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美人玻璃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傀儡大师

美人玻璃心 画骨迷 4659 2021.01.13 08:38

  回到荷花湖后,玻璃想静下心来修练,素颜告诉她说龙腾飞回来了,并且非要见玻璃,他已有皇甫晴晴在内十个夫人,最后素颜告诫玻璃说人多事非多,不能与龙腾飞象从前那样两少无猜,还建议玻璃不要再与龙腾飞有儿女私情,玻璃全答应了下来。

  “娘亲,玻璃早已知道龙腾飞娶了许多夫人。以前我们都看龙腾飞憨厚老实,实际那都是骗我的。他这次轮回转世没喝孟婆汤,生前所有的事情他都记得。在我心里早就与他划清了界线,以后我们也再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玻璃讲了关于龙腾飞的所作所为。

  “老话理不俗,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想通了就好,我们知道他是披着羊皮狼就好啦。”素颜劝解玻璃。

  “娘亲,我不愿意见他,我要出门游历,我留一只小蒙虫在您的手袖子上,如果一个叫陆陆的来到荷花湖,你就捏爆小蒙虫,我得到信息,就会回来。”眼不见心不烦,躲开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我们全家都离开这里好吗?”素颜不愿再与女儿分开。

  “娘亲,我们家有许多客人,我们都走了不好。”玻璃说。

  “多带人出门,紫金藤经常找你。还有你的那五只灵兽灵禽。你要带谁出门?”素颜不放心玻璃自已出门。

  “娘亲,他们哪个跟着我都是拖累,这次我想自己出去。隐蔽啊,逃跑什么的都方便。”玻璃说。

  “自已静一静也好。遇事小心。”素颜说。

  “娘亲,那灵乳液对修练大有帮助,能增加身体的纯净,帮助吸收灵气的速度,你和爹爹一定多泡澡,多吸收。”玻璃说。

  “好!女儿好父母心情就好。”素颜道。

  “娘亲,我爱你们。”玻璃闪身已不见了踪迹。

  玻璃出现时已在山里。她向山里走去,因为她早从书籍里知道这座山里发现过稀有的炼空间神器的空明石,她想建一个自已所拥有的移动的家,她想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厨房虽好,但它属于老祖灵宝天尊。

  玻璃朝深山前进,突然,山里升起了雾,她知道处境非常的不妙。眼看雾气不断的增强,而且不知前面有没有危险。

  最让她想不到的都不是这些,而是有一只危险的人狼应璇龙腾飞在天网的遮蔽下,紧跟在玻璃身后。

  应璇龙腾飞听玻璃说过想得到空明石炼空间神器,并且知道这山里生过空明石,他也很了解玻璃的性格,猜她一定会到这座山里寻找空明石。他始终没忙掉要把玻璃搞到手,让她屈服于自已的身下。到时候,玻璃所拥有的一切全是他的,起死回生,长寿,还有她哪胸丰腰细美妙绝伦的裸体,是他求了多少年没得到手的。想想他都心痒难耐。

  这时天网已被应璇龙腾飞化成衣袍穿在身上。玻璃不开天眼是察觉不到的。

  玻璃想起在不唤山地下河里,陆压为她从河捞出的几块鲜艳的彩石,其中有块与空明石有相互感应,遇到空明石就闪闪发光。

  “我想起来了,我有一块五彩灵石应该能感应到空明石的位置。”玻璃然眼睛一亮,她取出了那枚五彩石缓慢的举起手,随着她前进那块五彩石开始发生了变化。

  五彩石突然发出五色亮光,缓慢的开始闪烁。玻璃露出笑容,紧接着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了困惑,她陷入了思索当中。“奇怪,五彩石指示的方向有些模糊。是有什么东西在干扰?”她一边想一边继续走。“或许是因为这雾气大浓的原因吧,所以才没办法知道详细的位置。跟着它指引的方向前进,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的收获。”

  在五彩石的带领下她一路狂奔,顺着方向前进着,沿途的雾气变得更加浓郁了。

  “坚持住,不能放弃。”玻璃为自已鼓劲。

  她步履沉重,放慢了脚步。她不熟悉山中环境,也不敢用大挪移法,万一挪到的位置是蛇窟狼窝怎么办,他自有一步一步的艰难前行。

  对这古怪的环境没有安全感。现在她大部分的力气都消耗在抵御压力上,如果有危险根本抽不出太多的精力去应。

  因为受到浓雾的压力的影响,前进速度再次下降下来。

  “奇怪,五彩石怎么失去作用。”半个时辰后,手上的五彩石闪烁片刻后色彩暗淡下来。

  “难道空明石就在这里?”玻璃寻找,周围空空荡荡,地面上到处是碎石和兽骨。玻璃仔细打量片刻,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地面密密麻麻的摆着千具的骸骨,是多种大型妖兽残骸。还参杂着人骨。有灵宝的地方,必有妖兽保护。白骨皑皑死亡气息弥漫,充满诡异与邪恶。“难道空明石被大型妖兽保护着。她向前又走了两步。“阵法,困阵,核心的阵法屏蔽了五彩石放光。

  她打量着白骨。尸骸上都有着撕断的痕迹,生前都经历过激烈的打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周围应该潜藏着很大的危险。

  正前方浓雾剧烈翻滚,一道影子缓缓的靠近。玻璃想放小蒙虫,陆压的声音在她脑浪虫响起。“不是迫不得已,不许再放灵虫。否则本帝要罚你!”

