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山下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938 2019.10.18 20:02

  凌晨,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

  唐朝站在烟波湖上,面前正是昨日被自己一掌拍出的幽深冰窟,他感受了一下不断飘荡出的刺骨寒意,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纵身跳了进去。

  唐朝在水里飘飘荡荡一路下沉,双目紧闭,发束已经散开,长发飘摇,衣衫轻拂,恍若神人。脚下一实,原来已经沉到湖底,唐朝睁开眼睛,负手而立,打量着面前一个长条状剑匣,如寻常古琴大小,静静的躺在湖底,一打眼,一股子死气沉沉的味道扑面而来,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物件。还有一柄白鞘长刀立于剑匣顶端,正是那大鲲刀。唐朝伸手一招,大鲲刀自行飞来,悬于唐朝腰间,唐朝握住刀柄,轻轻一跺脚,分明力道不大,湖底却一阵猛烈摇晃,顷刻间泥沙四起,浑浊不堪。

  待泥沙散尽,唐朝面前出现两个硕大的灯笼,随着水波轻轻摇曳,散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原来是两个巨大的眼睛,眼睛后面,一条长约三丈、色泽明黄的影子在水底若隐若现,居然是一条黄鳝,观其体型,就算说它是龙都有人信,只是眼前这条黄鳝似乎有些躁动不安,不安分的甩动着细长的尾巴。

  唐朝缓缓开口,因为是水底的缘故,并没有丝毫声音,但是黄鳝耳畔却响起了如同炸雷般的声响:“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初开灵智,昨天是我懒得拆穿你的苦肉计,并不是说你演技有多高明。”黄鳝眼中凶光大盛,巨大身躯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唐朝微微一笑,抬起手放在剑匣上,黄鳝立刻恭顺的低下头去,停止了充满挑衅意味的小动作,似乎十分忌惮唐朝手中的剑匣。

  唐朝左手按着剑匣,右手握着刀柄,直视着黄鳝低垂的眼睛:“念你修行不易,昨日出手,只打掉你三十年道行,若是换成上边那位出手,扒皮抽筋都是轻的!”

  黄鳝依旧低着头颅,紧贴着湖底,看样子恨不得钻进泥土之中。唐朝并没有因对方足够温顺就掉以轻心,妖物之属,生性凶厉,少有温良恭顺之辈。唐朝轻轻摩挲着剑匣,看着上面淡淡的纹路,有些失神。就在黄鳝的耐心全部耗尽,即将拼死一搏之际,唐朝终于回过神来,左手一提,剑匣缓缓上浮,悬于唐朝头顶,唐朝看着湖底被剑匣压出的印记,说道:“我今日便要离开此地,返回雍山,若你能收敛凶性,安心修行,我可保你平安。否则,下次来见你的就是那位齐云山道士了!”

  黄鳝庞大的身躯轻轻战栗,似乎十分畏惧。唐朝懒得拆穿,左手一挥,轻声道:“先行一步!”剑匣开始徐徐上浮,由慢及快,等到露出水面,已是风驰电掣,迅捷无双。立于湖畔的祁连城怀中抱着睡熟的小庆,看着剑匣在湖面一闪而逝,直往雍山而去,不由得挑了挑眉:“好剑!”

  湖底,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剑匣已经远去,黄鳝呆呆的注视着湖底的深坑,良久才昂起头颅,在湖底肆意翻滚,卷起泥沙无数。不管湖底如何浑浊,唐朝周身三尺之内依旧是一片清明,甚至连一丝波澜也没有,他笑眯眯的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黄鳝,忍不住开口提醒:“我还没走呢。”

  黄鳝巨大的绿色眼睛里满是不屑,不仅没有罢手,反而变本加厉,更加猖狂,似乎在说没了剑匣,你还能奈我何?唐朝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就不爱跟你这种货色打交道,不识好歹,愚不可及,摆明了出力不讨好,这要是换在别处,你早就成了我的一盘菜,幸亏你命好,生在了黄槐镇。”黄鳝直立而起,低下硕大的头颅,俯视着唐朝,眼中似有嘲弄,要不是上面站着一个有些斤两的臭道士,自己早就吞食了眼前这个疯子,把唯一的保命符都扔了,不是找死是什么。不过说起来那个剑匣只是比较难缠而已,没什么了不起。想到这儿,黄鳝忍不住想起了自己肆无忌惮吞食血肉的那段时光,真是让人怀念啊!

