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四、艺术邀约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39 2017.05.25 17:17

    专案组办公室再度热闹起来。

  “我和黎雨在监狱里了解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来的时候,我也问过老吴了,这个逃狱的案子目前没有任何进展。”

  “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两个嫌疑人。方嘉为哥报仇,那个出逃的向阳是报复舒伟。”

  “我到觉得,向阳是个烟雾弹,说不定啊,就是“青”把他给弄出去的。”

  “我和师岷的想法是一样的。

  第一:我们目前所知道的,除了青一,其他的年龄都锁定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向阳的年龄不符合。

  第二:除了青五,我们没有活捉过“青”里面的任何人,而且,青五还是有意被抓。

  我刚看了卷宗,整个过程没有什么有技术刑侦难点的地方,说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杀人犯。”

  “不一定,“青”更给人一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感觉。”

  “一休,筛查的怎么样了?”

  “还在进行,马上就有结果了。”

  “行,都忙吧”

  …

  “快来看这个!”一休突然站起来喊到。

  “怎么了,有结果了?”黎雨放下手里的资料,脚下使劲,椅子就滑了过去。

  “这…什么东西啊!

  以模型真实还原死亡场景,生命的卑微与珍贵。

  沉寂数年的艺术天才——方嘉,将于十一月五日为您带来艺术的盛宴。

  地址位于:风落庄园。

  届时,请持邀请函前往参观(邀请函以随机发放)”

  “发到我们电脑上”,林宪走回座位坐下,其他人也回到位置,打开各自的电脑。

  “这又是“青”组织的活动?”

  “这个邀请函的图片和我们所收到的几乎一模一样,所以,除了他们也没别人了。”

  “差不多,只是火漆上没有青字。”

  “风落庄园在哪啊?”,申坤问。

  一休科普到,“这个风落庄园就在牛头山脚下,据说已经十几二十年没人住了,荒废了都。成鬼屋了,有人传说,真的在那见过鬼,还传,好奇心重的,去探险的,都失踪了!”

  “那他们有没可能是真失踪了?”

  “小雨,这失踪,这从没有人报警啊。久而久之那地啊也就没人再提起了。”

  “那这个风落庄园是谁名下的产业?”

  一休低头查了查,“主人是我市一名私企老板,生病在医院死亡,没有继承人。

  他的律师按照遗嘱拍卖了这个庄园,买家的信息查不到。”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只有四张邀请函,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进去四个人,我们目前根本不知道他们还邀请了多少人参加,什么身份。

  这也是我们现在当务之急要搞清楚的。其次,这些人的安全问题我们也要考虑。”

  “安全问题?”

  “对。不仅是其他人的安全问题,还有我们自己的,敌暗我明,我们正面见过没死的只有青五。

  但我们那,恐怕早就被他们摸得清清楚楚,一去就是监视目标。”

  “那老大,我们找一些其他队,或者从其他地级市偷偷借调一些他们没见过的刑警,再找到有邀请函的人协商或者购买他们手上邀请函,再由那些刑警持邀请函进入配合我们行动不就好了。”

  黎雨,“一休,这要是别的什么人,你这招啊绝对可行。

  可你觉得,你能想到,“青”想不到?他们怎么可能留这么大的漏洞给咱们钻?”

  “也是,不是,这他们又想搞什么啊?看展?提高我们的艺术修养啊!”

  “想搞什么还得去现场问问他们,总之,我们从没有走到他们前面过。

  所以,三天,抓紧时间准备,一休,马上想尽办法查有多少人收到了邀请函。

  师岷,申坤,带人去风落庄园附近勘察地形。”

  “是”

  ————

  面前一个个人形枪靶

  “林宪,你带我们来这做什么?”

  “打枪啊!不然还能干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枪!”

  “调查邀请函那是一休的事,我们在,也帮不上忙。

  申坤师岷一时半会的也回不来,调用警力的事情我已经给老吴汇报过了。

  到时候只有四个人能进去,我们得提升一下战斗力。”

  黎雨看了眼已经开始打枪的涂淼,手上也瞄准了远处的人形靶,“我还以为,他们会给我们一人一张邀请函呐!”

  “除了咱们俩,一休和涂淼的都是在他们专业领域进行测试后才发现的。”

  黎雨侧头想了想,瞄了眼林宪有失准度的枪法,“所以哪?”

  “所以,“青”总不能找个人和师岷打一架?

  易临是法医,直接给警局送一具尸体,尸体里放个邀请函?

