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天下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358 2019.11.11 21:06

  唐朝回到桂香楼,轻手轻脚的翻回别院,已是半夜,青禾却仍未休息,手持青竹正在练剑,每一剑刺出,都有一片雪花被剑气切割成几片,并且诡异的悬在半空。青禾不知出了多少剑,他的身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密密麻麻。

  唐朝不想打扰陷入某种玄妙境界的青禾,干脆蹲在墙边头,屏气凝神,气息内敛,宛如死物。

  只是他忽略了自己身上有些浓郁的酒气,青禾眉头一皱,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一剑刺向了唐朝的眉心,劲风扑面,剑气逼人,唐朝的发丝被吹拂的肆意飞舞!

  在认出唐朝后,青禾迅速回剑,身形一转,落在了唐朝身旁,嗅了嗅他身上的酒气,用手比划了几下。

  唐朝会意,笑着说道:“无事,我酒量虽然不比苏师兄和二哥,但是这点酒也放不倒我。”

  青禾伸出手,很小心的拂去落在唐朝头顶和肩上的雪花,唐朝心情大好,一跃而下,招呼青禾,说道:“走,趁着大雪,我带你堆个雪人!”

  青禾眼睛一亮,神情雀跃!

  第二天,前来清理积雪的伙计推开门,看见院子中央有一个几乎两人高的大雪人,五官已经模糊不清,但是依稀能辨认出来是那位出手阔绰的的公子哥。

  雪依旧没有要停的意思,唐朝站在桂香楼前,用竹子在地上写字,写的是当代大文豪曹子建的洛神赋,辞藻华丽,意境优美,备受推崇。唐朝洋洋洒洒写了四五百字,一抬头看见面前站着一个青布棉衣的老者,须发皆白,清瘦矍铄,正弯腰仔细打量着唐朝写的字,由衷叹道:“好字!”

  唐朝停了下来,拱手道:“老先生过奖了。”

  清瘦老者摇摇头,说道:“行云流水,汪洋肆意,尽的行书之精要,年纪轻轻便如此了得,看来老夫今天是来对了。”

  唐朝一听,这老先生话里有话啊,急忙问道:“老先生可是专程来找我的?”

  清瘦老者直起身子,闭上眼睛,吸了吸鼻子,陶醉道:“几年没来这里,这桂香楼的秋露白还是这么香啊!不知道哪个后生能请我这个糟老头子喝一杯呢?”

  唐朝哭笑不得,连忙道:“您老请,二楼雅间!”

  进了大堂,不知道为什额老掌柜今日不在店里,不过那些个伙计还是很照顾唐朝,硬是在人满为患的二楼腾出了一个雅间,在唐朝的吩咐下大鱼大肉上了满满一桌,老头子嘴里说让公子破费了,老夫愧不敢当,实际上却下筷如飞,不一会儿衣襟上已满是油污,胡须之上汤汁淋漓,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长者风范。

  唐朝抚额长叹,自己也没了胃口,只能喝酒。不想那老者还得寸进尺,喊到:“小子,给老夫斟酒,一点礼数也不懂。”

  唐朝不以为意,起身斟酒,老者一口饮尽,直呼痛快,唐朝又满满斟上,极为恭敬。

  老者停了下来了,斜眼看着唐朝:“你小子莫非已经认出老夫了?”

  唐朝微笑道:“早就听闻我大雍尚书令不拘小格,行事洒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老者很是不高兴:“小子,怎么听起来你是在拐着弯骂人?不就吃了你点酒肉么?老夫给你银子便是。”说着作势伸手去腰间解钱袋。

  唐朝也不开口阻拦,只是笑着观望。老头子掏了半天,也没等到唐朝的客套话,有些尴尬的缩回手,哈哈笑到:“老夫今日出门走的急,忘记带了,下次补上。”

  殊不知唐朝拆台道:“陈大人,小子刚才看见腰间的荷包了,里面鼓鼓囊囊,应该有不少钱,抵今日这些酒菜,应该够了。”

  老者气急败坏的一拍桌子:“简直是混账!老夫今日已是花甲高龄,你请我一桌酒菜难道不应该吗?”

  唐朝立即赔礼道:“当然应该,大人还请继续。”

  老者扔掉筷子,一脸气愤道:“不吃了,兴致全无!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学宫的人打交道,一个个言行无状,甚是可恶!”

  接着,老者正襟危坐,抬起手轻捋胡须,想要装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可惜油污狼藉,十分狼狈。老者沉吟片刻,轻声道:“老夫乃大雍尚书令,陈琳!”

  唐朝刚刚只是猜测,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下意识起身,拱手道:“学生唐朝,见过陈大人。”

  陈琳摆了摆手道:“免了,老夫此生最讨厌虚伪做作之人。你小子年纪轻轻,可不要如此。”

  唐朝笑了一下,开口道:“不知大人此番起来,所谓何事?”

