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熙攘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4040 2019.10.04 20:11

  第二天,天气果然放晴,许久未见的暖阳慵懒的挂在碧空上,散发着柔和暧昧的光线,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因连日下雪而显的安静沉闷的黄槐镇重新变的热闹起来。

  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准备置办年货,只是黄槐镇地处偏远,物资流通极为不便。所幸在通往雍京的那条山路上,会有来往客商在此歇脚,附近的乡民们会提前等候,通常都是用在山里采摘的药材,或者打猎得来的兽皮,同客商交换一些物资。

  一大早,镇长就开始用他的破锣嗓子大呼小叫,让乡民们抓紧时间,吃了第一顿饭就出发,天气好不容易放晴,错过今天,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于是家家户户开始忙里忙外,男人们开始准备药材,兽皮等紧俏货物,大声计划着等会儿要去换什么东西,妇人们开始张罗着做饭,一些喜欢热闹的孩童正在央求大人们带上自己。很快,每家每户都升起了炊烟,四处都响起了招呼自家男人吃饭的吆喝声,小小的镇子看起来十分生动。

  镇长背着双手优哉游哉的晃荡到官塾前,看到唐朝的房门紧闭,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往日里这唐先生可不会赖床,该不会是受了风寒起不来吧?想到这儿,镇长有些心急,快步上前打算推门而入,可是刚刚举起手有迟疑了,害怕自己贸然闯入会让先生觉得自己不懂礼数,万一惊扰了先生,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正当老镇长左右为难之际,却不想门自己打开了,兴许是被老镇长吓到了,唐朝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慌乱之中撞到了凳子,一下子摔在地上,看上去有些狼狈。老镇长惊呼一声,急忙冲过去搀扶起唐朝,有些手忙脚乱。老镇长一脸愧疚的看着捂着肩膀龇牙咧嘴的唐朝,连连作揖:“唐先生,您没事儿吧?是小老儿冒失了,需不需要我去把叶郎中请过来给您瞧瞧?”

  唐朝急忙摆了摆手,说道:“别,您真的没必要。我就是摔了一下,没那么金贵。”见老镇长还是有些惶恐,唐朝笑道:“别担心,喜叔,就当我给您提前拜年了。”老镇长有些忍俊不禁,但是明显放松下来,自己拉过凳子坐下,下意识掏出眼袋,装上烟草,点烟,一气呵成,等到美美的抽了一口,才想起这里不是自家热炕头,一时间有些讪讪。唐朝笑着说道:“不打紧,小时候我爷爷也好这一口,这么多年来,闻不见这味儿,我倒有些不习惯。”老镇长松了口气,继续吞云吐雾。

  唐朝揉着肩头,随口问道:“喜叔,今天镇子怎么这么热闹,是有什么大事吗?”

  老镇长吧嗒抽了一口烟,说道:“也没什么大事,这不大雪连着下来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晴天,那些客商今日肯定会路过这里,大家都准备赶紧去山路,换点东西过年。”

  唐朝哦了一声,想起一件事,说道:“过完年我就要走了,这趟游学快结束了,我得回河东书院参加明年初夏的大考。我觉得有必要提前给喜叔你说一声。”

  镇长似乎早就料到了,淡定的抽完最后一口烟,敲起了烟灰,看着唐朝说道:“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唐先生,不瞒你说,你是在镇子里教书时间最长的先生了。我本以为你待不了多长时间,没想到你这一待就是半年。真的太感谢你了。”

  唐朝有些汗颜:“喜叔言重了,我只是一介书生,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像这种小事,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喜叔你不必介怀。”

  镇长摇了摇头,说道:“这帐啊,不是这么算的。教这些孩子读书,对你来说可能是小事。但是对我们这些荒野之民来说,是真正的大事。想当初我跟着商队走出大山,有幸跟着一位先生读过几天书。过了几十年,我已经记不得那位先生的名字了,甚至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忘了,但是他说的两句话我一直记着。”

  “第一句是,做人的道理不一定都在书上。”

  “这第二句话,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读圣贤之书,不知学问之大也。”

  说道这里,老镇长自嘲一笑:“这第一句话,我还能听懂,但是这第二句,我死活弄不明白,就去请教先生。先生脾气不太好,拿了一本书砸在我头上,说我什么时候读完了这本书,就明白了。”最后,老镇长面带笑容,沉浸在了少年求学时的回忆中。唐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接着,老镇长说道:“对我来说,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再过几年就是一捧黄土。但是这些孩子,都是些好苗子,别的不说,就小庆这孩子,我活了这么长时间,就没见过比他还机灵的,如果有个正儿八经的教书先生,那孩子准能成才。”

  唐朝忍住笑意,说道:“小庆嘛,确实是天资聪颖,是棵好苗子,喜叔,等我回到河东,一定会向我家先生建言,让他给礼部修书一份,尽快委派一名先生来此,重开官塾。实在不行,我可以让我的某位师兄弟亲自前来,替我讲学。”

  老镇长喜出望外,但旋即又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能重开官塾,自然是极好的,只是万一礼部又派人前来,追问这官塾私开之罪,会不会耽误唐先生师兄弟的前途?”