  唐朝不再废话,右手轻轻一推,大鲲刀缓缓出鞘,刀身清亮如镜面,刀光四溢,居然比湖水还通透几分。唐朝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想这孙旭不愧是狼子野心,挺舍得下本钱。唐朝右手握住刀柄,轻描淡写的一挥,黄鳝不以为意,自己体魄强韧,幼年时曾误食了一株不知名的水草,差点被毒死,不想因祸得福,身躯更加坚韧,甚至连脏腑都得到了淬炼。面对唐朝的随手一刀。它连躲避都不屑,甚至还主动迎了上去。

  嗤的一声轻响,声音微弱,几不可闻。一股浓郁几乎化不开的血色弥漫开来,如同一朵硕大的红花。黄鳝身躯中断出现了一道如同发丝般粗细的伤痕,诡异的是黄鳝似乎没有察觉,依旧凶焰滔天,不知收敛!知道黄鳝注意到弥漫的猩红血液,才缓缓低头,这一低头不要紧,那道伤痕迅速裂开、蔓延,血液如同瞬间染红了整个湖底,如同碗口粗细的身躯差点从中断开,黄鳝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了下去,一双绿色的瞳孔里满是惊骇绝望。

  唐朝看着自己脚边的头颅,缓缓收刀入鞘,语气冰冷:“妖族之属,修行本就不易,既然得此机缘,就应该一心向道,似你这等冥顽不灵,凶性难消,也敢窥视天道?”说道最后,唐朝一挥衣袖,黄鳝顿时如遭雷击,湖底的猩红越发浓郁,巨大头颅深深陷入泥土,只剩一双眼睛留在外面,死死地盯着唐朝,满是哀恸乞求。

  唐朝微微一笑,顿了下去,伸手一抓,湖底的大片猩红迅速汇集,最终流入黄鳝身上那到几乎让它丧命的伤口,唐朝从袖口滑出一枚丹药,碾碎之后,灌入伤口,接着双指并拢,在伤口上轻轻一抹,伤口顿时光滑如初。黄鳝这次没有急着起身,依旧匍匐在湖底,身躯颤抖,极为惊恐。

  唐朝起身,看着脚下这个不知死活的蠢物,低声道:“修到照海境可离开此地,若是愿意,可到雍山寻求庇护,不然,你连雍州都出不了。”说完,也不管黄鳝是否真的听了进去,脚尖一点,飘摇而上,离开了湖底。过来良久,黄鳝依旧深埋头颅,久久不愿起身,似乎是被吓破了胆。

  唐朝跃出冰窟,扶住刀鞘,身上雾气蒸腾,不多时衣物发丝皆已干燥,重新束发,看着迎面走来的祁连城,唐朝很罕见的有些沉默。祁连城知道原因,但是不好说破,只是拍了拍唐朝的肩膀。唐朝一言不发的接过小庆,背在肩上,沉声道:“走了。”祁连城犹豫再三,还是说了自己的心里话:“世间皆苦,此事对错,公道自在人心,你无须苛责自己。”唐朝面无表情,沉声道:“你可知道,我自八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连睡梦中也不曾?”祁连城心中酸涩,有苦自知,旁人终究是看客!

  唐朝转身欲走,又被祁连城拉住:“作为朋友,我不愿意看你变成第二个白帝城主,山上有你诸位师兄弟,山下有我,有潘师正,行事不必如此谨小慎微,大丈夫行事,当快意恩仇,何须如此看人脸色,仰人鼻息?”唐朝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能让一个齐云山的得道高人说出快意恩仇四个字,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见祁连城还要说话,唐朝摆摆手:“我知道,你是担心我长此以往,变得心胸狭隘,畏缩不前,剑心蒙尘,有损大道。放心,我心里有数。”祁连城叹息道:“你呀你呀,真不让人省心。你安心去吧,我会待到二月二,然后进宫面圣。如果有必要,我会走一遭戈阳侯府。”