  玻璃松了手,身体崩紧,丹田真气澎湃鼓荡,神识杀敌也做好准备,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如火山一般喷发而出,杀敌于无形。

  跟在后边应龙龙腾飞见此阵仗,他悄悄地退开一段距离,蹲下身体。

  沉重的脚步声从影子处传来,在浓雾当中缓缓地显露出了真容,形貌丑陋,奇异的通体有着树皮般褶皱皮肤,有着猩红的眸子充满着杀戮,仿佛是没有情绪的木偶,迈着沉重的步伐走来。

  玻璃敛去气息,缩成一根小藤

  傀儡没感受到生命气息眉头微蹙。

  玻璃也没感觉到黑影的气息。“是傀儡兽。让傀儡兽守护”

  炼成傀儡并能驱使傀儡,这种傀儡战力强大,坚不可摧,但是,若能知道傀儡兽的驱动灵石在何处?“把灵石拆下来,再把傀儡兽带走。嘻嘻!”她潜伏过去,钻进傀儡兽的耳洞里。

  傀儡兽像发疯一样蹦蹦跳跳,又象想咬到自已的尾巴一样,扭头原地打转。约莫两刻钟,傀儡自已倒在地上不动了。

  “玻璃这死妮子越发厉害了,越发的深不可测起来。”应璇龙腾飞更增长了对她的占有欲望。

  笨重的脚步声响起,浓雾深处又走出两个傀儡兽,其中一只傀儡兽的嘴巴里还刁着一块七彩灵石。

  只见两只傀儡兽来到倒在地上的傀儡兽边,一只傀儡兽抬起一只前蹄,在地上傀儡兽的脑门处“啪,啪啪,啪。有节奏的拍了四下,地上的傀儡兽脑门上,开了一个可着放下七彩灵石大一个洞。

  含着七彩灵石的傀儡兽走向前将灵石放进洞里,“咔嚓!”声响后,脑门上的洞不见了。

  躺在地上的傀儡兽一跃而起。

  “闯入者死!”苍老厚重男音从他身上传出,三具傀儡兽杀气腾腾,眸中寒芒闪耀。

  一只傀儡兽走到一块巨石前,嘶吼一声,狠狠一脚踏碎巨石,惊势骇人。

  这其间玻璃在傀儡兽的耳眼里没有闲着,她又把傀儡兽的灵石拿走了。

  刚才倒下的那只兽又倒下了。

  另两只傀儡兽踏着沉重的步子走了。

  玻璃忙收起傀儡兽,以藤蔓的形势去追踪另两只傀儡兽。

  应璇龙腾飞也悄悄地跟上。

  这时,一只金毛狮王挡住两只傀儡的去路,三只兽同时大吼。

  吼声,象撕裂了长空,大山的回音一波波传来,嗡鸣声震得虚空微颤。

  金毛狮王与傀儡兽剧烈的碰撞,发出震耳的巨响。

  一只傀儡兽遭到猛烈的撞击,滚出很远,重重地砸在巨石上。

  傀儡立起晃了晃脑袋,再次对着金毛狮王发起了攻击。空气激荡,狂风怒吼。

  另一只傀儡兽抬起来的前啼狠狠落下,地面猛然一震,金毛狮王肩上血流如注,金毛狮王空气残影一闪,瞬间跑的无影无综。

  两只傀儡又踏着沉重的步子走了。

  远处怒吼声声。

  玻璃怕吼声处有人截足先蹬,把她将要得到的空明石取走了,一闪身来到吼声发出的地方。

  只见五个人和五只傀儡兽正爆发激烈大战,交手狼辣,招招致命,中招就是死亡,场面惊悚恐怖,血肉轰然爆碎,一人已阵亡。

  五对五都敌不过,四对五更是败局已定。

  见死不救非玻璃所为。她藤蔓一闪进了刚胜利的傀儡兽耳中,傀儡兽还没来得及二攻一时就轰然倒地。

  玻璃又一闪进到另一只傀儡兽耳中,这只也莫名其妙的倒下。片刻过后五只傀儡兽全部倒下。

  四名仙人拿里还不知道有人帮他们,他们四人躬身要拜谢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出:“快快离去,傀儡兽马上就要过来。”

  四人说声道谢后御剑而走。

  玻璃现身忙收了五只傀儡兽。一闪身又跟上了方才的两只傀儡兽,她钻进其中一只傀儡兽的耳朵眼里。

  两只傀儡兽走进一个硕大的洞窟里。

  玻璃悄悄地伸出藤蔓观察,窟的最深处有一高台,台上一把龙椅,椅子上端正坐坐一个身穿龙袍,头戴龙冠的骷髅人。

  “你来了,何不出来相见?”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出。

  “人家知道我来了,不出来也不行啊。”九重玻璃想着,她走出来化成了人。“前辈,你是有事要与我商议吗?”

