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故友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3054 2019.11.21 20:37

  就在唐朝和祁连城在湖心亭里喝茶的功夫,侯府大门口又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看起来很是跋扈,不等通传就推开了门房,大步走了进来,龙行虎步,甚是嚣张,嘴里还大声叫嚷着:“白无常!当了侯爷连老朋友都要拒之门外吗?”这一嗓子,不仅院子里的丫鬟仆役,连后院正在养伤的谭棉花都被惊动了,她靠着窗子,皱着眉头说道:“又是来登门挑衅的吗?”说着她看了身旁的青禾一眼,青禾会意,提起一根青竹,身形起伏不定,瞬间就翻出了院墙。

  大门口,横冲直撞的恶客已经被手持棍棒的护院家丁团团围住,面对这么多愤怒的视线,那位不请自入的客人非但不惧,反而很无赖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来啊,照这儿打,正愁没借口讹你们侯爷,来来来,打重一点!”

  一位年轻气盛的家丁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狂妄,抡起手中的木棍就砸了下去,那客人果然不躲,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眼看就要血溅当场,一只手轻轻握住了木棍,往后一带,那名家丁虎口一热,木棍便被夺去。

  失去木棍的的家丁茫然得看着自己的双手,一抬头,侯府管事宋浑站在自己身前,伸出两根指头捏住木棍,随手扔给了那名家丁,淡淡道:“来者便是客,只要侯爷不发话,做下人的就不能失了礼仪。”

  那名家丁脸色涨红,讷讷无言。宋浑挥了挥手,那些家丁如蒙大赦,纷纷离去。

  宋浑转头望着这位神情自若的客人,微微点头道:“在下是侯府的管事,敢请教贵客名讳?”

  那位客人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身上的一件道袍破破烂烂,脸上也是一片狼藉,几乎看不清五官面容,只是宋浑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此人偶有露在外面的几处皮肉,无一不是晶莹如玉,细看之下,肌肤腠理间隐隐有光华流转不定,十分神异。

  道门小长生!

  宋浑正要开口询问,斜刺里一根青竹角度刁钻的指向这邋遢道士的后心,没有带起一丝风声,邋遢道士眉头一皱:“好狠!”转身一指点出,抵住了这根杀气与剑气并存的青竹,然后蓦然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个孩子!

  青竹横亘在两人之间,逐渐弯曲如拱桥,一大一小,互不让步,眼看青竹就要崩裂,远处传来一个无奈的嗓音:“子真,别玩了。”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分开了两人,青禾握着竹竿,警惕的看着这个邋遢道士,唐朝敲了敲他的脑袋,指了指后院,青禾一脸乖巧的点点头,蹦跳着远去了。

  邋遢道士看了一眼唐朝,又转头看了一眼站的远远的祁连城,咧开嘴笑了起来:“还是白无常好,不嫌弃我这个兄弟,来,拥抱一下!”说着张开双臂热情的抱了过来!

  唐朝眉头一皱,抬腿便踢了过去,邋遢道士扭身躲过,指着唐朝的鼻子大骂起来:“好你个白无常,不远千里来投奔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么?”

  唐朝咳嗽了一声,捂住鼻子说道:“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接着转身对宋浑说道:“劳烦宋管事安排我这位朋友沐浴更衣,然后把他送到湖心亭。”

  宋浑赶紧躬身道:“分内事,侯爷无须客气。”邋遢道士指了指了唐朝,转身跟着宋浑去了。

  湖心亭。

  三人相对而坐,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祁连城打破了沉默:“子真,你不在山上修行,跑来雍京作甚?难道武当山也想在雍京分一杯羹?”

  沐浴更衣以后,这位道士显的得格外出尘飘逸,云履白袜,一身白色道袍,广袖博带,右腋开襟,有两飘带,连束发的簪子也是紫檀木的,和一旁青色棉布道袍,黑色棉鞋的祁连城一比,更加雍容尊贵。

  一身贵气的白衣道士喝了一口茶,大大咧咧道:“不行吗?这雍京又不是你齐云山的地盘,你来得,我自然也来得。”祁连城怔怔无言,苦笑一声,不再言语。

  唐朝瞪了白衣道士一眼:“喝茶都堵不住你的嘴!”

  白衣道士哼了一声:“谁让这个书呆子明知你回了雍山,居然瞒着我!”

  祁连城鼻观眼眼观心,没有出声为自己辩解的打算。唐朝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了又能如何?连城是不想打扰你清修,好心当做驴肝肺!”