  唐朝略作停顿,说道:“若是如此,反倒有些刻意,落了下乘。再说乘崔城现如今被侯府带走,我还不想与他们撕破脸皮。”祁连城稍作思量,点头道:“有道理,那待我回山之后,见了三师兄,真相自然大白。”唐朝点点头,轻轻砸了一下祁连城,然后转身大踏步离去。

  看着唐朝消失的背影,一向云淡风轻、闲云野鹤的祁连城脸上破天荒出现了一丝阴郁,转头看着雍京方向,咬着牙说道:“宠冠后宫吗?”

  天色渐渐亮起,唐朝背着熟睡的刘小庆已经来到了雍山脚下。因为朝廷禁令,雍山之上游人极少,寒冬时间,更加寂寥。唐朝背着小庆拾阶而上,缓缓前行,看着山野之中光秃秃的枝桠,一想到自己即将面对几位十分严厉的先生师兄,心情就像那些在冷风中晃荡的纤细枝桠,十分凄凉。但是转念一想到自己身后背着的小庆,心想自己这也是将功赎罪了。

  行至半山腰,一座巨大的石门巍然屹立,厚重古朴,石门外有着一群人,或躺或坐,个个气势彪炳,身上大都配有刀剑,想来是江湖中人。一人眼尖,看见了背着孩子的唐朝,飞奔而来,势如奔马,立于唐朝面前,唐朝稍退一步,免得惊醒小庆。来人是一个相貌雄毅的壮汉,燕颌虎须,豹头环眼,身高九尺,背负一柄巨剑,几乎与唐朝等高,他咧开大嘴,声若巨雷:“你是何人?不知这里是雍山吗?还不速速退去!”不等唐朝答话,角落里传来一阵嗤笑:“当着学宫高人的面连个屁也不敢放,在凡夫俗子面前拼命抖露威风,难道你们吴国人就这点出息?”众人哄堂大笑,似乎很乐意看到这名壮汉吃瘪。

  吴国壮汉暴跳如雷:“哪个不怕死的东西乱嚼舌根?敢不敢出来和我一战!”吴国?再看了一眼壮汉身后的巨剑,唐朝心中了然。吴国庆州,有一剑道宗门,名声不显,吴国人称其为七星剑派,近几年风头大涨,全因一名叫陈烁的弟子,配剑巨阙,剑势雄浑苍凉,大开大合,刚猛无双,连败吴国剑客十七人,被吴国朝廷招揽为供奉,想来就是此人了。

  唐朝微微弯腰,恭谨说道:“诸位,学生是学宫弟子,下山游学,今日返乡,劳烦诸位英雄让个路。”

  壮汉一愣,不曾想此人居然是学宫弟子。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哗然,众人纷纷涌上前,气势汹汹,看来对学宫颇有敌意。好在那名壮汉伸手一栏,将其他人都拦在外面,看着唐朝道:“你真是那学宫弟子?你若能打开山门,带我等上山,我可饶你不死。”唐朝犹豫不定,壮汉立刻补充道:“放心,我等皆是江湖中人,听说雍山太白峰一脉传人回山,故前来问剑,并无歹意。”唐朝眉头舒展,点头道:“既是如此,诸位英雄跟在学生身后即可。”众人大喜,自从被逐出雍山之后,日日忍饥挨饿,今日终于可以越过山门,重返雍山。

  不曾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身形枯瘦的老人突然向前一步,盯着唐朝腰间的大鲲刀,桀桀笑道:“小娃儿,你这把刀不错,卖给老夫如何?随意开价,老夫绝不还价。”唐朝轻轻将小庆往上推了一下,摇头道:“这把刀乃是学生家中祖传之物,还请老先生见谅。”枯瘦老人面色一沉,正欲翻脸,那名壮汉毫不客气的说道:“够了,不要节外生枝,抓紧时间上山。”众人纷纷附和,枯瘦老人不好惹众怒,重新退了回去,只是眼中杀意一闪而逝。

  众人让开一条路,唐朝率先向着石门走去,心里微微一动。

  关门打狗,应该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