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林中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罪恶湮灭

林中雨 左东右西 3255 2017.05.18 08:46

    繁华的大街,林宪和黎雨看着眼前的心理诊所,涂淼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前…

  “你好,我们想找一下你们这里一个叫刘光的心理治疗师。”

  “抱歉,我们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这个人”

  黎雨掏出胡敏的就诊单,“这张就诊单上的地址就是这家啊,这上面的医师签字写的就是刘光。”

  “这上面的地址确实是这里,但,我们这里真的没有叫刘光的人”

  林宪掏出警官证,“麻烦把你们诊所所有人员集合起来。”

  三人看着接待离去

  “涂淼,一会儿就看你的了”

  “好”

  看着涂淼走进屋子

  黎雨看着推门出去的林宪,“你是怀疑刘光对他们进行了心理干预?”

  “还记得绑架案那个快递员嘛?”

  “青五…”

  “嗯,“青”的团队里青二擅长炸弹爆破,青五擅长心理,还有一个擅长计算机,还有一个擅长利器。

  按照数字来排列的话再加上他们口中的主人,能确定他们最起码六个人,三年前死了一个,祈福案又死了一个。”

  一清二楚和一无所知的差距有多大…

  他们在不断作案,不断评估。

  而他们只能只有被动。

  ————

  涂淼推开门,脸色有些泛白,把一张纸交给林宪

  “这是刘光留下的地址,他一个星期前就离职了。

  刘光将他们对自己的记忆全部压制在脑海深处,我只能把他们深层催眠后,才看到了我们需要的。

  这里面的医师虽然水平一般,不过,能做到这一步,可见刘光在心理学造诣很高。”

  黎雨递给涂淼一瓶水,“要不然先送你回局里?”

  “不用了,我没事”

  ……

  灿烂连锁酒店…

  三人见到师岷早已等在门口

  “老大,6058房开房信息确实是刘光,交了一个月的房费,并且交代不要打扫,但是…”

  黎雨还从未见过他这么纠结的表情,“但是什么?”

  师岷接着道,“我让户籍警帮忙查了,发现这个身份号码所属人在七年间没有任何的社会活动,也就是说,这个刘光消失了整整七年。

  而且我调了酒店走廊上的监控,只有一星期前,开房的时候有人进过那个房间一次,手中提了个黑色袋子,出来却没有了,因为带有口罩还有帽子遮挡,监控并没有拍下全脸。”

  6058门前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标准间,一张床上放着一个普通的黑色纸袋。

  林宪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黑色信封,鎏金的火漆

  ——“青”的邀请信,很明显,是给涂淼的。

  而信的下方,是一个就诊记录本,里面记载了刘光,也可以说是,青五这两年所有接待的医患信息。

  “这上面少说也有百来号人,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多的警力去布控、保护。

  而且,这里面的人有可能已经更换了联系方式和住址,简直是大海捞针。”

  林宪抬头,“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布控,这个记录本上记录的东西,根本就是青五扔出的烟雾弹。”

  ————

  四人匆匆回到局里

  林宪的桌子上放着两份鉴定报告

  林宪翻开,“四点。

  一、在主卧配套卫生间地上的那把水果刀,上面检查出了两种DNA血样,经过比对,是胡敏和牛超的。

  二、这把刀以及厨房的工具都只有胡敏的指纹。

  三、厨房的菜品中的肉类确实来源自牛超身上。

  四、那个瓷碗中剩下的东西是鸡汤,里面有大剂量的…”

  “大剂量的能致使心脏麻痹的药物,我发现牛超有进行过心脏方面的手术,所以就针对他的胃内容物做了检查”易临将尸检报告递给林宪,“还有,从胡敏手腕上伤口的切面,深度,方向等判断,胡敏确实是自杀。”

  师珉不禁感叹道,“哎,可怜啊!

  自己丈夫出轨,害得自己得了抑郁症。好不容易勇敢的跨出去,去治疗,又被青五选中,当了开场。”

  黎雨也是叹了口气,左右看了看,问隔壁桌的老王,“一休哪?”

  “他和小申好像是查出来在电影院杀死李文的人了,带着人就走了”

  ————

  林宪黎雨几人围着一张桌子,或坐或立

  记录本已经不知道被传看了多少遍,还是一筹莫展。

  黎雨看着一派轻松的林宪,“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还是你已经看出什么了?”

  林宪把玩着手中的圆珠笔,“没有啊,你不是也不担心?”

  “我不担心是因为…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

  师岷突然眼前一亮,“会不会是跟谍战剧里演的一样,给它泡泡水,或者用火烤烤,就有东西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你试试呗”,林宪搭话到。

  涂淼瞄了一眼黎雨,好心提醒林宪

  “知道什么就快说,当心一会儿被揪耳朵”

  林宪嘴角扬起,“其实,不管是这个本子,还是上面的内容,都是青五意图转移我们视线的道具,并且顺便测试了一下涂淼。

  如果涂淼没有通过考验,我相信,他也一定会用别的办法把这个本子送到我们手里。

  而真正的线索他早就告诉我们了。”

  几人见心中的猜测和林宪的一样,也是会心一笑。

  师岷挠挠头发,好奇的问道“什么线索啊?”