  白衣道士扬起下巴,极为得意:“我潘师正是谁?道门千年一遇的天才人物,旁人修行,需静气凝神,心无旁骛,可对我来说,吃饭睡觉,拉屎撒尿,便是修行,何来打扰一说?”

  潘师正,字子真,蓟州赞皇郡人,累世公卿,名门之后,传说出生之时脚板上有玄武纹路,清晰可见,栩栩如生,自幼聪慧过人,心性坚韧,少年之时,双臂过膝,颇为神异,道士刘爱道见而器之,谓之曰:“三清之骥,非尔谁乘之?”后被武当山大真人谢太玄收为关门弟子,带上武当山修行。

  唐朝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的老底,冷笑道:“放屁!当初是谁因为境界不够、根基不稳被推迟下山?”

  潘师正老脸一红,哈哈笑了起来,顾左右而言他,扯开了话题:“听说你们和张虚白动手了?”

  唐朝埋头喝茶,淡淡道:“动手说不上,是单方面挨揍,要不是我苏师兄赶来,估计这会儿得去雍山探望我。”

  潘师正倒吸一口凉气:“这张虚白下手也太狠了吧?在雍山脚下对你下如此狠手,一点情面也不留!”

  唐朝微笑道:“所以我苏师兄打算开春上齐云山一趟,领教一下全真道法!”

  潘师正瞥了正襟危坐的祁连城一眼,神色诡异:“那个可得把这个书呆子看住了,别让他回山,万一再与苏先生争执起来,你面子上也不好看。”

  唐朝摆摆手:“就算连城在山上,他也绝对不会阻拦我师兄,在大是大非面前,连城向来都是恪守本心,这一点,我很自信。”

  潘师正眯着眼睛看着亭外冰封的湖面,低声重复道:“本心?”

  祁连城在一开始说话被潘师正顶回去之后一直保持沉默,此时他又开口道:“谢真人为何同意你下山了?《真武本传神咒妙经》你都练成了?”

  潘师正唉声叹气道:“哪能呢,那本经书我根本练不下去,蒙混过关,结果被几位师兄告到了戒律师伯跟前,这下好了,我又多了一本《真武妙经》要练,命苦啊!”

  不等祁连城出声安慰,潘师正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可是他们不知道,我偷偷的练了《吕祖真经》,师父便准我下山了。”

  唐朝咦了一声:“这门功法可是无人问津许多年了,你怎么会修习?”

  潘师正道:“吕祖箴言,总不能荒废了便是。”他转头看着唐朝:“听闻你受了大雍侯位,要学那大朔朝廷,巡狩江湖,这嘉信许给你什么了?让你如此冒险。”

  唐朝摇了摇头,说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冒险也是值得的。”

  潘师正皱起眉头:“你可别掉以轻心。当初大朔铁骑碾压那些桀骜不驯的江湖宗门,亲王杨元龙在明,妖道王半仙在暗,携大量江湖鹰犬,许以高官,笼络人心,这才有了如今的局面。莫非你以为单凭你就能让大雍武林俯首帖耳?”

  唐朝笑了起来:“当然不是,但是我既然选择用这种方式,就没有回头路了,不然你让我去落草为寇?不现实,再说了,我的两位兄长都在呢,保住我这条命应该不成问题。”

  潘师正呵出一团白雾,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劝你了,费力不讨好。”

  唐朝笑着说道:“你下山是专程来劝我的?”

  潘师正抬起头,眼神清澈:“当然不是,我有那么无聊吗?”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师父说了,他现在没什么能教给我的了,让我下山闯荡。”

  唐朝挑了挑眉头:“怎么听起来是被逐出山门了呢?”

  潘师正呸了一声,咒骂道:“你别乌鸦嘴!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跟你玩命!”

  唐朝笑了起来:“那你准备去哪?”

  潘师正随口道:“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唐朝盯着他看了良久皱眉道:“你不会打算赖在我这里吧?”

  潘师正连连点头:“正有此意!如何?”

  唐朝果断拒绝:“不如何!你倒无所谓,可是我不打算把武当山拖下水,这几年武当山对朝廷不冷不热,嘉信可是攒了一肚子气,别给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潘师正呵呵笑道:“借题发挥又能如何?告诉你,别的道教祖庭也许会怕,可我们武当山不会。”

  唐朝笑骂道:“你当着连城的面说这种话,打脸呐!”

  祁连城面色如常:“无妨,子真说的是实话,道门各派都想争一个高下,只剩下武当山飘然出世,不惹红尘俗世,让人羡慕啊。”

  就在三人在这里高谈阔论之时,有一袭青衣,飘然上了齐云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