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小说 古代纯爱 重生之吾爱吾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转山脚

重生之吾爱吾家 六竹书生N 4283 2016.12.30 18:00

  没有听见回答蒋段有些失望,但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么深的伤害,没拿刀砍死自己就不错了,还怎么会就因为自己这一天的变化就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呢!

  抱了一会儿,松开宋乐,拉着他坐下“继续吃吧,慢点吃,吃不完就算了,我去院子里活动活动!”

  “嗯”抓起馍馍咬了一口。

  宋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温柔差点把自己腻得有种天荒地老、拨开云雾见开明那种感觉,还好蒋段及时松开了自己,不然就真的忘记了本分。

  虽然他很喜欢那种温柔、很贪恋那种温暖,但是这又能维持多久呢?

  自己长得又不好看,还把父亲爹爹们克死了,自己是个扫把星,走哪儿哪儿就不好,这份温柔不该自己得。

  蒋段在院子里试着用崴了的脚点着地慢慢的溜达,脚踝已经不疼了,就是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感觉自己前一秒还在现代商场里谈笑风生,下一秒就在这个破破烂烂的小院儿拄着竹竿来回适应。

  摇摇头,望了望正在吃饭的宋乐的背影,在心里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多和宋乐呆在一起,这个样子更有利于了解对方,打开宋乐的心,至少让他不要那么怕自己啊!

  宋乐吃完收拾好碗筷,正准备把剩下的一个半的馍留下来,那一个馍让蒋段中午吃,粥还剩一半多,自己喝过了,蒋段应该不会要的。

  端好碗筷一回头,就看见本该在院子里溜达的蒋段正站在自己三步远的地方,望着自己发呆。

  心抖了一下,没敢动。

  蒋段自然是发现了宋乐动作,抿了抿嘴,“你去把碗放下,我们一起去山脚转转。”

  宋乐点点头,低着脑袋进厨房把碗筷放好,迅速的把厨房收拾好,就听见蒋段在院子里大声喊道:“带点儿吃的,还有水。”

  把剩下的馍拿上,用葫芦装了一壶水,放进背篓里,看见蒋段正站在大门口朝外望去。

  背着背篓走在蒋段身边,蒋段回头看了一眼宋乐,把他背上的背篓取下来自己背上。

  往记忆里的小溪边走去。

  说是小溪,其实就是一个小水沟,里面有很多小鱼小虾之类的,抓点过来给宋乐补补,这孩子估计有一年多没见过荤腥了;也给自己补补,之前那滚山坡滚得大出血,不补补不行啊。

  小溪旁有及踝高的草,蒋段一手拿着竹竿慢慢的敲着草丛,一手反着牵着宋乐。

  中间是一条窄窄的小路,蒋段边敲边说,“小心脚下别滑到了……”

  “看着点儿脚下,虽然是秋天了,但是还是要小心有蛇……”

  “你慢点儿走,跟不上就给我说,别着急哈……”

  宋乐看着前面牵着自己的蒋段,抿了抿向上勾着的唇角,轻声答道:“嗯……”

  走到溪边,看着这清净原生态的风景。

  蒋段深吸一口气,笑了笑,松开宋乐,确定他站好后,放下背篓,挽好裤腿,脱了鞋履,把背篓里的东西清理出来,然后做了几个深蹲,活动了一下筋骨,拄着竹竿慢慢的走进小溪,踩着水站在小溪中间。

  站在小溪中间,蒋段只想骂爹,太特么凉了,果然不能装逼啊!

  但是下都下来了,不抓点东西对不起自己受的这些罪。

  顺着溪流,目测了一下小溪最窄的地方,找了一些淤泥石子把背篓卡在中间,任水流哗哗的从背篓中间冲过。

  宋乐站在小溪边上,看着蒋段的动作。

  张张嘴想提醒蒋段注意安全,其实可以让自己下去,还没到晌午这水还是很凉,怕蒋段染上风寒,但是又怕蒋段不耐烦,所以只有站在岸上看着蒋段动作。

  虽然不知道蒋段把背篓放在水中是什么意思,但是随他去了,只要蒋段安全,随他开心。

  蒋段在水里等了一会儿,把手伸进背篓里摸了,感觉到了很多小鱼小虾在指缝里乱串。这才把背篓端起来,把两边的淤泥墙拨倒。

  站在溪边把脚洗干净,然后穿上鞋袜使劲的蹦跶走动,在心里不停地怒骂“冷死爹了,WC”

  等蒋段终于缓过来了,才向宋乐招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把背篓放在宋乐面前,指了指半背篓的鱼虾,得意的问道:“厉害吧……”

  宋乐张张嘴,搓着衣角,快速的撇了一眼背篓轻声道:“可是家里没有喂小鸡小鸭”

  “你终于不结巴了?”蒋段激动的抓住宋乐的手问道。

  心道:“WC,终于特么的不怕老子了。”

  “啊?我……我……我不……”宋乐经蒋段这么猛的动作一下,又结巴起来。

  蒋段把宋乐抱在怀里,开心道:“乐乐你别怕我,我说了我会改的!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嘛?”

