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养剑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873 2019.10.26 20:32

  书斋里,纪青词看着指尖的一点殷红血迹,皱了皱眉头,随手抹去,开始翻阅周密的文集。不多时,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学宫掌印的二弟子周密慢悠悠走过来,先是喊了一声大师兄,接着又看到了纪青词手里的那本文集,没有丝毫惊讶,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叹息一声,非常熟练的走到书桌前,开始泡茶。

  纪青词无奈道:“又来蹭我的茶叶了?要知道我的大红袍已经被玄黎祸害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野茶,你也不放过?”周密不动声色,悄悄将所剩不多的茶叶收进衣袖,要是让学宫弟子看见了,非得把眼珠子瞪出来不可!要知道周二先生,是出了名的谦谦君子,性情刚正,极重礼数,治学严谨,几乎大部分学生都被他责罚过,这些年一直由他负责学宫的讲学事宜,包括纪青词在内八名授课先生,都要服从他的安排,威势极盛!

  纪青词坐在周密对面,看着文集,神情惋惜:“师弟你良苦用心,可惜小师弟散漫惯了,未能细细研读。”周密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小口,说道:“本就是少年得意之时,轻狂倦怠一点也未尝不可,这本文集,也没指望他几天就能领悟其要旨,就让他带下山去吧。”纪青词放下文集,轻轻闻了一下茶,幽香阵阵,沁人心脾,他并没有急于品茶,反而放下茶杯,笑着说道:“他名义上是跟着先生读书,大部分时间却是你我二人帮他传道受业解惑,你又对他要求极为苛刻,平日里盯他那么紧,这又是为何?”

  周密也笑了起来:“师兄你心知肚明,我这是要借那些圣贤书养他一身浩然气,他一身修为以万古长青为根基,本就雄浑厚重,气象万千,我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纪青词点点头道:“这件事也就你做合适,我散漫惯了,做不来,文信又对习武一窍不通,玄黎就不说了,白白挥霍天赋而已。”

  周密闻听此言,忍不住苦笑一声:“师兄此言何其无赖,恶人让我来做,万一小师弟日后记恨我,那我可就……”

  纪青词忍住笑意:“小师弟可不会因为此事记恨你,他那股子机灵劲儿,还会不明白你的良苦用心?”

  周密点点头,话锋一转:“小师弟似乎有些气血不足之象,师兄可曾发现?”

  纪青词闻言,放下茶杯,犹豫片刻道:“我知道。”

  周密何等聪慧,立刻发现了端倪,追问道:“莫非师兄知道原由?”

  纪青词迟疑良久,最终长叹一声道:“还是瞒不过你,小师弟千叮咛万嘱咐,绝对要瞒着你,为了躲你,他这些天连学宫都不敢过来。”

  周密神情严肃起来:“到底是何事?师兄莫要瞒我!”

  看见周密这副模样,纪青词还真有些怕,不过周师弟一旦认真起来,连自己的先生都要头痛三分,自己怕他,也不算丢人。纪青词酝酿了一下措辞,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师弟曾经在秘密游历了一趟南境,出了大朔王朝,其他地方都去过了,是我安排的。”

  “按照他的说法,他在周朝游历期间,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景山剑宗的一门飞剑术,说是上乘,其实是用精血日夜温养飞剑,使其与主人灵犀相通。”

  果不其然,周密勃然大怒,一挥衣袖:“什么上乘飞剑术?明明就是歪门邪道!师兄你也不管管他?”

  纪青词脸色平静:“我也是在他回山之后才发现,那把龙雀便是他用来温养的第一把剑,现在已经算小成。只不过他剑匣中剩下的那几把剑并不能如龙雀般任意改变尺寸大小,所以这门养剑术他以后也用不了了。”

  周密神情更加阴沉:“他只温养了一把剑,就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若他以后再用,岂不是会耗伤精血,动摇根基?其中利害,师兄你会不知?”

  纪青词长叹一声道:“小师弟八岁上山,十五岁下山,他为人如何师兄岂能不知?他为何这般拼命提升境界,砥砺剑术,师弟你也知道缘由,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拦着他。”

  周密长出一口气,稳住心神,平心静气道:“报仇之事,只能长远谋划,徐徐图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师弟虽然牵绊甚多,但是只要小师弟需要,我这个做师兄的自然会义不容辞,倾力而为,何须用这般惨烈手段?”

  纪青词伸出修长得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眼神坚定:“作为旁观者,我们自然可以这样说,但是设身处地,将心比心一番,小师弟的心情,至少能理解一二,既然小师弟心意已决,我们多说也是无益,不如帮助小师弟谋划一番。”

  周密沉默良久,最终叹息一声,说道:“师兄说的对,师弟刚才有些失礼,还请师兄见谅。”

  纪青词摆摆手道:“师弟不用如此客气,确实我有些大意了,这门养剑术到底有何精妙之处,我们尚未可知,但是小师弟气血亏虚,却是明摆着的。我已经嘱咐过孙师姐,自小师弟上山之时,已经在食物中加了些补益气血之品,想来也快见效了。”见周密还要说话,纪青词微微一笑:“我已经嘱咐过他了,下山以后也必须服用这些东西。”

  周密点点头,旋即又有些担忧:“那他万一不听话?”

  纪青词胸有成竹:“如果他不吃,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师弟你。”

  闻听此言,周密放下心来,脸上有了笑意,提起茶壶,轻声说:“来,师兄,喝茶!”

  出了书斋,唐朝来到一个院落,这里本来是一座学堂,只是今日休课,所以空无一人,唯有院落当中一棵榕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唐朝走到古树下见四下无人,于是伸出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低声默念道:“长安!”

