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六、杀弑盛宴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14 2017.06.27 09:38

  申坤和易临走上公交车,看到歹徒时都是一愣。

  这歹徒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神秘从监狱消失,找不到任何踪迹的向阳。

  只见他右手持枪,左手拿刀,左臂紧紧勒着一名女性,刀锋贴着那名女性脖子。

  “师警官,这根本没有制高点,我们的狙击手发挥不了作用。”

  向阳面对着这边,警察一旦有大的举动他都能发现。

  师岷想了想,“找两个人换便服,拿一副钢梯,跟我走。”

  易临看整个公交车三十多个人全部挤在车后部,前面的座位全部空出来,刚刚抬脚,就被向阳拿枪指着,“不许动!”

  易临面无表情,冷冷丢出一句,“我坐着歇会。”

  就从前门移动到歹徒所在位置的对面位置坐下,期间看也没看一眼随着他移动而移动的枪口。

  师岷带着两名特警半蹲穿梭在人群车前,少了标志性的警服再加上易临申坤分散向阳的注意力。

  师岷和两名特警成功绕到公交车的尾部,车后部密集的人群给了师岷最好的掩护。

  “一会儿我上去后,找机会给申坤他俩通个气,配合行动。”

  两名特警将钢梯立起,稳稳扶着。师岷后退两步,一个助跑,就着钢梯,两个飞跨就攀上了车顶。

  师岷脚下无声,掏出枪。来到公交车顶前部的一个安全顶窗,这个顶窗只能从内部打开,没有危险的时候,司机偶尔也会打开做通风用。

  不知该说是向阳运气不好,还是师岷他们运气太好。师岷变站为爬,减少被向阳发现的概率,也方便通过缝隙观察并击毙向阳。

  申坤开口交涉,“你想要什么?”

  “一百万现金,一辆车。”

  这时,易临又冷冷插嘴,好心提醒,“你刀尖往外放放,要是不小心割破静脉,你就没人质了。”

  “你闭嘴!”

  向阳又朝申坤吼道,“赶紧的,钱和车!”

  申坤,“已经去准备了,你别激动,耐心等会儿,不如我们聊聊你是怎么从监狱里神秘消失的?”

  “怎么消失的你管不着!”

  易临看到申坤悄悄的示意,开口说到,“他说的没错,我们确实管不着,这事有专门负责的刑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申坤怒气反驳到,“我们是警察,所有的罪恶都跟我们有关系!

  是,你是法医,尸体你见多了,但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忽视身为警察该有的正义!”

  “我是法医我就该冷血,不然,那么多尸体,老的少的,我都悲天悯人一番…”

  向阳手中的枪在两人之间游移,“你们都闭嘴,闭嘴!不许…”

  “砰”

  子弹从脑袋左侧穿透,一击毙命,向阳顺着惯性冲击,头撞在车窗玻璃,鲜血淋淋。

  易临快速起身,将那名被劫持的女性扶起,带她到一旁坐着。

  车后部的群众不由为守护他们人民警察鼓掌感谢。

  申坤转身下车,安排人处理现场。

  师岷将安全顶窗抬起,直接跳进车厢,倒是将群众吓了一跳。

  “怎么我一来你们就不鼓掌了?”,又看着易临,“你和申坤刚才配合怪默契的。”

  “还闹,谁是司机,赶紧把车开正。”

  ————

  林宪和涂淼看着眼前的展柜,紧皱眉头。

  林宪不像一休一样,他长期穿梭在各种命案现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模型是真尸。

  而涂淼的职业本来不会经常见到尸体,但是,他经常伴着易临,尸体自然也没少见。

  展柜里是一个用冰砖堆砌的长方体,尸体双臂张开,直挺挺的立在里面,脚不沾地。

  “这应该是直接把尸…模型倒上水冻在一起的。”

  涂淼怕其他人听到,引起恐慌连忙改口。

  顺着往前,

  头发被烧半截,不着寸缕,身上全部被烧烂的女尸;

  头部被整齐切下放在案板上,旁边是几根带着血肉的骨头,以及各种刀具,锅勺,分明就是一个烹尸现场;

  还有,身上插满一模一样刀具的尸体…

  想来是画面过于血腥,有些男士脸色都已经惨白。

  其中一个人或是认出了那个小有名气的艺术家,“李老,你觉得怎么样?”

  “哼!雕虫小技!”

  林宪挑眉,这雕虫小技代价可不小。光这里就有八具尸体,后续工作量不小。

  不知,这庄园荒芜的背后还藏着多少罪孽。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和进口一模一样的木门,已经打开。

  ————

  黎雨和一休一眼就看到出现在左边的俩人,正想要挤过去,却被林宪一个手势阻拦。

  “参观完后,大家的心情如何?”

