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小说 古代纯爱 重生之吾爱吾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慢慢来

重生之吾爱吾家 六竹书生N 4355 2016.12.29 13:59

  宋乐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

  茫然的四处张望,房间里没有人,门窗紧闭,抓起被子揉揉眼,才反应过来昨天自己是睡在了床上。

  惊慌失措的起身,整理好床铺,打开门窗,没有看见蒋段的身影。

  宋乐才松了口气,如果蒋段在家,指不定咋收拾自己,居然睡到这么晚才起身。

  宋乐慢慢收拾好房间,打开房门,对着太阳眯了眯眼,然后轻轻勾起嘴角,呼了一口气,真好,蒋段不在家。

  蒋段一进门就看看宋乐眯着眼睛对着天空微笑的样子,淡淡的笑容,透着一股慵懒和满足,还有一丝丝庆幸,知道那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笑,撇撇嘴角,自己有那么可怕吗,真是!再说了,腿都扭了能去哪儿去。

  “哎”,蒋段跺了跺手里的竹竿,“来扶我一下。”

  看着僵在脸上的笑容和低着脑袋过来的人,心里瞬间不爽到极点,做什么,自己又不是洪水猛兽,干嘛对着自己就一副面瘫死人脸。

  宋乐小心的把蒋段扶进了屋子,给他倒了杯水,“我去做饭”。

  蒋段点点头,趴在桌子上没说话。

  宋乐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连忙转身离去。

  蒋段趴在桌子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累死个爹了。

  昨晚看见宋乐在床上连睡觉都不安的样子,心一软,就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夜晚温度低,扶着桌子、跳着半条腿儿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一件衣服,没办法,就只有把宋乐铺在地上的破布拿起来披在身上。

  披着床单也很冷,不知道宋乐是怎么在地下睡着的。

  没办法,就只有坐一会,蹦一会儿。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宋乐还没醒。

  看他昨晚睡得那么不安稳,睡个觉都皱着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过,实在不忍心吵醒他,蹦着去打开门,然后在院子里找到一个及腰长的竹竿,拿来当作拐杖柱着,在院子里转着圈的活动筋骨。

  慢慢的走着,扭扭腰,晃晃脖子,果然神清气爽,点了点扭伤的脚。

  已经可以下地垫着脚尖儿走了,好得还挺快的,不过估计也是没有伤到筋骨,所以才这几天就好了。

  走了半晌,发了一身汗,正准备回房间找个地方坐一会儿等宋乐醒。

  刚到前院,就发现宋乐站在房间门口对着天空笑,淡淡的透着一丝丝庆幸的微笑。

  蒋段突然觉得就算在异世,如果能和这么一个透着丝丝温暖的人一起生活共同度过,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虽然自己更希望对方是个女人,大胸脯的那种生物。

  这么想着,蒋段又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绝望,清一色的boy,上哪儿去给找个大胸脯去啊。

  宋乐慌手忙脚的做好早饭,端着去房子里放在蒋段的面前。

  但是蒋段并没有理他,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

  宋乐等了等,见蒋段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的想法,看着快要冷掉的粥,咬咬牙扯着蒋段的衣角轻轻的拽了拽,蒋段还是没反应。

  等了等,在加点劲拽了拽,蒋段伸出手,把那个一直在衣角扯着自己的怪物抓住,含糊的说道:“别闹。”

  宋乐在蒋段捏住他手的时候就愣住了,反应过来后突然猛地抽出自己的手。

  蒋段也被这动静给弄醒了,抬头看着宋乐没说话,然后转头看着桌子上的一碗粥和两个黑漆漆的馒头,再看了看宋乐。

  “你的饭呢?”

  宋乐在蒋段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的时候就心紧了紧,听着蒋段的问话,慌忙道:“我……我在……在伙房吃……”

  “端过来”蒋段想起之前的禽兽不如,叹口气。

  宋乐揉着衣角,紧张的嗫嚅道:“不……不用……不用了,就在……在伙……就在伙房吃……伙房……”

  蒋段皱眉沉思,对自己这么恐惧还真是不止一点的难搞啊!

