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除夕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395 2019.10.11 20:11

  除夕。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一大早,尚在蒙头大睡的唐朝就爆竹声吵醒了,瞪大眼睛生了一会儿闷气,不情愿的起床,推来房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一股子寒凉到极点的冷风扑面而来,直接被唐朝吸了进去,唐朝猛的打了一个寒颤,瞬间清醒。非常小心的裹了裹衣领,将双手拢进袖口,向着正在和孩子们放爆竹的祁连城走了过去。祁连城被这些大呼小叫的孩子们弄得一惊一乍,一手捂住耳朵,一手远远的拿着信香,看起来十分滑稽,哪里还有半点齐云山小真人的样子?

  眼看唐朝走过来,一个脸蛋通红、扎着一根冲天辫的小姑娘眼珠一转,鬼鬼祟祟的点燃一个爆竹扔到了唐朝脚下,唐朝云淡风轻,面不改色,反倒是那小姑娘身后的几个孩子被吓得不轻,其中一个不到五岁的小胖墩被吓得哇哇大哭。眼见自己闯了祸,小姑娘就要溜之大吉,不想被人拧住了耳朵。

  小姑娘应该是调皮惯了,根本不怕,大声道:“唐先生,君子动口不动手,还请自重!”唐朝笑眯眯说道好的好的,手上却加重了力道,顺便抱起了那个哭闹不止的胖墩,轻轻安抚。

  小姑娘见唐朝丝毫没有要松手得迹象,立即大声求饶:“唐先生,我知道错了,疼疼疼!”

  唐朝松开手,不忘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耳朵。小姑娘朝着唐朝笑了一下,露出两个颗尖尖的虎牙,转身欲走,却猛的回头,狠狠踩了唐朝一脚,唐朝倒吸一口冷气,小姑娘得意的仰天大笑几声,哼着歌儿跑开了。

  小胖墩看着唐朝龇牙咧嘴的模样,忍不住破涕为笑。唐朝逗弄了一会儿,把胖墩放下来,胖墩重新加入了放爆竹的大军,一道跑开了。

  祁连城拂去沾染在衣袖上的灰尘,学着唐朝把双手拢起来,看着忙着更换桃符、张灯结彩的乡民,感叹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唐朝白了他一眼:“酸!真酸!你在一个学宫弟子面前拽这些酸文诗词,好意思吗?”

  祁连城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如果我在你面前卖弄道法符箓,这才叫不好意思。”

  唐朝语塞,哼了一声,迈步向着镇子走去。祁连城哈哈一笑,跟了上去。

  两人并肩而行,唐朝时不时用肩膀撞一下祁连城,祁连城只好一让再让,唐朝终出了一口气,眯着一双丹凤眼笑了起来。祁连城摇了摇头,有些惆怅。唐朝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雍山,说道:“你回山之后,打算如何向你三师兄交待?”

  祁连城耸了耸肩:“有什么好交待的?修道之人,本就应该顺心而为。”唐朝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件事,你齐云山谋划已久,却因你而功亏一篑,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说我苏师兄访山一事,就是陛下追究起来,齐云山都吃不消,这种事,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祁连城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只能亡羊补牢。再说我不是马上要进宫面圣了,应该能挽救一二。”

  唐朝点点头,心道只能如此了。接着,他问出了一个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云妃到底开出了什么条件?居然想着让齐云山大真人亲自出手,置我于死地,连近在咫尺的雍山也顾不得了?”

  祁连城迟疑道:“那封密信已经被我毁去,有些细节我还不方便向你透露。但是你说的这点我也想不通,除非三师兄不顾身份,暗杀偷袭,毁尸灭迹,否则朝廷一定会查到齐云山头上,到时候齐云山要承担的不仅是陛下的雷霆之怒,还有上雍学宫的压力,一不小心,就是山门覆灭,道统破败的下场。三师兄虽然心存大志,但一向谨小慎微,应该不会如此铤而走险。”

  唐朝停下脚步,驻足不前,祁连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唐朝皱起眉头,有些疑惑:“你说过密信被你截下了,那如果你没有截下,密信直接送到了你三师兄手里,你三师兄会作何反应?”

  祁连城略加思索,就反应过来,沉声说:“你的意思是密信一开始就没打算送给我三师兄?可是五师兄也说了,戈阳侯府曾给三师兄修书一封,追问事情进展,三师兄这才派他下山的。”

  唐朝心里越发不安,似乎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脸色凝重:“你方才也说了,你三师兄素来谨小慎微,那么收到云妃的密信和收到戈阳侯府的密信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是根据你五师兄的说法,你三师兄似乎是极为赞成此事,这如何解释?”

  祁连城有些不可思议:“你怀疑我五师兄?”

