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彼岸花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阎罗殿报到(下)

彼岸花之咒 姚大先 3137 2017.01.04 10:28

  讲道理讲不通,小黑鬼也已经忍无可忍,踮起脚尖想揪住恶鬼的脖颈,然而却眼高手低勉强只能拽住恶鬼的裤腰带:“瞅你这损色儿!臭不要脸,滚一边儿去!听见没?”小黑鬼试图把恶鬼甩出去,可是就他那小体格哪里扽的动?

  “哎呦呵...非逼我动手是吧?”小黑鬼依旧气势不减。

  “你...找削是吧...”恶鬼眼露凶光。

  “我告诉你,别看爷们个儿小,我告诉你,就算我个儿再小...”小黑鬼一时词穷略作停顿:“...掏你裆也是够得着的!哼,敢找我麻烦,试试!”

  “试试就...试试!”

  恶鬼也不再相让,两人出位,扭打起来。小黑鬼虽然嘴上不饶人,但真打起来哪里是恶鬼的对手?他像小鸡一样被恶鬼拖来拖去,可是任凭如何狼狈,小黑鬼死活就是不撒手。任凭恶鬼如何踢打,小黑鬼双手猛力拽着恶鬼的裤腰带,嘴里还在不停的骂着,场面顿时喧闹起来。

  众鬼都转头冷漠的看着,无动于衷。见两人出位,排在后面的矮壮鬼看了看空位,机械式的上前一步,后面的鬼陆续都跟上,把空挡补足了。

  “住手!”

  华月郎高喊一声,刚要上前去主持公义,红毛鬼差从内殿出来。

  “干什么呢?”红毛高声喊道,恶鬼闻声停了手。

  小黑鬼叫喊道:“这小子想插队!快点儿的啊...人让我给逮着了!”

  红毛听着话噗嗤笑出声,小黑鬼半个身子还拖在地上,手里死死的拽着恶鬼的裤腰带,样子十分滑稽。

  “叫唤啥?”红毛跺下台阶,来到近前,掏出酒葫芦喝一口酒,发出一声享受的啧啧声,厉声训斥道:“松手!你让他插一下能咋滴?...都给我老实点!要不然全都给你们送阴曹里去!”

  二鬼大眼瞪小眼,谁都不敢再做声,队伍恢复平静,小黑鬼怏怏的挤回原位置,恶鬼得意洋洋的插到他前面。

  华月郎张了张嘴,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红毛踱步到跟前,华月郎二人赶紧躬身施礼。

  “恭喜了,阎王老爷让你们进去。”

  华月郎大喜:“谢差爷。”

  二人正要进去,鬼差猛然清了清嗓子:“咳咳...哎哎......”

  华月郎恍然大悟,慌忙又拿出银子孝敬上:“哦,对不起差爷......”

  红毛稳稳接过银子揣进袖子里,“哼”了一声,大度的原谅了读书人的无知,拿着酒葫芦,负双手在后背,傲慢的离去。

  阎王殿正堂,阎王头戴王冠,身穿赤金的花袍,满面须髯,脸似焦炭,威风凛凛的高坐正中,手里拿着那颗灵珠,心满意足的玩赏着。

  华月郎和叶莲上前参拜。

  阎王傲慢的瞥了一眼:“你们就是进献宝物之人么?”

  华月郎把头伏在地上:“草民正是。”

  “嗯,看你们前世也结了不少善缘,去人世处抽了号牌,放你们投胎去吧。”

  “谢阎王大人恩典!”华月郎高喊道。

  叶莲跪地向前匍匐一步:“阎王大人,民女有一个不情之请,我生前被人逼死,留下弟弟一个人孤零零在世间,能否将我投胎到京城的南城,也好跟弟弟有个依靠。”

  “嗯?”阎王顿时满脸怒容:“放肆!本王向来秉公办事,让你投世为人已是恩典,投胎之事都是随机抽取,岂可擅定?还不与我退下!”

  华月郎诚惶诚恐的拉了拉叶莲,叶莲不敢再言语,二人退下。

  退出阎王殿,有一位转生使者上来接应。这位使者瘦骨嶙峋,身穿一身绿袍,满头银发披散下来直至腰间,银发包裹中间却是一张稚嫩的童颜,双脚赤裸戴着脚镣,露出的皮肤就像牙齿一样白森森的。

  “跟我来吧。”使者用苍老的声音喊道。

  华月郎和叶莲一路尾随着,穿过幽暗的小道,来到一座大殿前。大殿正门上方匾额上刻着“转轮宝殿”四个大字,此殿由内而外被绿光照亮,这绿光十分诡异,使得大殿的气氛明显与别殿不同。

  “怎么会有绿光?”叶莲不解的问道。

  使者引他们一同进殿:“好了,随我进殿来吧。可不要小看了这绿光,我们豐都城能够傲立三界,自盘古以来,上到阎王大人下到九流鬼差,支撑大家不老不死,不散不灭的力量之源,就是这生生不息的绿光。”

  “听说阴间有十殿阎罗,他们各领一殿司职不同,而第十殿王是转轮法王,是专管投胎转世的,我们这是要去见转轮王吗?”叶莲好奇的问道。

  “十殿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千多年前,阎王废除了十殿王,从此集十权于一身,如今,我们这些人,都不过是一介奴才罢了。”使者漠然的说。

  华月郎和叶莲闻言一惊,不由得肃然起敬。言下之意,莫非眼前这位使者就是曾经的转轮法王?阎王集十权于一身,也怪不得如今阴间秩序大乱,鬼差们个个都目无法纪贪污腐败成风。

  “老先生...”