  这个世界这么陌生,也就只有宋乐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种老鼠见了猫的情况是肯定不能继续维持下去。

  也不是没想过合离,但是宋乐的名声被以前的那个蒋段搞得不是一点的差。

  在封建社会,合离的人以后的日子大多都是不好过的,郎子还好,小哥儿合离了估计也是死路一条,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合离的哥儿更胜。

  在农村,那些一天闲的没事干的老哥儿不知道会咋编排那些合离的哥儿呢,一些闲言碎语的,说不定会把人家好好的哥儿给逼死。

  宋乐见蒋段长时间没接话,一时更加紧张了,秉着呼吸,一动不敢动的,脸都憋得通红,悄悄抬头望了一眼蒋段,发现对方正皱着眉头想些什么。

  心里一紧,害怕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这次又是怎么收拾自己,却又不敢出声提醒,生怕自己的声音会让蒋段的怒火更胜。

  当蒋段沉思完,就发现宋乐脸色通红,全身颤抖但是又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叹了一口气。

  起身把宋乐拥在怀里,感觉到怀里人身体猛的一僵,然后是更厉害的颤抖。

  蒋段感觉到莫名的心塞,慢慢抚着他的后背,轻声解释道:“我想让你把饭端过来陪我一起吃饭,不会欺负你的,以后都不会了,你去把饭端过来和我一起吃好不好?”

  温润柔和的声音让宋乐慢慢冷静下来了,不知道对方又在耍什么把戏,但是至少这次不用挨打了。

  不过真的是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温柔的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了,有点想哭。

  但只要一想到对自己出言安慰的人是蒋段,又在心里默默地唾弃自己,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一点温柔就差点让自己相信这个人说的是真的。

  轻轻的应了一声,蒋段松开宋乐,坐在桌旁,回想自己的过去。

  虽然家里富裕,但是家中长辈都是钟情和睦的,家族企业做大了,诱惑很多,但很庆幸的是家中长辈还没有出现过小三情人私生子之类的信息。

  家族企业很庞大,但是妈妈却一直告诉他,钱没有用,要有一个自己能真心爱的人陪着自己一直到老,不离不弃,那才是人生中的大幸。

  如果没有相爱的人一起相伴一生,那么看得顺眼,合眼缘的也可以。

  妈妈还告诉他,虽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对朋友要友善,对爱人要怜惜温柔,被温柔对待的爱人都会漂亮许多。

  妈妈还说……

  蒋段按了按眼角,有点想家了呢。

  自己既然已经在这个世界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自从工作忙了以后就好久没和家人一起吃过饭了。

  不过宋乐怎么还不来,不是让他去端饭过来一起吃吗,好像伙房离这里也不远啊,几步路的问题。

  蒋段柱着竹竿,一步一步的挪到伙房,朝里望去,宋乐正蹲在地上咬着嘴唇,搓着衣角,盯着地下的碎碗和一滩水皱眉走神。

  蒋段发现,宋乐只要一紧张,就小动作不断,不是咬嘴就是揉衣角,好像这样能缓解一丝紧张。

  “嗯……”蒋段发出声音提醒宋乐。

  宋乐吓得往后一仰,一屁股就坐地下了,看见是蒋段后,更是紧张得往后缩了缩。

  “我……我不……”

  “过来!”蒋段打断宋乐的话。

  宋乐抵着头使劲揉着衣角,轻声道:“我不是……不是……不是故意……”

  “过来!”

  宋乐咬咬嘴,赶紧从地下爬起来,走到蒋段面前,没说话。

  蒋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身体发抖的宋乐抱在怀里,低声道:“地上的水是什么……”

  宋乐捏着衣角的手被蒋段抱在怀里时压在了蒋段腿上,听见蒋段提问,宋乐习惯的揉着衣角。

  小声而紧张的声音结结巴巴的蒋段怀里传出来:“是……是饭,我不是……不是故意……故……故意打破碗的,不是故意的……我……”

  蒋段拍了拍怀里的人,轻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早上就吃这个吗?”

  “嗯……”闷在怀里的声音传出来。

  “怎么不吃粥?”蒋段好奇。

  “我没……没偷吃,没偷……米……米都在……都在仓里放着,我……”宋乐一听蒋段这么问,紧张得赶紧回答。

  之前蒋段不许宋乐吃家里的米,觉得他是个赔钱货,而且还是个丧门星。

  蒋爹爹死后,每次吃饭的时候,不但不许他上桌,还饭前一顿打,警告他不许偷吃米,米不是给他这种人吃的。

  蒋段看见怀里的人又激动起来,想起之前蒋段的所作所为,赶紧拍了拍怀里的人,问道:“锅里还有粥吗?”

  “有……”

  “去再盛一碗,再拿两个馍馍端到桌子上去!”