  宋乐听着蒋段在耳边撒娇的声音,耳边泛起淡淡的粉,嗫嚅了半天,然后轻声应道:“嗯……”

  蒋段在心里默默地唾弃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得撒娇,真是丢死人了。

  但是听见宋乐轻轻的应答声,感觉自己撒娇耍赖也算是值了。

  当时激动得对着宋乐的耳朵就猛的亲了一口,然后激动得捧着宋乐的脸说:“真的吗?真的吗?”

  “嗯……”宋乐被蒋段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心猛的跳了跳,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粉色,不敢直视蒋段的眼睛,垂着眼皮看着蒋段胸前的衣服,轻声确认。

  其实知道自己不该心软答应,但是就是太迷恋蒋段温暖的怀抱,轻柔的声音,那种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让自己既害怕失去,又害怕自己不配得到,再加上蒋段撒娇的声音,在没有任何抵抗力,轻声答应了。

  他的怀抱他的声音太容易让人迷恋沉醉了,如果这是刀山火海,自己愿意化作那飞蛾,扑向最后的光亮和温暖,哪怕结局是灰飞烟灭,如果真的是灰飞烟灭也好,至少自己真的得到温暖过,一丝温暖就值得自己一生怀念。

  积累了太多的伤害和失望,一点温暖就像抓在手心,怀念一生。

  蒋段没注意到宋乐的纠结,他正沉浸在宋乐答应自己的快乐中无法自拔,当下都有点没头没脑的了。

  当下就拉着宋乐说道:“走,我们去找些树枝烤烤,这么冷你别受凉了……”

  蒋段拉着宋乐的手兴冲冲的往旁边的小树林走去,拿着竹竿在前面“啪啪”的敲着,就怕钻出一条饿疯了的蛇虫伤了宋乐。

  想了想,把宋乐抓在自己身边,搂着腰护着宋乐一点一点的走,盯着树底下干枯的树干,看着合适了就捡起来。

  捡好树枝,收拾出一块空地,拔掉周围的草木以免引起火灾,架起树枝烧了起来。

  等火变大的时候,才向站在一边盯着蒋段的宋乐招招手,让他过来,然后让他慢慢烤。

  宋乐蹲在火堆边,伸出手烤着,深秋的阵阵寒风来,本来身体就单薄,穿得也薄,火传来的温度、还有蒋段说的那些暖心的话传来的温度,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

  烤了一会儿,蒋段感觉自己身上的寒气去完了,摸摸宋乐的手,暖暖的,于是把火灭了拉着宋乐在山脚下转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野菜野果子之类的,捡回家果腹。

  转悠转悠的,还真让蒋段找着了一些木耳、核桃、熟烂了的果子,还掏了一窝鸟蛋,收获丰富,最后蒋段还和宋乐一起用木枝挖了几个陷阱,等着出来倒霉的小动物掉进坑里。

  两人一直在山脚下晃悠到了下午。

  回到家里时,宋乐还有点迷糊,就这么答应蒋段相信他了,今天他还真的是一直牵着自己,呵护着,像是珍宝,而且找了好多蒋段说的可以吃的东西。

  小鱼小虾真的可以吃吗?

  不是拿来喂鸡鸭的吗?

  这些东西不是长大了才能吃吗?

  蒋段将今天找到的东西一样样放好,看了看蹲在大桶边儿上发呆的宋乐,“去把火生上,先煮饭,今天我下厨。”

  宋乐回头看了眼蒋段,嗫嚅道:“君子……君子远……”

  蒋段嗤笑一声,接口道:“君子远庖厨?放心吧,我不是君子!你先去煮饭!”

  宋乐愣了愣,低应了声,转身去伙房了。

  蒋段拿出一个空盆,手里握了把小刀,在院子里清理这些河鲜来。

  鱼虾不大,不是很好清理。

  虽然前世自己偶尔也会做饭,但是那时候的鱼虾在市场上买了就是清理好的,而且小刀也有点钝,不好上手。

  摸摸索索的好不容易清理出了一些,估摸着够今晚吃了,才停手。

  把院子清理好,脏东西倒掉,剩下的鱼虾继续养在桶里,端着清理好的鱼虾到伙房。

  宋乐坐在灶口前的小板凳上发呆,看见蒋段端着盆进来连忙站起来,抓紧衣角,看了看蒋段的脸色,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

  蒋段看宋乐那样,叹口气“你去帮忙把家里的被子全搬到床上,好不好?”

