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重生之吾爱吾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继续磨合

重生之吾爱吾家 六竹书生N 4150 2017.01.02 18:00

  摸摸乖宝宝的脑袋,轻声问道:“你想睡床里面还是外面?”

  宋乐在蒋段回头看自己的时候,就慌忙的低下了脑袋,如今听他这么发问,不知道怎么选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蒋段瞌睡已经来了,感觉一闭眼就能睡着,但是今天和宋乐相处有着可喜的进步,如果自己闷头就睡的话,今天功夫就白瞎了。

  看宋乐没说话,蒋段摸了摸宋乐的头,“脱衣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整理鱼虾呢。”

  蒋段转身脱掉外衣后抱着低头没有动作的宋乐,把他放在的床里面,想到:还是自己睡外面吧,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半夜又跑到地下睡觉去,这笨蛋可是最会曲解人意思的了。

  蒋段看宋乐没有动作,摸了摸宋乐的头:“笨蛋,又在发呆”

  他准备帮宋乐脱掉外衣,但是害怕他又误会什么,所以在手伸向对方腰带处的时候,带着宠溺的口气解释道:“好吧,夫郎帮你脱吧,该睡觉了哦!”

  宋乐在蒋段伸向自腰带的时候,猛的抓住了蒋段的手,低着脑袋。

  但是蒋段像没有发现似得,轻轻地挣脱开了宋乐的手,帮他脱掉了外衣外裤,然后轻搂着宋乐,把他塞进被子里盖好,自己才躺进被子里。

  看着宋乐紧咬的唇、苍白的脸和僵硬的身体,知道自己是吓着他了,不过今天实在是没有精力做细腻的解释了,但还是得解释下。

  “小笨蛋又在想什么?”蒋段从被子里伸出手,捏了捏宋乐的鼻子。

  宋乐好像猛的一下从噩梦中惊醒,想捏衣角,但是手一动,就可以触摸到蒋段的身体,所以不敢动。

  靠的太近了,而且两人还是盖的一床被子,离得很近。

  宋乐有些不习惯这样的靠近,连忙往墙壁方向缩去。

  蒋段看着对方像洪水猛兽一般躲避自己,有点暴躁,可又不能发火,不然会把宋乐推得更远。

  抬手搂住宋乐的腰,不许对方远离,用有些委屈的声音说道:“离这么远干什么,热气都跑完了。”

  宋乐在蒋段搂住自己腰的时候,就顿住了,僵着身体,不敢乱动,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被惊吓住了一般。

  蒋段觉得有些好玩,这孩子像小时候自己养的小仓鼠一样,遇见可怕的或者好玩儿的就爱瞪眼睛,不过自己那小仓鼠可不怕人。

  用手戳了戳宋乐的腰,看着面前这人条件反射的瑟缩和眉眼弯弯,于是猛的把对方拉到自己怀里,然后迅速的把他的手放在肚皮上压着,向着宋乐的咯吱窝伸出了魔爪。

  看着宋乐由开始的僵硬害怕,到在自己身下不停和扭动挣扎,咯咯的笑个不停,感觉一天的小心翼翼和穿越以来的不安、生活反差所带来的压力消失殆尽。

  故作凶恶的威胁道:“还敢害怕吗?相不相信我了?嗯?”

  宋乐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不停地咯咯笑着,挣扎着想推开蒋段。

  蒋段看着面前这人,孩童般的笑声,单纯的面孔,一瞬间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但是还没有放过宋乐,不停地挠他痒痒,边挠边问:“说话,相不相信我?嗯?”

  “哈哈……哈……相……相信相信……相信……”宋乐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还害怕我吗?”继续挠。

  “害怕……哈哈哈……害……害怕……害怕害怕”宋乐不假思索的顺着对方回答道。

  “嗯?还敢怕我?”

  “不怕了……哈哈哈哈……不怕不怕……不怕了……”感觉对方挠的更厉害了,赶紧改口道。

  “以后呢?”

  “哈哈哈哈……以……以后以后以后……”

  “嗯?”

  “以后……哈哈哈……以后也……也不怕……不怕不怕不怕……哈哈哈哈哈哈……”宋乐赶紧动脑思考回答。

  蒋段这才松开手,看着面前喘着气儿还没有缓过来的人,抬手把宋乐笑出来的泪水擦干净,然后再对方弯弯的眉眼上轻轻印上了一个吻。

  轻声说道:“刚才我们说好了的,以后你要相信我,不怕我,不许反悔啊?”

