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三、忙来忙去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11 2017.05.25 17:16

    仿佛是要印证林宪的话,

  第二天,林宪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是老吴,通知专案组全体回局里报道。

  “咳咳”,老吴清清嗓子,“舒伟的案子那,目前没有任何进展,但,经过他的协助,黎雨已经可以完全排除嫌疑了。

  你们几个也休整了几天,不如今天就复职归队吧。

  接着好好调查“青”的事情,早日打击犯罪。”

  “是”

  “还有一个好消息!”

  见众人都不搭理他,老吴鼓足嗓门,“你们专案组的专用办公地,已经全部维修装饰好了。

  高不高兴?”

  “太好了,老吴…”

  “我要去看看”,一休说完,就跑了出去。

  ……

  外观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旧黄的老式洋楼,大门上带着现代的指纹加瞳孔扫描双重锁。

  一休兴匆匆的的伸出手扫描指纹,幻想着里面的场景。

  四周却顿时警铃大响,把一休吓了一跳。

  “哈哈,肯定是你太笨了,老大嫌弃你,把你除名了。”跟在一休身后差半步到的申坤毫不留情的嘲笑到。

  “来,我给你开开,带你参观参观啊!”

  申坤伸出手指按在扫描板上,再次响起的警铃声顿时让申坤脸色如墨。

  警铃声和着一休的笑声,对于申坤来说,声声入耳。

  老吴带着其他人缓缓而来,“要不是我提前交代今天听到声儿不用动,你们俩就已经被包围了。”

  “老吴,为啥我俩的指纹不能开锁?”

  一休委屈的问。

  “你们的指纹还没收录嘛”,说着,上前打开门。

  “一楼是集体办公的地方,平时可以在这里推理案情,开会之类的,还有茶水间。

  二楼我分设了几个专门的房间。

  有法医室,还配了一个小的停尸间,痕检需要的设备也有专门的房间,还有档案室,审讯室等。

  休息室在三楼,忙的时候,可以在里面稍作休息。”

  易临从法医室出来,眼中尽是满意,看来,老吴给配的设备确实不错。

  上午浩浩荡荡的搬家工程,下午又把东西都收拾归放整齐。

  ————

  第二天早上,一休对新环境的新鲜劲还没过去,哼着小调,拿着块抹布,擦擦这,擦擦那。

  林宪和黎雨进来,“其他人那?”

  “易临上边摆弄他的东西,涂淼看他摆弄设备。

  师珉和申坤在楼上处理昨天没归类的资料。”

  “喊他们下来,开会。”

  “得嘞。”

  …

  “一休,舒伟现在在哪里?”

  “已经出院了,因为不能在说话,所以,老吴帮他申请了提前退休。

  现在在家里修养,听说还在学习手语。”

  “我之前问过他一些当时现场的事情,只是没有什么有用的。

  涂淼,师珉你俩去他家一趟,他之前也是一名刑警,这几天心绪平稳了,说不定能想起一些东西。

  其他人大面积的开始筛查舒伟的社会关系。”

  “是”

  …

  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舒伟,他的宽恕不代表原谅。

  ————

  涂淼和师珉是在舒伟家楼下看见他的,舒太太陪着他在晒太阳。

  俩个老人家慢慢的在用手语进行基本的交流,偶尔有什么不会的,想不起来的,就翻翻放在腿上的指导书。

  看到他们两个,舒太太打过招呼,便借口拿东西上楼去了。

  两人扶舒伟从新坐下,开口问到,“这次来打扰,主要还是想问问您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没有想起什么。”

  舒伟接过递来的白纸,“该说的我已经给你们队长说过了。”

  “您再仔细想想。”

  ……

  论专案组谁最八卦,当然非申坤莫属,游走于大楼各处,自然也积累了深厚的人脉,多多少少的都能混个脸熟。

  “老大,根据我问局里的同事,这舒伟平时可以说是两点一线式的生活。

  来局里上班,回家,偶尔会陪老婆去买菜或者去广场散散步。”

  被派去打听的申坤回来说到,“而且啊,和他合作过的同事对他的评价都是,严厉但不苛刻。”

  一休也抬头说到,“我查过他的出入记录,自打他调回R市任职,都没再出过R市。”

  黎雨叹口气,“听着就感觉他是个生活十分平淡的人,这样的人能得罪什么人?”

  林宪拿过桌子上震动的手机,是师珉。

  “老大,舒伟他说,感觉那个人对他似乎充满了仇恨。”

  “仇恨?”

