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母子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316 2019.11.16 21:47

  嘉信帝提出要唐朝领兵出京后,气氛变的有些沉闷起来,魏王李浙带着一种掩饰很好的怨气望着他的父皇,让他去黔、赣二州封王就藩,本来他就有些抵触,而且父皇给唐朝的封赏比他要好的多。一品军侯暂且不提,要命的是那两万神策新军。

  大雍京畿,历来只有四支禁军,北衙、南衙、神威、英武,皆由左右骁卫大将军统领,无论是军资器械还是士卒校尉,皆是上上之选。而神策军,自组建之日起,一直在雍京城外北去七十里处的军营,非皇命不得入内,建立五年以来,从未出动,兵部、军机处皆不得号令,就连具体人数也是秘莫得知。如今唐朝一上任便遥领两万神策军,让魏王如坐针毡,而且还有带二百骑兵出游,这等规格依仗,藩王也比不了。

  和他比起来,皇后就显的淡定多了,仿佛什么话也没有听到,依旧在为嘉信帝按摩放松。

  唐朝沉吟了一下,仔细权衡利弊后,还是摇了摇头:“陛下好意,臣心领了。只是臣乃一品军侯,带两百甲士出巡,与礼法不合,臣不敢僭越;其次,臣此次出巡,是要与那些草野龙蛇打交道,陛下将这等大事交给臣,一是对臣的信任,二则看中的是臣也算半个江湖中人。若臣带甲兵随行,等于变相舍弃了自己江湖中人这个身份,必然会招致敌视,还请陛下明鉴。”

  嘉信帝略做思量,拍了拍脑门,说道:“朕也是糊涂了,那些江湖草莽最为桀骜不驯,若是带甲士,他们肯定以为朝廷要大动干戈,对令岚你更为不利。”

  唐朝拱手道:“谢陛下体谅。”

  嘉信帝接着说道:“那令岚打算何时前往神策军营?朕已经将兵符送到侯府,凭此兵符,两万神策军便任你调遣,便是让他们去郭尔沁草原与戎族王帐硬碰硬,他们绝不皱一下眉头!”

  唐朝皱眉道:“陛下,臣不日就要出京,这兵符若是在臣手里,万一需要调兵,会不会误了大事?”

  嘉信帝大笑起来:“令岚啊,你有所不知,朕已经下令,一月后,两万神策军便会开拔,前往晋州驻扎,从此以后,两万神策军便只听你号令,旁人无权调动,即便是朕想要调动,也要看你脸色。”

  唐朝赶紧起身:“陛下言重了,臣惶恐。”

  嘉信帝示意唐朝坐下,然后转头看着燕王:“伯衍,朕已经下旨,让陆文昭去夏州,在你手下好生历练一番,玉不琢不成器,大琢方方能成大器啊。”

  燕王挑起眉头:“戈阳侯么?戈阳侯年纪轻轻,但论起行军打仗、排兵布阵的本事,连臣也很欣赏,若是他愿意来,臣自然是欢迎的。”

  嘉信帝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文昭任夏州副将,你把他带在身边,多多指点。”

  燕王正要应下,殿外传来袁公公的声音:“陛下,皇后娘娘,云妃娘娘求见。”嘉信帝嗯了一声:“她来作甚?”皇后娘娘温婉一笑:“应该是来见燕王的,毕竟文昭要去夏州,云妃妹妹估计放心不下,要向燕王托付一二。”嘉信帝点点头,正要开口让云妃进来,门口就传来一阵笑声:“还是皇后姐姐体恤妹妹。”接着,门口走进来一位宫装妇人,容貌艳丽,体态玲珑,刚要跪拜行礼,便被皇后喊住了:“云妃妹妹不必拘束,这里都是自家人,不妨事。”

  云妃顺水推舟,行了一个万福,柔声道:“见过陛下,皇后姐姐,燕王殿下,冠军侯。”

  燕王和唐朝起身还礼,李浙则躬身道:“孩儿见过云妃姨母。”

  嘉信帝似笑非笑:“来人,赐座。”立刻就有人抬来一张榻,放到嘉信帝下首。云妃入座后,带着一丝歉意望向了皇后娘娘:“皇后姐姐,未等通传,妹妹就自作主张进来了,还请姐姐见谅。”

  皇后笑容如常:“妹妹说的哪里话?姐姐这立政殿,可没有那么多规矩。”

  就在此时,燕王起身道:“陛下,两位娘娘,臣明日便要离京,时间紧迫,臣和冠军侯先行告退了。”

  嘉信帝正要开口,云妃已经抢先道:“王爷也不必急在这一时,文昭要随你同去夏州,路途遥远,妾身实在放心不下。”

  燕王拱手道:“云妃大可放心,臣定会仔细照料戈阳侯。”

  云妃还要说话,嘉信帝却直接道:“那伯衍和令岚就先走吧,你们离京之时,不必进宫请安。”燕王和唐朝行礼后,被袁公公领着出去了。

  立政殿内,嘉信帝看着云妃,叹了口气:“云妃你这么心急作甚?这些事还要你亲自来?”