  “好聪明的丫头,已听出我没有恶意。本尊是东方界边陲小国的国王耀阳,因修道升到天界,在此山发现了灵石矿藏,就领人在此开矿,有时还偶尔采出一块空明石,开灵石发展很是顺利,凡是从我国飞升上来的仙人都投奔到这里发展。当时山上已有两千多人,本王擅长傀儡术,一天本王去采购炼制傀儡的材料。不知道常穿紫袍的国师是个内奸,他趁着本帝出门,把山上所有的人都变成喜乐人,成了培育紫藤的肥料。本尊购物回来,有两个紫袍帝尊与本帝一样级别的在此镇守。本帝与他们打起来,但寡不敌众。本帝拼命才逃出去,还遭到紫藤门多次追杀,最后本帝躲到一个只有本帝才知道的秘境里,本帝就开始炼制傀儡兽,等本帝炼制到一千只傀儡兽时,本帝带上傀儡兽到这山上报仇,一口气把紫藤门人全杀光了,包括国师在内。因此本帝也受了重伤,本帝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把元神寄存在养魂木内,现在本帝只剩下元神。一天到晚看着这些傀儡兽。忙忙碌碌,开采灵石的忙着开采灵石,库存的忙着库存,给傀儡兽换灵石的换灵石,守护此山的守护比山,有时让傀儡带着养魂木去山里转转。小姑娘与傀儡兽斗时本帝就觉得好奇,本帝没看出你有异样,是人族修仙,你这变藤蔓的法术,本帝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九重玻璃心里想救耀阳,又想到陆陆的话。但她又想,我若见死不救,我还是我玻璃吗?我本是我。佛祖能割肉喂鹰,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帝尊,我能救你性命,给你血肉之躯,但帝尊,我也要你的诺言,你要一世做个仁慈善良的帝尊,我做的事也要守口如瓶。

  “好!本帝守诺!”诺音之光直达天道。

  “帝尊,您出来吧。”玻璃说。

  一团白光影从一块养魂木中钻出,停在九重玻璃面前。

  九重玻璃咬破中指从心底逼出三滴绿液,滴在光影上。

  光影立刻有了活力。他又进了养魂木内。

  “每天出来修练,九九八十一天后,帝尊就会重生。”九重玻璃说。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本帝有空明石五块相赠,装石兽,快把五块空明石拿出来。”耀阳吩咐装石兽。

  “诺!”装石兽迈着方步走了出去,不多会装石兽衔在嘴里五颗蓝光的空明石走到九重玻璃身边。

  “谢帝尊!我来此山就是来寻空明石的。”九重玻璃接过空明石。

  “姑娘,本帝有个请求,能否告知你家住在何处,等本帝重生后去看望你家父母。”耀阳说。

  “荷花湖,帝尊去做客,千万不要说是我救您,您知道的,天下父母心。”九重玻璃害怕父母又为她心疼。

  “本帝知道了。父母会心痛!”耀阳是做过父亲的人,怎能不懂父母心。

  九重玻璃把收起的傀儡兽又放了出来,装石兽为他们装上灵石,六只傀儡兽又活了过来,各去进其职了。

  几只傀儡兽刚一出门,就吼叫着向空地上扑去。

  “帝尊,这些傀儡兽怎么啦?”九重玻璃问。

  “傀儡兽感觉有敌侵犯。”耀阳说。

  九重玻璃展开天眼,她发现龙腾飞在一个闪光的网状物体掩盖下正怆惶向外逃。

  后边傀儡兽紧追不放。

  “帝尊,我走了。”九重玻璃告辞。

  “好!八十一天后我去你家拜访。”耀阳与九重玻璃约定。

  玻璃跟傀儡兽的后边。

  龙腾飞逃跑出傀儡兽的保护范围。

  傀儡兽不再追了。

  九重玻璃走出山,伸出五根藤蔓一齐伸出缠住龙腾飞的四肢与脖子,然后落着泪,对龙腾飞的光影一阵猛打。

  然后收了藤蔓,扬场而去。

  荷花湖边,又多了三座火烧藤小屋,赤脚大仙,人皇,都搬到湖边来住了,多出的一座火焰藤小屋是给陆压准备的。

  “玻璃!你给我出来!一个黄毛丫头,竟敢把我们应龙族当奴仆,其心可诛!沃野千里,你必须还给我们!”

  “沃野千里是你们的啦,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来荷花湖,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几个正打麻将的大帝都走了出来,个个用不善的眼袖看着龙腾飞。

  “小秃崽子,你想干什么?滚!”首先应龙不干了,出来喝斥龙腾飞。

  “我跟玻璃闹着玩的。嘿嘿嘿。”原来龙腾飞就是来试探各大帝与老祖应龙的态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