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祈福真相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46 2017.05.15 12:00

  第二天白天

  七人一夜未睡,雨也下了一整夜。

  下了一夜的雨,升不起火,只能给孩子一些压缩饼干吃。

  黎雨上前,挨个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才舒了一口气。

  “队长!终于找到你们了”小王远远的朝他们挥手。

  “你带了多少人?”林宪问

  “我们一个支队全部到齐。”

  “把这三个孩子先带到警车里,找个女警照顾着。

  让人把村民全部集中起来,一个也不能落下。

  再拿个医药箱过来。”

  “是”小王带着三个孩子走了

  ————

  “你受伤了?”黎雨拉着林宪问到

  林宪一笑,“我没有。你把你的伤忘了?昨晚一场大雨,没有及时处理,别再感染了。

  再说,你看看申坤脸上,再不消消毒,你让他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申坤一听不乐意了,“老大,我不是靠颜值的,我是靠内涵的。这个小王怎么这么慢。”

  ……

  小王拿个两个药箱,林宪接过一个,便拉着黎雨进了帐篷。

  “脱衣服吧”

  黎雨腾的一下脸就红了,“要不找个女警吧”

  林宪手里拿着剪刀,只是笑看着她

  黎雨拉开拉锁,把外套脱下,又将左肩膀的衣服扒下。

  林宪抚上洁白的纱布,手指已经能感觉到纱布的潮湿。

  将纱布剪掉后,上面带着些血迹。伤口边上已经微微泛白,林宪看着不忍皱眉。

  “忍着点”说着,用镊子将白色死皮揭去,又涂抹了碘伏,用绷带包扎好

  “疼吗?”

  “没事”

  ————

  小王见俩人出来,上前汇报,“队长,村民们全部集合完了,在广场上。”

  “走吧”

  ……

  林宪他们看着眼前木讷,无知的村民,都默默无语。

  果然,村长和那个男人都没有回来,以及那个青年人。

  疯妇人在人群里畏畏缩缩,低着头。

  黎雨:“咱们现在怎么办?”

  “上山”

  ————

  山上,因为下雨的缘故,四周一片清凉。

  圆形祭台上,还一如往日,古朴,神秘。

  只是这木桩上的祭献人,变成了村长和那个男人。

  俩人脚下铺着木柴稻草,身上捆的却不是麻绳,而是铁链,头上罩着黑布。

  而俩人之前,一个一身红色西服,面带脸谱的男人,眼带笑意。

  只见他微微鞠躬,“Hi,你们是来听故事的吗?

  正好,他们要开始讲了。

  下面有请我们的主讲人。”

  说着手一挥,将蒙在俩人头上的黑布掀起。

  青二回头对林宪几人一笑,指向村长,“先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我叫秦国天,是这个村的村长。”

  青二又看向另一个男人

  “我叫秦国林,别人都叫我老五”

  “你们两个谁说说,你们都干了什么?”

  青二见俩人都不吭声,掏出一把枪,对准村长

  听见身后警察的拔枪声儿,

  “警察同志,你们千万别乱动,你们的脚下可是有炸弹哦”

  “我说,我说。求求你,别开枪。”村长求饶到

  ————

  “秦村的传承有多久谁都不知道,只是据说,好像是一个远古的大族的后人。

  村子里一直流传着活祭孩子的传统,名为圣火祈福。

  被活祭的孩子称为圣童,必须是阴月阴时出生。

  圣火祈福…

  圣火祈福,顾名思义,就是将孩子烧死,以祭上天,祈求上天的保佑。

  并且,村子里所有人都必须遵守这个秘密,不得与任何外族人说起。

  否则,他们家的祖坟便要迁出这里,死不得其所。

  上一任村长死后,便由我接任村长,主持祈福仪式。

  我也只是在尽我村长的职责啊。”

  青二冷笑,把枪抵在村长的太阳穴上,“没有了,你确定你说完了?嗯?”

  “有,有”村长赶紧说道

  ————

  “我以前在村子外面呆过,知道外面很多诱拐儿童贩卖的。

  我就想到了村子里的祈福时用的圣童。

  我回到村子,骗取了上一任村长的信任,让他当众宣布下一任的村长是我。

  后来,过了两个月,我趁着晚上,偷偷潜入老村长家里,把他给弄死。

  只是,我从老村长家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老五和老七。

  ……

  “国天,你怎么从老村长家出来了?”

  “我,我…”

  老七见他一脸惊慌,便往里闯

  进去之后,老五指着他

  “你,你把老村长怎么了?”

  秦国天吓得直接跪下,“你,你们听我说。咱们村里不是有圣火祈福吗?

