦住:“算了吧老伯,我看这位姑娘也并无恶意,只是死的时候惊吓过度,所以才会举止怪异,在下替这位姑娘向您赔礼了。”

  摆渡人看了一眼华月郎,“嗯...”他嗓子里发出一阵低吼,强压了怒火:“公子救命之恩老朽感激不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姑且不跟她计较。臭丫头!你给我老实呆在那里,要是再敢给我捣出什么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莲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立刻摆出一副婉约的仪态,躬身施礼道:“老伯赎罪,小女子再也不不敢了。”

  危机解除,华月郎长出了一口气,横穿船舱踱到船头另一侧,默默的看着悬在半空中红色的月亮发呆。是的,在阴间,鬼魂能够看到月亮本体的颜色,是血红色的。

  叶莲把目光转向船头。红色的月亮下,华月郎更显得风度翩翩,头戴儒冠,身穿胯袍,发饰和衣着都与时下有异,手里摇着一把扇子,气度文雅而娴静。此时的月亮已经爬上云霄,透着灰蒙蒙的凝雾,照亮了一片玫瑰色的空气。在这死寂的空间里,竟然也会酝酿出一丝浪漫的气氛。

  叶莲迎了上去,向华月郎致谢:“公子有礼了,多谢公子解围,适才小女子一时失态,让公子见笑了。”

  华月郎见她突然如此客气,顿感惊讶,但还是斌斌有礼的浅鞠一躬还礼:“都是同路人,姑娘不必介怀?姑娘第一次赴黄泉,难免有些惊慌也是常有的事。”

  叶莲疑惑的抬起头问道:“赴黄泉还能有第二次吗?公子是哪里人?”

  下回介绍:幽冥府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