  申坤那,就更没办法了。”

  “我觉得还有一个可能,比如,他们不喜欢折磨尸体,或者,他们没有能打的。”

  黎雨想了想,还是说到,“其实让我们打枪是其一。

  你也是想发泄一下,对吧?”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说了,不是都说男人的第六感不准!”

  黎雨和林宪坐到一旁供休息的椅子上,“涂淼,易临来休息一下吧!”

  接过黎雨递过来的水,易临突然开口,“他们选择风落庄园,肯定是对那里很了解,我们就算在周围布控,难度也不小。”

  黎雨灵光一闪,“这个风落庄园会不会是“青”的大本营?”

  “就算是,我们现在去了也找不到人。”

  桌下,易临握着涂淼一向冰凉的手,“我们在外围可能不能够帮的上多少忙,你们在里面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你们家涂淼怎么进去的,我就让他怎么出来,我一定会保护好他和一休的。”,黎雨眼睛睁得大大的,保证到。

  “那我哪?”

  “你还需要我保护?”

  “我是伤患!”

  “你…你…”,黎雨指着林宪的手指直颤抖,这俩天欺负她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伤患!

  看见黎雨脸上可疑的红晕,涂淼补刀,“小雨,我和一休虽然是偏文,但,既然能进到这个队伍,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点的。

  你还是好好保护队长吧!”

  “他…”

  “队长伤在腰腹,就算表面好了,还有内里,小雨,你有时间还是帮队长多检查检查”,易临一副专业的口吻建议道。

  或许这就是难得的最后悠闲的时光了,只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并不放松。

  ————

  看着一休哈欠连连,林宪问到,

  “怎么样了?”

  “总共找着了五个,

  一个大学生,最近得了个什么生物之类的奖。

  一个是那个大学生的同校友。

  一个是个老艺术家,小有名气。

  还有俩就是普通职员,没什么特殊的。这还是在社交网站上晒出来这个邀请函,我才能发现的。

  特别是那个老艺术家满满的讽刺。”

  “没了?”

  “没了,这五个全部都是纸质邀请函,所以,“青”肯定是以快递的方式发送邀请函的。

  根本无从下手!”

  “叮”,一休又急忙看向电脑,“老大,有一个发文说自己手里有邀请函的。”

  “目前来看,到真有些随机发放的意思。

  申坤,你介绍一下风落附近的情况。”

  “我和师岷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大家看一下。

  整个庄园外围没有发现人员长期活动的痕迹。”

  申坤把一张照片贴在白板上,“这是风落庄园现在外部的照片,我们不敢离的太近。”

  “看样子,这现在很破旧,一点都没要办展览的样啊。”

  “它这背后就是牛头山,山上你们去看了没,能不能找些制高点?”

  “老大,我们看了,我感觉这个风落庄园当初建设的时候也考虑了这个问题。只不过他们考虑的安全问题,所以,这背靠的地方,是陡峭的山崖,有部分的人工的痕迹。

  我是和师岷绕了大半个牛头山才到山崖边的,边上到风落庄园,我们的狙击枪射程不够。”

  师岷点点头,肯定了申坤的说法。

  “好处伴着坏处。照申坤的说法,我们在后面没办法控场,“青”也没办法由这条路进山啊!”

  “确实,小雨说的没错,这山崖人自身是随意攀爬不上的。”

  “左右哪?”林宪问到。

  “左右是大片空地,有什么举动一目了然。”

  “不管是他们的举动,还是我们的举动?”

  “对。”

  “那也别外围布控了,外围待命吧,听指挥,快速行动。”

  “按照“青”以往的行动思维,不给自己留后路的,都是要拿命一搏的。”

  “同志们!我来给你们送温暖了!”,老吴笑呵呵的推门进来。

  “你们那都什么表情啊!不欢迎?那这吃的可就全是我的了。”

  一休和申坤马上站起来,笑的要多谄媚有多谄媚,“局长,哪能不欢迎您啊!是小雨刚给我们讲了个…冷笑话,没反应过来。”

  “今晚上我值班,我看你们专案组的灯这么晚了还没关,猜你们就忙那,肯定饿了吧!”

  一休申坤迅速把打包盒都摆好,嘴上还恭维,“吴局长就是关爱下属,让您老破费了!”

  老吴笑着摆摆手,“没事,食堂剩下的,我都给你们打包了,卖不完倒了也浪费,就没要钱!”

  专案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