  你们说,那孩子被烧死多可怜啊。现在外面,好多人都买孩子,出的钱可多了。

  我们把孩子拿去卖了,他们能活下来,我们还能得到钱。”

  老五和老七对视一样,将秦国天扶起来。

  老五说,“哼,圣火祈福全村人都得参加,那么多人,你怎么动手?”

  “我早就想好了,这圣火祈福这不是没有空子可钻。

  比如,祈福的时候,我们是先叩拜祈福,之后才是点圣火。

  火点着后,所有人必须离去,根本没有人去留意这孩子是不是真的被烧死了。这时,只要我们偷偷回去,把圣童带走卖掉,就可以了。”

  老七开口,“那不还是得点火,万一那孩子被烧坏了怎么办?”

  “老村长一死,只要明天我宣布他是死于意外,你们再给做个证,那帮子村民肯定相信。

  之后,圣火祈福,就得由我主持了。

  我们可以把铺在圣童脚下的木柴提前弄潮,只在上面铺一层干的稻草。

  还有,可以提前让一个人在祭台边的木屋里等候,我们一走,立马把火扑灭。

  我已经联系好了一个贩卖人口的组织,我们只需连夜把孩子给他们送过去,他们会把钱给我们。”

  “好”

  ……

  事情一直按照秦国天的设想进行着,只是除了那一年…

  一个妇女打乱他们的计划

  她那孩子是阴月阴时出生,也在圣童之列。

  晚上偷偷来到秦国天的家里,想要求他放过自己的儿子。

  可是,那晚,偏偏听到了他们三人在讨论事情,被他们发现后,逮住。

  三人见她长得也是容貌秀丽,便忍不住色心大起。

  ……

  后来,他们将那妇人扣下,却不成被她逃掉,在祈福之时,那妇女胡言乱语,还好被他拦下。

  晚上祈福过后,秦国天三人合议,怕村民起疑。

  而且老天也助他们,一场大雨,将村外唯一的路途阻断。

  老七冒着大雨,去村里给井里投了毒。第二天,果然村里大部分人都倒下了。秦国天顺势提出,多补祭一位圣童,以平上天之怒。

  之后,再让老七偷偷去井里下了解药,村民又都好了起来。

  从此,更是对圣火祈福,深信不疑。

  并且,从那以后,祈福便从祭两位圣童变为三位,五年一祭变为两年一祭。

  再后来,那妇女便疯了,他们这就没有多加看管。

  而村民更是因为她打断了祈福仪式,不能准时进行,从而是村子遭受灾难,不再理会她。”

  ————

  青二抬头,看着头顶的蓝天,云朵还未散去,只是四周温度有所上升。

  “你们觉得他讲得这个故事好听吗?”青二问

  但是,他似乎也没有想让林宪等人回答,“我想问一下,何为正,何为邪?

  他们将孩子卖了来换取钱财,是好是坏?

  如果是坏,可是他们把孩子带走,却又免于被活活烧死,是好是坏?”

  青二的一番质问,连在场的一些警察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们三人,传播不良思想,杀人,包庇,强奸妇女,贩卖儿童,天理不容。但是,他们该得到怎样的惩罚,应该有国家法律来评判,而不是你。”林宪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

  青二又抬头看了看蓝天,云彩散去,太阳露了出来,周围的温度也在攀登。

  青二笑了,虽然带着脸谱,但就是能感觉他在笑,“你们知道什么是最公平的吗?”

  “是太阳,因为世间的每一个人,它都能照射到,世间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它的温度。”黎雨答

  “是啊,它能驱散邪恶,能让阴暗的人坠入地狱。”

  伴随着青二“地狱”两个字,三人身上大火突起,妖艳的蓝绿色,伴随着大量白色烟雾。

  “是磷火”

  林宪等人刚要刚要冲过去,青二掏出一个遥控器

  “砰”炸弹的威力并不大,却距离极近,一时也让林宪等人很难再站起来。

  身着红衣的青二站在火焰里,更仿佛是火心一般,

  “我曾在火中死亡,又在火中重生。我就是火焰,注定该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青二摘下脸谱,皮肤苍白,眉目俊秀,脸上的稚气还在,他在笑。

  四周都是秦国天和秦国林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儿。

  林宪试图爬起来,却动弹不得。

  突然,那个疯妇人冲了过来,直奔着青二而去,口中还念叨着,“儿子,儿子…”

  只是她还没有跑到青二身边,就踩到一个炸弹,顿时血肉满天。

  而青二还在笑,只是脸上已带走痛苦之色,最后再也撑不住,倒了下去。

  “妈…”

  火焰吞噬生命,将人的皮肤烧黑,只希望它能将人的心底的黑暗照亮,如同青二所说,驱除邪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