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夜谈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564 2019.11.05 20:15

  重新回到柜台的老掌柜打量着唐朝,似乎是想重新认识他。过了许久,老掌柜气呼呼的将那张纸摔给唐朝,愤愤不平的咒骂道:“真是活见鬼了!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快退隐的时候过来,成心跟老子为难不成?”

  唐朝挑了挑眉,微笑道:“老子?”

  老掌柜脸色一变,迅速换上一个很做作的笑脸:“老头,老头!你说你都是这般身份了,还跑来这里作甚?我们假装互相不认识不就行了?”

  唐朝摆摆手,说道:“不说这个,你先给我一间客房,我得先把他安顿好。”说着指了指在一旁打着哈欠的青禾。

  老掌柜心中了然,挥手招来一个伙计,吩咐:“把这位小公子带到玄字号甲等别院,记住,让那些废物离别院远一点!”那个伙计诧异的打量了唐朝和青禾一眼,带着青禾远去了,青禾临走是不忘拿着那根宝贝青竹。

  老掌柜重新邀请唐朝坐到一张桌子上,然后亲自取来一壶酒,给自己和唐朝分别倒上,美美得喝了一大口,看着唐朝,轻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朝没有喝酒,只是端起来放在鼻尖问了一下,语气淡然:“我以前来过这里。”

  老掌柜咦了一声:“那我为何从未见过你?”

  唐朝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一声:“当时我披了一张面皮,你自然认不出。”

  老掌柜无语,又喝了一口闷酒。唐朝看着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个白衣人是谁?看起来好威风!”

  老掌柜意兴阑珊的说道:“你连他都不认识,还好意思学剑?”

  唐朝愣了一下,听起来这人还是剑道宗师不成?他再次问道:“那他到底是谁?”

  老掌柜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小子够笨的,这么笨是怎么在我们这行活到今天的?你刚才看他出了一剑,感觉如何?”

  唐朝不禁又想起白衣人那雄浑磅礴的一剑,喃喃道:“剑势浑厚,但不重拙,剑招倒不算太过精妙,但是剑势浩大,令人避无可避,应该走的以势压人的路数。”

  老掌柜啧啧称奇道:“你小子笨归笨,眼光倒还不赖,他号称平生只有两剑,刚才那一剑,便是走江。”

  唐朝蓦然瞪大眼睛:“你说他是……他是?!”

  老掌柜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怕他,没想到你也是个胆小鬼!连他的名字都不敢说出口,笑死我了!”老掌柜越想越觉得好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唐朝却无暇顾及老掌柜,只是在心里不断重复着,居然是他!

  自萧无极之后,剑道可谓是百家争鸣,后起之秀如同雨后春笋,接连不断,只可惜大都昙花一现。唯有两人,一直屹立不倒。其中一位景山剑宗的天才,被称为萧无极第二,惊才绝艳,天赋惊人!武道境界也是一日千里,让人瞠目结舌。只是他的性格与萧无极一样惹人生厌,周游天下,以剑会友,行事狂放,喜怒无常,曾经以一人之力阻止大朔铁骑南下,成名之后便离开景山,在一座无名小山之上结庐修行,是江湖中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

  剩下的一位,便是雍朝的这位了。此人身世不详,师承不详,一直寂寂无名,直到他曾在大雍南境拦下了那位北上问剑的景山天才,这才被人所知。十年沉寂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他与人对敌,只出两剑,一名走江,一名五岳倒悬,只是除了那位景山天才,再无人见识过他的第二剑,仅凭一剑,便力压北境剑客,成为名副其实的北境第一剑豪!

  唐朝心有余悸,如果是他的话,那就说的通了,旋即,他又想到了一件事,于是抬头问道:“我之所以不说他的名字,是因为我不知道,听你的口气,你是知道的,他叫什么?”

  正在自斟自饮的老掌柜一顿,酒洒了一身,抬起头,表情狰狞:“能不提他吗?你难道不清楚他和李姓皇族牵扯极深,万一他哪天觉得我们碍眼,过来一剑挑了桂香楼,我怎么办?”

  唐朝忍住笑意,轻声道:“你刚才也听见了,他欠我一个人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拦着他。”

  老掌柜眼前一亮,似乎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借着酒劲,开始回忆起来:“说起来,我们也是在那场旷世大战后才注意到了他,因为他以前实在是没有什么名气,说来奇怪,你说那也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忍得住,藉藉无名数十年。”

  “那场大战我没有赶上,你能不能给我说道说道?”

  “不好意思,我也没有赶上,那会儿我还在樾国开酒楼,也是在那以后,我就被踢到了这里。说起来,我和那位是一前一后进了雍京。”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是被派来盯着他的,好吧,确实有点困难。那就是这个地方没人愿意来触霉头,就派你来了。一定是这样!”

  “……你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看来我得好好和那帮老王八蛋掰扯掰扯了!”

  “说正事。”

  老掌柜吹胡子瞪眼:“是你先胡扯的!”

  “好吧,是我的错,请说正事。”

  “虽然我没有赶上,但是从千机阁传出的消息看,还是能看出只鳞片爪的。”

  老掌柜眼神恍惚:“当时的柳永,算是打遍了南华大泽以南,鲜有敌手,堪称南境第一高手,连当时得景山掌门都放出狠话,柳永一定会超越萧无极,成为空前绝后的剑道第一人。”

  “然后呢?”