  唐朝微笑着示意老镇长宽心,说道:“这点大可放心,我等师兄弟,皆是当地生员,哦,就是秀才,在礼部的仪制清吏司皆有登记造册,所以礼部不会太难为他们。”

  老镇长松了口气,喜不自胜,连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雍朝建国已有一百五十余年,本是元朝的一个附庸,备受欺凌。历代国君皆是忍辱负重,励精图治,国力日盛。有道是抚养群黎,已见国家隆治;滋生万物,方知天地泰交。在历代君主的苦心经营之下,雍朝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于七十年前宣布不再受元朝控制,于是两国展开了长达二十二年的拉锯战。最终在上雍学宫的帮助下,以雍朝夺取元朝大片国土而告终,故历代雍朝国君皆对学宫行师礼。至此,雍朝确立了自己在鸿蒙大陆北境的强国地位,北伐戎族,修筑长城,迫使戎族退却七百余里;南征至南华大泽北境,与巫族签订合约,不起刀兵;东与吴国交好,帮助其抵御元朝欺凌;

  西与凉朝、樾国交好通商,为接下来几十年雍朝恢复国力争取了时间。

  时至今日,雍朝已是百业俱兴,国力空前强盛。由于雍朝推行农商并重的国策,雍朝修建的驿道又是四通八达,使得经商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一些朝廷权贵也暗地里掺和其中,故而商队往来极为繁多。就像今天,途径黄槐镇外的商队多达三十余支,大家都知道此地会有集市,故而早早来此等候。

  说是集市,不过是相对宽阔平整的一处野地。来往商队在此拴好马匹,摆开货物,供附近乡民挑选。这些货物在外面可能都是寻常物件,但是到了这山野之地,都变成了紧俏货物,尤其是临近年关,生意更加火爆。一时间人声鼎沸,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声音。这乡民到底是嘴笨,不善言辞,哪比得那些商贩舌灿莲花,能说会道,总的来说,大都是商贩占了便宜,不过乡民也没吃多少亏,双方都很满意。

  在众多商队中,有一支商队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这支商队人人穿锦衣,佩腰刀,一个个面无表情,看着完全不像商人,倒像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商队中的马匹也都是难得的宝马良驹,惹来周围许多艳羡的目光。为首的是一个身高八尺,相貌雄毅的长须大汉,他身上并无佩带任何兵刃,只是负手而立,轻轻抚摸着一匹卷毛青總马的鬃毛,眼神柔和。这支商队并没有和乡民交易的打算,只是沉默着四处观望。

  一个身穿皮衣,头戴毡帽的八字胡中年人从这支商队里转出来,四处走动一番,发现都是些寻常物件,有些意兴阑珊,慢悠悠的踱回来,走到长须大汉身前,看着那匹青總马,由衷的赞叹了一声:“真是好马!”

  长须大汉傲然一笑:“本来就是好马!”

  八字胡中年人嘿嘿笑了两声,问道:“梁校尉,这马可是侯爷那头火龙驹的血脉之一?难怪如此神骏!”

  梁校尉斜瞥了八字胡一眼,勾起嘴角:“你知道的倒挺多,没错,我这青云,确是那火龙驹的幼子。侯府一共有六名名从八品上的御侮校尉,唯有我一人有此殊荣!梁某人是无比荣幸啊!”

  八字胡暗中撇了撇嘴角,似乎极为不屑。梁校尉转头看着纷纷扰扰的人群,皱眉问道:“周管事,这一趟,我们能有多少利润?”

  周管事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在心里快速盘算了一阵,悄悄伸出右手,竖起拇指和食指,梁校尉扫了一眼,不由得连连叹气,低声说道:“八千两?真的是一次不如一次,徐英那小白脸上次可是足足挣了有一万三千两啊。”

  周管事摊了摊手,说道:“谁让我们遇到了红楼的人呢?樾国好多地方都没去成,否认至少能进账一万两。”

  梁校尉脸色阴沉,愤愤不平道:“这朝廷也是胡来,为何那些贱民都能经商赚钱,为何我等不行?莫非我等赚钱的本事还比不得那些贱民不成?!”

  周管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梁校尉,人多眼杂,还请慎言啊。”

  梁校尉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难道这红楼密探和军机处的人还能混进这里不成,你们读书人就是胆子小,若是到了战场上,非吓得屁滚尿流不成!”

  周管事有些讪讪,说道:“我算哪门子读书人,当年去学宫求学,因品行不端被逐,当时学宫一位教商贾之道的前辈见我有几分天赋,要我拜入他门下,跟他学习经商之术,我当时鬼迷心窍,认为经商之术乃是轻贱卑下之道,嗤之以鼻,一心只想考取功名。下山后参加科考,屡战屡败,贫困潦倒,无奈之下,只好舍弃功名,选择经商。不曾想居然闯出了一番名头,有幸被侯爷赏识,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梁校尉拍了拍周管事的肩膀,差点把他拍进雪地里,感慨道:“世事无常啊,如果不是这样,你我二人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交情,你也看开点,这经商怎么就是轻贱了,现在的天下,有钱的才是大爷,再说了,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什么熙什么来吗?”

  周管事善解人意的笑着提醒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梁校尉一拍脑门:“对对对!他娘的,天下道理都被你们读书人说完了,真可气。”

  周管事强忍笑意,说道:“梁校尉,我记得侯爷送了你几本书,让你在除夕之前读完,否则,他明年去山海关,可就不带你了。”

  梁校尉瞬间垮下脸,愁眉不展道:“想起这个就烦,你说侯爷为什么非要逼我读书呢?我一看书就头大,我宁可去草原去宰那些戎族蛮子!”

  周管事正要劝慰几句,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喧哗,伴随着几声怒斥,一声铮响,一根箭从人群中射了过来,直指周管事,梁校尉怒喝一声,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那根来势汹汹的羽箭,巨大的力道使得羽箭在梁校尉的掌心中擦出一条血痕,箭簇差点刺破他的额头,真是凶险万分!

  商队的护卫见状,全都哗啦啦站了起来,纷纷抽刀出鞘,眼中凶光闪烁,朝着人群围了过去。

  梁校尉摊开右手,看着掌心的血痕,不由得怒火中烧,暴喝一声:“这是谁放的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