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彼岸花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幽冥府邸

彼岸花之咒 姚大先 3240 2017.01.05 12:05

  华月郎略显尴尬的合上折扇,略微抱拳:“哦...在下华月郎,跟姑娘一样也是水鬼...多年以前,在下不慎跌入水中,被困湖底多年,所以长久没有去投胎,今日恰逢姑娘从瀑布上坠下,有幸同路。敢问,姑娘为何要自寻短见?”

  叶莲闻言,勾起伤心往事:“唉,一言难尽!小女名叫叶莲,自幼父母双亡,与弟弟相依为命。我被当朝的翎王朱玄强娶成亲冲喜,新婚之夜,那朱玄一命呜呼,王府的人逼我陪葬,我宁死不从,带着弟弟逃了出去。逃亡中,弟弟与我走散,我被逼的走投无路,只好跳河自尽......”

  往事不堪回首,叶莲闭上眼睛,泪水浸湿眼眶,她伤感的低下头。

  华月郎黯然神伤,轻声安慰道:“姑娘不必伤心了,在这条路上相遇的人,谁没有一个伤感的过去呢?”

  叶莲释然的平复心情:“唉,做人艰辛,死了也一了百了,这样也好,总算没有恶人的欺辱了。”

  河水清清,花瓣飘零,月光下一片迷人的空气。

  叶莲望着河面,顿时疑惑起来:“这人死了不都是要走黄泉路吗?我们为什么在河上。”

  华月郎解释道:“这是红河,直通阴间的。我们都是溺水而亡,所以就只能走水路了...”说着,他用折扇遥指向远方:“姑娘你看,那边便是黄泉路。”

  叶莲顺着华月郎指的方向望去......

  远望黄泉路上,昏昏沉沉,不时有冥火闪动。一群一群的老老少少在辛苦的走着,一个茅山道士模样的人押着几个恶鬼跟在后面。

  那道士身材魁梧,足有一丈有余。身着道袍,头戴莲花冠,与平凡道人不同的是,那道士将拂尘插在后背脖颈处,手里持着一把桃木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叶莲凝眉思忖:“那个道士也是鬼吗?”

  小船缓缓前进,依稀有趟开河水的哗啦声。这河水一片绯红,乍看就像是鲜血一般,令人不寒而栗,或许红河之名的来历正是如此吧。

  “他是无量道人!记住,在阴间不要多嘴多舌,否则定会给你招来灾难。”老者情不自禁的插话道。

  “无量道人?”华月郎回望老者,又不由得回看了那道人一眼。在这条黄泉路上,能叫得上名号的必然是颇有些来历的大人物了。

  老者不无钦佩的点点头:“嗯,据说这道人师承龙虎山,是张天师的承道弟子。他行走在阴阳两界之间,专抓厉鬼妖魔,连阎王老爷都忌惮他三分呢。”

  叶莲脸上挂满了萌萌的崇敬感:“哦...诶?老伯,那他跟钟馗谁厉害?”

  老者斜眼瞄了叶莲一眼,阴沉着脸,不予理睬。

  叶莲尴尬的看了看华月郎,华月郎微微一笑说道:“钟馗不过是人间的杜撰传说而已,并无其人其事。换言之,对于世人来讲,钟馗就像是一个代号,谁懂得捉鬼,谁就是钟馗。现在的钟馗就是如无量道人这一类人,再早几百年就是像比如鸠魔法师那样的人。姑娘问钟馗和这无量道人的比较,该叫人如何回答呢?”

  “哦,原来是这样....”叶莲羞涩的吐了吐舌头。

  老者扶着橹,惊奇的看着华月郎:“公子竟然知道鸠魔法师?当真是见多识广啊,那法师是几百年前的人了,那时老朽还没当上这摆渡人呢,也只是从他人的口中听说而已。”

  华月郎略一拱手:“那里,老伯取笑了,晚生也只是从一些不经事的混书上看来的。”

  说话间,小船马上就要抵岸。老者撑起橹篙说了一声:“站稳了。”

  船缓缓抵岸,华月郎迈步走下船,举目四望。岸边周围是雄伟的断崖,崖壁直上直下,就像是用利刃劈开的一般直挺,黑漆漆的,似乎随时都可能朝你的面前挤压过来。岸边的正前方,是一座巨石堆砌的牌楼,正上面刻着四个大字“阴阳渡口”,那字迹雄浑跋扈,也说不出是源自那派书法。沿岸而上,一级级的石阶蔓延而去,两旁的鬼差手持着各式的斧戟钩叉,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吓唬那些刚上岸的生鬼。石阶的顶端,是一个报计亭,几个鬼衙役挡在那里,给每一个前来报到的鬼魂登记造册。

  华月郎微微笑了,舒心的出了口气。

  叶莲走出船舱,站在船头好奇的观望:“到了吗?阴间不是有传说中的奈何桥吗?桥呢?”

  华月郎撑开折扇,自在扇着:“这里不是奈何桥,这只是红河的终点,与黄泉路相交。”

  “哦...”叶莲感慨一声,注视着高耸的巨石牌楼发呆:“这真的是阴间吗?公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好像你来过似的?”