  宋乐条件反射的勾了勾嘴角,马上回答道:“嗯。”

  “嗯什么?你答应了我什么?”蒋段不依不饶。

  “相信你,不怕你。”宋乐轻声说。

  “嗯,这还差不多,如果下次再这样害怕我,不相信我,就把你挠哭,挠半个时辰,不,一个时辰,绑起来挠,让你没法动。”蒋段厉声威胁道。

  “嗯……好……”

  宋乐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这两天自己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看着面前这个闭着眼,之前让自己害怕躲避的人,一瞬间居然变得那么好,但是万一这是一场戏弄一场让自己害怕的前奏该怎么办?

  蒋段闹完以后,脑子就已经迷糊了,但是还没忘记今天的事情,所以把悄悄远离了自己一些的人扒拉进自己的怀里,嘟囔道:“乖……睡觉……”

  宋乐轻微挣扎,蒋段本来已经很瞌睡了,但是心里有事,而且两人紧挨着,即使对方很轻微的挣扎也很明显,强忍住瞌睡,睁开眼睛,对着面前挣扎的人恶狠狠地说道:“不睡觉就再挠你,不会停下来的那种!”

  宋乐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想着远离蒋段的怀抱,虽然很温暖,但是就是因为太温暖了,渴望太久而不敢靠近,所以想逃避,想远离,结果没想到把蒋段给弄醒了,想了想蒋段的话,顿时不敢再挣扎了。

  蒋段看着对方停下挣扎了,满意的勾了勾嘴角,抬起宋乐的下巴,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晚安。”

  然后一下一下的拍着宋乐进入了梦乡。

  宋乐还想逃离,但是想到对方的威胁,而且两天担心蒋段的伤势,也没怎么睡好,随着蒋段拍背的节奏一下一下的,慢慢沉睡了。

  第二天,在暖暖的被子中醒来的时候,宋乐还有些迷糊,看着面前闭着眼睛的蒋段,猛的推开对方,坐了起来。

  蒋段本来还睡的挺香,他在现代的最大乐趣也是睡觉,只要做完工作以及必要的事情以后,一般的消遣都是睡觉,因为工作压力大,也没什么兴趣爱好,不喜欢出门寻欢作乐,而且他起床气还挺重的,睡不好觉就想发火。

  看着面前猛的推开自己的宋乐,沉着脸,一下子把对方按在身下,猛的朝宋乐的咯吱窝挠去。

  宋乐不断的喘气笑着,看着对方没说话,没放手,而且蒋段挠得有些狠,不停地挠,虽然忍不住的想笑,但是很难受,而且想着蒋段把自己压在身下时沉着的脸,又有些委屈,渐渐的觉得越来越难受,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蒋段本来还想发火,但是看着面前这人孩童般的笑声,怒气就渐渐消失。

  知道听见对方笑声中夹杂的哭声时,怒气一下子完全消散了,蒋段慌忙的松开手,把宋乐放平盖好被子,有些无措,慢慢安慰道:“怎么哭了啊?乖啊,不哭了啊,不哭了不哭了……”

  宋乐不断地抽噎,没说话,心里觉得很委屈,也有些害怕,真的是太难受的,感觉要笑死了。

  蒋段挠挠头,有些尴尬,刚才是真没反应过来对方是那个敏感很自卑的宋乐。

  现在完全慌神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不停地把对方不断流出眼眶的泪水擦掉。

  看着宋乐还在不停地哭,蒋段坐起来靠在床头使劲抽了自己一下,嘀咕:“让你手贱,让你手贱,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连人带被子抱起来横放在自己腿上,搂着宋乐的腰,轻晃:“喂,你别哭了,我下次不这样了……”

  宋乐其实也没想一直哭,但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是为刚才那种想笑但是又很难受的感觉?

  还是为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委屈?

  还是为父亲爹爹死去后的不安?

  还有蒋段这两天莫名其妙的温柔?

  不知道!