  “然后柳永就越过了南华大泽,顺便击退了几个试图出手阻拦他的巫族长老,来到了大雍南境。”

  “接着就遇到了那位?”

  “没错,两人便比试了一场。这场惊天动地的问剑只有一个旁观者,就是千机阁的一名供奉,也是剑道宗师,柳永的目标本来是他。”

  “那为什么柳永改变了主意。”

  “因为在柳永来之前,那位供奉便被人一剑挑断了手筋。”

  “是那位动的手?可是为什么呢?”

  “那名供奉想要杀个人热热手,结果他遇到了那位。”

  “说起来,你真的不能说他的名字吗?”

  “他说了,他的名字只有他的朋友才能叫。”

  “那你们一般怎么称呼他?”

  老掌柜看着唐朝:“我比较好奇你怎么称呼他?”

  唐朝想了想,说道:“我有位师兄,称呼他为白江山。”

  “嗯,一身白衣,只出两剑,一江一山。好名字!”

  “那你们呢?”

  “我们一般把他叫做公孙!”

  “他姓公孙?”

  “不知道,但是他一直喜欢把他的住所的匾额改公孙。”

  “原来如此,那公孙挑断了那名供奉的手筋,然后呢?”

  “柳永没了对手,只能和公孙打一场!”

  “谁赢了?”

  “不知道。他们二人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那一战的结果!”

  “那名千机阁的供奉呢?他不是旁观者吗?”

  “那名供奉被两人的剑气波及,眼瞎耳聋,心智大乱,成了一个疯子。”

  “……”

  “如何?”

  “这也太震撼了!”

  “不错。你知道华清池吗?就是那个温泉。”

  “知道。”

  “华清池和它所在的碧云谷,就是被他们两个打出来的!”

  唐朝目瞪口呆:“你说什么!”

  老掌柜得意洋洋,十分倨傲:“瞧你那没见过世面得样子!”

  老掌柜还准备调笑两句,不想唐朝迅速收敛神色,不屑的说道:“这你也信?我在碧云谷呆了一年,就是为了揣摩两位大剑豪的残存剑意。”

  老掌柜气急,狠狠灌了一口酒,闷声说道:“真是可恶!虽然胜负不知,但是柳永在打完之后,心情似乎非常恶劣?”

  “何以见得?”

  “他在回程途中,再次遇到巫族长老拦路挑衅,这次那些长老可不像之前那么好运了。”

  “都死了?”

  “不错!”

  “巫族其实也挺可怜,萧无极杀的梁山七零八落,这柳永又杀了一通,你说他们是不是犯太岁了?”

  “巫族不信这个,他们祭祀鬼神,献祭生灵,和我们大不相同!”

  “那之后呢?”

  “之后的故事你也知道,柳永离开了景山,公孙不知怎地和皇族搭上了线,在雍京扎了根,一呆就是几十年。为此被不少江湖中人诟病,堂堂一个大宗师,居然成了朝廷鹰犬!所以众人皆奉柳永为第一剑。”

  “那他现在境界如何?”

  “柳永已经破开了天人之隔,想必公孙也差不多吧。”

  “这么一个高手居然欠我一个人情,想想都激动!”

  聊到这里,老掌柜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艳羡的神色,又想到这小子要白吃白喝白住,心情越发恶劣,拿起酒壶便离开了。

  唐朝不以为意,喊了一个伙计,让他带着自己向别院走去。

  酒足肉饱,相谈甚欢,可以睡觉了!

  大学整整下了三日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唐朝无所谓,倒是一直想在雍京城里好好逛逛的青禾很是气闷,每天都现在院子里盼着天晴。

  眼看马上到了正月十五,祁连城进攻面圣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知道能不能在雍京城碰面。只是一想到宫里的那位,唐朝难免有些郁郁。

  中午时分,老掌柜派了一个伙计,来请唐朝和青禾喝肉汤。青禾兴致不高,拒绝了。唐朝只好叮嘱他不要乱跑,然后一个人来到了大堂。

  老掌柜唐朝请到二楼雅间,然后吩咐伙计端来了一大盆骨头汤,肉香四溢,让人垂涎欲滴。

  唐朝也不客气,直接盛了一大碗,吃肉喝汤,好不快活。老掌柜也捞起了一大块骨头啃了起来,山羊胡子上满是汁水,看起来十分狼狈。

  吃着肉,老掌柜忙里偷闲给唐朝说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情报:“那天夜里来找你麻烦的人查出来了,那个白脸太监是个尚宝监掌司,那个年轻人更了不得,是明年就要封王就藩的三皇子,李浙!”

  唐朝吐出一块骨头,皱起眉头:“他的外公是雍朝四位大将军之一,负责镇守南境,叫郭扶风的那个?”

  老掌柜点点头。唐朝感叹道:“可以啊,诗三百这么厉害吗?都快赶上千机阁了!”

  老掌柜一口肉汤喷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吼道:“唐小子,你要是再敢随随便便把我们的名号说出来,老子就跟你翻脸!”

  唐朝翻了个白眼:“翻脸?你舍得吗?像我这样的,你要是能在诗三百里找出五个来,我跟你姓!”

  老掌柜大怒,却有无可奈何,因为这小子虽然狂妄,但是说的是实话。

  一想到这里,老掌柜就有些唏嘘,今非昔比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