  华月郎解释道:“哪有?在下不过略知一二。只是听说那奈何桥是阴阳两界的交汇处,也是阴间禁地,两岸边开满彼岸花,桥头一侧有阴间重兵把守。而这里,只是人生的终点罢了。”

  “彼岸花?”叶莲更加燃起了好奇心:“人间传闻彼岸花每隔一千年一开花、一千年一发叶,花叶交错,同根所生却不能共存。传说一对神仙伴侣,因为相爱触犯天条,被天神贬入轮回,并施下彼岸花的诅咒,花叶不相见,两情永相离,那是一个永恒的诅咒......这是真的吗?”

  老者不耐烦的用橹篙敲了敲船头:“臭丫头,我警告过你不要多嘴多舌!下船吧,我还等着载各位差爷去捉鬼呢。”

  叶莲回过头,顿时一惊,船上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面目丑陋的鬼官差,个个手里拿着勾魂棍,脸上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迷茫神情。

  另一端船头,身材瘦弱的黑无常浑身漆黑,脸上带着稀疏的胡茬,头上尖长的帽子上书四个字“天下太平”,傻愣愣的立在那里,身体自然的呈现出妖娆的曲线,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脖子缩着,一副邋遢的模样。黑无常色迷迷的看着叶莲,口水直流。

  “看嘛呢!”

  一旁的白无常没好气的吼道。白无常胖胖的身子,长长的红舌头直垂到腰间,一身白袍,帽子也是白的,上书“一见生财”,就连勾魂棍也是白的与众不同。她看着黑无常的一副呆样,顿时醋意横生,长长的舌头一甩,给了黑无常一记耳光:“她有我好看吗?”

  黑无常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叶莲的身子,他不为所动的抹了抹口水,继续憨憨的笑:“嘿嘿…美鬼,嘿嘿,好看,真好看......”

  白无常再也忍无可忍,左手挥起勾魂棍,迎面打在黑无常的脸上,黑无常“啊”的一声倒下。她妒恨的望了叶莲一眼:“贱鬼!死了还勾搭汉子!活该短命!”说着,她猛的一沉身子一跺脚,整个船像跷跷板一样,本侧船头猛地下沉,另一端船头猛然掀起,叶莲一个踉跄从船头被掀到岸上,华月郎赶紧搀住了她。

  船开走了......

  老者一边摇橹一边喊道:“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长点教训吧!公子再会,祝公子下辈子投个好胎。”

  华月郎一拱手朗声喊道:“老伯保重。”

  阴间小道上,脚下的路面乌漆墨黑,看不清虚实。两旁的树木孤零零的开着支支丫丫,却没有半片叶子,在迷雾缭绕中只能大概看到个轮廓。四周一片死寂,就连自己脚步声也听闻不见。一条小路平直的向前延伸,似乎遥遥无尽头。

  叶莲怯怯的跟在华月郎身后,忧心的问道:“公子,这条路这么阴森,不会突然窜出来什么妖魔鬼怪吧?”

  华月郎回首一笑:“怕什么?我们自己不就是吗?”

  经公子这么一提醒,叶莲心里略微壮了壮胆,对啊,我已经死了呀,了不起大家都是鬼,谁怕谁啊!想到这里,她仗着胆子与华月郎并肩齐行。

  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一棵大槐树就像披头散发的鬼差,凶神恶煞的横立在道路尽头,树的左右两侧各分出一道支路。树干上挂着一个木牌,木牌标示上的字是上下倒反的,箭头指示向左阴曹,向右地府。

  叶莲看着牌子,如有所思:“公子,下面我们要去那里?阴曹?地府?...哇,阴间果然与人间不同,连字都是倒反的。”

  华月郎思忖着:“我们要去阎王殿报到,自然是去地府......”

  叶莲如有所悟:“哦...那就是向右走了...走吧。”

  叶莲向右迈出脚步。华月郎却还在凝眉苦思,他迟疑了一下,上前把上下颠倒的牌子扶正:向右阴曹,向左地府。

  “这一定是哪个淘气鬼干的好事。”

  华月郎叹了口气合上扇子,大踏步朝左边走去。叶莲愣过神,倒退回来又看了一眼木牌,不由得撇了撇嘴,尾随而去。

  前行数里,来到一座城楼之下,这城楼的造型犹如一头凶残的猛虎,五官清晰棱角分明,两只眼睛的部位吊着两栈冥灯,依稀照见眉心处高耸的三个大字“酆都城”。城楼两边,乌黑的城墙气势雄浑,高数十丈,左右绵延开去不见尽头,唯独异样的是,如此磅礴的城楼却没有城门,城楼之下,猛虎贪婪的大嘴张开着,任由黄泉路上奔波而来的鬼魂结队通过。

  两人随队通过城门,也不用问路,随着大流一直到了阎罗殿门口。这阎罗殿好生气派,高大的殿门向上望不到边,顶端只有层层密布的叆叇笼罩,两门的正中框上若明若暗的悬着四个大字“阎罗宝殿”。

  (下回介绍)阎罗殿报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