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波澜誓不起 妾心古井水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126 2019.11.26 21:34

  就在唐朝出城的同时,城南的一处巷子里。

  甄颜夫人同妹妹一起清理院落中的积雪,女流之辈,身娇体弱,不多时便于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不过姐妹两都神情轻松愉悦,没有丝毫抱怨。

  就在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轻佻嗓音响起:“甄家娘子,今日天气大好,不知是否有空与我共饮呢?”

  甄颜夫人脸色一僵,但是转过身脸上又是如花笑靥:“万大哥,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姓万的大汉无视了妹妹的愤怒眼神,顺便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一下她的曼妙身姿,舔了舔嘴唇,眼神炙热。

  甄颜夫人留意到了万姓大汉的小动作,脸色一白,低声嘱咐妹妹:“小媛,你先进去吧。”

  妹妹看到甄颜夫人坚定的眼神,打消了一些念头,狠狠瞪了那个登徒子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甄颜夫人看着眼神玩味的万姓大汉,心中忐忑,不过还是挤出笑容,轻声道:“万大哥有事吗?房租不是刚刚清过吗?”

  万姓大汉嘿嘿一笑:“夫人这话说的生分了,你我之间,又不止这房租一事。”说着,他貌似不经意的向甄颜夫人靠近了两步,脸上笑容更加油滑:“夫人知不知道,那个和夫人走的很近的多情剑客,梁仲夏,死了!”

  甄颜夫人娇躯一颤,脸色惨白,满眼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不提梁大侠的一身武艺,他的家世也非比寻常,哪能说死就死?”

  万姓大汉眯起眼睛:“不管夫人信不信,这个消息可是我花费了不少银两打听来的,我也纳闷是哪位英雄好汉为民除害呢?”

  接着,他看着失魂落魄的甄颜夫人,好心好意的提醒道:“那位梁大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夫人你与他走的这么近,也要小心点。”

  听到这这句话,甄颜夫人下意识的想起了在桂香楼的纷争,脸色愈发苍白,看得万姓大汉很是心疼,恨不得现在就搂进怀里好好疼惜一番,当然,最好还是姐妹俩一起。

  万姓大汉压下自己心中不断升腾的旖旎念头,笑着说道:“夫人你孤儿寡母幼妹,万一对头找上门来,岂不是坐以待毙?不如去万府躲上一躲,如何?”

  甄颜夫人摇摇欲坠,强撑着笑道:“不劳万大哥费心了,妾身一介女流,想必那些大人物不会计较。”

  万姓大汉哈哈大笑起来:“夫人若是一般女子,也就罢了,可惜啊,夫人国色天香,气质脱俗,那些大人物,说不定就是冲着夫人来的,再说了,夫人不是还有个妹妹么!”

  甄颜夫人惨然一笑,正要说话,屋子里突然冲出一个娇小身影,手中握着一柄短刀,向着万姓大汉捅去,万姓大汉吓了一跳,轻轻一跃,落到了院子里,看着那个眼中带着刻骨仇恨的少女,眼神阴沉:“甄媛,你失心疯了不成,敢对我动刀子?大爷好心好意过来解你姐姐得燃眉之急,有你这么恩将仇报的吗?”

  眼神冰冷的甄媛手里握着一柄压衣刀,十分锐利,她很显然要比甄颜夫人镇静的多:“万户侯万大爷,好歹也是一位名头响当当的人物,怎的行事如此含糊,连个娘们儿也不如。”

  浑号叫做万户侯的万姓大汉啧啧称奇:“大爷还真是看走了眼,你姐姐如此柔弱,怎么你却如此不识好歹?女子还是乖巧温顺点,才招人喜欢。”

  甄颜夫人也是头一次见到自己妹子如此,有些茫然失措,甄媛转头看着姐姐,心底叹息一声,柔声道:“姐姐放心,大不了我们搬出京城便是,不用如此低声下气。”甄颜夫人下意识点头答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信服。

  万户侯扯了扯嘴角:“甄媛,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你姐妹俩只要有一个进了万府的门,都是下辈子修来的福气,做人,要惜福。”

  甄媛紧紧的握着短刀,眼神坚定:“万大爷,我们姐妹俩不过是求自处安身之地,何苦要如此步步紧逼?”

  万户侯突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指着甄媛,语气有些遗憾:“步步紧逼?你们也配?不过蝼蚁而已,就算长的好看一点,也只是蝼蚁。你们最好的下场,就是沦为大爷的玩物,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是因为有人交代了,要让你们姐妹俩一天安生日子都过不上,奇了怪了,难道是因为你那个死鬼姐夫?”

