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圣火祈福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105 2017.01.22 10:54

  吃完饭,几人围坐在火边,乡下到底是比城市,空气更好,仰头便能看见朗朗星空。

  一休从帐篷里出来,“老大,已经联系过局里,提审秦丽张本了”

  “咦,你们看那边怎么那么亮啊?”申坤指着前方

  河的对面是大安山连绵山势中海拔最低的一座山峰。

  此时,对面山顶,火光照天。烟缕袅袅间明月为背,如水墨画般。

  可惜,他们没有心思欣赏,如果,事情真像他们猜测的那样…

  几人对视,警察的自觉有时候是很灵敏的。

  “怎么办,这附近没见有桥?”申坤急问

  林宪当机立断,“淌水过去,水不深。”

  虽然海拔不高,但毕竟是晚上,几人不熟地形,往上攀爬也是不易。

  ————

  山顶是一大块平坦地形,一个用青石堆砌的圆形平台,三根木桩高高立上。

  平台中间还有篝火,四周也是火把林立。

  村长站在台上,几个壮汉站在平台边缘,身边放了三个抬板,上面的东西罩着黑布。

  下面全是村民,前老后少,女性被排在最后。

  村长拐杖敲地三下,下面连一点嗡嗡声也没了。

  “秦村传世百年,风调雨顺,人畜无灾,全靠神明保佑。

  圣火祈福,世代相传。

  今夜便是两年一度的圣火祈福仪式。

  希望各位,虔心祈福。希望神明,保我秦村。

  请圣童”

  壮汉抬起木板,走上台来,将木板放到台中间。

  “圣童显像”

  壮汉大手一扬,木板上竟是三个铁筑牢笼,里面关着的,竟是三个孩童。

  有两个看着像是五六岁,更可恶的是,一个才不大一点,站都站不稳,扶着栏杆,嘴里还在自己吐泡泡玩,满场都是他的笑声。

  “送”

  壮汉打开牢笼,将三个孩子抱了出来,用麻绳捆在木桩之上。

  或许是壮汉捆的太紧,弄疼了那个最小的孩子,也可能是他自己终于感觉到了害怕,扯开嗓子大哭了起来。

  两个稍大的本这就是压抑着,见有人开头,也按耐不住,大哭了起来。

  孩子的母亲听着孩子哭声,或许再也受不了了,也是哭喊着往台上冲。

  “拦住她们。难道上回的事情你们都忘了吗?”

  几个妇女顿时停在原处,只是默默流泪,那毕竟是她们身上的一块肉啊。

  可是,十六年前,村子里的那场大灾难,在场上了年龄的,谁不知道。

  那天就因为一个女人,舍不得自己五岁的孩子,拼命阻拦,害的圣火祈福无法按时进行。

  第二天,村里大半人,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偏偏大雨倾盆,通往外面的路因为塌方,而被堵住。

  村里一时得不到任何救援,还是当时尚且年轻的村长提议,补祭上天,多加一个圣童,村里的人方才有所好转。

  而那个女人最后也疯了,村里人才没有过多计较。

  ————

  见那几个妇人安静下来,村长冷哼一声,再次高声道,“请圣火”

  壮汉从边上抱来柴棍,堆在三个孩子脚下。

  又从旁边的莲花形的石碗中,将带有油布的短棍点着。

  站在木桩旁边,孩子们的哭声,丝毫不能另其动容。

  “跪”

  村长带着村民齐刷刷,以头点地,甚至有些村民口中还念念有词,显然是对这圣火祈福颇信不疑。

  “起,

  点圣火”

  ————

  壮汉回身,带火短棍就要从手中脱落。

  “住手”

  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林宪等人,冲上圆台,将壮汉与孩子隔离。

  黎雨赶忙将孩子解开放下,护在身后。

  她不敢想象若他们再晚片刻,这些可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处境。

  这时有一人从下面走出,趴在村长耳边低语,“这几个就是今天称是进村来玩的游客”

  村长听完,“这是我们村子里的事,还请你们不要多管闲事。”

  一休开口说到,“你们这是杀人,是犯法的”

  刚上来的那个人威胁到,“哼,我们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耽搁。快点让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好啊,我到要看看你们怎么不客气”申坤大喊道

  那个人看了眼村长,见他微微点头,便一挥手,几个壮汉便一齐扑上。

  只可惜,如果他们面对的是普通人,照他们的体格,肯定能赢。

  但是,林宪他们可是训练有素的警察,即使是涂淼易临,也是有一定的防身能力。

  村长见他们轻轻松松便把人撂倒,脸色更是难看。和旁边的男人对视一眼,俩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狠厉。

