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扶瑶上九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天意难逆

扶瑶上九霄 卿姝姑娘 1 23 21772018.06.05 12:30

  原来王嬷嬷是‘抓壮丁’不成自觉颜面受损,恼羞成怒之下心生毒计陷害幻儿。同时也因为她自己一时的贪念想把那对龙凤镯据为己有,才留下自己偷窃的铁证,当真应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

  “你不是说你还帮幻儿说话来着吗?你都说什么了?”苏扶瑶忍不住发问。

  整个经过听下来也没见小娇出场啊!

  “我当然是……”小娇说到一半,语气突然弱了下来。“我当然是劝她不要跟王嬷嬷作对啦。您不知道,王嬷嬷的姐姐是司律监的掌事,谁能惹得起?”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在这宫里个性太强是要吃大亏的,她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再说王嬷嬷交派的活儿也不是那么难做,甚至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人,她就是享受把别人呼来喝去的优越感,其实大家一起做也用不了多久。

  因为觉得还可以忍受,所以甘愿接受并不属于自己的工作来换取安稳;因为自己没有勇气反抗,所以希望所有的人都跟自己一样。这,应该既是人生而有之的劣性,也是小人物的无奈吧!

  苏扶瑶对小娇的故事并没有了解的欲望,也就没有多问。相反,已经结束了的栽赃陷害一事倒是始终盘旋在她心头,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小娇说过,王嬷嬷带着好几个人想把幻儿硬拉过去,但是三两下就被幻儿给撂倒了。既然幻儿有这个本事,那为什么小娇打她的时候她不反抗?就算不反抗,避开也是可以的吧,为什么还要硬生生挨下那一巴掌?

  “幻儿……是会武功吗?”回去的路上,苏扶瑶问宫凌霄。

  “有可能!”宫凌霄也察觉到了奇怪之处,但是并不能确定。“她的旧主颇有背景,身边能人众多,幻儿虽然只是个丫鬟,但会武功也不足为奇。只是……我那友人并未向我提过,我也未曾问过她。”

  “会不会武功倒是没那么重要,万一人家只是力气大呢?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既然能轻而易举的撂倒好几个人,就肯定有能力让自己不挨打,但她并没有这么做,你不觉得奇怪吗?”

  昏黄灯柱前,苏扶瑶突然停下脚步仰起小脸望着宫凌霄。柔和的光晕勾勒出让人心动的侧脸,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中跳跃着点点亮光,小嘴微微撅起,未曾见过的认真模样里还透着几分倔强。

  宫凌霄一时失语,只能摸摸鼻子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咳咳,我觉得吧!”宫凌霄迈着大步率先往前走。“既然事情已经了结,就没必要再去深究了,说不定幻儿只是不想把大家的关系闹得更僵呢?”

  宫凌霄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最主要的是他相信南宫瑾兮。瑾兮送过来的人绝对不会有问题,他不会防,也并不觉得有必要防。

  “好吧!”苏扶瑶耸了耸肩。走了没两步突然又站定,然后猛地回过头去望着身后一棵在萧瑟秋日也依旧枝繁叶茂的香樟树。

  “怎么?”宫凌霄在前方问。苏扶瑶摇头,大步跟了上去。

  见鬼了,她刚才怎么好像看见那树枝上挂着一个绿色的影子,定睛一看却又不见了。

  “对了,你怎么从外面进来?我以为你还在柜子里呢!”苏扶瑶有些刻意的说话壮胆。

  “你们去找镯子的时候我就出去了。”

  “幻儿不是在屋里吗?她没看见你?”

  “她也跟你们一起去了啊。”

  “是吗?我怎么好像没看见她……”

  夜凉如水,一弯下弦月清冷的挂在夜空,少了星子的环绕显得有些寂寞。生人忌半山腰的树屋内灯盏已尽,山顶的镜湖映着寒月的清辉,竟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万家灯火。

  湖心亭间,南宫瑾兮望着碎琉璃般的湖面,目光空洞毫无焦距,面色也如这月色一般清冷。

  在他手心静静躺着一块白玉,雕刻着双鱼戏珠的图案。雕工略显粗糙,也不是什么上乘的玉质,中间还有一条明显的裂缝,然而却被南宫瑾兮视若珍宝,多年来一直贴身带着。

  察觉到有人接近,南宫瑾兮当即将玉收进怀里,眼神也恢复了些许神采。

  “公子。”兰清乘着夜风飘然而至。

  “怎么去了这般久?”一开口,声音清冷如斯,像是夹着初冬清晨细细的薄霜。

  “因为……”兰清在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

  虽然他不明白公子为什么要把幻儿赶走,但是从派他去查看幻儿近况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公子定然还在意幻儿。既然在意,那公子知道后未免会担心……哎,如果公子见幻儿在外面受苦心下不忍,说不定会把幻儿接回来呢?

  “因为刚好看到幻儿遇到麻烦,我不放心,所以耽搁了。”

  “哦,是嘛!”南宫瑾兮语气平淡,居然就不再问了。

  兰清憋不住,又主动说道:“落云宫里的老人欺负她,偷了别人的东西栽赃给幻儿,还害幻儿挨了巴掌。幸亏凌霄殿下的侧妃提前洞察了对方的阴谋,帮幻儿化解了这次困境。”

  南宫瑾兮听后一言不发,要不是兰清足够了解他,估计会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公子……要不然,咱们把幻儿接回来吧!她自小跟在公子身边从未离开过半步,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在外面一定会被人欺负的。”

  兰清言辞恳切,南宫瑾兮却似置若罔闻。又过了好半晌才听得他开口,却是未提幻儿。

  “灵鸽她们去了多久了?”

  “算算日子……得有一个半月了。”兰清顿了顿回答。

  “一个半月了呀……”南宫瑾兮轻声呢喃,突然轻笑出声。“行了,叫她们回来吧,都这么长时间了。”

  “不可以。”兰清当即表示反对。“公子你别乱想,说不定她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灵鸽鬼主意最多了,她一定可以……”

  “行了!”南宫瑾兮打断他,语气虽轻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此事有几成把握我比你清楚,也正因如此我才让幻儿离开。”话到此处,南宫瑾兮沉沉的叹了口气。“老天爷待我已经够好了,没有让南宫一族因我覆灭,只是……”

  只是,还是不甘心啊!想要有更多的时间和她在一起,看生人忌的日出,看第一场春雨中破碎的镜湖,去吃新安郡的虾仁云吞,还要在坛子山的巨石上放风筝。

  这是他承诺过的,但是对不起呀,要食言了!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