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惊人推测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33 2017.01.21 20:48

  黎雨指着摆在角落里的一张照片,“这上面是在干什么,这么多人,还点着火,感觉跟电视上看到的某些仪式一样。”

  “这是村里的聚会吧”申坤猜测到

  林宪淡淡道,“不管是什么,最起码说明村子里的人还是不少的。

  而我们一路走来,除了青年人和那个妇女,却一个都没看见。”

  黎雨和申坤不禁点点头,黎雨说,“确实,现在虽然不是春播秋收的季节。

  可这大白天的,也不是饭点,村子里不会都闭门不出啊。

  就算壮年男丁全部去城里打工上学了,那总该有些老少妇孺吧。”

  “黎雨,把照片收起来,我们先去和一休他们汇合。”

  ————

  “老大,怎么办啊,村长说没有房子给我们住,还说让我们不要呆在这里。”

  林宪略略沉吟,“我刚才见那边前面有一条小河,咱们去那扎营吧。

  咱们好不容易才放了几天假,来都来了,怎么能走。”

  “就是,还好带了帐篷睡袋。”申坤接话

  黎雨拉拉林宪的衣袖,四处张望,一副害怕的样子,“咱…咱们走吧,这里都没个人,好可怕的样子啊”

  林宪一把搂着黎雨,“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这么多人那,走了走了。”

  ————

  “村长,他们往河边去了。听他们说的话,应该就是普通的背包客。”

  “村长,这前两天是警察,我们应付过去了。

  但是,今夜便是圣祭,他们这群人出现在这,会不会对我们的事有什么影响?”

  “没关系,多盯着他们就行,要是被发现了,立马将他们…”说着比划了一下脖子,有接着说到,“圣火祈福乃是历年传统,不然,村子必遭大难。

  祭品都准备好了?”

  “村长,都准备好了,具是阴月阴时生”

  村长将烟杆在地上磕了磕,“对了,老七那?”

  “老七这个时候该是住在山上,做准备那”

  “这几天都没下来过?”

  “没有”

  ————

  几人走到河边,四处张望,河边地势平坦,四周没有其他住户,离秦丽家挺近的

  “小雨,你刚才演技也太好了”申坤夸赞

  黎雨刚想傲娇一下,就被林宪给打断,“一休,先说一下情况。”

  “老大,这里太诡异了,一路上连个人也没有。

  我们到了村长家,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给我们开。

  我就使劲儿一推,没曾想,门竟然没锁,我们进了院落,大喊,有人吗?

  却没人回应,我一转头,看见旁边两层

  楼房,一个老人,拄着个拐杖,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盯着我们,那眼神别提多诡异了。

  “老人家,我们找一下村长。”

  “我就是。”

  “我们是游客,想要在这里居住几天,感受一下生活,想问问您,村里有没有空余的房子。”

  “你们还是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有空房子吗?”易临出马

  “没有,你们要住住到村外面去”

  然后,那个村长便进屋里去了”

  众人听完都是默不作声,连当地人都见不到,怎么继续调查。

  ————

  师岷突然想到,“你们觉得,青二会在村子里吗,如果在,又会以什么身份和样貌出现在我们眼前”

  “会的,他把我们引到这里,不可能自己不来。”

  “就是,他既然将我们引过来,肯定是有一整套计划的,他自己不来,就不怕事情出现意外。”

  “那照这么说的话,青二应该还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不管他在不在,反正小王就带人在村外的唯一出路那截着了”

  “就怕他钻进森林,那时就不好找了”

  “今天的疯妇人很重要”涂淼开口

  “涂淼,那根据你的观察,她是真疯还是装的?”黎雨问到

  “她的头发遮盖着眼睛,没办法从眼神判断。

  人只有受到巨大的精神刺激,才会导致神经错乱。

  而刺激她的那件事情,必然会成为她最大的噩梦。

  而且很有可能,她的记忆也会就此停留在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

  而她今天一直念叨着的,就一句话——不要烧死她的儿子。”

  涂淼接过易临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便不再说话。

  “难道…”黎雨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这太可怕了,“对了,你们看一下这张照片”

  把那张从秦丽家顺带的照片拿出来,递给师岷他们传看。

  “难道,这照片上,就是在…”一休完全不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根据秦丽张本的口供,和天大厦的视频,工厂事件推论。

  青二,男,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之间。

  喜好红衣,戴红色面谱。对火焰和炸弹的控制尤为擅长。

  红色代表火,火焰炸弹也是火,再联想今天那个妇女口中的话。

  再看看青二的年龄,说不定,他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涂淼最后的大胆设想,让在场众人忍不住皱眉。

