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进宫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2868 2019.11.06 20:15

  当年的诗三百,可是真正的金字招牌,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出了名的童叟无欺,价格公道。现在呢?犹如过街老鼠,整日提心吊胆,害怕被那些大人物发现,害怕被官府盯上,真的可怜。

  唐朝一边啃着骨头,一边问道:“那公孙为什么会专程过来拦下李浙?我有那么大面子?”

  老掌柜翻了个白眼,努力吞下一口肉,打了个饱嗝,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公孙只不过是返回雍京,正好遇上了而已。要不是消息是从他那泄露出去的,你死了他都不会管。”

  唐朝皱起眉头:“消息是从公孙那泄露出去的?那他也是红楼的人?”

  老掌柜摇了摇头:“肯定不是啊,你想那公孙是什么人?能待在那种地方?我收集到的情报显示,你的行踪是从宫里传出来的,至于公孙跟这件事的牵扯有多深,我就不知道了。”

  唐朝突然想到一件事:“公孙为什么一直待在雍京?莫非他是大雍供奉?”

  老掌柜白了唐朝一眼:“不是供奉,只不过公孙好像和某人有个约定,要为李姓皇族出剑三次,在这之前不能离开,要担任看门人的角色。”

  唐朝一脸不可思议:“这也行?”

  老掌柜喝完了一大碗肉汤,痛快的吼了一嗓子,悠闲的剔着牙,敷衍道:“这有什么不行?你看哪一个王朝没有几个顶尖高手坐镇?十大高手有四个都出身于大朔,刨去闲云野鹤的崔人玉不说,北境有那位军神雷义,南境有一拳破山的亲王杨元龙,还有那个鬼鬼祟祟、藏头露尾的王半仙,这三个可都是大朔朝廷的杀手锏。”

  “大周有景山剑宗,康国有儒家文祠,就连樾国那么一个弹丸之地都有贾富贵那个酒肉和尚,这大雍有公孙也不稀奇啊。”

  老掌柜斜着眼睛打量着唐朝,一脸嫌弃:“如果没有公孙,这大雍还能指望谁?指望学宫?要是在以前,这话我信,可是放到现在嘛,嘿嘿!”老掌柜冷笑了两声,眼神晦暗不明。

  唐朝眼神有些凝重:“那既然是这样,那你说十几年前那场国难,公孙为什么不出手?”

  老掌柜想都没有就冲口而出:“谁说公孙没有出手,你是不知道当年公孙那一剑……”话说到一半,老掌柜突然感觉不对,及时刹住了车,干笑了两声,顾左右而言他,打算扯开话题。

  唐朝放下碗筷,盯着老掌柜:“看来有人知道不少内幕啊。”

  老掌柜见糊弄不过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起来:“你别想套我的话!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唐朝嗤笑一声:“你的话还用套?不过你刚才的话确实解开了我不少疑惑。”唐朝微微低头,轻声重复着公孙这个名字。

  老掌柜看见他这个模样,心里一沉:“你小子想干嘛?我警告你,要是你敢胡来,我就把你踢出去,省得我们被你连累!”

  唐朝微微一笑,并不言语,老掌柜心里更加忐忑,一拍桌子,准备破口大骂,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满脸横肉的黑脸壮汉冲了进来,手里抓住一个伙计的衣领,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不是说肉卖完了吗?这是什么?狗东西,狗眼看人低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咋了你的破店!”

  瘦弱的伙计被他拎在空中,脸涨的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黑脸壮汉指着脸色难看的老掌柜,恶声恶气道:“喂!老头,你吃的这盆肉多少银子?”

  老掌柜深吸一口气,起身作揖道:“这位壮士,小老儿是桂香楼掌柜,壮士有什么吩咐?”

  黑脸壮汉一愣,紧接着松开了伙计,一把扯住了老掌柜,狞笑道:“原来正主在这儿啊,好你个老东西,自己吃肉,大爷我闻味儿,天底下有这样的酒楼吗?”

  老掌柜满脸赔笑:“壮士息怒,这盆肉是昨夜剩下的,不新鲜了,丢了吧又舍不得,这才做来吃了。这几日连日大雪,出门采买不太方便,故而怠慢了几位客官,还望见谅!”

  黑脸大汉大怒,用力一推,吼叫起来:“少来这套,要是今天吃不上肉,老子一把火烧了你的酒楼!”

