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环一环2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064 2017.05.20 08:23

    “林队,他进了电梯里”

  “把画面切过去”

  只见,那人将手推车放在角落里,按了电梯控制所在的五楼

  那人进了控制室,两分钟后出来,推着手推车进了那台所谓的有故障的电梯

  之后,背对着摄像头退了出了。

  看着电梯门合上,那人又绕去了控制室,最后拐弯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不见踪影。

  “老大,他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监控并没有拍下他的面部,可是,为什么还要来抢夺监控视频?

  难道,是他哪里漏了行踪?还是抢夺视频只是迷惑我们的手段?”

  林宪,“我倒觉得是那个擅长计算机的人无聊找你玩那”

  “…,老大,别逗了”

  ————

  申坤推开安全门,楼梯平台上只剩下几个开口的尸袋被扔在角落里。

  地上有水渗透过的痕迹,将尸袋拿起,还有些水滴落。

  申坤拿手套沾了一点,“是福尔马林”

  有些尸袋内侧残留着,几根头发,想来应该是死者的。

  申坤将头发收起来,一旁正在折叠尸袋的同事感叹到,“看来,这条线索也断了。”

  ……

  涂淼等酒店所有的员工传看完照片后,“你们有谁们认出这个人?”

  “警察同志,我们没有见过这个人啊,这人长得这么好看,要是见过,肯定忘不了”

  “就是啊”

  涂淼看着手上青五的照片,难道不是他亲自来的?

  “你们看看自己认识的人,看有谁没有到?什么原因?”

  左右查看之下,

  “胡总经理没来”

  “胡总经理?他和胡建是什么关系”

  “他是胡董的弟弟”

  “他今天来了吗?”

  “上午还在,下午就不见了。出事的时候我们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

  “知道去哪了吗?”

  “可能是又翘班了吧,再说,他们是领导,去哪也不会向我们汇报。”

  涂淼点点头,“还有谁?”

  “唉,好像缺那个谁…那个…”

  “老刘,你带的那个新来的保洁员是不是没来?”

  一个中年妇女站起来,查看坐在她身后的人群,“确实没来”

  涂淼走过去将视频截图给她看,“这个是不是?”

  “这个…警察同志,这也看不清脸啊,不过,看身形还是蛮像的。”

  老刘又递给一个穿着保洁员衣服的女孩,“小兰,平时你和他一组,你看看?”

  “这…不像啊,刘主管你看岔了吧”

  小兰眼中的犹豫隐瞒自然逃不过涂淼的一双利眼,只是,他也没有点破

  “麻烦你们两个配合警察的问询。”

  “好,好的”

  ……

  “李怀,医院那边有动静没?”

  “没有,胡建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现在还在昏迷中。”

  “好,注意安全。”

  ……

  “黎警官,电梯已经好了”

  “谢谢”

  黎雨看着电梯内,正中间孤零零的放着一个推车,上面床单被罩摆放整齐,还有一盒的一次性洗漱用具。

  白色的罩布垂下,完全挡住了推车的下部。

  黎雨在推车前缓缓蹲下,掀开罩布,露出柜子的铝制门,轻轻拉开,里面的场景另黎雨不由得心脏紧缩。

  不大的空间里,死者身上的衬衫已经凌乱,领带歪歪斜斜的挂在领口下。

  头发已经乱的看不出来原先的整齐,两颗眼珠子里插着两根缝衣针,却还是能看出瞳孔包含的震惊和惊恐。

  鲜血顺着脸颊蜿蜒流下,隐没在衬衫下,不见踪迹。

  ————

  刘主管把文件夹交给涂淼,“警察同志,这就是肖朗来应聘时的资料”

  涂淼接过打开,瞄了一眼照片,是个清秀的男子。

  至于其他的,连看也不看一眼,想着知道,恐怕除了性别其他都是假的。

  “你和他一组,为什么今天你不在?”涂淼向小兰发问到。

  “我前天就生病了,请了病假,要不是今天酒店出事,刘主管通知我,说警察要集合所有的酒店员工。而且,我的病也稍好点了,否则,我也过不来。”

  “什么病?”

  “慢性肠胃炎”

  “肖朗知道你有肠胃炎的事吗?”

  “我好像有一次和他闲聊提起过。”不知想起什么,小兰脸红彤彤的,“他昨天还专门去看了我,带了一堆好吃的。还有我最喜欢的李家馄钝,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肉不干净的问题,我吃完好像又严重了不少。”

  小兰声音不仅拔高几分,“警察同志,你们不会是怀疑肖朗是凶手吧?