  一阵沉默后,林宪先发话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先收拾东西吧。把帐篷都搭起来,吃点东西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村里转转,重点寻找那个疯妇人和照片场景上的地址”

  ————

  帐篷扎在离河边有三四十米的地方,毕竟水边潮湿阴冷。

  四顶帐篷,林宪黎雨一顶,易临涂淼一顶,其他三人住一个比较大的帐篷,还有一顶用来放工具。

  “哎,还好还好带了些压缩食品,就是没味儿”一休长出一口气,将手中的饼干,拿起又放下,一脸的嫌弃。

  “那你还不来帮忙?”黎雨喊到

  一休站起身走近河边,见师岷,黎雨拿着根木棍在水里插来插去,“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师岷无奈,只能给一休这个自幼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科普,“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这是在逮鱼那,快下来帮忙”

  一休一听,左瞅右瞅,“可是我没棍啊?”

  一旁的林宪默默将自己刚削好尖儿的木棍给他递过去,“黎雨,别玩了,你身上还有伤”

  “哦”

  ————

  师岷见叉的鱼差不多够吃了,便往岸上走去,一休一把拦住,“你还没教会我那?”

  “你天资过于聪慧,我无能为力”

  这时,申坤和涂淼也回来了,手里抱着些前面树林拾的干柴,“直接说他笨就成了,说的这么隐晦,他听不懂”

  “你…你俩”一休,手指在申坤和师岷之间指来指去,一个他打不过,一个他说不过。

  转过头,刚想去找老大求安慰,就见黎雨憋笑憋的脸色通红,在老大身边浑身一抖一抖的。

  黎雨清清嗓子,“好了好了,别闹了,去洗鱼吧”见没人动,

  “你们不会没人会吧?林宪,你不是会做饭吗”

  林宪就有些尴尬了,“买来的鱼,都是收拾好的”

  所以那…

  黎雨镇静了一下,“那你们几个谁会?”

  剩下几人纷纷目光游移,装作没听见。

  开什么玩笑,他们一个个都是各领域的专家能手,让他们亲口承认,不会洗鱼,甚至是做饭这样的小事,可能吗?

  黎雨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道又在想着折腾谁。

  倒是一休先反应过来,看着坐在地上,不动如山的易临,“易大法医,要不你去?”

  易临抬眼,“我是法医,只会尸体”

  “鱼的尸体也是尸体”专业坑队友…不对是男友的涂淼淡淡反驳。

  “就是,而且他刚刚什么都没干”一休壮着胆子来了一句。

  易临慢慢站起来,从林宪手中接过刀,向河边走去,还特意经过一休身旁。

  师岷一拍一休脑袋,“去,帮易临去,你刚刚就捣蛋了”

  ————

  其他人生火的生火,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

  因为黎雨是唯一的女生,还带着伤,大家什么也不让她干。

  她就只能无所事事的瞎转悠,走到河边,见一休和易临蹲的那么远,递东西全靠胳膊的长度,就问,“一休,你离易临那么远干什么?”

  一休哭丧着脸,“我怕他一个不高兴,把我踹河里”

  没想到,你竟然还能从他脸上看出高兴不高兴。

  其实,警局要数面瘫,原先还是林宪排头一个的,只是,后来在黎雨的“感化”下,林队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多。

  虽然还是话不多,但眉目也是愈见舒朗。

  谁知后来又来个易临和涂淼,也都是话不多,开口不是工作,便是能噎死人,只是涂淼显得更温善些罢了。

  ————

  黎雨帮着他俩将收拾好的鱼带回去,用小树枝叉好,放在洗干净的大叶子上,等林大厨一展拳脚。

  林宪拿起鱼一看,不亏是知名法医亲自动手。

  这鱼肚子上的口子开的,这鱼尾剁的,刀口平齐,这鱼鳞刮得片个不剩。

  申坤见林宪将鱼一个个全在用树枝搭好的烤架上,“这鱼考出来,有味儿吗?”

  谁知,黎雨一拍大腿,“申坤,你不说我都忘了”

  说着,把她背的包勾过来,在里面掏…掏…掏…

  拿出一小瓶油,一小瓶辣椒,一小瓶孜然。

  一休等道行不高的已经傻了,连林宪和易临涂淼也不由怔了怔。

  黎大小姐,您是早就准备好,拉着我们野炊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