  “嗯。”

  蒋段蹦回桌子旁,刚坐下,就看见宋乐端着饭,进屋,关门,然后把碗放在自己面前,站在桌边低着头。

  蒋段眼角抽搐了一下,这是猪吧,两海碗粥,四个馍,撑死自己也吃不下啊,这人难道没想过自己要这些是让他吃的吗。

  “坐下”指了指另一个破凳子。

  宋乐颤颤巍巍的坐下,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蒋段扫了眼桌子,想仰头怒骂,说什么是什么,就不知道多拿一双筷子吗!

  算了不管了,自己就抓着吃吧!粥都快凉透了,再磨蹭两下,估计明天就会传出来自己因为喝了凉粥腹泻而死的消息吧……

  看了眼宋乐,把刚端来的粥和馍馍放在他面前,把唯一的筷子也塞在他手里,说道:“吃!”

  宋乐张张嘴,正想说什么。“不吃就揍你,吃不完也揍你”蒋段出声威胁道。

  蒋段用手抓着馍馍捧着碗喝着粥,馍馍黑漆漆的,一看就是最粗糙的粮,吃在嘴里割舌头,咽下去的时候嗓子眼儿都疼了,不过想想宋乐的那一碗清水饭,估计这就是家里最好的粮食了。

  宋乐看着蒋段低头吃饭,没理他,想着蒋段的威胁,一口馍一口粥的赶紧吞咽起来,害怕自己吃慢了被揍,吃不完也被揍。

  不过真的好久都没有吃过粮了,太香了,自从嫁过来以后就一直吃的糠糊糊,糠也不敢抓多了,一碗水,两勺糠,根本不顶饿,每天都要喝好多水来抗饿。

  蒋段悄悄撇了一眼宋乐,发现他在吃,才松了口气,这宋乐太怕自己了,根本不知道要如何相处,一令一动的,他越是这样,自己就越是烦躁。

  想着他以前受的那些苦,自己能理解,但是都说了自己不会打他了,他还这个态度真的是让人无可奈何。

  蒋段一直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做事情很果断,说一不二,面对宋乐,他拿出了仅有的耐心,结果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还得凶他才听话。

  蒋段边想边吃,很快就把饭吃完了,一抹嘴,看见宋乐连半个馍都没吃完,也不催他,就盯着他看。

  宋乐努力的咽下馍馍,紧张得又咬了一大口,悄悄的看着蒋段飞快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

  大口大口的吞咽在蒋段看来确实细嚼慢咽,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紧张,盯着人家一个劲的看。

  宋乐吃饭很斯文,很慢,其实宋乐长得也很好看,月牙眼,挺鼻梁,嘴唇不厚不薄的,但是因为紧张而常年紧抿着,显得有些薄,皮肤有点发黄,估计是常年营养不良,很瘦,有点矮,抱他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他腰间的排骨……

  宋乐在蒋段盯着他看的时候就紧张的好几次差点被馍馍卡住,努力吞咽下去后,又大口咬着馍馍,不敢碰一下碗里的粥,不是不想喝粥润一润,而是不敢多动一下,只有努力的啃馍馍。

  蒋段看着宋乐一直咬馍馍,好几次被噎着,好心提醒道:“喝粥啊……”

  宋乐一听蒋段的声音,立马放下馍馍,端着碗一口一口的喝着粥,碰也不碰放在一边的馍馍。

  蒋段在心里怒骂:“WTF!”

  “把碗放下吧,我们聊聊!”

  宋乐一听赶紧把碗放下,手垂在身边,悄悄的捏着衣角,低着头。

  蒋段微微起身,把宋乐垂在身边的手握在手里,轻声问道:“吃饱了没有?”

  “嗯……”

  蒋段轻笑,点点宋乐的鼻子,“小骗子!”

  宋乐悄悄地脸红了,他和蒋段从来没有这么亲昵过。

  稍稍抬起头睨了蒋段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结巴道:“没……没……没骗……”

  蒋段拉着宋乐的手站起来,把宋乐慢慢的拥在怀里,微微弓着背下巴磕在宋乐的肩膀上,对着宋乐泛着粉的耳朵轻声道:“慢慢吃,不要急,要吃饱,吃不完就算了,不会打你的。”

  热热的气吹向耳朵,宋乐缩了缩肩膀和脖子,更结巴了:“啊?啊!好……好……”

  “那你慢慢相信我好不好?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不会打你不会骂你,你慢慢的相信我好吗?”蒋段轻声的说出自己的心声。

  宋乐窝在蒋段的怀里没说话,感觉有点不敢置信,那么凶悍的人,会这么温柔的把自己低声问自己是否可以相信他,会有这么温暖的怀抱,会这么亲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