  这不可能,他是好人。有一回,我们一起下班,路上遇到一个老人倒在路边,其他人都是围着看热闹,肖朗二话不说上前把老人扶起来,还帮他联系家人,又一直陪着老人等到他家属找来。

  你们说,他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凶手?”

  一旁陪同涂淼一起问询的警察见涂淼并不回话,只能安抚到,“你先别激动,我们只是正常的调查,我们不问清楚又怎么能排除他的嫌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哼,总之,肖朗是好人,不会是凶手。”

  刘主管在放在桌下的手轻轻拍拍小兰,示意她别说了,“警察同志,你们别见怪,肖朗虽然在我们这才干了半个月,不过,人老实勤快,很懂事。

  小兰和他一组,也一直很照顾他,而他那,也是脏活累活抢着干,从不让小兰插手,所以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涂淼问完之后,便出去给林宪汇报情况,“在酒店作案的不是青五,应该是“青”的其他成员。

  和那个人一组的保洁员有肠胃炎,而且那个人知道,所以他应该是下药激发病症,以确保今天他们负责的楼层只有他一个人。

  还有,胡建的弟弟失踪了。”

  “好,我知道。你去一楼大厅吧,又发现一具尸体,或许就是口中的失踪人口。”

  ————

  林宪走出电梯,就看到黎雨蹲在尸体旁边检查着。

  走到她身边,也跟着蹲下,“怎么,什么时候也懂这些了?”

  “我这不平时没事跟易临接了两本书学习学习嘛。平时易临在,尸体都是他宝贝,连装袋搬运都得亲自上。

  我都没有实践的机会,好不容易他不在,我得抓住机会。

  你放心,我就看看,不会破坏尸体表征的。”

  林宪看着死者跟胡建有几分相似的脸,“那你看出来他是怎么死的了吗?”

  “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没有外伤。

  不过,你看他,面目狰狞,脸色铁青发黑,瞳孔放大,不会是被吓死的吧?”,黎雨站起来,“一休哪?”

  “上面看监控”

  两人看着其他人忙着取证的身影,黎雨压低声音,“医院那边什么情况?青五动手了没?”

  “我…”

  “林队长,黎警官”

  两人回过头,见一个年轻警员向两人跑过来,

  “林队长,黎警官。照片给他们员工辨认过了,是酒店的总经理,叫胡庆,是胡建的弟弟。”

  “好,你先去忙吧。”

  申坤和涂淼也到达一楼,两人简单的看了一下情况。

  “队长,取证完毕。”

  “给易法医拉过去吧”

  见两个警员抬着尸体准备往袋子里放,涂淼突然开口,“再轻点”

  ————

  医院里,李怀带着人,有的叼着烟,站在吸烟区;有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头玩手机;还有人在附近的病房里,装作是陪护人员;有的甚至换上医院的工作服,待在护士站,在走廊上打扫卫生。

  总之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鱼儿上钩。

  而他们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302病房,门口两边各坐着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吸烟区,“队长,咱们这都等半天了,这都晚上了,那病房一点动静都没。”

  “耐心,钓鱼不仅是门技术活。”

  头顶的吊灯突然发出“滋拉”的声音,瞬间,整个医院大楼一片漆黑,唯有窗户边还有一丝月光,和旁边建筑物映过来的灯光。

  大楼里乱做一团,有人从病房出来喊到,

  “怎么回事啊?”

  “医生?护士?”

  手术室外,更是人心惶惶

  “怎么回事啊,我老婆还在手术室里做手术那”

  李怀赶紧对着对讲机到,“全部向病房门口集中”

  路过护士站,前面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全部是情绪激动的家属。

  “你们医院怎么能停电那,万一我们家人出什么事,谁负责啊。”

  “就是,出事谁负责?”

  “到底怎么回事啊”

  “安静,大家安静。我们的工作人员正在检查”

  奈何声音根本压不过沸腾的吵闹声。

  李怀他们被堵在护士站前,根本过不去,耳边全部都是家属吵闹,护士安抚的声音。

  “抓小偷啊…”

  一声出来之后,人群更是乱做一团…

  “别挤了,都别挤了…后面的,别推了”

  “警察,警察执行公务,都让开”

  慌乱的人群却没有一个人有所避让。

  “队长,这可怎么办啊?根本过不去”

  “要不然鸣枪示警吧,队长?”

  “不行,人太多,太乱了,不能伤着无辜群众”

  ……

  好不容易,李怀带着俩人挤了过去,跑到病房门口。

  两个守在病房门口的警察却仰面靠在椅子上,双眼紧闭。

  “队长,这…”

  李怀上前探了脖子,“没事,还活着。只是晕了过去。

  把枪上膛,进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