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再次交锋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72 2017.01.20 18:54

  “老大,小雨,你们来了”一休无精打采的。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黎雨问道

  “一觉醒来,浑身都疼,特别是脖子”

  “脖子?你宿醉也该是头疼啊?”

  “哎,一休,你脖子疼不疼?”申坤摸着自己的脖子走了进来。

  “疼啊,你的也疼?”

  “对啊”

  “一会儿师岷来了问问他,看他脖子疼不疼。”

  人向来都不经说,这不说曹操,师岷就来了。

  “小岷岷,你没睡好啊,瞅你那黑眼圈。”申坤拿出镜子给师岷

  师岷这回脸也黑了,“昨天有两个混蛋,唱歌跳舞,鬼哭狼嚎的,还怎么都弄不上楼。”

  一休接着问,“那后来哪,你把那俩混蛋怎么着了?”

  这时,易临眼睛也离开了他面前的《人体结构详解》接口到,“昨晚我接到一个电话,问怎么对付喝醉的人,我只回了四个字:击而倒之”

  申坤追着已经偷偷挪到门口的师岷跑了出去,口中还大喊着,“师岷,你个混蛋”

  而另一位——一休则还沉浸在震撼中,易临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

  见都闹腾的差不多,林宪发话了,“我们再去一次工厂,看看能发现什么”

  涂淼见易临不动,“你不去?”

  “研究尸体”

  ————

  工厂已经被炸得不成样子,黎雨和林宪申坤顺着楼梯,又来到最后那间宿舍。

  整间宿舍只有一扇窗户,中间隔着办公楼,远远对应着另一栋宿舍楼

  “老大,你当时是站在这里?”

  “嗯”

  “根据玻璃破碎的程度,距离,用的应该只是普通狙击枪。

  两栋楼直线相距20米,窗户玻璃破碎在上部,直径5厘米。

  根据勾股定理,所以,凶手当时应该趴在对面的”

  “五楼”林宪淡淡接口

  申坤看了看手中的简易图,默默收了起来

  黎雨:勾股定理能这么用…

  “师岷,去对面五楼看看”

  “是”

  “老大,外围发现一道车轮印。在工厂的北边十米处”

  ————

  工厂的北面是一片荒地,林宪几人到的时候,只有涂淼在

  “一休哪?”

  “他带人顺着车印往前走了”

  申坤蹲在地上,用手比划一下,说到“胎宽二十,左胎外侧和右胎外侧距离是2米2,所以车宽应该在2米2到2米3之间,是一辆大货车。”

  “这里和工厂大门相背,当时情况也十分紧张。这里地处工业区,停着一辆货车确实不会惹人注目。”黎雨想了想又说到,“看来,那天他们就是在这里观察我们,控制炸弹的”

  这时,林宪手机又响了,“老大,五楼一具尸体,饮弹自尽,身边放着一柄K5狙击枪,在他身上搜出一封信。”

  “信上说什么?”

  “期待再次相遇”

  ————

  这时,一休也带人回来了,“前面发现了货车被烧毁的残骸,并没有在周围发现脚印,货车被烧毁的地方前面是一片树林,再往前是一条小路,没有监控。”

  师岷也带着那封信而来,不是之前给林宪和黎雨的黑色,而是赤红色,黑色暗纹。

  “走吧,看来这里是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林宪带头向前走去

  ————

  回到局里,正好赶上饭点

  涂淼早早就给易临打过电话,让他去食堂等着

  几人打完饭,找了张八人桌子坐定。

  林宪将黎雨盘里的鱼肉夹到跟前,

  一休见了,“老大,你想吃鱼,吃我的就好,抢小雨的干什么”

  其他人具是怔住,只是可怜了申坤,一口水刚进去就又喷了出来,也就是得亏对面没有坐人。

  林宪将鱼刺一点一点挑干净,极其细致

  ,确定没刺后,便又给黎雨夹了过去,

  说到,“一会儿吃完我陪你去医院,今天该换药了”

  而另一边,易临虽面无表情,手上却没有落下,见涂淼喜爱吃这里的酸辣土豆丝。便将自己盘里的全部抄给他。

  申坤看着那边四人整个氛围好像都是粉红的。

  而他们这边那,冷风那个刮啊,“哎,为什么,我就找不到个喜欢的人那?”

  一休也是受了刺激,但是又不敢说老大什么,易临那个冷脸他也不敢惹,只能和申坤拌拌嘴,

  “切,就你学的那个痕迹学,谁敢跟你啊,天天干点什么一眼就被你看出来了!”

  申坤不乐意了,“那涂淼学的还是心理学那,有什么事不也能被他看穿?”