  云妃神情一黯,沉默不语。一旁的李浙开口了:“云妃姨母也是为戈阳侯着想,人之常情,只是燕王兄不知为何突然起身离席,让人捉摸不透,虽都是自家人,却也失了礼仪,未免有些不敬。”李浙还没说完,皇后轻声咳嗽了一下,打断了李浙的话,转头向嘉信帝说道:“陛下,浙儿不日便要出京,还容臣妾单独与他说几句话,浙儿封王就藩之后,臣妾想见他也难了。”

  嘉信帝盯着李浙看了半天,面无表情的起身,低声道:“既然如此,那便移驾紫宸殿吧。”说完转身走了出去。皇后和李浙同时道:“恭送陛下。”

  待陛下和云妃出去,皇后环顾四周,淡淡道:“你们都下去吧。”四周的丫鬟仆役全都行礼告退。大堂内只剩下了皇后和李浙二人,李浙长出一口气,准备坐到云妃的位置上,皇后平静道:“跪下。”

  李浙愣了一下,迟疑道:“母后?”皇后重复道:“跪下。”李浙虽然疑惑不解,但还是跪了下去。

  皇后坐了下来,云淡风轻道:“掌嘴!”李浙急了,大声道:“母后!”皇后丝毫不为所动:“十下。”

  李浙也犯了脾气,咬牙道:“母后,孩儿不服!”

  皇后也不催促,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李浙,脸上一派娴静温婉,母仪天下。

  李浙渐渐没了底气,发间鬓角也有了湿意,他认命般的闭上眼,抬起右手,很快的打完了十个嘴巴,嘴角也渗出了血丝。

  皇后喝了一口茶,依然没有要让李浙起来的意思:“知道母后为何要罚你吗?”

  李浙点点头,说道:“知道。方才我不该多嘴。”皇后叹了口气,柔声道:“知道母后为什么不愿意帮你当上储君吗?”

  李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甘,以及浓重的不解,狠狠地摇了摇头。皇后抬起头,看着殿外的飞雪,低声道:“你可知你外公是如何评价你的吗?”

  李浙很老实的摇了摇头。皇后接着说道:“色厉而胆薄,少谋而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不学无术,炎情在面,庸才也。”

  李浙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皇后看见他这副模样,第一次沉下脸:“若你在本宫面前依然如此惺惺作态,本宫就绝了你我这母子情分!”

  李浙迅速恢复如常,只是脸色有些难看。皇后闭上眼睛,低声说道:“本宫第一次听到这些话,也认为你外公不喜欢你,故而有所偏失,为此还和他发了好大的脾气,赌气和他七年未见。”

  “为人父母,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偿所愿,只是夺嫡之事,太过凶险,本宫不想让你冒这个险。”

  “秦王少年之时,便投身沙场,战功赫赫,群臣上表请为封王。如今镇守南疆,巫族部落连连退却,无一人敢出南华大泽。又礼贤下士,爱民如子,贤名远播,本宫问你,你如何争的过他?”

  “云妃所出之子,年已十岁,陆家势大,如今又有齐云山为外援,更不可同日而语。冯家自你外公去世,一落千丈,你的两个舅舅不争气,整日里欺男霸女,横行无忌。若不是碍于本宫情面,陛下早就出手了。”

  “若你稍微有点帝王之相,本宫也就冒险赌一把,可是你呢?看似与名士大贤结交,却拿着皇子的架子,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令人耻笑!”

  “本宫再问你,自冠军侯入京以来,你又做了多少蠢事?亲自前去挑衅,还鼓动永乐商号少东家,在皇宫里与冠军侯大打出手!”

  李浙再也忍不住了,厉声道:“母后,儿臣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而已,让他知晓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皇后大怒,清叱道:“住口!如此糊涂,本宫怎么能放心你去独挡一面?整个天下都知道你父皇如此器重唐朝是为了什么,你却不知道!且不说有多少老臣旧将苦念先帝和青黎公主,你以为朝中都是陈琳、陆怀海、萧平京之流吗?”

  “齐王驻防东北边线,贤名著于四海,燕王与戎族连年征战,功勋彪炳,泫河谷一战,斩首二十五万,令戎族十年间不敢南下牧马。若你父皇忍不了一个唐朝,他们又怎么忍得了你父皇?”

  皇后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自幼聪慧,但是热衷于权势,自以为颇善驭人之术,孰不知眼高手低,至今无一人愿与你交心,孤立无援,却树敌无数。你父皇把你放在黔州,也算是护着你,希望你能看明白。”

  “本宫今天一席话,若你能听进去,最好。听不进去,也无妨,本宫已无欲无求,不要奢望会为你求情。”

  李浙闭上了眼睛,低声道:“母后对孩儿如此严苛,是因为二皇兄之事吧。”

  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沉痛,叹了口气:“本宫乏了,你先下去吧。”

  李浙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站起身来,也不行礼,转身离开了。

  皇后看着殿外,恍惚中似乎有一个眉眼带笑、神采飞扬的少年,在轻声唤着她:“母亲,我来看您了。”

  皇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声应道:“焕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