  “朝歌!”

  “仙游!”

  “云中!”

  “扶风!”

  “敦煌!”

  “姑藏!”

  每念一个名字,唐朝身前就瞬间浮现出一柄袖珍小剑,样式不一,最长不过两寸,却个个锋芒毕露,剑气森森,令周围温度骤降。

  唐朝凝视着七把飞剑,伸出手一一抚摸过去,眼神温暖,动作轻柔。

  突然,头顶响起了一声不合时宜的轻笑,格外突兀刺耳。唐朝心中大震,脸上确实不动声色,一挥衣袖,七把飞剑瞬间消失不见。唐朝缓缓抬头,一个年纪很轻的白衣姑娘坐在一根粗壮的枝丫上,晃荡着两只白嫩的脚丫,正笑盈盈的看着唐朝。

  唐朝此时心中惊怒交加,既震惊于眼前这个少女的行踪鬼魅,也恼恨自己得意忘形,放松警惕!他竭力掩饰自己有些躁动不安的气机,笑着说道:“姑娘可是学宫弟子?”

  头顶的姑娘笑容灿烂,一脸的天真无邪:“没错,本姑娘是去年上山的,师从商先生,你是什么人?怎么没见过你,你可知道外人是不允许在山上随意走动的?”

  唐朝心中微动,商洛,自己应该喊他一声师叔,难不成这个看起来神经大条的女子真的是自己的师妹?唐朝笑意如常:“我是后山弟子,今日奉师命来来学宫接受考校,无意间转到此处,打扰了姑娘清修,还请见谅!”

  那姑娘皱起眉头,有些不信:“无意?我怎么觉得你是有意避开视线?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然,我就……”她话还没说完,突然身形剧烈一晃,仿佛被人重重推了一把,直接从树上跌落!不等她惊呼出声,一只手已经捏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抵在粗壮的树身上,不让她发出一点动静!与此同时,她的眉间,前后心,左右太阳穴,各有一把袖珍飞剑悬停,剑气凛然,蓄势待发!

  唐朝全身紧绷,眼神冰冷:“我问你答,高声说话,死,拖延时间,死,身上有任何气机波动,死!如果听懂了就点点头。”

  那名女子似乎被吓住了,拼命点头,一双眼睛里满是委屈伤心,泫然欲泣。

  唐朝不为所动,稍稍松开她的脖子,皱着眉问道:“如何能躲过我的气机探查?”

  年纪和胆子一样小的女子轻声抽泣了一下,带着哭腔说道:“我自幼跟随爹娘练习一门内功心法,能遮掩全身气机。”

  唐朝继续问道:“什么内功?”女子犹豫了一下,眉心悬停的那柄色泽如黄沙、剑柄为飞天造型的敦煌立即向前递了一分,马上就有一滴殷红血珠渗了出来,女子身体一颤,忍住眉心刺痛,说道:“沉水蟾宫!”

  唐朝心中一动,沉声问道:“你是幽州澹台族人?”

  女子这回学聪明,拼命点头。唐朝手上稍微松了一点力道,眯着眼睛问道:“那你为何躲在树上,难道是在跟踪我?”

  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没有课业,所以起了个大早爬到树上玩儿,你来之后,我本来想和你打招呼的,可是你拿出了飞剑,我就想多看一会儿,谁知道你直接就动手了,明明是我先来的……”女子越说越委屈,红着眼圈,皱了皱精致的鼻子。唐朝心中心了七八分,于是轻声说道:“我这下就放开你,但是你不能乱跑,不能大吼大叫,也不能哭,明白吗?”女子眼前一亮,如小鸡啄米般疯狂点头。唐朝慢慢松开手,这名澹台家族的女子顺着树身溜到地面上,光着脚丫踩在冰冷的地砖上,丝毫不觉得冷,她揉了揉脖子,一双眼睛直在唐朝身上打转,唐朝冷冷的看着她,正在思索怎么善后。那名女子压低声音,悄悄问道:“你真的能飞剑?”

  唐朝没有理她,只是摸出一个色泽红润的丹药,冷冷道:“张嘴!”那女子也不是真傻,闭着嘴,连连摇头,唐朝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轻轻一拉,曲指一弹,那颗丹药准确的飞进女子的口中,入口即化。那女子一脸惊恐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唐朝拍了拍手,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毒药啊。从现在开始你不能把今天的事对任何人讲,就当做没见过我,不然就会毒发身亡。”

  女子撇了撇嘴,说道:“你哄三岁小孩儿呢?”唐朝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女子立刻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痛不欲生,她一下子坐在地上,死死的捂着肚子,想要开口求饶,可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唐朝又塞了一颗丹药到她嘴里,那股疼痛立刻消失,全身还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她立刻离远了几步,惊魂未定的看着唐朝。

  唐朝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说道:“这回信了吧?这颗药丸的神妙之处在于即使你我相隔万里,我念头一动,立刻发作,而且一次比一次疼,最后活活疼死。但是如果你乖乖听话,我有机会就给你解药,明白了吗?”说着转身离去,那女子抽泣着叫住了他:“可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去哪找你?”

  唐朝得意的笑了起来:“等我什么时候觉得你能守口如瓶,自会找你。”说着转身离去。

  那名女子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挣扎着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有些委屈的自言自语:“爹一定可以给我解毒,但是幽州太远,万一爹还没到我就疼死了怎么办?还是先不说吧。”说着那女子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仿佛一朵流云,慢慢的飘向了一处院舍。

  遮掩气机藏在门口的唐朝会心一笑,大步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