  一听到这句话,甄颜夫人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跌坐在地,神情恍惚。甄媛却依旧神色清冷:“那些腌臜事,你想说我还不想听,万大爷,你就不奇怪我一介女流,整日里足不出户,如何得知你的浑号的?”

  万户侯笑容停顿了一下,眼神有些晦暗,说道:“为何?”

  甄媛学着他,扯了扯嘴角,却不说话。

  万户侯破天荒有一丝忐忑,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敢问甄颜夫人可是在这里?”

  万户侯眼神一变,迅速转身,看着门外身材消瘦的老头,眼神凝重。因为万户侯本身是一个承意境的武夫,按理说早在五十步之外,就能听见脚步声,难道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头子也是个高手?

  甄媛上前,挡在姐姐面前,轻声道:“这位老伯,此处并没有你找的人。”

  不曾想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居然从衣袖里拿出一副画卷,看了一眼抬头对甄媛说道:“你和甄颜夫人长的有六七分相似,莫非是她的姐妹?”

  甄媛心里一紧,来者不善!

  万户侯心里也淡起了嘀咕,这老头真是冲着甄颜夫人来的不成?梁仲夏的死,确实是自己推波助澜,透了口风给背后的大人物,可是应该点到为止啊。

  年龄至少在五十岁往上的老者收起画卷,躬身道:“烦请转告甄颜夫人,我家公子发话了,夫人可携带家眷到府上避难。”

  万户侯皱起眉头,这横插一脚的老头是什么来头?他悄悄握住了别在腰里的短刀,谁知那个老头迅速转过头,一双眼睛眯的厉害,打量着万户侯,一双手在宽大衣袖里不停捻动。

  甄媛注意到了这个动作,神色更加紧张,沉声问道:“你家公子是什么人?”

  老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公子说了,他和甄颜夫人的亡夫曾经是军中袍泽,如果夫人不信,可以往蓟州写信查证。”

  甄媛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轻声问道:“能否告知公子的名讳?”

  老头没有丝毫犹豫:“不能。不过公子曾经和甄颜夫人的亡夫在蓟州七里河烽燧轮值,此事千真万确。”

  甄颜夫人挣扎着站起来,惊喜道:“当真?”

  甄媛却依旧如临大敌:“既然是袍泽,为何不能告知名讳?”

  老头儿有意无意看了万户侯一眼:“人多眼杂,谨慎为好。”

  万户侯怒气横生,冷冷说道:“此处,姓万。”

  老头儿直接甩过一片金叶子,淡淡道:“买了。”

  万户侯变了脸色,不是因为金叶子值钱,而是因为老头儿的这手功夫,要是他存了杀人的心思,刚才这片金叶子就会直接割开自己的喉咙,而不是现在这样轻飘飘落在自己的肩上。

  万户侯脸色瞬息万变,最后竟然笑了起来:“一间院子而已,送给阁下又如何,就当交个朋友!”

  殊不知老头儿轻蔑一笑:“你也配?”

  万户侯脸色铁青,笑容僵在了脸上,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抬脚出了院子,老头儿不忘笑眯眯的补上一句:“稍后,会有人来取地契文书。如果想赖账,不妨试试看。”

  万户侯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甄颜夫人脸色好看了许多,低声问道:“老先生,你如何得知我在此处?”

  老头儿摆了摆手:“下人而已,当不得先生。我家公子一直在找夫人,只是人海茫茫,实在难寻。幸好前几日有人在朱雀大街发现了夫人踪迹。”

  甄颜夫人转头和妹妹对视一眼,柔声道:“多谢贵人美意,只是妾身实在不敢上门叨扰,我在此处落脚就行。”

  老头儿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局面,点头道:“无妨,公子吩咐过了,一切凭夫人心意,稍后会有人送来银钱,夫人放心用便是。还有,我会让人守在此处,绝无闲杂人等来惊扰夫人。夫人若没有其他吩咐,在下便告退了。”

  甄媛盯着老头儿,语气有些不自然:“现在没人了,能否告知你家公子名讳?”甄颜夫人伸手捏了捏妹妹的手腕,似乎在责怪她不该多此一举,万一惹恼了这个老头儿,又是一件祸事。

  不曾想老头直接给出了答案:“白无羲。”

  甄颜夫人反复咀嚼着这个有些怪异的名字,没听自家男人提起过。不过不妨碍她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些馈赠。她郑重其事的施了一个万福:“妾身谢过贵府公子。”

  老头儿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甄媛轻轻推了一下姐姐,皱眉道:“你不怕那个什么公子包藏祸心?”

  甄颜夫人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不怕?可是如果不这样,难道他就会罢手?该来的总会来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就像你说的,搬离京城。”

  甄媛抬头看着久违的阳光,莫名感觉有些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