  唐朝摆了摆手,说道:“谈不上怀疑,只是一时想不通罢了。我们来从头理一遍,若是密信送到你三师兄手里,你三师兄一定会销毁密信,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是若是送到你手里,你担心我安危,肯定会藏匿密信,匆匆下山,你三师兄难免忧心于你,又派张虚白真人下山。”

  祁连城在心里盘算了一阵,发现唐朝说的这种情况,可能性更大一点,可是,只有一点想不通:“那你的意思是五师兄在说谎?可是他昨日只是一时不忿,才会对你动手的,如果他真的受人之托,难道不应该趁你不备,突下杀手吗?”

  唐朝冷笑一声:“一时不忿?我是不信,一位藏真境的得道高人,会因一时不忿就出手杀人?而且此人还是师弟的至交好友,反正我是不信。再说了,你已经告诉了我宫中密信之事,我自然是万分警惕,何来不备之说?但是如果因为我言语挑拨,一时不忿出手,就算我死在他手里,事后陛下和学宫追究起来,他自然可以说是暴怒之下,情绪失控,加上有你这位证人在场,最多一命抵一命,于齐云山无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幕后之人,将局中众人的人脉、心性全都计算在内,心思之缜密,可见一斑!”

  祁连城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唐朝有些不忍心,平复心情,温言劝慰道:“你先别急,这只是猜测,就算真的是这样,你师兄也是为了全真道统等发扬光大,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

  祁连城神色有些落寞,语气低沉:“道统光复,山门鼎盛,在他们眼里就那么重要吗?连大是大非都不顾了,这样的修道之人,还算修道之人吗?”

  唐朝抬头看着镇里升起的袅袅炊烟,沉默不语,思绪万千。

  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答案。

  晌午时分,百无聊赖的唐朝出门闲逛,遇到了在湖边发呆的老镇长,唐朝撩起衣摆,蹲在老镇长旁边,长吁短叹起来。

  老镇长看了他一眼,说道:“年纪轻轻,整天愁眉苦脸作甚?这叹气,可是会折损福报的。”

  唐朝看着结冰的湖面,低声说道:“明天一早,我就要回河东书院了。”

  老镇长一愣神:“这么急?”

  唐朝点点头:“没办法,我家先生说了,大考之前,要我在书院好生读书。师命难违。”

  老镇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唐朝善解人意道:“喜叔放心,我已经和祁道长说好了,他会留在这里,继续在官塾讲课,一直到开春,而且我会给礼部修书,请他们尽快派先生来此。”

  老镇长面露喜色,连声说道:“唐先生真的是好人呐,像先生这样的人,就应该做大官!”

  唐朝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我就借喜叔吉言了。”

  老镇长哈哈大笑,起身,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背,转身向村里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唐朝说道:“今晚去小庆家里吃饭,我看见小庆娘特意切了一盘火腿。”唐朝笑着答应下来。

  等老镇长消失在视野中,唐朝起身,踏上了结冰的湖面,瞬间消失不见。一眨眼的功夫,唐朝就出现在了湖心位置,蹲下身子,骤然一掌重重的拍在湖面上,只听一声炸响,厚厚的冰面直接裂开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隐约可以看见水光,唐朝纵身一跃,直接跳了进去,噗通一声,溅起水花无数,复归于平静,无声无息。

  傍晚时分,刘小庆来邀请唐朝去家里吃年夜饭,结果扑了空,唐朝并没有在房间里。小庆只好去别处寻他,结果没走两步,迎面撞上了祁道长,祁道长听说后,笑着让小庆先回去,自己和唐先生一定会过来。

  送走了小庆,祁连城皱起了眉头,看了看烟波湖方向,表情有些疑惑。

  浑身湿淋淋的唐朝从冰窟中冲了出来,右手指尖隐约可见斑驳的血迹。落回冰面的唐朝打了一个寒颤,愤怒的咒骂几声,运起内息,身上白雾蒸腾,须臾之间,衣服重新变得干燥,连发丝上的水气都蒸发殆尽,唐朝摸了摸衣袖,满意的点点头,迈步离开了。

  走到湖边,唐朝远远看见祁连城站在那里,双脚扎根于地面,身形却随着阵阵寒风左摇右晃,看起来摇摇欲坠,实则稳如山岳,唐朝仔细观望了一会,没有瞧出什么门道,不由得感叹这小道士说不定真的能混成全真掌教,自己要不要趁现在抓点他的把柄,万一以后想翻脸不认人,也得掂量掂量。

  唐朝走到祁连城身边,伸出推了一把,居然落了空,唐朝一脸惊奇,又接连出手,结果全部落空。唐朝瞪大了眼睛:“牛鼻子,你居然藏私?我可是把武当太乙拂尘二十八式都教给你了!”

  祁连城微微一笑:“这算什么藏私,不过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一些微末伎俩,你若是想学,我教给你便是。”

  唐朝皱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不急不急,等我手里有了能和你交换的东西再说吧,总不能让你吃亏。”

  祁连城哭笑不得:“我又不计较这个,再说了,又不是做生意。”

  唐朝仗着身高优势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不给他废话的机会,大声嚷嚷道:“就这么定了,别废话,走!去吃火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