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赦封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515 2019.11.12 20:15

  唐朝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突然伸手,猛的一拍桌子,在轰然巨响中,陈琳一跃而起,茫然的看着唐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朝装作没事人一样喝着酒,不去理会一脸无辜的陈琳。陈琳自知理亏,打着哈哈道:“小子你说到哪里了?这里面也忒热了,老夫年事已高,居然睡过去了。希望你小子不要介意。”

  唐朝心想老大人你脸皮这么厚,就算我介意又能怎么样?不过想是这么想,唐朝还是有些郁闷,脸色也不太好看:“老大人,在下已经说完了,尽是些空洞之词,还请老大人指点一二。”

  陈琳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你小子所言,看似纵横捭阖,天下大势了然于胸,实则是废话连篇,老夫听到一半就不想听了。这些话,老夫去国子监随便拉出一个太学生来,都比你说的好听。”

  唐朝脸色如常,笑道:“老大人批评的是,在下一定会铭记在心。”陈琳得意的笑了,正要说话,不想唐朝招呼一个伙计进来,吩咐道:“伙计,本公子已经吃饱了,把这些酒肉都撤下去吧。”

  陈琳急了:“别啊,老夫还没喝够呢。”唐朝微笑道:“那好,伙计,接下来的酒钱就跟这位老先生讨要吧。”说着作势欲走。

  陈琳急忙叫住唐朝,满脸堆笑道:“唐公子有所不知,老夫只是欲擒故纵,欲扬先抑而已,公子方才所言,真乃真知灼见,老夫敬佩万分。”

  唐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既然如此,再上一坛秋露白,我与老大人对酒而谈,也是美事。”

  陈琳眼前一亮,连连点头,旋即看到唐朝玩味的眼神,不由得老脸一红,讪讪道:“拙荆管的严,老夫已经半年多不识酒味儿了。”

  唐朝点头道:“既是如此,老大人就多喝一点。”

  陈琳急忙灌了一口酒,满脸陶醉:“给个神仙也不换啊!”吐出一口浊气,陈琳正色道:“玩闹归玩闹,正是还是要说的。陛下既然准备封你为侯,那有些话,不管你爱听还是不爱听,老夫总要说的。”

  “老夫知道,你一直对锦州之战耿耿于怀,诚然,那场国难本可以避免,然而某些人为一己之私,置国体于不顾,才有先帝殉国,皇室倾覆的祸事。然木已成舟,还希望公子以国家社稷为重,莫要重蹈覆辙。”

  唐朝敛去笑意:“老大人言重了,在下既然接受朝廷册封,自然会知晓轻重厉害,以国事为重。至于锦州之战,史书之上早有定论,老大人何出此言?”

  陈琳加重语气:“公子莫要自欺欺人,朝堂之上谁人不知公子亲历锦州之战,必定心怀怨愤。只是公子,你天真纯良,为何要违背本心,玩弄权术?何不放下执念,逍遥江湖?”

  唐朝抬起头,看着陈琳,眼神复杂:“莫非老大人还担心我祸国殃民不成?老大人既然如此忧国忧民,那敢请教,先帝被困锦州四十余天,受戎族、元朝两方夹击,既无粮草,也无援军,不知当时身为中书省左仆射的大人作何感想?”

  陈琳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唐朝却追问道:“先帝被人诓骗至锦州,最后战死殉国,不知先帝驾崩前,心中又作何感想?”

  连续两问,陈琳面色数变,眼神恍惚:“老夫记得,先帝御驾亲征前,曾嘱咐我等,好生辅佐太子监国,不可懈怠。未曾想,那竟成了遗言。”

  唐朝冷笑一声:“老大人何必如此?既然当年选择了袖手旁观,那现在就莫要惺惺作态,徒惹人厌!”

  陈琳自嘲一笑:“老夫自知有愧于先帝,一想到已是花甲之年便心生恐惧,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在九泉之下,无颜面对先帝!”

  “先帝对老夫有知遇之恩,老夫一时不察,被人蒙蔽,以至于行差踏错,酿成大祸!”

  唐朝眼神冰冷:“一句受人蒙蔽便把老大人摘的干干净净,真是轻巧!”

  陈琳神色黯然,低声道:“老夫自知罪不可赦,不奢求公子体谅,只是公子,若要报仇,必会引起社稷动荡,纷争四起,我等垂垂老矣,何惧一死?只是百姓无辜,还望公子三四三思!”

  唐朝面无表情:“这话,你怎么不去对齐王、燕王说?我听闻齐王就藩之时,你前去送行,结果吃了闭门羹。燕王离京之时,你也前去道贺,燕王倒让你入府,可是话不投机,又被赶出来了。怎么?老大人是害怕我们兄弟三人一朝得势,会秋后算账?”

  陈琳摇头叹道:“老夫自知罪孽深重,从不奢求公子原谅,但是公子若一意孤行,老夫便要豁出老脸不要,落下一个以大欺小的骂名,也要让公子心愿落空!”