  叶莲刚要发问,华月郎拉了她一把,他知道叶莲想要问什么,轻轻在她耳边叮咛了一句:“你忘了摆渡老人嘱咐的话了吗?”

  叶莲木讷的愣住,她突然想起老人临走时的嘱咐“在阴间不要多嘴多舌,否则定会给你招来灾难”。

  “怎么了?”使者回身问道。

  “哦...没什么,”叶莲看了华月郎一眼,顿时没了话讲,无厘头的顺嘴胡扯道:“进这殿投胎,不分男女之别的吧?”

  “姑娘以为这里是澡堂吗?还是茅厕?”使者冷冷的讥讽道。

  叶莲平白被噎的瞪了瞪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进得殿门,仿佛立刻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眼前的景象令人大吃一惊。大殿之内犹如一座无底的深渊,那绿光犹如无数细小粒子,由这深渊的底部源源不断的向上升起。不远处,一个巨大的转轮映入眼帘,大门和转轮之间的路由一条廊桥相连,整个廊桥悬空而立犹如一座蜃楼一般。再看这转轮,中轴之上,刻着“即喻往生”四个大字,好似象形书又好似隶书。大转轮的竖轴犹如金刚龙骨一般,直径数丈,直入深不见底的深渊。深渊之底,那绿色浸透的犹如一片原野,趁上光芒的投射,形成了一片绿的海洋。大转轮分为十二个轮叶,每个轮叶上都刻着各异的符咒花纹。六十个轮柱支撑着轮叶,交叉重叠,规整而森严。

  使者沉声的喊道:“这就是转生轮,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数,富贵潦倒寿命短长全凭天意。来,走上前去,转取你们的转生牌吧。”

  叶莲看着大转轮发呆,她何曾见过如此诡异的东西?

  华月郎沉稳的走上前去。来到近前,转轮如有所感,从轴部射出一道绿光,照在华月郎的身上,复又反射到转轮之上。转轮开动,起初运动缓慢声音悠长,渐渐地,如神兵天降,发出急促的金属摩擦声,轮叶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人眼已经逐渐不能分辨出影迹,只见得中轴上的螺纹飞速的旋转,慢慢的,螺纹带出一圈圈旋转的线条,就像是年轮一般。

  突然间,只听得嘭的一声,一只竹牌从转轮上飞出,轻飘飘的落在半空中。华月郎伸出双手捧住,轻描淡写的翻过竹牌扫了一眼,闪身回去。

  转轮缓缓停住。

  叶莲跑上前去好奇的查看华月郎的转生牌:“公子?你转生到了哪里?”

  华月郎亮出竹牌,上面赫然写着“云南沐王府沐启元户”。

  “呀,是沐府!公子,那可是第一等的富贵人家啊,恭喜公子了。”

  华月郎浅浅一笑:“富贵贫穷对我来说都是一样...也罢了,姑娘,该你了,上前去吧。”

  叶莲兴奋的跑上前去,转轮还未感应,她自己兀自开始祈祷起来:“阿弥陀佛,老天爷保佑,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救难太上老君,保佑我投个好人家......”

  华月郎不由得觉得好笑,伴随着叶莲的祈祷,转轮开动,一只竹牌落入叶莲的手中。叶莲双手捧着,闭上眼睛,嘴里还在不住的默念:“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保佑我投到京城,离我弟弟近一点,阿弥陀佛......”

  叶莲睁开眼睛,翻开号牌。牌子上赫然写着“京都南城杨茂财户”,叶莲顿时大喜。

  “城南杨家?太好了!我抽到了京城城南的杨家!”

  叶莲像是一只快乐的麻雀飞到华月郎的身边:“公子,我抽到了京城的杨家,杨家也是个不错的大户,太棒了!啊...哈哈...我也有转运的一天!...谢菩萨保佑,谢老天爷开恩......”

  叶莲兴奋的忘乎所以了,四下千恩万谢的跪拜谢恩,华月郎也不住的向她道喜。

  使者看不下去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冷冷说道:“别谢他们了,也不是你运气好,这都是阎王的安排。”

  叶莲冷静下来,抬头疑惑的看着使者:“阎王?怎么会?他刚才喝斥我们一顿,为什么又答应了呢?”

  “答应你,是因为收了灵珠;喝斥你,是防止你再提其他过分的要求。”

  华月郎和叶莲陷入沉思,若有所悟点了点头。

  下回介绍,第六回:奈何桥上的断肠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