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炼符成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炼符成魔 檀叶 2634 2016.12.29 13:20

  日子如流水一般渐渐流逝,阳原依旧每天按时做早晚功课,甚至平日里,也在自己的小院里打熬,锻炼自己的身体。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又到了月初领月钱的时间,一大早,清挽便出去领月钱去了,阳原在小院里,身上背着足足有近两百多斤重的石锁,缓缓的打着一套最基础的长拳。

  太阳渐渐挂在了天空的正中央,阳原擦擦脸上的汗水。正要收起拳架子,清挽推开了门,一脸不悦,嘴里开始抱怨:“李管事真是太过分了,少爷你的月钱又被他们克扣了一半,哼,还不是看我们好欺负……”阳原从背后解下石锁,接过了清挽递过来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只装着十几颗散碎的元石还有几颗淬体丸。“少爷,他们真的太欺负人了。”清挽嘟着嘴,一脸的气愤。

  “好了,清挽。”阳原苦笑着将袋子收起。“如果你家少爷我不那么废物,估计这李管事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可是他们……。”清挽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

  “好啦。”阳原摆摆手,转身准备进屋子“快去烧洗澡水,洗完咋们好吃饭了。”听着阳原这话,清挽跺跺脚,只好转身去烧洗澡水……

  洗浴完毕,阳原吃过午饭后,便进了自己的屋子。盘坐在床上,阳原拿出了这个月的月钱,仔细数数,一共是十六颗初级元石还有八颗淬体丸。

  元石,由天地间的元气所凝结而成,是这个世界通用的货币,根据元石里元气的含量和精纯度,被分为初,中,高,顶,四个等级,阳家每月发给阳家子弟的,不过是初级元石而已。而淬体丸,是阳家药师所炼制出来,给淬体期修为的阳家子弟淬炼身体,排除体内毒素所用。

  按照阳家家规,阳家的淬体境子弟每月所领到的月钱,应该是三十颗元初级元石,十五颗淬体丸。可阳原所领到的,却只有十六颗初级元石,八颗淬体丸,其余的,全被阳家账房的管事李宏给贪墨去了。

  “想不到,区区一个账房的小管事,居然也骑到了我头上。”阳原苦笑着,取出一颗淬体丸,将其服下。淬体丸入口即化,顺着阳原的咽喉流入腹部,药力开始缓缓散开,阳原连忙坐正,五心向天,默默运转着阳家淬体期子弟都会学习的基础淬体功法,让药力缓缓散开,淬炼自己的身体。

  药力逐渐散开,阳原只觉得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浊黑色的身体杂质随着药力流动,从阳原的每个毛孔流出。屋子里,渐渐弥漫起一股腥臭的味道。忽然,阳原皱起了眉头,药力在流动至阳原眉心时,开始诡异的消失,不过几息时间,一颗平常要两三天才会被吸收完毕的淬体丸,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尽。阳原睁开眼,感受着药力的消散,并未大惊小怪。“又是这样,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阳原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从小到大,阳原吃过的丹药,少说也有近两千颗,可每当丹药入腹,药力散至四肢百骸,到达眉心时,便会诡异的消失。一枚丹药,最后被身体吸收的,却不过只有十之二三,而大部分,都诡异的消失了,阳原的父亲阳叶在世时也曾检查过阳原的身体,结果却并没有什么异样,只能归结于阳原的体质特殊。

  难道废脉连丹药也吸收不了,药力都随着身体杂质被排除到体外了?阳原这样想着,跳下床,准备去刷洗一番,刚才服用淬体丸排除了大量的身体杂质和毒素,现在阳原浑身上下都腥臭无比,一身衣衫都被浊黑色的液体浸透了。

  正准备开门,阳原只感觉脑袋里轰然作响,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两晃,便“嘭”的一声倒了下去,不醒人事……

  恍恍惚惚间,阳原像是来到了一片奇异的天地。这片天地混混沌沌,清浊不分,弥漫着古老,苍凉的气息,阳原正疑惑着,一个声音却在他耳边缓缓响起,仿佛自上古时期,便在这片天地中回响一般。

  “红尘一渡几十年,不过是眨眼瞬间,悟道一途千百年,终究是生死幻灭,吾筑符体立混沌,亘古长存人世间,若要安平可成仙,一念成魔斗苍天……”

  声音渐渐低沉,阳原仿佛看见一袭黑衣,于尸山血海中走出,在他身后,是数不尽的白色光影,被一个大到足以遮天蔽日的黑色符文给死死的压下,挣扎着,灰飞烟灭。阳原颤抖着伸出手,像是要触摸那一片恢宏,浩大的场景。下一刻,那人却转过了头,阳原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记得那一对眸子,亮若繁星,却又黑得如同死寂。

  “轰!”阳原眼前的画面随着一声巨响猛然炸裂,一枚黑色的奇异符文符文化为流光冲向阳原,随后渐渐没入阳原的眉心,阳原只感觉浑身一阵剧痛,随后彻底没了意识……

  “少爷,少爷,少爷你开门啊少爷!”耳边似传来一个清脆的呼喊声,阳原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门外,清挽的呼喊声里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阳原踉踉跄跄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达到了锻体八重,来不及细细查看,阳原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竟全部化为了碎片,服用筑体丸所排除的身体杂质和毒素也消失得一干二尽,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而清挽正在外面带着哭腔喊着阳原。阳原连忙从柜子里取出一套衣衫,穿戴完毕,这才打开了门。

  刚一开门,清挽便扑了进来,阳原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清挽。

  “少爷!”清挽见怎么呼喊,屋子里都一片寂静,情急之下,正准备撞门,门却在她撞过去的一瞬间打开了。清挽收不住脚,便扑了进去,没曾想,却被阳原一把接住,整个人都扑到了阳原的怀中。“清挽,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干什么?”阳原皱皱眉头,清挽却一把抱住了阳原“少爷,太好了,幸好你没事。”清挽喜极而泣“。我怎么了?”阳原有些摸不着头脑“你都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整整两天了!不吃也不喝,我叫你你也没动静。”清挽抹了抹眼角的泪珠道。“两天?”阳原有些发愣,自己有昏迷这么久么?感觉不过是几个时辰啊?正有些发愣,清挽扭了扭身子,有些羞涩。“少爷……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阳原这才发觉他的双手抱住了清挽的腰,而清挽的小脑袋正靠在他的肩膀上。阳原连忙松开手,退了一步,脸也红了。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彼此看着对方,都有些面红耳赤,最后,清挽跺跺脚,转身跑了出去。阳原看着清挽跑出去的背影,半响才回过神。

  坐在凳子上,阳原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准备去清洗一下身体,为什么会昏过去?好像还在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什么画面,可为什么自己却记不起来了?”阳原皱着眉头,仔细的回想着,昏迷时所看到的一幕幕,可越回想,脑海中的影像却越来越模糊,这时阳原却发现自己脑子里竟然多了点东西,仔细一想,一段文字却出现在阳原脑海之中。“锻符诀?”阳原轻轻的念出这么一个名字,闭上眼,开始仔细的查看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