  唐朝嗤笑一声:“尚书令真是一心为民,令人心生敬佩。”

  陈琳霍然起身,疾言厉色道:“唐朝,你身为……”陈琳话说道一半,便被人打断了,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蟒衣太监,面容看上去极为年轻,眉眼阴柔,戴三山冠,一头长发随意的绾在脑后,隐隐泛着红光,犹如无数血丝,让人心生畏惧。

  这红发太监盯着唐朝,柔声道:“公子可是唐朝?奴才是神宫监掌印赵禧,奉陛下命,特来宣旨。”

  陈琳被人打断,惊疑未定,看到赵禧,脸色一变,正欲开口,却瞥见赵禧不经意间的隐晦眼神,立刻缄口不言。

  唐朝心中默念了一下赵禧这个名字,时隔多年,终于又见面了。他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袖,拱手道:“唐朝接旨。”

  按理说,皇帝谕旨,必须跪迎,二楼及一楼大堂里已经跪倒一片,可是身为神宫监掌印的赵禧似乎默许了唐朝的僭越举动,拿出一卷明黄蚕丝织品,白玉卷轴,尖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赦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而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乃能文武兼全,出力报效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宠命乎。兹有上雍学宫弟子唐朝,少年英雄,文武双全,实为良才美玉,不可使其埋没山野,故特授尔一品军侯,冠军侯之爵,拜三品云麾将军,统领神策新军,威震戎蛮。钦此!”

  雅间在一片哗然,议论纷纷,都在好奇唐朝为何人。雅间内,唐朝朗声道:“谢陛下恩典,臣领旨。”上前接过圣旨,百感交集。赵禧满脸微笑:“恭喜侯爷,贺喜侯爷!”

  唐朝拱手道:“这大冷天的,还要劳烦赵掌印跑一趟,唐朝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赵禧眯眼笑道:“侯爷说的哪里话?分内事而已。”接着,他又压低声音道:“侯爷,陛下还有几道口谕,您仔细听。”

  “特将皇家所属之青华园赐予侯爷,作为私人府邸。”

  “另,官服兵符等物已送至青华园,还请侯爷明日穿朝服上殿。”

  唐朝点头道:“还请赵掌印稍等片刻,待我准备几桌酒菜,慰劳掌印及下边的各位兄弟。”

  赵禧摆手道:“侯爷毋须客气,奴才这就要回宫复命,还望侯爷万分海涵。”

  唐朝道:“那也无妨,反正我还要在雍京待上一段时日,若赵掌印赏脸,可随时找我。”

  赵禧再次弯腰道:“侯爷客气,那奴才先行告退。”说着转头看了一眼陈琳,恭声道:“尚书令大人,你我顺路,若您不嫌弃,奴才可以带你一程。”

  陈琳叹了口气,颤巍巍的下了楼,目不斜视,没有看唐朝一眼。

  坐上马车,陈琳抬头看着赵禧,沉声问道:“陛下何故如此着急?区区一唐朝,当得如此看重吗?”

  赵禧淡然道:“回尚书令的话,奴才不过一介阉人,不敢揣摩圣意。”

  陈琳呸了一声:“放屁!简直臭不可闻!若不是你当年请求陛下调去神宫监,那么现在你最不济也是内官监掌印,运气好一点的话,就没有司礼监那姓袁的什么事了。”

  赵禧笑眯眯道:“都是为陛下分忧,在哪干活都是一样的。”

  陈琳敛去笑意,沉默许久,低声道:“你当年把唐朝从锦州的死人堆里背出来,有没有想过今天?”

  赵禧依旧眯着眼睛,笑容如常,只是这次他没有说话。

  桂香楼。

  唐朝让伙计把剩下的酒菜全都收拾了,自己下楼向着后院走去。

  还没走到别院门口,就看见青禾站在路边,一动不动,身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

  唐朝十分奇怪,天气这么冷,这傻孩子站在外面作甚?青禾一见唐朝,立刻飞奔过来,抬起冻的通红的小脸,满脸不高兴,气咻咻的比划了几下。

  唐朝一愣:“老掌柜居然带着生人去别院了?他失心疯了不成?”

  青禾犹不解气,更加用力的比划了几下。唐朝大怒:“居然还是个病人?!走,跟我去看看,莫非这老头想一拍两散!”

  唐朝气势汹汹的带着同样气势汹汹青禾,踢开了大门,冲了进去,看见站在院里的老掌柜,不由得怒上心头,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起来:“老家伙,你我只是买卖情分,不要得寸进尺,居然未经我同意私自带人进我别院,你是疯了不成?”

  老掌柜无视了唐朝虚张声势的愤懑,淡淡道:“公子稍安勿躁,只是有一位贵客在做一笔大买卖时受了重伤,公子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见不得光。如今城里戒严,出不去,所以请公子收留他几日。”

  唐朝咦了一声:“他是贵客,难道我不是么?告诉你,本公子不答应,要是惹急了我,就鱼死网破,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有官身的人了,最好放尊重点。”

  老掌柜白了唐朝一眼:“你以为老子想带过来吗?是他自己要过来,说与你是至交好友。”

  唐朝嗯了一声:“至交好友?我不记得我在诗三百有朋友啊。”

  老掌柜笑着说道:“进去一看便知。”

  老掌柜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奸诈,唐朝忍不住好奇,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瞬间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和浓郁的草药味。唐朝皱了皱眉,捂住鼻子向里间走去,一掀开帘子,看到坐在床榻上的那个人,立刻捂着脸转头就跑:“靠!老头子!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我现在这就去结账,马上回青华园!”

  老掌柜看着惊慌失措的唐朝,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