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戟镇山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诡异

戟镇山河 不拆家毛孩子 2550 2021.09.22 08:55

  切莫虚度光阴。”

      谢安看着金不器认真告诫。

      这句话倒不是面对金不器有着莫名的优越感,而是因为两国之间的这场大战恐怕会比以前任何一场大战都来得惨烈,任何人都无法避免。

      “看来大战爆发已经很近了。”金不器沉默不语。

      若是国家已经将各大军部都北迁,自然便是准备前所未有的大战,不可能放任许多强者只是在学院教书做教习。

      “时间紧迫。”

      金不器感到压力,他低头大口的啃饼。

      他和谢安的性情和想法都截然不同,面对这样注定会席卷天下的大战,他不会逃避到危险的地方去。

      最简单而言,若是当他父母或是好友陷入危难,处于那些危险之地时,他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独自逃避?

      “也不怕撑?”

      方猎渐渐震惊,他做的面饼至少是两人分量,但是金不器已经将近吃光,而且似乎并不准备停下,还要等着喝黍米羹。

      随着新生用膳完毕,膳堂只剩下金不器、龙振天、铁心媛和方猎四人。

      黍米羹终于熟了,金不器就着些腌菜,喝得很是开心。

      “龙振天你扶着点我。”

      到最后金不器实在太撑,他觉得自己不能大动,否则恐怕会吐出来。

      黍米羹还剩下小半锅,方猎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刚刚才有快意,却听到金不器说了一句,“铁心媛你帮我将剩余的黍米羹带回去,方师兄你不要忘记帮我做好面馍。”

      金不器一路以真气刺穴法运动真元,回到精舍已经腹部微松,他便洗漱上了床榻,随意而坐。

      因为已经轻车熟路,所以十余个呼吸吐纳之后,他便已然进入了状态,很快体内的鲜血又似乎变成了一截截可以掌控的活物,在体内不安分的跳动,时而疾冲,时而平缓。

      他的身体很快开始微微发热,这不灭金身修行法对于他这种全力修身的人而言功效的确惊人,他很快感到浑身舒适,一夜过去,等到第二天晨钟响起,他惊醒睁开眼时,他感觉脑海瞬间清明。

      他这一夜都在那种半睡半醒的冥想修行之中,似乎并未陷入真正的熟睡,然而却比沉睡一夜还要神清气爽。

      “金不器,今天还不去上课?”

      外面传来铁心媛的声音。

      铁心媛原本似乎在等他,但是此时晨钟响起,她再不赶去课堂便会迟到,所以才忍不住出声问询。

      “还是帮我请假。”

      金不器一跃而起,他的眼睛发亮,心中又瞬间大喜。

      他感觉浑身活力流淌,感觉从未这般好过,而且纵跃之间,似乎身体都轻盈了许多。

      他是已经入门的修行者,自然知道,只有肉身气力有明显增长,才会带来这种感觉。

      铁心媛应了一声,她不知道金不器到底要做什么,然而从一开始被分配到这精舍开始,她就知道这必定有特殊的缘由。

      所以她也不多言,快速离开。

      金不器掠出门外,甚至没有先行洗漱,而是虎虎生风的先打了一套“疯魔杀拳”。

      这一套拳法是他和张三狗学的。

      在军中,一般也是先练拳脚再练兵刃,只有身法灵活,躲闪挪移极为出色,才能避免被人瞬间斩杀,气力悠长,才能游斗得起来。

      否则在乱阵之中,即便是修行者诸多手段,被一群军士一拥而上,挤在中间,也是根本无用。

      这一套“疯魔杀拳”本身便是极为高明的拳招,比起之前太学院传授的拳经都要强出许多,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只在太学院数年,便被丢出来训练,还没有接触到太学院更高的课程。

