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能御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3.丁少主与金寒林

超能御龙 游刃听风 2555 2017.01.08 17:31

  “呦,这不是丁少主嘛,今儿个不去酒店,反倒我这破地方闲逛来了”里边出来两个人,看到丁胖子后快步来到跟前,其中一个三十来岁上下,嘴唇上边的胡子和络腮胡子连成一片,手指上带着金戒指。他牵着一个满脸不情愿的少年,少年身高、年龄与丁胖子相仿,面目清秀,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似乎容不下一丝脏东西。

  “金管事,许久未见,你这胡子又长了,看得我不是很舒心。”丁胖子回道,那眼睛藏在脸上的肥肉里,只露出一线黑黑的眼珠子。

  金管事用手摸摸胡子,笑了笑,看了看一旁入迷的叶枫,道:“这不是忙得没时间修理嘛,丁少主,这位是你的朋友?”

  一听到金管事说起叶枫,丁胖子嘴边藏不住微笑,连连点头:“是,这是我的一位兄弟,名叫枫叶,今儿个碰到你,可算走运,托你办点事情。你看怎样?”

  金管事陪笑,放开牵住孩子的手,双手拱了拱:“丁少主发话,不敢不从,在这古城里,我们这做生意的,还盼着丁少主抬抬手,关照关照。”

  丁胖子更是开心的哈哈大笑:“一定一定。”接着摇了摇一旁的叶枫。

  “恩?”被丁胖子打扰后,叶枫这才从那沧桑的古朴大意中回过神来,瞧得这面前的两人,不知道什么情况。

  “枫叶兄弟,这是金城拍卖行的金管家。手头上权利大着呢。你找他帮忙就对了。”丁胖子提醒。

  “原来是金管事,失敬失敬,方才看到这些文字,便被吸引到了,没注意到您,还望金管事见谅。”叶枫拱拱手,以表敬意。

  金管事先是诧异的用眼神一看叶枫,而后赞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枫叶小弟竟能看出这些文字的特殊,金某人佩服佩服。”

  听其所言,看来这些经过岁月侵蚀的文字背后定然有秘密。只不过不好开口询问,便将话题转到三天后的拍卖会之中。

  “金管事,今日来访,有事相求,还望帮助小弟。”

  “丁少主的朋友也就是我金某人的朋友。有用到我金某人的尽管开口,定当竭尽全力。”金管事摸着自己的胡子,道。

  果然是久经商场的人,话里间让人听得舒坦,生出好感,但一个‘尽管开头’与‘竭尽全力’又说明了事儿不一定成,但是有问题可以来找我。看来,金管事已经将叶枫列为贵人之一。商人与贵人见面一次,就等同于账单上多了一笔大生意的希望。

  “那小弟我恭敬不如从命,还望金管事借一步讲话。”叶枫不矫情。

  “好,好。这边请。”金管事比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转头对丁胖子说微笑道:“丁少主,我先离开一会。还望见谅。”随后对身边的少年说道“林儿,在这待着等我。”

  林儿乃是金管事的儿子,名为金寒林,只见金寒林的少扭过头,一脸嫌弃:“让我去我还不去。那小子身上那么脏,看见他,脏了我的眼。”

  金管事哼了一声,连忙道:“小孩子不懂事,还望不要不要往心里去”同时对着林儿呵斥道:“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都怪你母亲,瞧瞧把你惯成什么样了。”

  “不许你说我母亲大人。你不配!”金寒林一跺脚,把整个身子都转向一边。

  “教子无方,还望丁少主与枫叶小弟不要往心里去,回去金某人一定严加管教。”金管事脸上有些挂不住,连忙赔笑道。

  叶枫也不介意,自己一路风尘,说的是实话,被说两句也无妨,虽然心不算大,但是只要没触及自己的底线下,叶枫更愿意交朋友,而不是与之结仇。

  “枫叶兄弟,你就这样抛下鄙人了么。”丁胖子瞧得和金管事一同进入那尖顶古钟楼里,不由得大喊一声。

  “谈完事情,待会见。”