  村长转身,声音缓缓充满蛊惑,“村民们,还记不记得,十六年前的事情。

  当时就因为有人阻拦,天神震怒,我秦村遭殃。

  今天,他们,还要阻住我们,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地下村民互看,“上啊,把他们赶走”,说着,翁涌而上。

  林宪他们顿时就为难了,刚刚那几个壮汉,说撂倒这就撂倒了。

  可是,现在冲上来的,甚至还有老人和妇女,这要是出点事,谁都担不起。

  所以,几人只能以躲避为主,尽量撑住。

  “一休,小王他们什么时候到啊?”脸上刚被抓了一道的师岷问到

  “我也不知道啊”

  ————

  巨大的声响传来,如同平地惊雷,众人一时都顿住。

  林宪也默默将伸到背后准备拿枪,鸣枪示警的手缩回。

  村长回头交代,“去看看怎么回事”

  这时,一休也趴在林宪耳边,“老大,路边山体被炸,落石堆在路上,小王过不来,只能等明天白天吊车过来,把石块起开。”

  或许这累累恶行,老天也看不下去,不忍催泪。

  “哈哈,看吧,连老天爷都不帮你们,我看这火,你们今天是点不着了”一休嘚瑟道。

  “村长,怎么办?”

  “老七哪?这个时候怎么还不见他?”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来今天的计划是进行不下去了。”

  刚刚跑出去查看情况的人回来了,“村长,路又被堵了”

  “村长,看来今天也不能按时交货了。”

  “老五,把孩子要过来,我们回去,明天再说。不能让其他人发现真相。”

  “好”

  ————

  老五:“你们几个把孩子交过来”

  林宪:“不可能,孩子我们要带走”

  “你”

  村长将老五拦下,双臂伸展“愿神明体察实情,不要降罪秦村。大家都散了吧,你们几个,请吧”

  林宪带头,黎雨一休申坤抱着孩子,涂淼易临在旁边护着,师岷断后,一路向营地而去。

  ————

  见都走了,老五立马上前,“村长,怎么办?”

  “今天晚上偷偷去井里投东西”

  “难道要?”

  “哼,我要让十六年前的事情从新上演,再次激起那群蠢货的恐惧心理,让他们去找那几个人麻烦。”

  “这老七不会出事了吧?”

  “走,去看看去”村长带头向旁边的小屋走去

  俩人走到小屋门口,“老五,老五?”

  俩人推开门进去,老五刚要开灯,却感觉身上一疼,就倒了下去,而同时倒下的还有村长。

  缓缓倒下的身后,一个红衣人的身影显现,脸上带着红色面谱。

  ————

  而返回营地的七人,拿毛巾把孩子擦干净,因为根本没带多余的衣服,没有干衣服给他们换。

  所以只能把孩子的湿衣服脱了,塞进睡袋。

  看着孩子都睡着后,才退出去。

  “还好帐篷当时扎的离河边远,不然这雨下的,河水一涨,我们这都成海景房了。”一休感慨到

  “老大,为什么不让他们把孩子带走啊,我们这连个保暖的都没有,感冒发烧怎么办?”

  “那个村长在村里的威信很高,让他们带走只怕这几个孩子的父母不一定能保护孩子,还不如我们还有那。”

  黎雨抢答到,感觉林宪摸摸她的脑袋,就知道自己答对了。

  林宪点名“申坤,说吧,你有什么发现”

  “我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烧死孩子的打算。

  木柴虽然堆在孩子脚底,可是我刚刚趁乱摸了一下,是潮的。只有上面铺的那层稻草是干的。

  而且,解开孩子身上绳结的时候,很容易就解开了,如果他们要烧死孩子,直接系成死结不更简单。”

  “如果他们不打算烧死孩子,那他们准备干什么?整的这个仪式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是真的打算烧死这三个孩子,除了村长和他身边的人”涂淼淡淡开口,“在村长说天降惩罚时,那些个村民眼中的恐惧害怕是真的。”

  “那村长和那个人不是真心想要烧死孩子,他们想干什么?”

  众人摇摇头,这也是他们想不通的,看村长今天的那个样子,更不可能是要救孩子了。

  “不是真心想烧死孩子的,不止两人,还有两个,一个已经躺在法医处了,一个是青二。”林宪突然开口

  黎雨点点头,“确实,村长身边的那个人的年龄看起来和易临检查的那具尸骨的年龄差不多,都是五十多岁。”

  林宪:“今天的那群人里没有我们今天白天在村口遇见的那个青年人”

  黎雨瞅着身边人,“你是怀疑那个青年人就是青二?为什么?”

  “我们进村半个下午都没有遇见过其他人,而他却能在我们一进村口就出现。怎么想都觉得,他更像是专门在那里等我们。

  而知道我们要来的,还能专门在这等的,也就青二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