  陈琳随手擦了擦手上的油污,说道:“在楼外老夫已经说过了,是专程来看你的。”

  唐朝笑着说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陈琳看着窗外,低声道:“若你下山以后,只在江湖中打滚厮杀,充其量不过是一介武夫,自然进不了老夫的眼。可是你一下山,当今圣上便与封你为一品军侯,统领两万神策新军,这便与老夫有关系了。”

  “若你是一个有勇无谋,只凭一腔热血便横冲直撞的莽夫,老夫是断不能让你封侯领兵,否则只会空耗我大雍军粮钱财,枉费我大雍兵丁性命。”

  说着,陈琳转头看着唐朝,说道:“那也,到底是可堪大任的贤才,还是凭借父辈荫庇,一朝得势的庸人呢?”

  唐朝笑容如常:“大人所言极是,只是不知何为贤才,何为庸人?”

  陈琳道:“为我大雍之将,须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赏罚必信,视死如归,为我大雍之臣,要一心为国,不存私心,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是为贤人。若为将者不遵号令,拥兵自重,好大喜功,瞻前顾后,为官者以权谋私,欺上瞒下,蒙蔽圣听,党同伐异,是为庸人!”

  唐朝深以为然,点头道:“敢问大人,那现在朝堂之上,是贤才多一点,还是庸人多一点?”

  陈琳毫不犹豫得说道:“如今朝堂之上,尸位素餐、庸碌无为之辈,比比皆是,德不配位、欺世盗名之徒,熙熙攘攘。”

  唐朝愣住了,没想到这位老大人如此实诚,连这等话都敢说。陈琳接着说道:“不要以为老夫年老昏聩,便识人不明。老夫只是担忧啊,如此下去,朝堂便再无可用之人!”

  唐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陈琳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不要以为老夫今日过来是倚老卖老,找你麻烦。只是盼望你封侯为将之后,莫要学那些蝇营狗苟之辈。”

  唐朝拱手道:“多谢老大人教诲。”陈琳摆摆手,说道:“你既为学宫弟子,想必对着天下大势有独到见解,不妨说来听听。”

  唐朝犹豫片刻,低声道:“我目前仍为一介布衣,若信口开河,恐有纸上谈兵之嫌。”

  陈琳一瞪眼:“让你说你就说,老夫在此,谁敢说你纸上谈兵?”

  唐朝无奈道:“那学生就斗胆胡说几句。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周帝乱政,诸侯自立,已有九百多好。如今天下,强者立朝,弱者建国,不遵周帝号令,互相攻伐,战火连绵。以南华大泽为界,北有凉、雍、元三朝,更有北方戎族虎踞草原,雄视中原。大雍立朝不过二百年,国力蒸蒸日上,兵强马壮,国富民安。只是群强环伺,四面受敌,不宜作出头鸟。若时机成熟,可向东进军,与西方凉朝交好,签订盟约,凉取樾国之地,我占吴国之土,进可钳制元朝边军,退可扼守南华江流域。”

  “至于元朝,自成阳之战后,元朝便元气大伤,居然被迫与戎族蛮子结盟,惹天下笑,且之后元朝历任国君皆非贤明之人,要么荒淫无道,要么好大喜功,劳民伤财,耗伤国本。如今的宣化帝,生性贪婪懦弱,内惑于后宫张伊,外困于权臣朱煌,元朝皇权旁落,已是日薄西山,不足为惧。待大雍解决后顾之忧后,便可挥师东进!”

  “凉地苦寒,民心齐整,加上佛宗传教,效果显著,可谓铁板一块,牢不可破,近年来养精蓄锐,初露峥嵘,樾国破灭只是时间问题。但凉朝苦无物资匮乏,不能打持久战,故暂时不用担心会与大雍交手。如此强国,大雍只能盟约,不能力敌,否则表示两败俱伤之局。”

  “草原戎族,生性剽悍,桀骜不驯,屡次进犯中原,虽然已经修筑长城,但只是权宜之计。如今的戎族,已具备冶炼之能力,兵器农具皆有极大改进,不容小觑。只是戎族内部分支众多,铁木真以强硬手段聚拢各部,看似声势浩大,却大都是貌合神离,若加以挑拨,必将内乱!”

  “南华大泽,巫族百部从无逐鹿之心,只求自保,无需多言。其滑、代、昭三国,弹丸之地,弹指可灭,不足为惧。”

  “周朝衰微至此,能在大朔威逼之下苟延残喘,全赖景山剑宗庇护,只是如今,天下高手大朔独占其四,若全力东征,景山剑宗便有些相形见绌了。”

  “康国国力较周朝只强不弱,只是国君与周帝乃是同源血亲,故迟迟不能称帝立朝。康国与朔朝征战多年,互有胜负,朔朝竟为能取得康国寸土。只是如今大朔决议先破康国,在攻周朝,连天下第二的军神雷义都离开北大营,直奔康朔边境,看来这次,朔朝对康国是志在必得!”

  “大朔锐士,论其战力,当属第一。朔朝国力强盛,且农商并重,极为繁荣。历代皇帝都是野心勃勃,杀伐果决,以统一天下为夙愿,礼贤下士,广开言路,政治清明,物资繁荣,故连年征战,国力却丝毫不见衰退,若其得势,则必定北上,不可不防。”

  唐朝一口气说完,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杯清列纯澈的秋露白,润了润喉,转头望去,神情僵硬。

  原来陈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地。

  唐朝握着酒杯,恨不得直接泼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