  …

  “你们在干什么?”

  “您老很闲吗?”

  “当然不是,我可是局长,局长。我是来视察你们工作的,顺便给你们送东西。”

  “我看您本来就是想来我们这遛弯串门的吧。

  至于资料,只不过是正巧遇见来送资料的同事罢了”

  虽然时间不长,黎雨也已经对他有所了解。

  看着挺严肃,其实一点架子都没有,所以毫不留情的就给他戳破了。

  老吴见被拆穿,也不生气,接着努力为自己寻找存在感。

  “这个影厅杀人案,性质十分恶劣,带来的社会影响也十分不好。

  在影院杀人,当时放映厅里还有那么多人。

  甚至可是说是,在众目睽睽下行凶。

  还有分尸自杀案,虽然我们的保密措施做的不错,目前并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

  但是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是……你们干什么去?我还没说完…”

  “局长,我们知道: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是我们今生最光荣的使命。”

  师岷扒在门边,说完之后,又扭头赶紧去追林宪四人。

  老吴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无奈的摇摇头,

  “哎,老了啊,老了,还是年轻人有激情啊!”

  眼中的怀念,好似回想到了自己年轻时,也是像他们一般…

  …

  一休和申坤刚下车就看见他老大领着一群人出来。

  “老大,你来接我啊”

  申坤看着一休一副快夸夸我的样子,真不知道他怎么考上警校的。

  林宪目光越过二人,看着他们身后,两位警员中间。

  一个男人,很是平凡,盯着自己带着手铐的双手,双眼平静无波,没有一丝后悔。

  “先送审讯室”

  ————

  林宪将车远远的停在一个废旧的私人宅邸门口,黎雨也刚好将刘光的社会关系介绍完。

  “也就是说,刘光的亲生父母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异了。

  刘光的母亲之后带着刘光又改嫁给了胡建,也就是现在的灿烂酒店董事长。

  而那个胡敏就是胡建的妹妹,刘光的姑姑。”

  “这里就是刘光消失之前住的地方。走吧,下车去看看。”

  前院铁门上,孤零零的挂着一把已经生锈的大锁

  院子里,厚厚的树叶,新的盖着旧的,如同丑恶披着一件光鲜的外衣。

  里面,气派的木制大门因为年久又无人维修,已经稍稍变形。

  “你们说,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胡家人要搬走不住了哪?”

  一休一边说着,一边大力推开门

  “喂”,申坤拉都没拉住

  顿时,门框上厚厚的积灰落下,开门带的风激起地上的灰尘

  一时之间,尘土飞扬

  师岷看着走在最前面,现在已经是灰头土脸的两人,很没义气的大笑不止。

  申坤嫌弃的看着一休,“柯不休,你每天吃那么多,怎么没往脑袋里补点呐。”

  “嘿嘿”

  待室内恢复,几人走了进去,所有的家具都盖着一层白布

  林宪环顾一圈,“看来,我们是这里封闭后的第一批客人。

  青五给了我们这个地址,肯定是有原因的,大家分头找找。”

  …

  “这什么都没有嘛”

  一休和师岷在二楼检查着

  黎雨探出头来,“一休,师岷,你们俩过来帮个忙”

  “好嘞”

  “怎么了?”

  “这个房间很奇怪,你们看,从设计师设计门的尺寸和窗的尺寸都是很大的,而且这个房间的进深也有六米,说明,这个房间应该是宽敞的,可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房间开间却只有两米不到。

  这边又不是挨着卧室,又不能当衣帽间用,就算当衣帽间也太窄了点。

  所以,我怀疑这个房间有问题。”

  “小雨,你怎么看出来的,懂得还挺多啊!”

  一休鄙视到,“切,师岷,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小雨原先可是有名的大设计师。”

  “嘿嘿,夸我的话那,咱们私下聊,现在咱们能不能先干活”

  “师岷,你不要敲了,都是实的,我都敲过了”

  “可是小雨,这里我们都翻遍了,也没什么了啊。”

  这时,林宪走了进来,把黎雨的手摊开,“你看你手上脏的”

  说着,掏出湿巾,边擦边问到,“有是暗室了?你不是有那个什么东西,切墙跟切豆腐似的吗?”

  “老大,什么切豆腐,切什么豆腐啊?”

  “那个哪能随便用啊,万一暗室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那,毁了怎么办?”

  林宪轻轻刮她鼻子,“不错啊,当警察几个月,没什么出色表现,觉悟倒提升了不少。”

  “阁楼”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