  但是压抑太久,太想痛快发泄一场,想看看蒋段是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样以后再也不打自己了,为这莫名其妙的依恋,也是一种试探和不安。

  蒋段看着眼前哭得不停歇的人,头都大了,起床气也没有了,也不敢再放肆了。

  妈的,真是手贱。

  “乖啊,不哭了,我下次真的不这样了”蒋段还在安慰,不过也有一些委屈:“我睡得正香呢,你一把把我推开,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还以为怎么了呢,瞌睡都吓没了,我也没打你对不对……”

  “哎,你看你看,你咋还哭得更厉害了,我还没做什么了。”

  “哎,不是你别哭啊,我没说要怎么着你啊,我就是有点生气你推开我。”

  “你看我们不是都成亲了吗,以前是我不对我混蛋,但是我都说了我会改正了你总得给我点儿机会啊对不对,你这样让我怎么改正嘛……”

  “我真的错了啊……宋大哥,宋大爷,你原谅我吧。”

  “小人知错了啊……”

  宋乐听着蒋段一大串的话,有点愣神,这人还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这么多的话。

  虽然他说不打自己的时候自己条件反射的有点害怕,但是心里很甜蜜,很安心。

  也许真的可以慢慢放下防备也说不定接受蒋段。

  看着面前不断掉眼泪的人终于停止哭泣了,蒋段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同时又有点无名火,握草,玛德,太特么难伺候了。

  不过也怪自己手贱,没事干嘛挠人家。

  最大的原因还是原身不是个好东西,自己媳妇儿都打,不是个东西,还好已经滚到没边儿了,不然真心替宋乐不值,嫁的什么孙子啊……

  好不容易哄好宋乐,蒋段替两人穿好衣服收拾完毕,出门去准备早饭去了,让宋乐帮忙烧点热水过来。

  鱼虾有点多,闷在盆子里一晚上死了不少。

  蒋段快手快脚把鱼虾全部收拾了出来,拿盆装好端进伙房里,宋乐正把热好的早饭盛出来。

  吃饭的时候蒋段逼着宋乐多吃了一点,这顿饭大概是蒋段吃得最舒心的一顿饭了。

  宋乐虽然还是感觉有点畏缩,但是已经比前几天以前好多了。

  吃完饭,蒋段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小院儿,整个小院加上伙房才五间房子,一间睡觉,一间存放粮食,一间是蒋爹爹生前的房子现在已经改成杂物房了,后边儿还有间茅厕。

  蒋段围着院子绕了几圈,有点下定不了决心。

  院子里杂七杂八的堆着一些木柴,干菜,蒋段看着挺想动手收拾一下的,但是总觉得自己一旦动手参与了收拾院子这个过程就有什么会不一样了。

  具体是什么不一样,蒋段自己也没想清楚。

  宋乐拿着扫帚正在打扫房间,悄悄瞄了他好几次,估计也在好奇他围着院子干嘛吧,蒋段也没解释,挠挠头,抓着小院儿角落里的两只木桶拎水去了。

  一缸水看着不是很多,也就来回四趟多点儿,可把蒋段累得够呛,拎完水蒋段就瘫在椅子上不乐意动了。

  宋乐这会儿也不知道在干嘛,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

  早上被宋乐一掌吓醒的瞌睡现在又找到了归家的路,秋天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懒洋洋的不乐意动,蒋段眯着眼睛想。

  宋乐忙里忙外,把没干完的干完的活儿全都做了一遍,忙来忙去,不敢停歇,有点不敢去面对蒋段,总觉得有点尴尬。

  蒋段感觉自己就眯了一小会儿,但是睁开眼窗外已经日升中天,有点热。

  身上搭了一条被单,估计是宋乐看见他睡着后,怕他着凉了给搭上的。

  院子里没有看见宋乐,伙房里的灶台上正冒着热气,不知道宋乐干嘛去了。

  蒋段把饭盛好,菜端上桌后,宋乐还没回来。

  心里有点着急,正准备出门去人的时候,宋乐回来了。

  蒋段本来想问宋乐干嘛去了的,又怕宋乐觉得自己拘着他不让他出门,怕他多想。

  “回来了?快来吃饭吧。”蒋段把筷子放在宋乐手里。

  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你刚才出门儿去了?”

  “嗯”,宋乐捏着筷子盯着碗,快速的抬起头瞥了蒋段一眼,“问张大伯明天牛车还有位置没。”

  “牛车有位置没?”蒋段有点不明所以。

  “嗯,家里……家里缺东西”,宋乐咬咬嘴:“要去……去买。”

  蒋段皱了皱眉,有点不解,买东西就买东西,怎么感觉宋乐又开始怕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