  “你确定就易大法医那不动如山的面部表情,涂淼真的能看出什么?”一休问到

  “你学计算机”涂淼和易临,真应了那句话。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句话噎死人。

  ————

  众人吃完饭后,也就各司其职,开始翻看查阅资料,进一步加深对“青”的了解。

  “老大,咱们以后在哪办公啊?我那一堆痕检宝贝,无处安放啊”

  “东南边的那栋老楼,太长时间没用过,还得从新装修布置一下。”

  “装修好,近段时间也是用不上了”易临拿着一份报告出现在门口

  “为什么啊?”

  易临把报告甩给他,就在涂淼身边坐了下来

  “死者与秦丽DNA不相匹配?什么意思?”

  “尸骨不是秦丽母亲的”喝了一口涂淼递过来的水,易临淡淡说到

  众人又一致把目光调转,看着林宪,“我去找老吴报备,你们都回去收拾,准备出外勤”

  ————

  秦村背靠大安山,虽属R市,却交通闭塞,村口唯有一条土路通向外界。

  消息信息并不发达,村民思想也较为落后封建。

  “通过对秦丽的询问,青二也知道他们杀害秦丽母亲的事情,并且准确的知道,尸体藏在哪里。”一休背着一个大背包

  “青二把尸骨换了就是为引我们来?他是三年前就开始策划的?”黎雨问到

  “尸体有化学加速腐烂迹象”易临手提一个旅行包,

  “从骨骼形态能判断出死者为男性。

  从关节的磨损情况能够判断出,死者年龄在五十岁左右。没有其他痕迹”

  “老大,我只好奇,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装成游客啊?”一个大背包,一手一个旅行包的师岷,声音十分幽怨

  “小王说这里村民的戒心很重,装作游客比较方便”林宪答

  ————

  走到村口正好遇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那青年人看见他们,上下打量一番,上前问到,“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申坤自觉担任了交流大使的任务,“你好,我们是来游玩的。”

  那青年人又看了看他们身上包,“我奉劝你们还是走吧”,说完便不再理他们,转身要走。

  申坤赶忙上去拦着,“那请问村长家在哪?”

  那青年人像是没听到似的,直接绕过申坤而去。

  一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还好出发之前,老大让我找小王画了张地图”

  林宪接过地图,“黎雨,申坤和我去秦丽家看看,你们几个去村长家”

  这时,突然从旁边的小巷里冲出一个女人,头发凌乱,眼神癫狂。

  口里一直嘟囔,“还我儿子,还我儿子,不要烧死他…不要…”

  而刚刚那名青年人跟在她身后,任由那名妇女乱跑,眼神淡漠。

  俩人似完全没有看到他们般,向着村子那头而去。

  几人对视一眼,林宪开口,“先走吧,青二把我们引过来,自然会让我们看到他想让我们看到的。”

  ————

  林宪三人来到秦丽家,正如报告上所写的,秦丽家离主要居住地有一定距离。

  一个不高的小山坡上立着一间平房,外观十分破旧,一看就是长期无人居住。门前脚印凌乱,应该是上回小王他们来时踩出来的。

  林宪用眼神示意申坤上前开门。

  申坤上前,猛的将门推开,结果就悲剧了。

  门楣上本就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上回小王轻轻推开都够呛的了。

  这回,灰尘更是扑面而来,还好林宪提前就拉着黎雨站的远远的。

  林宪看灰落得差不多了,很不义气拨开挡在门口的申坤,走了进去。

  黎雨强忍着笑,掏出一片湿巾递给申坤,也跟着进去了。

  申坤:……老大欺负人。

  屋内地面也是一层厚厚的灰尘,脚印凌乱。

  来到那个之前装有尸骨的柜子前,柜门大开,柜子上的皮也有所剥落。

  柜子里一边空空荡荡,还有一边挂着几件衣服,颜色陈旧。

  下面放着一个盒子,并没有盖严实,看的出来,最后拿起一次拿起它的人是很慌乱的。

  “这里面之前装的应该就是秦丽口中的一万块钱”黎雨在一边蹲下说道。

  就只因为这一万块钱,秦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友将自己的母亲活生生闷死。

  不知道她花这一万块钱时,心里会不会想起她的母亲,会不会感到一点点悲凉伤痛。

  林宪将盒子盖好,放回原处。站了起身,又走到床边。

  床上的被子已经被老鼠啃的不像样了,满床的棉花,灰尘落在棉花上,将原本洁白无暇的棉花染成黑色,如同人心。

  “老大,这里已经没什么痕迹可寻了,其他屋我都看遍了”申坤站在门边说

  “来这里也就是想找找看,青二会把秦丽母亲的尸骨藏哪。既然没有,就走吧”

  三人向外走去,黎雨突然喊到,“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