  随着时间的流逝,叶枫进入钟楼内已经有一个小时,但是还未出来。

  丁胖子似乎感觉到时间在故意和自己作对,走到很慢,烦躁,焦急的情绪涌上心头,不停的抬头看看那太阳西下的轨迹,来回不停的踱步。

  而与之相反的是名为金寒林的少年,即便等待的时间显得很长,但是却始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此时的他终于忍不住了:“死胖子,可以别在我面前晃悠了么。在晃,小心我削你两刀,让你减减肥。”

  丁胖子一听,那颗已经充满了不良情绪的心瞬间爆炸,脑袋上火冒三丈,敢叫他胖子?还是死胖子那么难听的话。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吧?只听丁胖子一字一顿的说:“你!有!种!再!说!一!遍!”

  金寒林双手抱胸,一脸不屑,一字一顿,满不在乎的说:“死、胖、子。”

  这次,终于让丁胖子彻底愤怒了。一股强大的气场从丁胖子的脚底下升起。一股强风以丁胖子为中心卷向四方,以丁胖子一米开外的地方形成一个黑点,缓缓移动,以画圆的方式,将丁胖子包围起来。

  路上穿着裙子的女人家惊呼一声,急忙的用双手压下被风掀起的裙子。路上行人纷纷向强风的起源地投去目光。只见点成圆,强风止。圆瞬间扩大,将金寒林圈在圈子里。

  “你,将会后悔你所说的话!”丁胖子整个人缓缓升空,停在越五米高的地方,衣服无风自动,就连盖着大半眼睛的肥肉都在飘荡着。

  “起!”丁胖子一声大喝。圆圈内底部生出一个透明的擂台,硬生生的升起五米。擂台的周围升起一道透明的墙壁。金寒林被这突兀的升高,一个脚下不稳,好在反应快速,灵能瞬间在脚底发出淡淡的光芒,稳稳地黏在这透明的擂台上。

  “丁少主,果然好魄力,不过即便多了一个擂台,你又能把我怎样?就好像一直狗,主人是城主,也没办法说人话。你说对么?死、胖、子。”金寒林依然双手抱胸,满不在乎,甚至正眼都不给丁胖子一个。

  “下等人...”丁胖子停口忽然间双眼大睁,这是他第一次露出全部眼睛,那双眼睛异于常人,每只正常的眼眼睛的左右两边,各有一颗三个点组成的三角眼睛,眼睛的颜色都是紫色。那三角眼睛放出妖异的紫色的光芒,而后继续说道“你彻底激怒我了。”

  丁胖子抬手,手掌向天,不知从哪儿偷来的闪电在他的手上游动跳跃,发出刺耳的‘滋滋滋’声。

  金寒林轻蔑的神情完全被凝重取而代之,双手放下,结着让人看不懂的繁杂手印,速度极快,不断变幻着。喃喃自语:“术使?有两下子,不过,我是印使!”

  “喝”金寒林眼眸中那朝着自己急速飞来闪电越发清晰,越来越大,手上那繁杂的印终于结束,伴随着金寒林的声音,那擂台上只剩下丁胖子一人。闪电落于透明的擂台台面上,砸出一个小洞,进入到五米高的透明柱下面,只见在擂台台面修复的哪一个,透明柱内电闪雷鸣。小小的闪电瞬间化为万千闪电,在柱子内游动。

  “少城主,强者理应得到尊重,我,金寒林。向你道歉!对不起。”金寒林微微躬身。此时的他已经站在金城拍卖行的门口“若是少城主有时间,我请少城主吃一顿”。

  丁胖子哈哈一笑。那透明的擂台消逝。丁胖子也恢复常态,那厚厚的肥肉又盖住了大半只眼睛,即便仔细瞧,也绝不会发现他刚才所展露出来的奇异眼睛。

  “好一个印使,金家藏得一手好牌,恐怕今日之后就无法隐瞒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