  “对。”

  “行,知道了,你们回来吧。”

  …

  “要不把舒伟经手过的所有案件都查一遍?”,一休建议。

  申坤说,“他从警几十年,全查一遍,黄花菜都凉了。”

  仇?什么仇哪?

  专案组众人苦思冥想,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

  “按理说,能报复一个警察的无非就是罪犯了。

  要不我们从最近舒伟经手的并且释放了的服刑人员入手。”

  黎雨的想法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大家都分头去各监狱和局里资料室查阅档案。

  涂淼和师珉也接到指令,直接改道去了最近的女子监狱。

  ————

  一休和易临通过检索系统,调出了和舒伟有关的所有档案位置,在档案架上找到。

  两人面对面坐在档案室里仔细查阅,突然,易临敲了敲一休面前的桌子,推给他一份档案。

  一休拿过,那是一份已经有些破旧的档案。

  上面专办警察那栏写着第三大队,一休立马在一旁的电脑上输入档案上的日期,调出那一期的第三大队人员名单,上面队员那一块写着舒伟的名字。

  所以,这份档案虽然没有出现过舒伟的名字,却也会被检索出来。

  而档案上记录的正是舒伟弟弟杀人的那桩案件。

  根据当时的刑警走访结果,受害人父母早亡,亲属一栏只写着他还有一个弟弟。

  只是按照正常情况,受害人资料后面还还应该附一份受害人亲属的详细资料,方便日后对案件有疑议可以做回访调查。

  但是,一休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有找到。

  “行,我知道了,你和易临接着找还有没其他可疑的,让小王给那个受害人所在地负责的派出所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

  “是”

  一休挂断给林宪汇报的电话后,又给小王交代好,将面前的档案整理整齐,放在一边,准备一会儿办手续借出去。

  …

  舒伟因为身份,当时肯定是没有办案权的。

  “老吴,事情就是这样,你还记得具体的情况吗?”

  “嗯…受害人有个弟弟这事还是我去走访时知道的。

  我依稀记得,当时听人说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这么多年了,应该也就是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只是他这弟弟从头到尾就没找着。”

  “好,先不说了,一休又打电话来了,估计又有情况。”

  “好,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

  “老大,根据当地派出所反映,受害人的确有个弟弟,叫方嘉,我正在通过人口数据检索。

  只是,如果这个方嘉也是青组织里的,我觉得工作难度会很高,毕竟,他们那边也有高手,入侵系统,修改数据不是没有可能。”

  “不会,我倒觉得他们巴不得我们赶紧查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你按照正常的思维,先把本地人员排除,他户籍不是在C市,这不又多了一个点。”

  “老大,你说,这个方嘉的可能性有多大?”

  “那得看你能筛出来多少符合条件的,行了,有情况随时报告。”

  “是。”

  ————

  林宪仰头把水喝完,放到桌子上,而黎雨就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楼下监狱犯人在集体活动。

  一个穿制服的人推门进来,“抱歉啊,两位久等,我是这个监狱的负责人,刚刚在开会,两位就是市局派来协助调查的同志吧。”

  “协助调查?这里发生什么事儿了吗?”,黎雨问到。

  “怎么,两位不是来协助我们调查最近一起在押犯人逃狱的事情吗?”

  “我们是市局专案组的,这次来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况。

  你说的,逃狱,能给我们详细说明一下吗?”

  “是这样,十天前,狱警查房,发现一名犯人不在,整个监狱都找遍了没有。人犯那是个杀人犯,他的出逃肯定会带来社会危害的。

  如果声张出去,会引起恐慌的,所以,我们马上通报了市里,秘密调查无果,所以市里派专人协助我们调查,我还以为是有结果了那。”

  “整个监狱怕是布满了监控吧!就没一点蛛丝马迹?”

  “没有,他的消失,怕是只能用离奇来形容了。”

  “能把犯人的资料让我们看一眼吗?”

  “就在办公桌上那,这几天啊,就研究这事了。”

  说着,起身在桌子上一堆文件里抽出一张纸。

  林宪接过,纸上印着犯人的基本信息,服刑理由,年限。

  “可以把这个给我们复印一份吗,还有能知道他这个案件当时是哪位警察负责的吗?”

  “等会儿,我给找找啊。”边找边说到,“移交犯人的时候,还要有一份案件总结在我们这备份。

  有了,是一位叫舒伟的警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