      不管如何说,金不器在离开太学院之后,都已经苦练了这“疯魔杀拳”,风霜雨雪从不间断。

      此时他的修为自然是低微,力量不足,但这一套拳招却是纯熟到了极点,而且拳意也是已经十分惊人。

      那晚和方猎对敌时,他也正是用了这疯魔杀拳里的“舍身缠”,才在力量悬殊之下,瞬间缠住了元狩的一条手臂。

      “龙振天倒是也不赖。”

      金不器对自身认识极为清晰,他从不过分自傲,也不会自谦,他自知在当年的太学院那批同窗里,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得住他几招,哪怕是文明静也不是他对手。所以此刻回想起来,当时龙振天的表现倒是也足够惊人。

      这个狡诈如狐的同伴,当年能够成为太学院的另外一霸,倒也不是侥幸,暗地里肯定也是下过不少苦功。

      一套“疯魔杀拳”打完,金不器倒是已经微汗,但腹中已经是空空如也,恍若昨天并未吃那么多东西。

      他此时体内气血涌动,生机旺盛,也不怕吃冷食生病。

      当下便返回精舍中,将昨夜的小半锅黍米羹全部吃完,一点都不剩。

      接着他随意的用魔蟾功震动内腑,同时却是再仔细的看起“不败金身修行法”接下来的“分寒暑”篇 他父亲金不唤原本就是强大修行者,其部将和同僚之中各色修行者又很多,所以他在幼时就已经养成很好的习惯,不是一味的死练,而是练习一段之后,要思索体会,不断学习。

      尤其这功法随戟一样来历神秘,都还是推测,他自己便更是要小心。

      “控制体内的冷热...有些窍位发热,便能获得额外的好处,而有些窍位发冷,反而能够调和气机,或者休养生息。”

      金不器看得又渐渐入迷,他渐渐发觉自己不用太过纠结,不需要一次性将所有气血控制到极致,可以从局部入手,例如一开始纯粹只追求做到让几个窍位发热。

      “金不器,你竟然真的被分到了这药师竹林精舍?真是暴殄天物!”

      突然之间,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

      他抬头循声望去,阳光却是有些刺眼,原来不知不觉间已至正午。

      他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楚那一脸愤怒的少女,赫然是祝采薇。

      金不器收了帛书,一时还沉浸在功法之中,还有些出神,“师姐你怎么来了?”

      祝采薇看着他,依旧生气不已,一时也不回应。

      金不器终于回过神来,道:“师姐你看我并未骗你们,我们的确分到了精舍。”

      “你们三人被分到了狩猎割,自然是因为在课时和晚膳时表现出色,被吴教习认定成了这一批学生之中的最出色者。”祝采薇的脸色更寒,“但恐怕也只有吴教习的眼光如此独特,你们这一代新生,实在是太差。”

      “师姐你这话有些过分。”金不器不乐意,打量着祝采薇,“按照院规,似乎寻常学生不经特殊允许,是不能进入一些禁地的,这精舍也属于禁地。”

      祝采薇愣了愣。

      但她马上却是冷笑了一声,“原本属于禁地,但一划为新生院所,还属不属于禁地尚且两说,更何况我是来送你需要的吃食,还是出于吴教习的授意。”

      “吴教习的授意?”金不器微微发怔,难道吴教习今后还会令人来送餐?

      祝采薇别转过头去,她心中有些发虚。

      她其实哪里得到了吴教习的授意,她是昨夜气不过,又听方猎回去说他吃得腹胀欲裂,今日她才假借了吴教习的名头,问了龙振天和铁心媛,想来报复。

      她此时背着的竹筐中有许多的冷面馍,远超过五十个。

      在她想来,昨夜金不器吃得那么撑,今日肯定吃不下,但既然金不器故意这样吃来和她作对,她便亲自送来,要看着金不器吃,撑死这小王八蛋。

      “师弟,来吃。”

      她将背后的竹筐卸下来的瞬间,她的心情便是大好,语气都带了些软糯的妩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