  二楼出现一个穿西服的男人,笑容灿烂。

  不过,在林宪四人眼中,灿烂笑容的背后,是挑衅和恶意。

  那个男人正是他们的‘老朋友’,青五。

  青五接着说到,“既然第一场参观完后,大家没什么感想,那就开始第二场吧!”

  话音刚落,一个女孩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把尖刀,直直刺向刚刚在大厅里说不看的那个男孩。

  男孩惊恐的看着不知到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旁边的女孩。

  这个房间不像大厅一般宽敞,却也不是过于拥挤,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被大大缩小。

  所以,男孩根本不及躲闪,便被刺中了腹部,女孩满眼恨意,“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想想你做的那些好事!”说着,拔出刀子,又捅了一刀。

  “没创意。”,青五抛下轻飘飘的三个字,看了一眼林宪,转身离开。

  林宪朝着青五离开的方向追去。

  就在黎雨他们以为就此停止时,在混乱人群中努力向女孩方向挤去。

  又是一声惨叫,一场杀弑盛宴才刚刚开场罢了。

  黎雨一把抓着那个女孩的手,避免了男孩受到第三次伤害。

  那女孩见有人阻止她,疯了一般,激烈,毫无章法的挣扎,黎雨不能一脚撂倒,更不能把她一枪击毙。

  一个中年男人骑在那位艺术家身上,一拳接着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艺术家的眼镜掉落在一旁,满脸鲜血,气若游丝。

  只是已经红了眼的中年男人看不到这些,拾起碎掉的镜片。

  艺术家捂着自己的脖子,却不能阻止不断冒出的血水。中年男子坐在地上,拿着镜片的手无力垂下,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从听到艺术家痛苦叫声就要赶来的一休和涂淼只能眼睁睁看着鲜血蜿蜒,之后被狂躁的人群踩断红线。

  黎雨他们根本无力阻止,阻止了这边,转头那边又开始了一场杀戮。

  三人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一休说道,“小雨,你快去找老大,他就一个人太危险了!”

  “我走了,你们撑得住吗?”

  “放心吧,我们没事。”涂淼冷静的声音传来。

  “注意安全”,黎雨朝着林宪和青五消失的方向跑去。

  ————

  黎雨扶着墙,看着自己之前留在墙上的记号,“靠”,迷宫都比这里有迹可循。

  除了她进来的那道门之外,黎雨眼前就一直是这种贴着诡异图案壁纸的墙。

  黎雨知道,“青”一定有人在监视着她,“你们在出现,我就拆墙了!”

  “黎小姐,生气了?”一个男子嘴角含笑,像是凭空一般,出现在黎雨面前。

  男子也不期望黎雨能回答,“我觉得凭借黎小姐的智商是能找到端倪,自己走出来的,毕竟当初的黎堂在您的控制下也是称霸一时。

  可惜了,你们不杀人,不越货,不贩毒,后来一心还只想着洗白,不然,我们应该也不会选中你!”

  男子躲过黎雨挥来的拳头,笑容不变,“说起来,不洗白,你和林队长现在也是没有可能的吧!”

  男子一拍脑袋,“瞧瞧,我这脑子,说到林队长,我知道了,黎小姐刚刚就是关心则乱嘛,没法静下心想办法吧。

  你说林队长现在在干什么哪?”

  ————

  青四悠闲靠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问到,“小六,准备的怎么样了?”

  青四口中的小六眼睛盯着墙上挂着的显示器,上面是庄园内外所有监控画面。他打个哈欠,回到,“都准备好了。”

  “哼,老头子竟然还想炸掉这里,让我们给他陪葬。

  怎么可能,是他收养了我们,可是,他对我们从来只有利用。

  是一,他每天照顾我们,教导我们,可是,那个老头子竟然下令把一杀了!”

  青四眼睛亮的可怕,充满了不满与愤恨。

  “呵,这任务还是我执行的那,怎么,要不然,我留在这里陪老头子?”,青六说道。

  “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兄弟的份上,我还真想!”

  “你既然能把电脑玩的这么好,那能不能用你聪明的脑子想一想,如果我不照老头子说的做,那当时,死的可能就是我了!”

  见青四不说话,青六接着道,“总之,这件事儿后,我们也要各奔东西,不再联系了。

  老头子的心愿我们帮他完成了,也算报答了。

  只是,不知道我们还能干什么,其实,还不如死在这里。”

  摆弄手指的手顿了顿,青四说到,“我也不知道,只是还不想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