  宋乐点点头,低着脑袋出去了。

  蒋段看着宋乐走进将爹爹生前睡的房间后,放下盆子,打量着伙房,找到调料,锅碗瓢盆,然后想了想今晚的菜式。

  蒋段只会家常菜,逼格儿高的就不会了,所以准备炖鱼汤,再做个鱼肉贴锅,再炒个虾。

  说动就动。

  先把之前家里熬药的罐子拿来洗干净,放好调料,然后放了一块山上挖的土姜去腥,放了些盐,准备煲个鱼肉汤。

  然后跑到房子后面的小菜地里面,掐了一些菜叶,准备把汤煲好的时候提味儿。

  再洗了几块比较嫩的姜,切成丝状,放好。拿着石杵,准备把剩下的鱼肉杵成肉沫。

  “我……我来……来帮忙吧……”

  蒋段抬头看了看站在伙房门前的宋乐,点点头,指着灶口说:“你坐在这儿帮忙把火弄下一点把”

  宋乐依言坐在灶口的小板凳上,边控制着火的大小,边偷偷瞅着蒋段。

  蒋段低着头,拿着石杵诗经的杵着鱼肉,一下一下的。

  把鱼肉杵完后,看着不太细腻的鱼肉,皱了皱眉头。

  在现代哪儿有那么麻烦,直接机器一打,就是碎肉沫了,想要多碎就多碎,几分钟的事情。完全不像现在这样,杵了至少半个多小时,肉还不是很碎。

  “有没有面粉?”蒋段抬头问道。

  “没……没”宋乐一听,赶紧站起来,捏着衣角低着头回答道。

  蒋段在心里狂躁的怒骂,什么都没有。

  这该死的穿越!

  该死的日子!

  该死的没有面粉!

  很想摔碗走人,但是想想宋乐的性子,忍了忍,慢慢的叹了口气,轻声问道:“那家里有没有什么粉子之类的?”

  “有……谷糠。”

  找到谷糠,抓了几把出来用水和好,然后把杵好的鱼肉加上盐和一些姜末,和在谷糠里,准备把虾炒好后,在来贴锅子。

  洗好锅,拿着猪油罐子,看着罐子里一点垫底的猪油,狠心的挖了一勺,瞄了一眼旁边宋乐心疼的样子,有些想笑,自己从小锦衣玉食,第一次感受到缺吃短穿的生活。

  但是日子还是得过。

  不紧不慢的倒入小虾,炒熟后再加入姜丝,炒了炒,把虾盛到碗里的时候,听着后面的人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声音和小声的吸气声,好像是仅仅闻闻味就满足了一般。

  抽出一双筷子,放在清水盆里涮了涮,夹了一块虾肉,吹了吹放在宋乐的面前。

  宋乐愣愣的看着蒋段,没动。

  “张嘴!”

  木木的张开嘴巴,蒋段把那块虾肉塞在宋乐的嘴里,然后再夹了块虾肉放在自己嘴里,尝了尝,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不错,没丢人。

  放下碗筷,回头发现宋乐还是呆呆的叼着那块虾肉愣愣的看着自己。

  蒋段笑了笑,“我知我长得英俊,但是你先吃了嘴里的再看,嗯?”

  宋乐看着蒋段戏谑的表情,慌忙低下头,慢慢的嚼着嘴里的虾肉,眼睛有些发红。

  蒋段听见面前这个在轻声抽噎,抬起这人的头,看着他泛红的眼角与鼻子。

  有些心疼,这孩子太心软了!

  自己觉得这个举动没什么,没想到面前这人是这个反应。

  果然是之前待他太差了。

  蒋段无法想象在那样情况下是如何生活的,也无法想象他是如何保持着心中的柔软,还能默默地接纳自己的改变。

  也许是被生活与环境所迫,但是没关系,以后日子还长。

  轻轻的抚了下这人的眼角,在轻轻的再他额头上印上一吻,轻声道:“把吃的端进房子里吧,马上就吃饭。”

  “嗯……”宋乐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开心那一吻。

  红着脸端起菜出去。

  蒋段快手快脚的把和好的面捏成一个一个小饼子放在锅里炸好,今天饿急了,等不及做贴锅子了,炸饼子来的快些。

  等一切做好后,宋乐已经站在桌边等了一会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