  黑脸大汉含怒一推,老掌柜却纹丝未动,只是敛去了笑意,静静地注视着黑脸壮汉。似乎有些不高兴。

  黑脸大汉同样很不高兴,他认为自己推了一下,这个老头就应该默契的跌飞出去,而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这样会让他很没面子,尤其是身后还站着那位小爷,如果让小爷认为自己办事不利,那么以后自己就不能用他名号混饭吃了。

  黑脸大汉下意识握住了藏在腰间的短刀,准备抽出来,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吓人!

  这是,门外传来了一个有些稚嫩的嗓音:“黑狗,你死在里面了么?没死就给本少爷爬出来!”

  黑脸壮汉听到这个声音,很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原本黝黑发亮的脸居然淡了不少。绰号原来叫黑狗的大汉松开了刀柄,转身走了出去,老掌柜抚平有些发皱的衣领,并没有关上房门,因为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面容青涩,眼神却十分冷厉的狐裘公子走了进来,左脸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看着老掌柜,蹙眉,有些不悦。

  “你便是桂香楼酒楼?”

  老掌柜在心底叹了口气,听天由命道:“正是。不知公子有何指教?”

  狐裘公子啪的打开手中的折扇,扇面上是是一副美人图,惟妙惟肖,公子哥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如同一只狐狸:“本少爷是来找事。”

  老掌柜哑口无言,扶了扶额头,转身对唐朝说道:“是来找你的。”

  唐朝擦了擦嘴,起身走到门口,负手而立,看着那个不怀好意的狐裘公子:“你找我?”

  狐裘公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唐朝,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才慢悠悠开口道:“你就是唐朝?”

  唐朝没有丝毫不耐烦,微笑道:“正是。”

  狐裘公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你认识我吗?”

  唐朝摇了摇头,没有丝毫犹豫:“不认识。”

  狐裘公子笑了起来:“按理说我们应该见过面,在当年的公主府,也就是现在的青华园。”

  老掌柜眼皮一颤,知道接下来说的话自己就听不得了,于是颤巍巍的向外走去,狐裘公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

  但是他身后的人没打算让,黑狗双臂环胸,冷眼打量着老掌柜,意识是你若想出去,就爬吧。老掌柜不想爬,就用肩膀撞向了黑狗,黑狗眉头一挑,同样用肩膀撞了上来,可惜黑狗太高,老掌柜的肩膀撞在了黑狗的肋间,一阵令人心惊肉跳得骨骼碎裂声响起,黑狗瞪大了眼睛,委顿在地,变成了一条死狗。

  狐裘公子头都不回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摆了摆手,很快就有人抬着黑狗下楼去了。

  唐朝也没有注意门外发生了什么,他在仔细体会狐裘公子哥的那句话。

  他去过青华园?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你是我亲戚?

  唐朝看着狐裘公子,眼神很平静:“所以呢?”

  看到自己的话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狐裘公子自嘲的笑了笑,抚摸着脸上的伤疤,微笑道:“不记得了吗?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记。”

  唐朝想了起来,于是他也笑了:“抱歉,我真的不记得曾经见过你。”

  狐裘公子收起了扇子,眼神慢慢暗了下来:“有些无趣了。”

  唐朝缓缓开口道:“如果你还不走,那才叫无趣了。”

  狐裘公子脸上突然露出了嘲弄的笑容:“我今天是来告诉你,希望你认清形势,不要像那些乱臣贼子一样,遗臭万年!”

  唐朝笑意如常,眼神却十分阴郁,狐裘公子猛的仰起头,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很快,狐裘公子慢慢转过脸来,眼神十分阴沉。

  他左脸上的那道疤,此时已经被完全挑开,不长不短,正在渗出浓郁血丝。

  唐朝收起飞剑仙游,收起笑容,正色道:“让路。”

  狐裘公子没有理会脸上的血迹,没有让开的意思,而是抬起头郎声道:“有请前辈出手!”

  一阵风吹过,雅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位身材矮小,胡须皆白的老头,面容却未见苍老,一双老鼠眼里精光四射,不停地扫视着唐朝。

  唐朝心中一紧,双指并拢,就要使出神锋无影!

  突然,楼下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嗓音:“雍山唐朝何在?陛下有命,速速进宫面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